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九章阴阳互济斩乾坤,枪声惊起时代逝
    “口舌无益,战!”

    冷声一喝,巴格达迪一运掌劲,身形如魅、快若迅雷,竟是从原地骤然消失。天籁『小说WwW.』⒉

    “咦?”

    杨禅轻咦,只感身后劲风大作,便见一对肉掌自虚空之中整个打出,正好打在他背心之处。

    甫感危机乍现,杨禅已然运转元功,一道青芒陡然现身,立时将那肉掌抵住,却见“砰”的一声,青芒碎裂不复成型,却是未曾挡住对方强势一击。

    虽是如此,杨禅却也捕捉到这一瞬间的间隙,旋即纵身风掠,避开击来肉掌,心中更想:“这厮究竟是从何现身?我尽然不知道?”

    杨禅潜心修道二十余载,一身真元可谓是雄浑至极,六识已然全数打通,只差一步便能成就丹鼎之功。

    似他这般强者,十丈之内莫说是行人脚步之声,便是飞石溅射、雨打风吹,也无法避开其窥探心思,然而这巴格达迪却能于一瞬间出现于身侧,施展这偷袭之法,那人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

    巴格达迪却是充满惊讶:“躲开了?但是你不会有下一次了。”

    他本以为仗着这一击,完全能够彻底击杀杨禅,谁料就在得逞时候,却触动了对方的反制之法,这中原之地当真是卧虎藏龙,随便一个便有这般厉害,若是让那赤凤军领萧凤亲自出手,又该是如何场景?

    不敢想,巴格达迪已然凝神聚心,眼中只有那一位持剑武者,一刹那又是消失无踪。

    “又和之前一样消失了?”杨禅顿时惊住,连忙运转玄功开始六识通感之法,仔细辨明周遭场景。

    却闻于自己身侧右后方忽然露出一股莫名波动,杨禅顿时明了,纵使所见之处不过一场虚无缥缈的空间,他却任就刺去,青冥亦似毒蛇一般,屈曲盘旋朝着那突然露出的手臂刺去。

    “次啦”一声,那手臂骤然吃痛,动作立时凝滞,却被青冥整个卷住,顺着波动直接刺过去。

    只是正当青冥穿过一层貌似虚无缥缈的薄膜之后,登时就被一个手臂紧紧攥住,丝毫寸进不得。

    杨禅冷道:“哼!终于肯现身了?阴阳双分剑,给我中!”身形骤然欺进,青冥之剑顺势刺出,却于瞬间顿时化作两柄长剑。

    一虚一实、一阴一阳,虽是两柄青冥,却自有别样区别。

    其中一只乃是凝气成剑、化实为虚,或是自地下猛然刺出,或是从头顶鱼贯而入,甚或从另一侧横空斩出,端的是奇妙无比,让人只觉得变化无穷,浑然不知该如何应对。

    另一只却是真元汇聚、聚阳如实,虽然不过寻常剑术,然而一挥一刺莫不是携带莫大力量,每一下均是撕裂空气,分金断玉不在话下,只看地面纵横裂痕,便知晓这剑威力究竟有多强。

    在这凌厉剑术围攻之下,巴格达迪顿感吃力。

    他虽是连连催动圣光,以身上圣徒之力凝练而成的衣裳生生挡住阴剑之力,然而那杨建

    无奈青冥虽是连连刺出,却始终被那重坚实铠甲抵住,甚至就连伤痕也不曾露出,让人感觉自己仿佛在剁着一块坚实的镔铁呢。

    杨禅被逼无奈,只好撤剑重新立住,守势不动如山以防对方窃取实际偷袭:“这厮好硬的铠甲。看来要杀了此人,还需的费上一番功夫。”

    …………

    另一边那默罕德这才从惊慌之中醒来。

    之前他见自己绝招被人轻易挡住已然惊诧,如今又见修为远胜自己的巴格达迪也被人生生压住动弹不得,自然是害怕至极只想要借此逃脱。

    然而只等那巴格达迪重新夺回优势之后,他立时欣喜万分:“好家伙,岂容你再次放肆?”双刀再次入手,却是要加入战阵,帮助巴格达迪战胜杨禅,好免得自己的计划被这突然出现的两人给扰乱了。

    却在踏步时候,凭空中一道枪声响起,登时让默罕德吓住,直愣愣看着地上小洞,洞口之处尚有余温,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杨志,骂道:“没想到你这厮还没死,而且还在这里继续蹦跶?既然如此,我又岂容你继续活着?”

