<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翰林学士观沁州,军心溃散乱象呈
    虽是击败了默罕德、巴格达迪,但杨禅也因此身负重伤,短时间内再无战斗可能,无奈之下只好回到沁州,接受治疗。』』天』籁小说WwW.⒉

    赵志在见到杨禅恢复安全之后,也松了一口气,若是让这及时救了自己的人倒地不起,他这一辈子都会愧疚不安的,只是想着那突然现身的两人,却是倍感困惑。

    这默罕德、巴格达迪究竟是因为什么,出现在潞州境内?

    只可惜他们当初鏖战时候未留活口,不然的话就能够以刑讯逼问,问出答案来。

    走出病房,他却见常忍、成风两人不知何时来到此地,便问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军中可有什么异动?”

    “异动?暂时没有。主公离开不过才三天时间,那些人是不敢放肆的。”常忍一脸苦涩,望着床上躺着的杨禅。

    这一战甚是惨烈,早已经伤及根本,日后恢复之后莫说是进步了,只怕就连维持之前的修为都不可能。

    二十载苦修一朝尽丧,任谁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成风亦是恼怒起来:“只可惜那两人就这么死了,当真是便宜他们了。若是落到我手中,非得让他们知道知道当初潞州百姓是如何被这群混账所屠戮的。”

    “那两人罪有应得,当然早已经伏诛了。而杨禅他吉人自有天相,应当能够顺利度过此番劫难的。”赵志满怀祈祷的说道。

    “好吧,那希望他能够快些好起来吧。咱们军中目前和他一样厉害的可不多了,除了萧氏姐妹以及宇文威弟子曾生还有全真教掌教寥寥几人之外,其余人皆是拥有底蕴不足,无法和敌人交战。若是他也遭受重创,只怕咱们现在的情形是撑不住了。”常忍甚是担忧,想着在没有了杨禅之后的军中场景,他便感觉忐忑不安。

    如同杨禅这般强者,固然无法如同萧凤一样统辖全局,单是仅凭着自己一身玄功就能够影响局部战术和战役,若是妥善安排的话,甚至足以造成影响整个战局的影响。

    只可惜以赤凤军如今底蕴,根本就无法供奉如杨禅这般强者了。

    几人想着这一点,心中也是沉默不语,却不敢仔细去推敲未来的景象。

    却在此时,常忍忽的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前脚你刚刚离开,后脚那厮就跑过来了,这事情莫非生的太过巧合了吧。”

    “你是说,在军中有人刻意泄露情报?”被这一吓,赵志只觉冷汗淋漓。

    成风眼睛一亮,旋即笑道:“很有可能。那厮只怕之前的目的乃是劫杀你,只是他们却没料到杨禅突然到来,不仅仅挫败了阴谋,而且还让对方损失惨重,枉送了两条性命。不过对方也不是不无收获,至少让杨禅短时间内难以战斗,却是折了我军中一大将来。”

    赵志暗恨:“唉!这该死的家伙,当真是让人憎恶无比。咱们赤凤军还没失败呢,就已经开始暗中谋划,难道那厮还想彻底反了不成?”

    若非那厮泄露,自己如何会遭劫,而杨禅如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而且赤凤军之内当真如同成风所言,此人会将军中机密情报泄露出去,那让他们还如何打仗啊?

    “或许有这个可能。毕竟那两人出现的实在是太过巧合,若这其中没有什么联系,反而不可能。”常忍回道。

    赵志亦是赞同:“既然如此,那我们只怕需要小心谨慎了。你也明白,如今时候我军正处于危险之中,若是内部再出现什么毛病,只怕就彻底完蛋了。还有,既然那厮能够知晓我的踪迹,只怕其职务也不低,少说也是参谋的,否则绝难知晓我的踪迹。所以你在这段时间内需要盯紧对方,以免被对方逃了。”

    “这些我自然知晓。”

    常忍重重的点点头,神情异常严肃。

    赵志嘱咐道:“而且宇文先生估摸着也应该要到了。所以你若是有什么疑惑,不妨去问宇文先生吧。他博学多才、通览全书,应当会有解决之法。记住了吗?”

