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七章心难安杨禅出手,旅途中旧怨再掀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内,杨禅洗漱完毕之后正欲休息,却闻门外有叩门声。网

    推开门,他便见常忍、成风两人一脸忐忑立于门外,此刻正是寒秋到来时候,每逢深夜时候,定然是秋风瑟瑟、冷意袭人。这两人却分毫不顾气温寒冷,来到此处又是所为何事?

    不等杨禅询问,常忍已然道歉起来:“深夜前来,实在是打扰了。只是我等实在是心有所愿,所以还请杨道长谅解。”

    “无妨!只是外面天气寒冷,还请到里舍一叙。”只见此二人正因寒冷摩挲着身体以便取暖,杨禅便拉开门让这两位走入房舍之中。

    一股暖气扑面袭来,当即让两人顿生如沐春风之感,曾经冰冻的身躯也稍微恢复了一点温度。

    “这该死的天气,真的是越来越冷了。前些年里可就没这么冷过。”成风连连跺脚,好让自己的双足也稍微恢复一点热量。

    “没错。”杨禅应道:“依着往常时候,这天气本不该如何寒冷。可是最近却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是一年冷过一年。若非有这火炉取暖,只怕我军中士兵少不得会折损三成有余啊。”而于厢房正中间,一个暖炉正立在那里,上面支着一个烟囱,穿过屋顶升到外面。

    暖炉之内,漆黑的煤炭正在被那浓烈的火焰所舔舐,化作一缕缕蒸腾的焰气,让整个房间维持着一定的温度。

    现在乃是九月授衣时节,就算天气会渐渐转凉,然而这天气却下降的太过厉害,已然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内,根本禁受不住。

    幸好之前萧凤就提前储备了大量的暖炉还有煤炭,方才让军中士兵不至于被这寒冬所伤到。

    “也幸得主公提前做好准备,让我等在这城中多备煤炭和火炉,倒也让我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足以能够度过这个冬天。只可惜……”

    提及那人时候,常忍顿时愣住。

    成风更是懊恼:“只可惜现在主公暂且隐退,便是我等也不知道去向。否则的话……”

    在他们看来,若是有萧凤在这里,岂会容许那些肮脏卑劣之人搅乱军心?

    “我知晓你们两人的忧虑。”杨禅开口应道:“但是你们也应知晓,主公离去必然有其离开的缘由。而且我等本是赤凤军一员,按理说应该帮助主公稳定军心的。但是我等若凡事皆要禀告主公,那主公又能有多少时间,去处理他自己的事情呢?”

    “这倒也是。”

    撇撇嘴,成风只好作罢,随即想起自己的事情便道:“对了杨禅。你也知晓赵志现在已经被掉往横水镇去了。而此地距离横水镇少说也有上百里之地,更兼那蒙古大军正在此地肆掠,沿途之中少不了有劫掠场景。赵志实力不够,纵然有铳枪护身,仅凭他一人之力也绝难护住自己的安全。所以我两人想要请你帮忙,跟随赵志一起出行,可否?”

    “你是要我保护他?”

    扫过两人,杨禅带着探究问道。

    “没错。你曾经是平阳府清虚观观主,一身武艺皆在我兄弟之上,便是在赤凤军之内,也甚少有人能够和你匹敌的。正是如此,所以我两人想要请你帮忙,护得赵志安全。”常忍、成风两人登时拜倒在地,殷切求道。

    “也不是不可。”杨禅却觉疑惑:“不过你们两人能否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

    “实不相瞒。昨夜时候我两人正欲睡觉,却见枕头之上却留有一个字条。根据字条描述,会有人来劫杀赵志。”神色一顿,常忍只好将自己猜测的东西全数告知杨禅:“而以赵志的实力绝难对抗,故此想要确保其安全,估计也只有杨道长出手,才能够护得他安全。”

    “蒙古高手?是谁?”

    “默罕德,还有巴格达迪!”

