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四章议事堂群英争论,忆过往夙愿难偿
    翌日,又是一个晴天。

    推开门,赵志且看着天空之中那一轮高悬旭日,本是沉闷的心情也似乎被这温暖的阳光化去:“希望今天这一天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啊。”

    心想着这些事情,赵志走入府衙之中。

    孰料,于府衙之中,早有人分列座椅之上,静悄悄的看着他。

    “你们怎么都聚集在一起了?莫非是出了什么状况吗?”赵志顿感古怪,张口问道。

    非是他感到古怪,实在是因为似如今时候,参谋部全员尽数聚集在一起实在是太过罕见。依照一般的时候,参谋部之中至少一大部分人应该正在沁州城之内各个部门工作,好维持整个赤凤军的安然运行。

    “是我将诸位召集起来的。”

    于座位之前,那仇烈缓缓站起。

    赵志顿生惊疑,低声问道:“是你?”

    “没错,是我。”只是静静看着眼前之人,仇烈的眼神沉寂如墨。

    被那眼光一扫,赵志更感觉有些不舒服:“那你将在座的全都召集起来究竟是为了什么?”看着对方那漆黑眼眸,他总感觉甚是不自在,想要摆脱对方的眼光。

    “为什么?”“呵呵”笑着,仇烈双目微阖,稍稍暂停了一下,立时昂首看着众人,至于对面赵志却是分毫不理,高声问道:“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想要问问你。昨天城门口的事情,你能不能和大家解释一下?”

    “咯噔”一下,赵志立时醒悟过来,反声问道:“城门口的事情?你想说什么?”

    这仇烈向来和金蒙相处甚欢,言行交往之中更是配合得当,可以说是一对最佳搭档。而赵志昨天时候曾经在城门口惹恼了金蒙,那按照对方的习惯,想必这次是来寻仇的了。

    在这赤凤军之中,他们纵然臣服于一人之下,然而彼此毕竟个体不同,终究是难以一心一意。

    仇烈冷笑一声,一对鹰目乍然现出锐利之芒,厉声呵斥:“只是想问问你,昨天城门口的事情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当真如你所说的铲除奸佞,又或者仅仅是因为你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四个大字,当真是咄咄逼人,摄人心魄。

    “仇烈!”被这一说,赵志立时就似被刺中一样,“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沉声喝道:“你莫要血口喷人。我赵志自尊奉主公命令以来,夙兴夜寐不敢懈怠,凡军中之事莫不是亲力亲为,可以说得上是行的端、做的正,所做之事可昭天日,又岂容你再次污蔑?”

    “污蔑?”

    哈哈一笑,仇烈连连摇头,嘴中“啧啧”称奇:“暗遣士兵撩拨军中矛盾算得上是行的端吗?以一己之私意图驱逐投诚士兵算得上做的正吗?你既然敢做这等狼狈不堪之事,又岂能说得上是可昭天日?如你所说,当真是笑话至极!”长袖一拂,玉净面庞更是透着不屑,更是让周围诸人议论不堪。

    “没想到赵参谋长平日里宅心仁厚,暗地里竟然如此卑劣?唉,莫非是我以前看走了眼,所以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吗?”

    此人叫做洪烈,乃是太原人士,也和仇烈一样在太原守卫战之后因家人被鞑子杀戮而加入军中成为了第五旅的参谋,故此只听仇烈那一番话,他也是无法控制心头怒焰,张口质问道。

    “这却未必。”却在这时,于另一边却有一个昂藏七尺男儿高声叫道:“毕竟那番民族长之事,我等具是见到了。以那厮素质,岂能在赤凤军之内继续任职?依我看,这些个番邦蛮夷还是全赶走了才对。”

    此人唤作虞诚,乃是汾州人士,家住虞城之内,一手五岳枪法甚是厉害,因为屡次和番民战斗,固然对那些蛮夷之徒甚是鄙夷,故此挺身相助。

    另一边,却有一背负长剑,身形修长的剑客摇头辩驳道:“而且此事疑点重重,根本无法确认究竟是何人所为,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才能够解开。那仇烈所说的话固然有些荒谬之处,然而赵参谋长,你这话辞当中却是藏头露尾,想必也并非什么好人。”

    此人唤作杨禅,为平阳府清虚观道长,一身修为比之萧凤的师傅慧明道长也是不差,后因战事而被迫避祸,故此加入了赤凤军之内。

    而他素来修行有成,又岂会因为一人之言而对他人产生疑虑?

