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三章来来回回皆徒劳,匆匆忙忙又一圈
    被这一扰,金蒙也晓得自己算是逃过一劫,挥手一招便道:“回营!”随即就带着一行士兵跨过城门,回道自己的军营之内。

    在经历了一番战斗之后,那些士兵也累了,便是军火也消耗甚多,实在不宜擅动干戈。

    至于那些番民?

    他们也不复之前嚣张气焰,也是一样缩头缩脑跟在金蒙身后,一声不吭的钻入军营之内,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了?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盯着他们。”马云冬似有所思,拍了拍赵志的肩膀。

    自那金蒙走入城门口时候,赵志就始终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远去的诸人,甚至就连身边之人也彻底忘却,以至于马云冬倍感疑惑,想要明白在自己出去这一段时间内,这沁州城之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志却只是拍了拍脑袋,双目无奈:“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当然,如果是隐私的话,你可以拒绝。”马云冬走进来,追问道。

    赵志双眉拧紧,沉思良久方道:“是关于赤凤军的。”关于金蒙的猜想,他并不愿意去相信,然而目前这种状况,那真的是要让他不相信也不行。

    “赤凤军?”

    甫听这词,马云冬立刻警觉起来。

    赵志更觉紧张,喉头一动咽了几口口水,方才缓声问道:“没错。马长官,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马云冬顿感气氛凝重,不由得压低声音。

    赵志试探的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咱们赤凤军之中,有人打算造反叛变,你会怎么做?”一对星眸紧紧盯住对方,睁的大大的,唯恐露掉半分的神色来。

    “这还用废话,那当真是将这个人给抓起来杀了。主公一手创下的基业,岂容别人擅自破坏?”马云冬应声回道,旋即就回过神来,眼中带着困惑:“你这厮,该不会是怀疑咱们军中会有人造反?”如同这般问题,他再看不出赵志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当真是糊涂至极了。

    “也不一定。”赵志踟躇起来,双眸之内有些飘忽:“因为我只是猜测。”

    马云冬再次问道:“猜测?那你有怀疑的目标了吗?”

    “暂时没有。不过马长官,如果那个人是你的战友,你会怎么做?”摇摇头,赵志却不敢贸然回答,反而抬起头询问起来。

    被这一说,马云冬如何不晓得赵志怀疑的对象究竟是谁,他虽是神色微愣,旋即就猛地摇动着头,回道:“你是说金蒙?他不可能。要知道他可是为了咱们赤凤军的发展立下的那些汗马功劳实在是太多,手下杀死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就这样的人,那些鞑子会接受?”

    整个脑袋都似拨浪鼓一样,马云冬根本就不愿意相信。

    他可是曾经在沁州城防御战之中和金蒙一起出阵,当初若非他们誓死相抗,哪里还有今天的一切?

    要知道当初的环境可要比今天还要险恶的多!

    金蒙若是要投降的话,当初就应该投降,而不是拖延到现在了。

    赵志连忙解释道:“只是猜测,只是猜测罢了!”

    “那就好。你要知道,金蒙那家伙的性命可是主公救下来的,如何可能会反叛?”马云冬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就训斥道:“更何况咱们现在正处于危险境地,而在这危险时候更应该团结一心共抗敌人,这样才能够保住主公留下来的基业。如果等到主公出关之后,见到咱们赤凤军四分五裂,那她岂不是要伤心欲绝?所以赵志你啊,还是莫要疑神疑鬼的,以免让大家都感觉不好。知道了吗?”

    “我自然明白这一切。”连连点头,赵志只好道歉起来。

    只是他虽是口中连连道歉,心中疑惑却越来愈盛。

    毕竟自萧凤隐退之后,这赤凤军之内情况实在是太过诡异,不仅仅有诸多谣言出现,就连如同那番民族长也开始活动起来,想要闹事。

    面对这种情况,他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免影响到对抗蒙古大军。

    马云冬这才拍动马匹,准备回道自己的军营之前,临走之前他还有些不放心,又是安慰道:“既然你知道,那我也就不多说了。而且你久在主公身边,应该比我更知晓如何管理赤凤军,所以你还是收些心思,专心致志确保整个赤凤军安然无恙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处理的。”

    说完之后,他便领着麾下士兵也是一样回到沁州城之中,只余赵志一个人站在原地。

    “就这样结束了吗?”