    “哈哈。你让我死我就等死?真对不起了,我对你们的真神没兴趣,而且这里可是华夏,更非尔等邪门歪道所能触及之地。”握紧手中铳枪,杨志自腰间取出一粒子弹,迅填入枪膛之内。

    虽是相距百丈、更兼实力相差悬殊,然而依仗火铳之力,赵志自信还是能够和默罕德一战!

    默罕德更不废话,纵身一跃已然跃出三丈。

    依照他的度,只需在一盏茶的时间之中,便能够来到杨志身前,如此神也是厉害至极。

    赵志却是气定神闲、凝神聚目,双目冷冷盯着对方,将火铳望山对准那厮,暗暗默念数字“十、九、八……”,便是心脏跳动频率也随着呼吸渐渐安静下来,只为了那致命的一击。

    目光之中,对方还在奔行,而且越来越近。

    从之前的百丈,已然成为了五十丈,再到现在的三十丈。

    距离越来越近,也意味着默罕德已然快要进入其攻击范围之内,而一旦默罕德进入赵志十丈之内,以他那凌厉刀法还有强劲实力,足以一瞬间将赵志头颅砍下来。

    然而赵志却一动不动,目中只有目标,一身心思已然凝聚于对方身前,就待最后一刻。

    “三、二、一!射!”

    呼吸近乎停止,心脏似是不动,却闻“砰”的一声,火铳之中一道烟尘徐徐飘起。

    远处,那默罕德眼见已然来到赵志十丈之内,心中大喜也不管空门大开,就腾空而起欲要将那总是透着倔强、愤怒的家伙头颅砍下来。

    岂料他刚刚跃到空中时候,却浑身一震自空中整个跌落,目光透着不可思议低头看着胸前被鲜血染红的衣衫,满是愕然:“这是?”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胸口之处仿佛被整个撕裂,口中也被浓重血腥充斥,呛得人连连咳嗽,呕出大股大股的鲜血。

    如此场景,他根本未曾见过。

    那弓弩虽强、长箭锋锐,但是毕竟可以看到,若是以武器格挡,自然能够做到。

    然而火铳威力比之弓弩更甚,子弹却比长箭更为渺小,度亦是远音,若是还依照往常听到枪声之后在行动,那就只有等死罢了。

    “我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击败了?”

    跌落尘埃之中,默罕德只觉惊讶。

    直到此刻,他还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似乎还做着将赵志击杀的美梦,只可惜这一次却是终点。

    额头之上被一柄火铳抵住,赵志冷冷看着身下的默罕德,记忆之中这人曾经时候是如此的狂傲,甚至在潞州城之内制造了一场杀戮,当初那凶残至极的恶像,任谁见了都会害怕的抖,以为是地狱里面的恶鬼走出来了。

    然而今日,他却跌落尘埃,浑身沾满泥土,一双健硕的手有气无力握着弯刀,再也无法挥曾经的力量。

    虽是如此,默罕德却还不罢休,依旧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一双手沾满鲜血抬起来,似乎要将那铳枪给握住。

    然而那踏着他胸口的脚却是猛地踩下去,令他撑不住再次呕出数滴鲜血,不得不颓废的倒在地上,更无反抗的力气可言。

    一扣扳机,赵志满是嘲弄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冷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火铳的力量!你们的时代,注定结束了。”皱眉远望,却见于一里之外,杨志整个巴格达迪鏖战。

    这两人实力比之默罕德还要强上许多,仅靠火铳之力,是断然无法战胜对方的。

    以赵志目前仅仅是归藏之境,根本无法插手两位的战斗之中。

    赵志明白这一点,却是迈步前往远处战场,无论如何他的战友都在战斗,若是就这么丢弃不管,如何能够称得上是赤凤军战士?

    “哼哼……。哈哈……。”

    巴格达迪却是欣喜若狂,张口喝道:“你这老道知晓我教门厉害了吗?识相的立刻投降,若是不识抬举,那就莫要怪我绝了你的香火!”却在这时,远处丛林传来一阵窸窣之声,巴格达迪一见草丛之中钻出的两人,当即笑了起来:“看来上天都站在我这边,教我恢复元力,战胜你这家伙。”

    “嘿嘿。洒家虽是打不过你们,不过这小子却是轻易得很。说吧,你们是要这人死,还是就此投降?”