    听着这些疑问仇烈不禁露出一丝微笑起来。

    纵然无法打垮对方,然而能够让这赤凤军军心紊乱,那也是好事一桩。

    赵志却忍耐不住,张口便道:“污蔑!你这是污蔑。”只叹息他言辞拙劣,却始终无法辩驳。

    “污蔑?烦请赵参谋长和我说一说,我哪里说错了?你要逐走番民族长我说错了吗?你不顾赤凤军安危强行和金蒙长官产生矛盾是我说错了吗?”仇烈继续追问道。

    赵志更受不了刺激,又道:“我承认我的确做了,但是这是有原因的!我只是想要维持赤凤军军纪,确保其安全运行。”

    “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怀疑金长官是敌人的奸细吗?”仇烈的这一张嘴巴已然被嘲讽的话语塞满,直截了当就挡住了赵志的解说,让诸人具是感觉诧异无比望着赵志。

    “真的是这样吗?”

    “不。我只是……”

    “没什么可食的。”

    一连串反驳,立时炸的赵志只觉得头疼难忍,分毫掩饰不住自己懊恼:“那你要干什么?”今日时候他状态实在不假,根本无法应对这仇烈的质疑。

    仇烈立时露出自信笑容,低声说道:“原因很简单,重选参谋长!”

    “重选参谋长?你疯了吗?”乍闻此事,成风不禁感到惊讶:“要知道赵志可是主公临行前委派的。若是将他换下,你以为谁都能上吗?”

    常忍亦是劝解道:“谁不知道现在军中缺乏主事,而那萧氏姐妹也随着主公一起闭关去了。而赵志乃是主公离开时候钦点,若是擅自汰换参谋长,等到兵凶战危时候,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呵呵!谁不知道你们两人素来和他相处甚欢,此刻出言相劝不过是兔死狐悲罢了。而且你们两人似乎忘了,在这之前貌似就是你们两人率军围困友军。以刀枪对准友军,如此行径又该是什么罪责?”且见成风、常忍相劝,仇烈身边却有一人站直身体,高声叫道。

    此人唤作刘冲,曾于在和张柔鏖战时候被仇烈挺身相救,故此对仇烈甚是信任。

    如今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诋毁,他又岂能善罢甘休,自然是挺身相助。

    “临阵换将,实在是兵家大忌。这个道理,你懂不懂?”被这一说,常忍反而更觉焦急,张口便是劝道。

    作为一名自军阵沙场走出的宿将,常忍十分明白若是在这紧急时候临阵换将,那该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情,若是让这些人得逞,那整个赤凤军会变成什么样子?

    常忍实在是不敢去看。

    “然而若非此人钻弄权术、贪权夺利,又如何能够弄出这种事情来?”刘冲却浑然不听,双目赤红犹如火牛,梗着脖子就是吼道。

    成风却是冷笑连连:“那些不过搬弄玄虚、捕风捉影,如何能够算得上真的?你这厮性子耿直,我倒不怪你,但是若是被人给利用了,那以后就莫要怪自己白白的按了一对瞎招子。”

    相较于常忍那竭力辩驳的样子,他是根本就没有丝毫心思去解释,反而略有挑衅的扬了扬下巴。

    这般动作,更令刘冲倍感恼怒。

    “砰”的一下直接拍碎眼前桌子,刘冲只觉得自己肝火甚旺:“你这厮骂谁?”

    “谁应就说谁呗。”一脸嘲弄,成风根本就是存心将事情闹大。

    被这一刺激,刘冲正似那被红毯所激怒的公牛一样,低声咆哮:“好胆,有种咱们现在就做一场?”却在其正要踏出时候,却被仇烈猛地一拉方才止住脚步:“仇长官,你为啥阻我?”