    “属下明白。”

    常忍应声回道,却开始思虑到时候应该如何处理。

    那内鬼潜藏至今尚且未曾暴露身份,只怕所图谋者甚大,若是让此人奸计得逞,只怕整个赤凤军就要遭殃了。

    心念此处,他便赶紧离开此地,却是着手安排手下,好尽快找出那名内鬼,以防此类事情再次生。

    赵志见到两人匆忙离开,深深的一呼吸平息心情,又是望了一眼杨禅。此刻正躺在床上的杨禅一脸苍白,手脚无力只能颓然放在身边两侧,任由旁边随侍丫头清洗身子,以免沾染了什么感染细菌之类的东西。

    “唉。希望一切都能够顺利度过啊。”

    喟然长叹,赵志身形已然隐入门后。

    他身上尚有要事需要处理,自然无法在这里做长久逗留,如今时候是应该离开沁州城,前往横水镇的时候了。

    这一次的旅途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就一个人在山林之中行走,以免再次和之前那样遭人路上劫杀。

    当然,这里生的事情也被宇文威所得知,而在得到此地消息之后也立即离开了横水镇,来到了沁州城。山河潺潺、山城依旧,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和往常一样毫无变化,然而宇文威一踏入这城中,便感觉一道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这些人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侧目撇过旁边行人,宇文威若有所思。

    身后曾生立时执弟子礼问道:“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寻常百姓,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的?”

    “你且看看这些人的样子。”宇文威信手一指远处一人,说道:“明明是对咱们甚是感兴趣,但是却总是透着一股躲躲藏藏的意思,似乎生怕被人现了一样。”

    顺着手指,曾生立时便见到远处一人在察觉到自己被他们两人看见之后,整个人都开始哆嗦起来,额头上亦是冷汗直冒,脚步不禁快了几步,迅消失在弄堂之中,仿佛要躲避什么东西一样。

    “难道那厮就是蒙古军派出来的探子?”

    “也不尽是。比如说这两位便不是蒙古探子。”

    又是努了努嘴,宇文威示意了一下身边走过的两个少女。

    那两人见到自己被曾生、宇文威注意到之后,脸色不禁泛起红晕,小碎步快挪动便躲开视线,彼此咬耳切齿、不知在谈论什么。

    且见这两人模样,曾生又想之前那人样子,顿有醍醐灌顶之感。

    宇文威欣慰无比:“看明白了吗?”

    “弟子看明白了。只是这城中,为何平白无故多出这么多探子?难道他们不怕赤凤军派兵过来抓吗?”虽是明白过来,曾生却更为担忧。

    既然这沁州城已经被蒙古探子渗透的如此严重,为何那些人还不采取行动呢?

    宇文威摇摇头,却是冷笑连连:“抓?当然怕!不过是赤凤军怕。那群人可不怕。”

    “他们不怕?”曾生有些糊涂了。

    “那是当然。”宇文威张口便道:“毕竟咱们赤凤军宅心仁厚,怎能如同蒙古一样,做那搜山巡检之事?若是因此失了民心,到时候又该如何?江山在德不在险,所谓的推辞不过如此。”

    “怎么会有这种人?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若是任由这群探子泛滥下去,整个沁州城迟早就是那些蒙古鞑子的。到时候没有了沁州城,敌人便可以长驱直入进攻潞州了。到时候赤地千里、伏尸百万可不是虚妄。”曾生一听,更觉恼怒。

    任谁都明白这探子危险,既然如此那为何参谋部还不采取行动呢?

    宇文威继续说道:“当然知晓。但是他们更明白,如果要清理的话,自己的脑袋现在就不保了。毕竟这么多的人,若是当真清理起来,只怕会惹来一场激烈的抗议,到时候刀兵相向不过寻常,便是血溅五步也有可能。如这般惨烈之事,谁敢去背负?又有谁愿意去背负?”

