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八章生死一线死复生,华夏玄功斗异术
    “哦?原来阁下便是赤凤军之人?”

    立于血狼王身后,那默罕德冷笑一声,却是信步走来。天』籁『小说Ww』W.』⒉

    此人走路并不算快,便是脚步也无甚力量,然而就是这单纯的走路,却令赵志感觉自己一身鲜血都似是沸腾一样,难以压抑下去,只想要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好家伙。这厮的实力果然了得,只是走路便让我如此难受,若是当真动手我又该如何才能脱困?”

    赵志一见对方如此厉害,心中有些忐忑,却是明白他的实力还是太弱。

    若是面对如血狼王这般喽啰,他借着火铳的力量完全能够做到以一敌十,然而若是面对如默罕德、巴格达迪这般强者,却不免会被对方那股先天气势所压倒,根本就是毫无转圜之余。

    “看来是了。”

    另一侧,巴格达迪却是摇头,似是充满无奈:“既然如此,那就杀了吧。记住,莫要被别人现了,否则咱们的计划可就难以实现。”

    “杀了?你们两个不要他的生命了吗?”

    赵志却觉不妥,望着两人更觉诧异,而他的铳枪还对准那位自称血狼王的盗匪。

    他并不怀疑自己只需要一扣扳机,就能让眼前之人脑袋开花,然而这两人的表现却着实疑惑,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果不其然,两人虽是见那血狼王置身危险之中,却分毫不理会那人,只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赵志,不知道再打什么注意来。

    “此人不过一介棋子,丢了可以再找。”

    “而且你这厮乃是赤凤军的,那就更饶不了你。”

    如此之话从两人嘴中蹦出,更是让赵志感觉担忧。

    便是自己手下,也是说杀就杀、说丢就丢,这等人当真是化外蛮夷,根本就是毫无人性可言,也难怪这群人当初敢做出屠城一事来。

    怒意入脑,赵志张口便骂:“你二人屠城一事我尚未找你等算账,既然今日见了,不如就一并了解。”话音未落,他那铳枪已然抽回,搭在手臂之上对准那默罕德,旋即扣动扳机。

    只闻“砰”的一声,那血狼王却整个人哀嚎起来,于肩膀之上凭空多出了一个血窟窿,汩汩血液正自肩部涌出。

    “糟糕!”

    暗道不好,赵志立时纵身后退。

    并非他枪法不好,实在是在之前瞄准射击时候,这血狼王便突然横在两人面前,正好挡在了那子弹之前,所以才会遭逢此伤。

    “想逃?逃得了吗?”默罕德轻哼一声,只在腰部一摁,两柄弯刀悬空而起,正似飞轮一般旋转不定,便朝着赵志射去。

    本是深沉如墨的弯刀,此刻却似将天上浮光纳入其中,整个刀身弥漫着一股灼灼白光,比之当初正在潞州时候威力更是过数倍有余。

    这弯刀甫现身,便似那切割刀具一样,只一下便将整个木桌截断。

    赵志只觉害怕,慌忙纵身朝着店外奔去,而在身后那弯刀却未停止,依旧尾随而来,于刀锋之上更是飙出阵阵锐利刀风,不仅仅将那杂草、巨木拦腰斩断,便是如影随形,无论他逃到何地都无法摆脱。

    “好家伙,莫非以为我没办法吗?”

    身子一侧,赵志顿觉脸颊泛红,几缕秀飘然落下,却被那弯刀斩断垂下秀。

    这一次,若非他及时躲避,那就是一刀两断的下场了。

    虽是狼狈不堪,赵志却不打算就此罢休,又见两轮弯刀飞射而来,一扬手又是连连扣动扳机,只听“砰”的一声那弯刀顿时一滞,便是其上附着的炽白圣光亦是溃散许多,不复之前耀眼模样,就连度亦是下降三成有余,不至于难以躲闪。

    “好消息,看来这一次算是奏效了。”

    赵志顿时松了一口气,却不敢懈怠,将身一纵却是朝着远处丛林奔去。

    这小店乃是位于一处溪水旁边,溪水乃是自山中流淌下来的,而沿着溪水向上走上三里之地,便是连绵山峰、更有茂密森林覆盖,那里不仅仅山路崎岖地形复杂,更是植被茂盛、遮天蔽日,便是白日时候置身其中,也似身处黑夜之内。

    所以他只需要躲入这深山老林之内,便可以暂且躲避身后两人攻击,进而能够逃出生天,找寻帮手再图以后复仇之事。

    “嗯?没曾想这家伙倒是顽强,居然支撑到现在时候?默罕德,难道你忘了我等临走之前先贤对我等所说的话了吗?”

