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军心难定藏邪徒,华夷之辨需谨记
    自萧凤宣布卸职隐退之后,已然过了数日有余。

    这些日子里,赵志、言岳、成风、常忍等参谋部诸人依着萧凤所留下的诸多规定继续治理军队也算是有些时日了。

    然而在少了萧凤存在之后,这赤凤军却终究感觉似乎变了一样。

    在巡视之中的赵志察觉到这一切,不免感到有些不妙。

    却在此刻,于远处忽的响起一阵喧嚣之声,嘘声、呐喊声、欢呼声,各类声音混为一体,简直就是一个混乱的菜市口。

    “难道又出现什么状况了?”赵志心中暗骂,定眼望去就见于校场之上,正有一群人聚在一起,人数大约有白羽人,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东西。

    完全是出于担心,赵志立时走上前去,一边拨开人群一边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不是打架呗!这第三旅和第五旅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主公在的时候,他们尚且不敢,但是主公如今却已经卸职隐退了。没有人镇压,这帮人自然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旁边之人开口解释道。

    赵志听闻此消息,咒骂一声:“第三旅和第五旅?这帮子家伙怎么就这么不省心?”

    这第三旅和第五旅与其他作战旅并不相同。

    第三旅主要由当初在榆社城时候投降的士兵组成,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太原城以及太原城附近农庄之内的良家子。

    而第五旅却是由汾州城附近番民组成,多是凶残暴烈、难以驯服,于饥荒年间就会全体下山,在山下的农田恣意破坏,抢夺粮食。

    而这千百年来,番民就这般不断的和太原城居民产生各种冲突,如今因缘际会聚在一起,当真就似那水火冲突一样,非得将整个军队掀翻天不成。

    这一次,却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为何王动、金蒙两人未曾阻止?”赵志暗恨,只见不远处那帮人已然有打算动用兵械的打算,就越发紧张起来。

    这要是打起来,非得有数十人受伤。

    这般损失,赤凤军就算是在和蒙古鞑子战斗时候都未有过,若是因为这些许小事就损失惨重,那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人回道:“他们两人正领兵在外抵御侵略,暂时无法回来。”

    被这一说,赵志也想起自己之前的确是让两人各自率领麾下部分士兵出征,抵御来犯的史天泽麾下士兵。

    当然,依着赤凤军的习惯,每次出击最多只有千人有余,好确保有足够的力量确保整个沁州城的安全。

    “唉。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这种事情。”懊恼之下,赵志只觉得自己有些思考不周。

    当时候他光顾着考虑如何分配兵力,却没想到维持军中势力平衡,却是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看来如何维持军中稳定,他尚且需要更多的锻炼。

    虽是如此,赵志却也知晓此刻必须要阻止,于是他便分开诸人,对着那正要动手的两人喝道:“住手!”

    这一声呵斥,登时让两人止住动作。

    只是那番民却愤愤不平,高声骂道:“你知道这家伙究竟做了啥?他居然在我族民之前挑衅,谩骂我等乃是蛮夷之徒,更要我们赔礼道歉。就你这样,信不信我敲碎你的脑袋?”长刀对准不远处那青年,已然是盛怒不止。

    “蛮夷?这是什么意思?”

    赵志凝目,却是看向另外一人。

    相交于对面那太过明显的外邦人种模样,此人乃是典型的中原人种面型。

    他虽是被赵志逼视,然而却依旧自视甚重,那人冷哼一声,目光满是鄙夷盯着那番民,低声喝道:“赵参谋长。你知道这家伙究竟做了什么吗?他竟然在私下里掠夺妇女,更是将这些妇孺全数禁锢囚禁在一处账营之内,令其属下宣泄,若非我撞破此事,只怕就连主公也未必知晓此人的真实面目!依我看,似这种蛮夷之徒,需立刻逐出赤凤军。我羞与之为伍。”

    “他说的是真的吗?”

    听闻这话,赵志只感震惊。

    因为整个赤凤军的统领萧凤乃是女性,并且彻底废除曾经的军妓制度,取而代之的却是负责医疗、后勤等等的由女性构成的有过少女骑士团,所以军中女性地位要比其余地方高出甚多。

    更何况此刻正值乱世,男女比例相差悬殊,为了延续种族,所以但凡救下的女子,赤凤军莫不是视若珍宝,被妥善安置下来,甚至颁布了专门的婚姻法,来确保女子的权利不至于被侵犯。

    然而在萧凤如此提倡之下,竟然还有人敢作此大逆不道之事。

    那青年张口便道:“当然是真的。若非我在外面巡逻,恰巧撞见一位少女求援,如何知晓此人的真实面目?”目光愤恨,死死的盯着对方,似要将对方的相貌烙入脑海之内。

    一想着当初那少女被折磨的样子,他便是痛心疾首,连带着看向这位番民,也是透着彻骨的杀意。

    “她们乃是我的妻子,我只是依照先贤的指导教训他们,你没资格评判我的做法。”只是那番民却狡辩起来,竟然丝毫不以为错。

    这青年更绝好笑,高声骂道:“没资格?别忘了赤凤军之内明文正法规定。不得欺压妻子,不得纳妾,更不许禁锢妻子行动。你这厮数罪并罚,如何能称得上遵纪守法?”