    哑声说着,常忍在见到这两个名字时候,也是带着不可思议。

    这名字他甚是熟悉,曾经在重新夺回潞州城的时候听过这两个名字,并且牢牢地记住了当初那一地死尸的场景。

    若以凶残好杀而论,这两人可谓是穷凶极恶,毫无礼义廉耻之心。

    杨禅顿感惊讶,低声问:“这般名字,却不是中原形式,莫不是异域人士?”

    “没错。”常忍回道:“根据那纸条所写,这两人乃是泰西人士,因蒙古大军攻破其栖身城市,便加入蒙古军中,并曾经随着那蒙古二王子忽睹都出现在潞州城,并且以一手诡异邪功屠戮生灵,以固自身根基。”

    仅听这所述之事,杨禅便是嗔怒不止:“这般邪门之法,我中原大地久不曾出现,而且修行此法的也莫不是搅乱一方安宁的邪门歪道。这帮异域之人,当真是不知廉耻,竟然以邪功祸乱中原大地!”

    当初时候,他那清虚观便是被张柔麾下的武林高手所破坏的,连带着也对投靠蒙古的强者也充满不屑了。

    常忍欣喜无比,继续问道:“那不知杨道长可愿前去?”

    “自然愿意。”杨禅朗声回道,又见天色越黯淡,星空之中繁星点点,便道:“只是今日已然深夜了,你们两人还需快些休息。毕竟明日尚需处理军中之事,若是精力不够可就麻烦。至于那赵志?我明日一早便会出,以我的轻功不需半日功夫,应当就能够赶到。至于你们两人,无需为他担心了。”

    “那多谢道长了。”

    两人这才放缓心来,自房中退去,回到自己房间之内休憩。

    史天泽大军尚在城外,他们还需要抗击这强横存在呢,可不能因为身体出现问题,而导致整个前线功亏一篑啊。

    杨禅只见两人离去,却是赞道:“这两人也是一番赤子之心,我可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随手一招,只见那正被挂在墙上的剑鞘传来一阵清啸之音,“铮”的一声,却见利芒忽现、灼人眼目,旋即化作一柄清弘长剑立于杨禅身前,银光乍现、撒落一片珠华,当真是不类凡物。

    握住剑柄,杨禅只觉于剑柄之处,一缕剑芒缓缓流动,纳入他的丹田之内,而这长剑似是欢愉一样不断颤抖,出阵阵啸音来。

    “清冥啊!”

    被这长剑引动,杨禅也觉斗志再起,似是回到昔日纵横江湖时候的快意时候,朗声笑道:“从现在开始,你便随我继续战斗吧。”

    十载修道,一朝为炬,浮尘难掩珠华光,负剑长歌走江湖,莫问生死,快意人生。

    …………

    翌日,狂风呼啸,阴云蔽日,更有连绵小雨,打的人湿漉漉的,只得四下寻找休憩之地,免得感染风寒。

    赵志背负草席,走入一间小店之中,叫道:“店小二,先来一壶酒来,然后再给我来两碗清汤面,知道了吗?”大抵是因为战事太甚,这店里面并无多少客人,便是那桌子也是沾满油污,不知道多长时间未曾清洗。

    挑了一个座位坐下,赵志便将身后草席解开,放在身边之处。

    却不妨一只手横插而来,就扣在了那草席之上。这一下立刻唬的赵志猛地一摁,就将那手整个拽住,低喝道:“你干什么?”直到此刻,他方才注意到眼前这人,不正是这间小店的店小二吗?

    被这一拉,店小二立时慌了,连忙解释道:“客官,我这不是帮您把这东西收好吗?要知道这里盗匪甚多,沿途多有强人出没,你若是不将这东西收好,只怕会被人给夺了去。”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快些将我的清汤面准备好。知道了吗?”虽觉疑惑,赵志却未曾多问。

    他自昨夜时候就开始赶路,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一天时间,此刻腹中甚至饥饿,若是在不吃点东西,那就当真要忍不住了。

    至于这草席之中,却是他随身用的火铳,因为其样式太过古怪,为了避免惹人注意,便带了一张草席将其裹起来,好避免被别人看了去。

    只是这般伪装,却反而让人更生怀疑,以至于以为这里面有着什么珍贵东西来。

    “我,我明白了。”