    又是熟悉的粗狂之人,杨禅顿时皱眉,只因眼前之人正是之前的血狼王,而在此人手中却是擒着一人,正是之前小店的店家。很显然此人趁着赵志、杨辉交战时候,已然走到了小店后堂,将那正想躲避战祸的店家给擒住,作为人质。

    以人质相要挟,他们做的可熟练了。

    杨禅一见,顿时大怒:“不可!”

    “如何不可?我说了,要么你丢下武器,要么此人就会死在这里。你清楚吗?”

    那血狼王却是狞笑起来,手中环大刀作势要斩。洗练刀芒折射烈阳,更令那大刀透着肃杀,吓得那店家连连哀嚎。

    乍听此话,杨禅登时嗔怒:“可恨!可恶!”怨气沸腾,杨禅浑身一震,周遭十丈借受影响,便是那青冥之中,也是射出数道光芒,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裂痕来。

    他平日自诩仁义之士,若是任凭眼前之人遭受屠戮,又岂能被人尊称一声青冥道长?

    然而如今时候,除却在这里泄怨气,却是半分也动弹不得,当真是叫人无奈。

    血狼王亦是哈哈大笑,自以为握住了杨禅的弱点,叫嚣道:“你这厮不是自诩为侠士吗?既然如此,为何不愿为一人放弃武器?又或者你不过是一介自私自利之徒,只不过是贪图名声故此惺惺作态,只为那一声道长吗?”

    “哦?只为一人便放弃和我战斗。你等中原之人,当真是让我不解。不过你既然顾虑此人性命,那丢掉手中兵刃,咱们再次比过。”巴格达迪双目一亮,亦是张口说道。

    以他眼光,自然知晓杨禅一身绝技全在剑中,若是失了手中之剑,至少也要去掉一半战力。

    届时他只需强行攻击,以圣徒形态自然能够抵御

    “宵小之徒,岂容放肆。还不放人?否则——”

    “否则如何?你这厮不识大义、助纣为孽,我只需杀了你便可得到大德金刚张柔的欣赏,届时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又何必窝在这山窝里面,净吃着一些残羹剩菜。这鸟生活,我早腻味了。”

    “如你这般化外蛮夷,岂容再次放肆?”

    持剑而对,杨禅却是分毫不坠气势,反倒比之之前更甚三分,至此不惜一身修为,只为

    于神色一凝,只听身侧劲风忽现,手中青冥应声刺出,“铿锵”一声便将那一对手掌整个抵住,难以寸进。

    “哦?只为一人便放弃和我战斗。你等中原之人,当真是让我不解。不过你既然顾虑此人性命,那丢掉手中兵刃,咱们再次比过。”巴格达迪双目一亮,亦是张口说道。

    以他眼光,自然知晓杨禅一身绝技全在剑中,若是失了手中之剑,至少也要去掉一半战力。

    届时他只需强行攻击,以圣徒形态自然能够抵御

    “宵小之徒,岂容放肆。还不放人?否则——”

    “否则如何?你这厮不识大义、助纣为孽,我只需杀了你便可得到大德金刚张柔的欣赏,届时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又何必窝在这山窝里面,净吃着一些残羹剩菜。这鸟生活,我早腻味了。”

    “如你这般化外蛮夷,岂容再次放肆?”

    持剑而对,杨禅却是分毫不坠气势,反倒比之之前更甚三分,至此不惜一身修为,只为

    于神色一凝,只听身侧劲风忽现,手中青冥应声刺出,“铿锵”一声便将那一对手掌整个抵住,难以寸进。

    “否则如何?你这厮不识大义、助纣为孽,我只需杀了你便可得到大德金刚张柔的欣赏,届时荣华富贵指日可待,又何必窝在这山窝里面,净吃着一些残羹剩菜。这鸟生活,我早腻味了。”

    “如你这般化外蛮夷,岂容再次放肆?”

    持剑而对,杨禅却是分毫不坠气势,反倒比之之前更甚三分,至此不惜一身修为,只为

    于神色一凝,只听身侧劲风忽现,手中青冥应声刺出,“铿锵”一声便将那一对手掌整个抵住,难以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