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二章争执难了怨隙存,裂痕已现难重圆
    “那他呢?”

    只见那番民族长将手一抽,一柄弯刀已然入手,径直对准那青年男子,逼问道。

    随着此人话语,位于其身后,数百位族人脚步一前,只听“铿锵”之声连番响起,他们手中便抽出腰间所携弯刀。弯刀如月、寒芒乍现,却让整个校场顿时弥漫一股冷肃之气。

    “他?”

    乍见杀机顿起,赵志将身一纵,已然插入两人之间。

    被这一阻,那弯刀顿时凝住,却被赵志生生以拇指和食指生生夹住,无法寸进。

    赵志也不愿和眼前这些人继续纠缠,虽是懊恼不堪,却也晓得此事若是不妥善解决,只怕赤凤军之内伤亡惨重,只好低眉回道:“我自然会带回处理!”

    “哼!”

    一声冷哼,那番民族长却不罢休,劲力一吐弯刀铿锵作响,数缕真气已然满溢起来,化作锐利刀芒。被这刀芒一绕,便见赵志双指“噗哧”一下,划出数道伤痕,嫣红之血渐渐泛起,转眼间自皮肤之上滑落,溅入尘埃之中。

    受到这一激,赵志登时感觉气力稍散,不觉退后几步。

    这番民族长只见到赵志退缩,气焰更是嚣张:“依照我族中规矩。此人必须身受石刑,处以火焚之术。”

    “真神至高,唯神全能。”

    乍闻此话,其余番民具是高声喝道。

    一声声欢呼窜入天际,更让这校场增添几分激昂亢奋之气。

    赵志亦不曾料到对方居然敢在这里动手,一身五星战世诀真元已然运转,霎那间便令伤痕重新痊愈,又是抵住那锐利弯刀。

    “好!好!好!”三声高呼,赵志终究忍耐不住:“依你所说,那我这赤凤军规矩还要不要?”

    赤凤军治军虽严,但是却也不过鞭刑、囚禁、死刑罢了,便是死刑也不过是枪毙罢了,至于那所谓的剥皮、抽筋、刀刑、寸堞之型更是早已废除,若当真依此人所说以石刑、火焚之术处死对方,那赤凤军军法又有何用?

    更何况依照军法规定,这青年是否犯罪尚且未曾确定,赵志若是当真依对方要求处死那青年,那如何能让其余将士听令?

    “我不管!”

    那番民族长却是一脸嗔怒,分毫不管其他,只是继续纠缠道:“你必须处死此人,否则你是想要违逆主公吩咐,扰乱军心吗?”劲气再起,却欲再次递出,然而这时却似被一座泰山横挡,丝毫寸进不得。

    “军心?”

    五指捏紧,已然让那弯刀铮铮作响。

    赵志冷漠望着眼前这些番民,只觉得荒谬不止,心中暗想:“果然是蛮夷之徒,当真如此残暴不仁。”目光撇过校场之外,只听连绵脚步之声渐渐响起,登时恢复底气,喝道:“对不起,不可能!”

    “不可能?你——”

    番民族长正要呵斥,乍闻旁边忽的响起无数脚步之上,四下一望便见于十丈之外,正有数百位士兵半跪地上,手中铳枪正直直伸出,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诸人。

    被这一吓,他登时被吓得忘了之后之词,低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赵志冷冷一笑,双指猛然一震,登时让那弯刀“砰”的一声整个破碎,变作片片碎片、插在泥土之上:“只是请你放下兵器,莫要在继续吵闹。”

    “这!”

    稍有挣扎,那番民族长只闻扳机扣动之声,整个人登时被吓住,浑身颤抖不止,两股战战,面目已然现出惶恐之色。

    他也晓得这火铳威力,自然明白自己若是打算继续追求,在这轮番火枪扫射之下,绝无生存的可能,无奈之下只好将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双膝弯曲不得不跪倒在地。

    “哼!”

    信手一挥,赵志登时将双指之处捏碎的一片碎片掷出,这碎片自那番民族长鼻息之处掠过,“咻”的一声便自其脸庞划出一道血痕。

    赵志深深一吸,方才让胸膛之内的气焰尽数吐出,双足一迈已然来到这番民之处,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人,声音已然透着森森怒意:“姑且念你曾经与我赤凤军有功,今日便不杀你。然而若是让你这等化外之民继续在我赤凤军嚣张下去,以族规代替军规,以族法取代军法,那我这军规又该如何执行?丢下你们的东西,给我滚!”