    那店小二忙不迭的道歉着,便回到后堂之中开始准备清汤面。

    至于那草席,他自然是不敢触摸,便是望也不敢望。

    却在这时,于店外却传来一阵声音。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店!默罕德,巴格达迪。今日里就由我来做东家,请你们两位在这里尝一尝这里的美食如何?”伴随这粗壮声音,一个中年大汉走入小店之内。

    此人仅仅穿着一见粗布衣衫,衣衫有些破旧上面还布满补丁,偶然从那缺口之处可以看出,此人那一身虬结的伤疤异常狰狞,单是看起来就并非寻常之人。

    随后又有两人走进来,脸上也带着和煦笑容,应道:“既然是血狼王请客,我们两位岂敢不从?”

    “是他们?”

    眼眸扫过,赵志只觉全身冰凉。

    只因这两人他曾经远远见过,正是那曾经在潞州城之中制造出屠杀惨案的默罕德、巴格达迪两人。

    只是当初他们光复潞州城之后,这两人就尾随忽睹都直接逃了,四处找寻也没有找到两人,没想到今日时候他却是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两人了。

    似有惊讶,那默罕德却注意到赵志存在,轻咦一声问道:“哦?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人?”

    “他?店小二,你给我滚出来。”血狼王一声咆哮,当机吓得那店小二连滚带爬的滚出来,又是喝道:“谁不知道我血狼王到此吃饭,向来都不喜欢别人在场的,更何况今日还有两位恩客在场。你这厮却给我弄出这趟子事情,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

    连连拍着腰间挂着的环大刀,这血狼王浑然一副山大王的本色。

    不过说起来,他本身就是盘踞在附近的山大王,向来以打劫路旁商旅为生。

    之前因为赤凤军横扫潞州时候着重打压土匪、贼寇,他为了避免被赤凤军抓住处死,所以就跑到外面去避祸。

    只是世事轮转,赤凤军在太原城惨遭战败,更被张柔、史天泽还有李明昊三路大军逼迫,又重新回到潞州境内。正是因为见到这般场景,这血狼王觉得机会来了,便投奔了为张柔、史天泽两人麾下,愿意为两人麾下军队带路,好彻底歼灭赤凤军,重新夺回整个潞州。

    如今时候,此人仗着身边的默罕德、巴格达迪,气焰更是嚣张起来,只想要在这些黎民百姓面前,一逞昔日雄风。

    赵志瞧着此人模样,冷笑不止:“你这厮倒是猖狂,然而你可知晓你这般行径,若是被那赤凤军听了,少不得要在黄泉路上走上一遭。”

    若非今日他有重任在身,早就亮出武器,一枪崩了此人。

    “呵呵!”血狼王却得意洋洋,朗声笑道:“天下间谁不知晓那赤凤军就要完了。你这厮还在这里胡吹大气,你爷爷我“有证据吗?”

    “呵!那家伙都那样说了,难道不是?”

    “名利使人困惑。你确定你看到的是真相?”

    “你是怀疑我两眼瞎了吗?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冲立时恼怒,张口斥责道。

    杨禅见他这般德行,心中不免嘀咕了一下:“本以为这厮性子冲动,是一个好糊弄的主儿,没想到却对这方面这么在意?看来以后须得躲着他,以免被这家伙找上门来。”也没什么想要掩饰的,随口应道:“没什么。只是跟你说一下,你太容易被人蒙骗了,有的时候需要好好的看着旁边的人,知道了吗?”

    “哼!无聊至极。”

    被这般看着,刘冲虽是气恼至极,却也知晓赤凤军军纪不容触怒。

    他只好扭头,从这里离开,不知道到哪里去生闷气了。

    而杨禅将眼一扫,便见街道之上满是人群。

    此刻已然接近黄昏,所有人也从田中离开,重新回到自己家中烧火做饭。

    这一幕场景,若非赤凤军在前线奋力抵抗,是决计无法实现的。

    然而在战火的波及之下,还有那有心人的推动,整个城市已然被缴入一个风暴之中,曾经闲适的生活也即将结束,城中百姓就连这般卑微的祈求都无法实现,这世道当真让人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