    “此地乃是议事堂,又非校场。若要打架,在校场之上有的是地方。”

    微微摇头,仇烈继续说道:“而且你莫要被他所激,中了对方圈套。若是他顺势应下来答应了此事,那我们又岂能继续议事?自然只有各自撤退,好给你们腾出一个位置来。到时候他就有理由推卸时间了。届时我等又该如何?继续将此事拖后再议吗?而且别忘了对方现在可是参谋长,若是再拖一天,就怕此人暗中设下圈套,将我等一网打尽!”

    幽幽目光越过那成风脸色,仇烈只感到凶险万分。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激将法,他若是就这样中计了,那还如何能够成为立于此地的参谋呢?

    “所以你还是执意要在这里解决此事吗?”苦思良久,赵志缓缓抬起眼睛,目光冷静下来看着仇烈。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相貌,实在是让他惊心动魄、为之胆寒,甚至一瞬间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只是军中的奸细,究竟是谁?

    苦苦思索,赵志苦寻不得,只能喟然叹息,自叹自身才华有限,无法为主公尽心尽力。

    “没错!”仇烈颌首回道:“事实已经证明,你并不适合作为一位参谋长,所以我们必须要换一个不错的上去,至少绝不能出现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这个,你同意吗?”

    细思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赵志双臂撑住眼前案桌,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

    并非他并无力气,实在是因为肩膀之上压力太重,唯有如此才能够让自己支撑起来,不至于被诸人那包含着各种祈愿的目光所压倒。

    “的确。我惹出了这样的事情的确对不起大家。”

    嘴唇微动,本是风采焕发、神采飞扬的一颗头颅终究低下,赵志恳切的对着诸人开始了诉说。

    “对我来说,我记忆之中最深刻的就是在我十岁的那一年。犹记得那一年的开始,是一场磅礴大雪,雪花纷飞将整个世界都笼罩起来。农田都被盖住了,整个大山都被雪花给铺满了,看起来就是花白的盐田堆得到处都是。当然,这只是妄想,因为我家就为了那一罐盐卖掉了家里面仅有的几头小猪仔,而这一罐也就只有巴掌这么大。”

    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赵志继续说道:“这的盐也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因为山路被封锁了,外面的物资运不进来,就算是想买也买不到。”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激将法,他若是就这样中计了,那还如何能够成为立于此地的参谋呢?

    “所以你还是执意要在这里解决此事吗?”苦思良久,赵志缓缓抬起眼睛,目光冷静下来看着仇烈。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相貌,实在是让他惊心动魄、为之胆寒,甚至一瞬间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只是军中的奸细,究竟是谁?

    苦苦思索,赵志苦寻不得,只能喟然叹息,自叹自身才华有限,无法为主公尽心尽力。

    “没错!”仇烈颌首回道:“事实已经证明,你并不适合作为一位参谋长,所以我们必须要换一个不错的上去,至少绝不能出现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举动?这个,你同意吗?”

    细思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赵志双臂撑住眼前案桌,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

    并非他并无力气,实在是因为肩膀之上压力太重,唯有如此才能够让自己支撑起来,不至于被诸人那包含着各种祈愿的目光所压倒。

    “的确。我惹出了这样的事情的确对不起大家。”

    嘴唇微动,本是风采焕发、神采飞扬的一颗头颅终究低下,赵志恳切的对着诸人开始了诉说。

    “对我来说,我记忆之中最深刻的就是在我十岁的那一年。犹记得那一年的开始,是一场磅礴大雪,雪花纷飞将整个世界都笼罩起来。农田都被盖住了,整个大山都被雪花给铺满了,看起来就是花白的盐田堆得到处都是。当然,这只是妄想,因为我家就为了那一罐盐卖掉了家里面仅有的几头小猪仔,而这一罐也就只有巴掌这么大。”

    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赵志继续说道:“这的盐也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了。因为山路被封锁了,外面的物资运不进来,就算是想买也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