    那番民却依旧置若罔闻,继续说道:“她们皆是我的妻子,我只是按照先贤所说鞭挞她们,让她们履行作为妻子的行为,这一切都在先贤所颁布的《日闪元经》之内记载。我必须遵守先贤所说,这样才能够得蒙真神的庇护,前往至高无上的天堂之路。”

    只见这人如此行径,那少年更绝愤怒:“好笑。真真好笑。你这厮当真卑劣无耻,竟然以异域邪教之法惑乱中原?你莫非当我等眼瞎了不成?别忘了,你在沁州城二十里之外的小山洞之中所设下的那些东西可都在。你要不要我现在就将那些东西拉出来,让诸位见识见识?”

    他虽非赤凤军之中之人,然而久受儒教教诲,早已知晓仁义礼智信之说,似眼前这番民的说辞,可没有半点仁义之色,反而带着几分凶残暴力之色来。

    “日闪元经?你是哪里人士?”正欲呵斥,赵志忽然听到这个名字,顿觉有些熟悉,便张口问道。

    这番民张口便道:“我等本来居住于极西之地,后因诸多事情,故此迁移至此。只是家乡之话不敢忘却,每日须得咏颂五次,如此方能和那真神沟通,得其眷顾。”

    “既然如此。那你可知晓那默罕德和巴格达迪?”

    眼珠死死盯着这人,赵志一眨也不眨,只是因为在这人口中,他竟然听到了那尘封已久的记忆中的名词。

    “日闪元经、默罕德、巴格达迪”,这三个字在当日潞州被屠之中,可是着实让人记忆深刻啊。

    “我族中之人多数叫唤这个名字,却不知晓你说的是哪个?”那番民却觉困惑,张口便回道。

    赵志有些失落,随口应道:“很多人?”

    “没错。此乃先贤所用之名,而为了传颂先贤之名,我等惯常以先贤之名为自己的儿子取名字。”

    “这纪念之法倒是和我中原截然相反。”

    “没错。”

    军中早有规定,不可轻启刀兵,更不可互相争斗,违令者杀!

    此乃铁律,没有人能够反抗。

    “但是此人却以邪术惑乱军心,依我看必须要明正点刑。”那青年却不肯罢休,继续喝道。

    只是那番民却是继续高声喊道:“此乃我族中之法,自先贤传下之后就未曾违背。若是要让我彻底禁止,那还请让我退出这赤凤军。”话中威胁之意,几乎没有掩饰。

    “这厮好大胆,竟然在这里公然挑衅军法?”赵志大惊,却是凝目瞧着那番民,问道:“你是谁?”

    “我叫阿哈马德内贾德。

    正要离开时候,远处那位汉子却张口说道:“对不起,两位义士!如今我即将死亡,可否代我照看少主?”话音刚落,只见此人身躯一震,浑身上下溅出无数血雾,旋即久跌落在地,这一下却令那昏睡少年苏醒起来,且看到眼前一幕,立刻就惊叫起来。

    “唉,这厮倒是一个忠诚义士。我若是就此离开,只怕不妥。”暮轻古脚步顿时站住,且看着那重伤倒地的家伙,心生怜悯自衣兜之内摸出一粒丹丸:“对不起!我还有事,估计帮不上什么忙。不过这里有一粒培元丹,你还是将它吞了,好培养一下身体吧。至少这枚培元丹应该足以让你坚持下去吧。”

    “罢了!只是一粒培元丹,虽是能够吊住性命,但是若要让他从那昊天宗手下逃走,却绝无可能。不过聊胜于无,至少也能让他继续坚持一下吧。”

    大抵是因为暮轻古这冷淡反应,身边的白发男子一脸无奈,将那培元丹取过来,也不管那如临大敌的昊天宗众人,就走到这汉子身边,将其纳入口中然后运转玄功,助其将这丹丸化开。

    这培元丹功效果然了得,立刻便让这汉子浑身伤势恢复大半,便是苍白脸庞也恢复几分血色,若是继续调养应当能够恢复健康。

    直到这时,那少年方才冷静下来,只是眼眸底处还带着惊惧,施施然对着两人拱手一礼:“不知两位义士是谁?我若是能够逃出此劫,定然会报答两位救命之恩!”