    自听到对方说到那日闪元经、巴尔格达、默罕德这般姓氏时候,他便想起当初潞州境内那两个异域番邦之人所造成的杀戮,而观此人表现,明显和这两人存在着莫大的关系。

    如今时候未曾斩杀此僚,已然算是赵志仁慈,将其赶出去不过应有之举。

    “好。我明白了。”

    这番民族长正欲抵抗,只是正要起身便见旁边数只铳枪径直对准自己,无奈之下只好应道。

    随即他便掉转过头,在众位赤凤军的监督之下,朝着校场之外走去。

    赵志也没兴趣挽留,这些人固然有些势力,足足有数百人,然而这些人的存在却恰似毒瘤,若是不及早赶出去,那等到这群家伙压迫其余士兵,并且屡屡制造祸端,那可就糟糕了。

    却在这时,于沁州城之外,却有一只军队正要回来,为首之人正是金蒙。

    他只见自己留守部下正被别人以铳枪抵住,并且以如同囚犯一样对待,登时大怒:“这是怎么回事?”手臂一挥,其身后士兵纷纷涌出,却是挡在那些赤凤军士兵之前,不许他们将那些番民押送出去。

    赵志顿觉不妙,立时走上前去,应声回道:“这些人涉嫌扰乱军纪、干扰执法,正是因此所以我等将其赶出去,以免这些人继续扰乱军心。来人,立刻将他们给我赶出去!”只见诸人停止,他更觉懊恼,登时下达命令。

    那些士兵正要动弹,却不妨当空就是一声炸喝。

    “谁敢?”

    虎目一扫诸人,金蒙冷冷盯着那些士兵,登时吓得这些人纷纷后退,却是不敢有丝毫动作。

    这金蒙实力也是了得,更是掌管第五旅,麾下精兵数不胜数,又岂是相与之辈?

    赵志却是嗔怒起来:“他们扰乱军纪、干扰执法。我如何不能赶出去?”

    “扰乱军纪?干扰执法?”

    金蒙却是摇摇头,连连摆手道:“他们乃是番民,对主公向来恭敬,每逢战事必然身先士卒、奋勇作战。就他们扰乱军纪?这不可能。”

    “不可能?可是就在刚才,就在这校场之上!”赵志远处那尚未离开的第三旅诸人,昂声说道:“这些人不仅仅要杀对方,甚至当面冲撞我,就连刀子都抽出来了,就这么对准我的脑袋。如果不是我还有一些修为,只怕这颗脑袋可就不在这里了。”

    金蒙只是摇着头,继续辩驳道:“我不信。定是你这厮说谎。”

    “我说谎?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赵志反倒感觉惊讶。

    金蒙却是一脸冷漠,低声喝道:“还不是因为嫉妒我功劳甚多,所以你才打算削减我麾下部众?莫要以为有主公撑着,你这厮就当真以为自己能够和主公一样,恣意处置别人了!”

    乱世之中,本就以兵力为主。

    金蒙又如何肯让别人就这样削减自己所掌握的宝贵的兵力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这一说,赵志心火骤起,登时喝道。

    “什么意思你清楚。别以为自己是参谋长,就以为自己能够决定别人的生死。”金蒙却丝毫不在乎,看着眼前这人反而觉得越发的碍眼:“如今时候主公隐退,整个赤凤军之中根本就没有主事之人。而你这厮不过是一介寻常之人,侥幸因为立了几个功劳就以为自己能够在这里逞能了?别忘了,老子当年在这里和蒙古大军厮杀的时候,你这厮还不知道躲在那里哭哭啼啼呢。”

    赵志辩驳道:“别忘了,主攻临走之前,可是让我来主持整个军中大权的。”

    “那又如何?赤凤军之内向来都是能者上、庸者下。你这厮既无张飞、关羽之勇,更无张良、萧何之谋,如何能够占此大位?”说起此时,金蒙就倍感懊恼。

    他自加入赤凤军之后,就一直在前线搏杀、屡立功勋,方才升任如今地位。

    然而眼前这人却不过是仗着一点聪明,还有一点所谓的天赋,就爬到了自己的头上指手画脚,这般作态自然让他倍感愤怒,只是之前始终因为有萧凤压着,所以才没有爆发。

    被这一逼,赵志顿感紧张:“依你的意思,难不成是想要谋夺此位?”