    那些探子也不是吃素了,早已经和赤凤军内部内鬼勾搭起来的他们,早就明白过来自己应当如何应对这些清剿事情了。

    聚众打闹、制造群体案件,更甚者直接要挟赤凤军,诸多事情完全可以一一弄出来,如此惨烈的后果没有任何一人敢于背负,自然只会互相推诿了。

    曾生恍然大悟,开始晓得为何师尊会露出这般懊恼神色来:“这么说来,若要解决这事情还挺麻烦的?”

    “当然。否则这群家伙如何会选我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解决掉这桩麻烦事情吗?”负手在背,宇文威缓步踏入衙门之内。

    而在衙门之中,一应参谋全都聚集在一起,神色具是凝重无比,很显然也有些害怕这么一位昔日的文渊阁学士外加翰林学士的南朝高管。

    “看来列位早就过来了吗?”

    宇文威也不客气,径直走到整个议事堂席之处,大刺刺的坐在这萧凤曾经坐着的位置。

    坐于左侧最前方的虞诚立时叹道:“唉。实在是因为城中事情繁杂,我等无能为力故此央求先生过来,为我等指点迷津。”若以修为而论,他自然远胜在场任何一人,然而若以处理政务为能,杨禅久在观中修道,如何知晓应该处理这等事情?

    “而且如今沁州城险象环生,想必宇文先生前来时候已然看到了。那么可否请宇文先生一展才华,告诉我等究竟应该如何处理?”另一侧,却是那王践行张口问道。

    “没错。”

    马云冬亦是开始抱怨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经常受到麾下士兵报告,说是他们遭到别的士兵欺压,甚至将军中粮食都给偷偷弄走。以至于我麾下大军回营之后,竟然只有饿着肚子熬过过去。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啊。”说完之后,已然满怀抱怨瞧着对面金蒙。

    很显然,经过之前城门口那一次不愉快的接触之后,他们第二旅和第五旅就屡屡产生摩擦,结果弄得整个城市都乌烟瘴气的,当真是让人倍感恼火。

    “许久不见,没想到这赤凤军居然乱成这个样子?看来是因为那小丫头离开之后,没有人镇压了,所以所有的人都开始浮动起来了吗?”

    高踞席,宇文威双目微阖,凝视眼前诸人模样来。

    虽是每一个人都在争论,嘴巴上更是经常冠之以大义,然而其内心之中所想的究竟是什么,却无人知晓。

    他们皆是赤凤军高层领导,对于现今赤凤军状况比谁都明白,之前不过是被萧凤以莫大力量强行捏合在一起,如今时候萧凤一去,那本来是被强行摁下去的念头就纷纷浮起来,以至于让整个赤凤军变成今日这般德行来。

    “正是如此,所以我等恳请宇文先生,为我等做主。”

    眼见辩论已然无法谈妥,诸人全都昂起头颅,双目如炬死死盯着宇文威,想要知道此人的意见。

    “我目前什么都不知晓,你就问我如何处理?岂不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若是不将此刻军中状况告诉我等,那我如何能知晓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够解决眼前困境?”宇文威连连摇头,却是推辞起来。

    “好吧。那就从我开始说起来。”

    虞诚立时朗声说道:“诸位全都知晓我参加赤凤军,只为了能够和鞑子拼死一战,为我那牺牲的一家复仇。但是呢?本以为能够痛痛快快的和那些鞑子打一架,却没料到我们却一撤再撤,从太原一直撤到潞州,然而敌人却始终未曾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我就想问问列位,我们还撤退不?如果潞州都没了,接下来大家撤到哪里去?大山吗?”

    一连串的问题,已然让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若论他们最大的不满,那就莫非这件事情了。

    本来应该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如今却变成了一撤再撤,这般说辞自然让有志之人倍感寒心。

    若非他们看到萧凤每次战斗皆是身先士卒,更兼不惜耗费真元强化麾下士兵,换做别人只怕早就崩溃了。

    果不其然,这虞诚已然藏不住心头怒焰,高声喝道:“如果还撤退,那请恕我就此告辞,从此以后和赤凤军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