    遥遥望着道路尽头那些隐入房间之内的身影,赵志只感到有些憋闷。

    本以为能够解决番民问题,然而“碍事”的人一个接一个纷至沓来,不管是心存不轨,又或者是包怀好意,全都让他本来打算做的事情全部作废,根本就弄不清楚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

    不远处,常忍呼喝身边士兵放下铳枪,信步走到赵志身边,安慰道:“唉!看来这次本想要借此机会铲除那金蒙是不可能了。不过参谋长,你也不用担心,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的。”

    “机会?机会总是稍纵而逝,实在难以把握。而且现今正处于战乱之中,便是我等稍不注意,也要落个人头落地的下场。机会?只怕还没等到那个机会,怎么就会被灭了的。”

    赵志却有些碎碎念,嘴中满是懊恼之意,对那金蒙他实在是太过担心了,就怕哪一天这厮就会做出惊人的举动来。

    赵志甚至怀疑,今天发生的番民暴动,只怕其背后也有那金蒙的影子来。

    “但是现在正是战争时候,若是由我等挑起来争斗,只怕难以服众。”

    常忍知晓赵志心中疙瘩,便继续劝道:“更何况金蒙那厮本身实力不错,更曾经和主公身边侍女李莲结合,故而拉拢了好大一批崇拜者。后来两人虽是和离,但是其麾下士兵却多有怨言,认为此事主公处事不公,反而令其名气更是上涨,言辞之中更是以韩信、萧何自居,以为主公并非惜才之人。当然若是主公继续在这里的话,那厮定然不会反抗。只是现在主公已然隐退,仅凭我们的力量,是断难镇压对方的。”

    “你是说暂缓吗?只是我就怕此人势力越来越膨胀,就怕日后没人能够制得住他。要是那王允德、张世杰两人在就好了。以他们的实力,自然能够镇住这金蒙。只可惜他们却随着平阳府陷落一并殉城,实在是可惜了。”连连哀叹,赵志却只觉得有些身不由己。

    赤凤军底蕴浅薄,自造反开始时候,诸人便已然知晓。

    正是因此,萧凤才下令成立参谋部,就是存着以参谋部制度,培育军中人才。

    然而时间终究太短,尚未等到参谋部诸人成长起来,那蒙古大军便已经兵临城下,几番厮杀之后自己便已然损失两位大将,牺牲士兵也实在太多,然而此刻参谋部诸人却还未成长起来,以至于全军之内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取代王允德、张世杰两人的人才。

    至于那王志坦、祁志诚两人?

    他们两人虽是玄功修为臻至巅峰时刻,但终究还是道人,若以修身养性自然为一流水准,然而若是抡起排兵布阵之法,那根本就不入流,更不知晓应当如何去做。

    “所以主公就弄出了这火铳了呗。”

    却自旁边飘来一个轻浮之声,转眼一看正是那成风。

    此刻,他正抬着手中铳枪,嘴角之处露出自信笑容:“这火铳的威力你们又不知晓。其威力甚是强大,寻常士兵一枪一个,也就只有张世杰、萧主事他们才能够正面对抗,而且也只能够勉强抵抗罢了,若要反击少不得要付出点皮肉上来。至于那金蒙?他实力再强,还能够强过张世杰、萧主事他们吗?到时候如果那厮真的叛变了,咱们调集个数百把铳枪一直发射,就算那厮再怎么强大,我就不信还能活下来?”

    “这,太过直接了吧。”赵志顿感浑身发冷,不免有些疑惑:“若是牵扯到别人又该如何?”