    他占据参谋部参谋长之位不过半年有余,之前因为一直有萧凤坐镇把守,故此也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风浪,没想到等到萧凤隐退之后,这帮子豺狼虎豹全都跑出来了。

    金蒙摇着头,继续说道:“非也。只是不想整个赤凤军具是毁于你一人之手。”

    “呵呵!”赵志冷笑连连,讥讽道:“难不成赤凤军在你手中,方能顺利走出逆境吗?”

    金蒙被这么一挤兑,不禁咬牙切齿:“总不会比你更坏。”他也知晓自己能力有限,一身武学虽是要比赵志、常忍、成风等人强得多,然而和萧凤这等绝代天才相比,却宛如云泥之别,更无相提并论的可能,就连和那萧氏姐妹相比较,他也是差得太多。

    “哼哼。就你这偏狭之心,莫非也以为能够如同主攻一般海纳百川、逆天改命?”嗤笑不止,赵志更不掩饰自己鄙夷,唾骂起来:“你还是收一下自己的心思,莫要继续在这汲汲营营之中继续钻营。”只看周遭围过来的将士,他一挥手旋即喝道:“既然你执意要违抗军令、保住他们,那就莫要怪我得罪了。”

    声甫落,枪抬起。

    一行士兵再次举起铳枪,不仅仅对准那数百位番民,就连身前阻挡的士兵也一样未曾避开,随时随地都准备开枪。

    “你这厮真的要挑衅我吗?”

    虽被数百只铳枪一起对准,金蒙却是毫不畏惧,只是沉着声音低声呵斥道,一身元功已然运起,更令其身体之处泛起般若金芒,隐隐之内更似有龙啸之声,当真是身姿不凡、犹如真龙降世、皇者再现。

    “非是我挑衅,实在是你不知分寸,更不明白军规之重。依着军规规定,这些人必须逐出。”

    赵志只觉狂风拂面、压力陡升,虽是如此却依旧昂扬七尺之身,挺直丈夫之躯,却未露出半分妥协之色。

    “好。很好。”一声狂笑窜入云霄,这金蒙却是狂态大发,竟是将身侧长枪取下,再次逼问:“若是我不许呢?”

    肃杀之气逼入身躯,冷冽寒芒掠过面庞,赵志此刻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滚滚浪涛一样,似乎不曾停止,一次又一次拍打在他的身上,让他再也抵抗不住这狂暴的风浪,只为了说出那几个词来。

    只是他却咬紧牙关,又道:“那就莫要怪我军法无情!”

    “好!好一个军法无情!”

    眼中利芒一闪而过,金蒙已然将一身元功催至极限,金光甫现、照见一片肃杀之地,龙啸连连,摄动千人寒芒刺骨。

    此地,已是杀场!

    却在这时,自远处忽有呼声传来:“你们在这做什么?”

    两人转头过去,顿见那马云冬正带着全真教王志坦、祁志诚两人回来,而在见到如今这校场模样,他立时就感觉有些奇怪,张口问道。

    “禀告马长官,我等并无多少事情。”赵志一见,立时就俯身拜道:“只是金长官刚刚回来,所以我等正要出门迎接罢了。”

    马云冬立时欣喜,径直拍马而来,扫过那正留在军营之中的几位兄弟,登时笑道:“原来如此!看来你们也算是有心了,倒是知晓我等久战疲倦,正要休息呢。你们来了正好,快些帮我将这次缴获的战利品收起来。虽然这些破铜烂铁也治不了几个钱,不过如果融了的话,倒也可以多铸造几门虎蹲炮来。”

    话音一落,那曾经和番民争执的几位青年顿时欢喜,旋即就走出来一一上前将那些捡来的刀枪剑戟、斧钺刀叉,还有一些盾牌、弓箭啥的收拢起来。

    如今战事凶危、资源困乏,能多一点帮忙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