    “你不用害怕。对你父亲一事,我已经知晓。”那白发男子微微一笑:“那苍擎天悖逆伦常、嗜杀师尊,实乃大不敬之举,更是阴谋夺取昊天剑,我等武林正道听闻此举,早已经是义愤填膺。正是因此方才在这等候,就是为了斩杀妖孽,再造乾坤。”

    听见白发男子所言,那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定眼看了一下白衣男子和暮轻古,只见两人身姿卓越、傲立风霜,虽是狂风暴雨,也不曾削弱分毫洒脱,更兼面色莹润、似有宝华之气浮现,一点星眸亦是光华内敛、不露锋芒,显然并非寻常人物,当是武林之内一等一的强者。

    若得两人相助,他纵使无法对抗那苍擎天霸绝天下的实力,但是亦可以保全性命,若是日后窥得对方要害之处,便是报仇雪恨亦是不难。

    “斩杀妖孽,再造乾坤。这句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恰逢此刻,天空之中顿时响起无边雷霆,无量云气也被瞬间推开,在那九霄云层之内,早有一人盘踞其中,身形缓缓落在,立于几人目光之前。

    且看此人,身穿着一件漆黑战袍,其上盘旋着一只狂龙,张牙舞爪像是在朝着众人嘶吼,腰间挂着一柄龙首利剑,阵阵鸣声自其中散发出来,紧随其后更有十二人众星拱月一般随侍两侧,令他好似那巡视周天的天地至尊一般,凛威不可冒犯。

    “但是,以你们的力量,能够从我手中逃脱吗?”

    滚滚云雷,混着宏大之声,登时响彻整个广袤世界。

    被这声音一震,余下诸人立刻羞赧,抱剑在前低下头惭愧道:“我等未曾及时将他们抓起来,还请宗主恕罪。”

    “这厮虽被我重伤,然毕竟是地仙人物。以尔等实力若想要战胜对方,那岂不是太容易了?”苍擎天却只是摆摆手,命令道:“你等且退下,无需再次参战。至于他们?自然是得让我亲自出手。”话语落定,一对虎目已然越过众人,落在了暮轻古以及那白衣男子之上。

    “是他,真的是他!”

    被这一盯,那少年顿时吓呆,脚一软跌落在地,手脚并用就要从这里离开。

    “那家伙就是苍擎天吗?”

    这一下,便是暮轻古亦是感觉到那来自天空之中的威压。

    身边白发男子立时笑道:“没错。这位就是名震天下的有数高手,亦是昊天宗当前的宗主。没想到他为了剿灭你们两人,竟然是亲自动手。这般果断,果然不愧是昊天宗之内不世出的天才,即使是没有得到昊天剑传承却还是能够登顶掌教之位的苍擎天!”虽是面临强敌,这人却依旧清闲,倒是让人更生稀奇。

    “哦?”

    嘴角带着一抹自信笑容,苍擎天目光越过那少年,却是落在暮轻古以及白发男子身上:“我说你们两个为何逃走。原来是早就和这两个人勾结起来了?但是既是如此,也无法改变你们死亡的命运!”

    长剑轻鸣,冷光摄人,森森杀意,已是透骨而出。

    暮轻古被这话一激,已然是气炸至极:“这家伙,当真是让人火大。”五指紧握剑柄,真元随心而动,已然是蓄势待发。

    然而正当他要反击时候,却又一人身化光辉直冲而上,正是之前那位汉子。

    于其身上万道雷霆席卷而下,具是聚敛于身体之上,却是他强运亟雷劫汲取天地雷力,欲要以这雷霆之威,一击斩灭眼前这罪魁祸首。

    “敢一个人和我独战,你的勇气值得敬佩。但是,仅凭这些微末计量,莫非就想战胜我吗!昊天剑诀——万物刃!”

    虽是面对这凌厉雷罡,苍擎天却不慌不忙,将手一招万千刀剑离鞘而出,具是化作层层叠叠的剑阵横于身前,其上剑芒吞吐不已,似是毒蛇一般蠢蠢欲动,仅仅是看着便让人头皮发麻。

    只见这剑阵等等窜出,当即就让把足有手腕粗细的雷霆生生击散,随后这满天长剑纷纷飞射而出,将这汉子团团围住困在空中无法动弹,紧接着杀意冲天,满天剑气自这长剑之内出鞘而出,径直朝着那汉子杀去。

    惨嚎不止,血雾漫天。

    转瞬间,之前那刚烈汉子,已然落在地上,只留下一具鲜血流尽的尸体。

    手掌乾坤,剑断生死。

    壮志凌云破九霄,谈笑敌寇灰飞灭。

    且问天下,谁敢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