    “这有什么直接的?那家伙都打算叛变了,咱们杀了他也算是天经地义。至于别人?到时候咱们想出一个办法,将路人和那家伙分开不就行了吗?到时候你们是打算搓扁搓圆,那就全看你们的想法了。”成风倒是麻溜,一会儿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注意来。

    “你这倒有些可能。但是终究还是太过冲动了。那厮乃是战场宿将,对杀气的敏锐感觉是基本的,到时候咱们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岂不是要糟糕了?”被这一说,赵志心头一热,感觉有些可行性。

    只是这般行径终究还是太过骇然,赵志还是不打算接受。

    另一边,那常忍也是劝道:“没错。而且这数百人应该如何藏匿?他们又该从哪里调配?甚至是铳枪从何处获取?这些问题,你考虑到了吗?”

    赤凤军之内军纪可不是一般的严,关于出操、训练乃是与武器的使用,都有一系列严格的规定,丝毫马虎不得。

    若要在其中做手脚,那可是一桩大罪,他们可万万承受不起啊。

    成风被这一说,也感觉意兴阑珊,撇撇嘴便道:“所以说你们还是考虑太多了,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要论证一番,就是没打算去真正实行。”言及于此,他更是露出一副懊恼模样来,声音陡然变大:“要我看啊,这还做什么事?还不如先下定目标,然后就朝着这个目标冲过去,至于别的待会儿在考虑不就行了吗?”

    “你只是参谋,自然可以这样。但是你别忘了,在我手中可是掌握着全军上万人的性命存危,若是不谨慎行事,只怕还未必能够支撑到现在。”摇着头,赵志却甚感无奈。

    之前主公的诸多言语,他算是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了。

    这担起整个人的责任,还当真不是寻常之人能够承受的起的,其中深奥的知识就连萧凤都在努力的学习着,想要明白如何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而赵志还远远无法达到游刃有余的境地。

    所有人,都需要学习!

    “好吧,那你在这里继续思考吧。我可没兴趣在这里继续吹风了。要是在继续吹下去,我非得给这风吹成腊肉了。”只感到有些失望,成风对着身后的士兵一挥手,便让他们将手中铳枪重新插回背后枪袋之内,然后舍弃两人,踏着整齐的步伐朝着城门走去。

    本以为能够解决金蒙的问题,谁知道绕来绕去除了绕道原点,他们就啥都没干,这该有多气人?

    远远看着成风离开,常忍带着歉意轻轻一点:“赵参谋长,还请您原谅他的鲁莽。毕竟他也是为了咱们赤凤军所着想,虽然话语是冲了一点,不过本意还是好的。”

    “放心吧,我还不是这种小气的人。只是这事情啊,你说我们究竟应该咋办?”眼神之中透着惶恐,赵志却只觉有些焦躁不安。

    他想要和往常一样询问萧凤接下来的事情,然而此刻萧凤早已经隐退,不知道藏在那里,他根本无法找到。

    面对这般状况,赵志想要找出答案,只是那答案藏得太深、太深,深的根本看不到半点阳光,以至于都不知晓藏在什么地方。

    夕阳渐落,天空中那灼灼红云渐渐散去,已然露出其藏在后面的幽暗天空,在这天空之中仅有稀疏星辰微微发亮,开始照亮整个天空,但是这星辰之光却终究还是太过渺小,终究还是无法照亮整个大地,让那无边黑暗重新覆盖住整个沁州城。

    漠然以对,于城门口,已然仅有两人悄然而对。

    几盆篝火“轰隆”一声跃出火盆,照亮了整个城头,亦是让两人感觉身体稍稍有了一些温度。

    抬起头看了看只有稀疏星辰的天空,赵志这才恍悟过来:“已经深夜了吗?”不知不觉,他竟然在这里伫立了这么长时间,甚至忘了自己作为参谋长的职责。

    这般作为,岂是参谋长应该之举?

    常忍点了点头,回道:“没错。的确是深夜了。”

    “既然是深夜了,那我们回去吧。”

    “嗯!”

    苦笑一声,赵志旋即转身,纳入城门之中,紧随其后,常忍也是一样跟着。

    一夜无话,于明天时候战争还在继续,他们还得继续努力,确保整个赤凤军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