    自小店之中走出,巴格达迪遥遥望着远处正在四处躲避的赵志,顿生疑惑。

    能够让如此平凡寻常的人还能够在大名鼎鼎的“月华圣光斩”之下挣扎,这火铳果然有其不凡之处,而那赤凤军又究竟是什么存在,莫非真的会对他们的计划造成严重的阻碍?

    默罕德只听到“先贤”之词,顿时慌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却是险些忘了先贤教诲,竟然在这个时候弄出这些把戏来。巴格达迪,我现在就将此人斩杀下来,让你和先贤知晓我的虔诚的信仰。只是若要让‘月华圣光斩’达到极限,却需要向真神献出最真挚的祈祷,所以还请你在我身边,护我周全。”

    双目微阖,那默罕德却将双手张开、双膝跪倒在地,依循着莫名的礼节,却将腰部弯下,额头紧紧贴在地上,如此反复三次,于口中亦是念念有词,却是在念诵着《日闪元经》。

    待到所有动作做完之后,于其身躯之上,已然泛起纯白光芒。

    而这纯白光芒随着悼词越来越盛,直到最后双手只见凝聚出一团蒸腾凝练的炽白光芒,而这光芒甫一现身,立时越过虚空无远弗届纳入那两柄弯刀之内。

    被这真元所激,那弯刀光华更胜,原先不过三尺有余的光圈,此刻却化作一轮七尺光圈,便是度也比之之前更甚一筹。

    “‘月华圣光斩’去!灭了他。”

    一道命令,两柄弯刀瞬间既至,来到赵志面前。

    灼灼烈焰、耀目炫光,只在一刻,便要轻取性命。

    却在这时,一道青芒乍现,登时将这两柄弯刀生生阻住,只见周遭三丈之内尽成流星坠落之地,巨石崩碎、泥土烧熔,便是满地杂草也被劲气所摧,一个个寸寸皆断,只留草根残存于地面之中。

    “什么?”

    默罕德顿时惊住,难以置信看着那满地烟尘。

    而在烟尘之中,却有两人昂然而立。

    一个正是那赵立,另一个却是手拿长剑的道士,而这两人虽是一身尘土,然而昂然斗志未曾消退,双眸之中怒意更胜,显然并未受到致命伤势。

    “是你?你怎么来了?”

    赵志满脸惊讶,显然为杨禅出现感觉震惊。

    当初时候,他在议事堂遭众人攻讦时候,自以为身败名裂,故此决定远离参谋部,想要找个地方重新来过,未曾想转眼之中自己却陷入危险之中,而在此刻将自己救下来的,却是当初质疑自己的人。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罢了。更何况你虽有大错,然而也是我华夏之人,若是任由你被这蛮夷之徒戕害,那我这一身修为留之何用?”虽是面临两人围攻,杨禅却是气定神闲,浑然一副道德真人模样。

    望见远处两人作势欲攻,他朗声笑道:“你们两位再次行凶作恶,若是愿意就此伏诛认罪,我尚且可以饶你们性命。然而若是还要执迷不悟,那就莫要怪杨某不客气了。”

    “这家伙,毫升厉害。”

    且闻这声音中正沛然,默罕德顿觉胸口一焖,却险些喘不过气来。

    巴格达迪亦是紧张起来,凝目望去似要看清楚对方相貌:“本以为就要成功击杀那人,没想到却横生掣肘。看来今日之事,尚且难以轻易了断了。”

    能够于轻易之间挡住默罕德倾力一击的自然并非寻常人,而此人到来也只会意味着战场的再次升级。

    “辱我教宗,欺我先贤,依律,斩!”

    巴格达迪想到这里,自然不欲自己身形被人知晓,心中已然下定决心,既然目前已经暴露,那就只有战了。一心铲除敌人,他一出手便是倾力,元力毫无保留,尽数纳入双掌之处,却是纳尽周遭一丈之内的空气,化作一轮孕有无穷威力的光球,直接朝着远处两人拍去。

    “虽是和中原剑法不甚相同,不过这般手段倒也稀奇。但是,仅凭这点手段,莫非也想要在我中原之地逞威?”

    一声清啸,杨禅一运手中青冥,只见万道青光于身躯之内涌出,旋即纳入青冥之内,便让这青冥陡然暴涨数倍有余,足有一丈有余,凌空一挥旋即便将那一轮光球凌空斩断,余势未定径直朝着那巴格达迪杀去。

    “依仗武力便在这行凶杀人,如你等蛮夷之徒,当真是寡廉鲜耻。你二人,只配死!”

    虽见这剑芒被巴格达迪生生打破,杨禅却未罢休,将身一纵跃出三丈有余,正当冲劲消弱就要落下时候,他却足尖轻点,踩在一株青草之上,身形犹如雨燕,旋即冲到巴格达迪身侧,青冥一阵抖出无数剑光,便朝对方周身要害之地刺去。

    这一下,立时让巴格达迪一脸惊讶,赶紧止住脚步不动如山,双臂圣光化为坚铠,直接朝着那青冥抓去。

    只闻“铿锵”作响,霎那间两人已然对攻不下百招。

    然而饶是青冥那足可截金断玉的锋锐,却丝毫奈何不了巴格达迪分毫,便是半分伤痕也未曾留下。

    巴格达迪蔑笑一声道:“真神庇佑,岂是你这等凡尘俗物所能伤害?”身形进逼,却是不管青冥,一对肉掌直接朝着杨禅拍来。

    杨禅只觉面皮如遭狂风,也不敢硬抗,身形一旋于分毫之间错过双掌,长剑顺势带出,自巴格达迪脖颈之处整个拉出,却带出一连串刺眼火花,却是未曾造成分毫伤势。

    若是寻常人,早被这剑给枭了,然而巴格达迪却依旧活蹦乱跳,当真不可思议。

    不敢久留,杨禅已然运起轻功,掠至三丈之外望着巴格达迪,心中暗想:“好家伙,这厮好硬的皮肤,竟然丝毫不逊于佛门金刚护身手段。看来若要战胜对方,须得以特殊手段,否则绝难成事。”

    那巴格达迪却连连喘息,似有惊惧望着杨禅,甚至伸手摸了一下脖子,见到毫无伤痕之后方才安心下来,心道:“素问中原藏龙卧虎,看来当真不虚。若非我离开之前,得到先贤引动真神之力加诸己身,只怕这一下非死不可。”

    他自是知晓自己这不坏之躯并非修行所来,若是和佛教之内秘传的金刚法身之术,以及道门之中金丹护体之法相比自然相差许多,若要维持其不坏之躯之坚固,便需要谨守教内法规,一言一行皆是不得违背戒律,否则体内的真神之力就会流散,进而导致不坏之躯彻底崩溃。

    “真神全能,唯主至高。”,并非妄言。

    巴格达迪只见自己并未受伤,更显猖狂:“看明白了吗?这就是真神的力量,而你们注定无法抵抗。”全力运转玄功法门,只见那圣光越凝练,却转而化作一道道丝线,彼此缠绕在一起,化作一副白色长袍,将其整个覆盖起来,只留下双目之处可供观察。

    此番形态,乃是将日闪元经修至极限而成就的圣徒形态。

    一旦化作圣徒,那巴格达迪就等同于身具不坏铠甲,完全是立足于不败之地。

    “哦?没想到尔等异域之人,倒也有这般玄奇手段。”杨禅顿感惊讶,旋即就笑意浓浓。

    以他眼光,自然知晓对方并非当真是不坏之躯,否则便不会露出之前那副惊慌模样来,其之所以能够抵抗青冥剑锋,不过是仗着那一重以圣光凝练出来的铠甲罢了。

    如今时候对方运转玄功化出这样一幅铠甲,很显然是害怕了。

    “只是你若是以为就凭这么一件不坏铠甲,就当真能够免除一死吗?”虽是面临强敌,但是杨禅却只觉兴奋,只一出手,便遇到这般高强对手,看来当真是不虚此行。

    战意高昂,他已然将全身真元尽数运转起来,以至于手中的那柄青冥亦是铿锵作响,似是为这激昂战斗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