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章黑雾弥漫辉光暗,萧凤卸职求转机
    黑暗降临,星辰洗漱,只留月华辉光找照见世界。?网???

    孤冷寒夜,几株松树峭立于崖壁之上,虽有寒风凌冽呼呼吹拂,它那宛如虬龙一般的粗壮根部依旧死死扣住巨大岩石,不至于坠落下去。

    却在这时,一道赤芒闪过,犹似流星一般骤然落下,却未惊起半分尘埃。

    且见这赤芒落定,杨辉立时靠近,俯说到:“主公!”

    “此地只有我们两人,你无需拘谨,有什么就说吧。”萧凤且看着杨辉那略微有些颤抖的身躯,只将素手轻轻一挥,一道红芒乍然闪现,随机纳入杨辉身躯之内:“没想到不过数月时间,你的伤势却要严重许多,已然损及身体根本。我已经助你祛除体内沉疴,待到你回去时候可要好好修行。知道了吗?”

    “多谢主公厚爱,属下莫敢不辞。”只觉身躯之中暖烘烘的,杨辉更是感觉体内气力源源不断涌上来,止不住心头高兴便回道。

    萧凤缓声回道:”不过是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只是你今日找我过来,莫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启禀主公。根据属下所知,那史天泽已然将军中诸事交付其麾下管理,而他自己却是消失无踪,说是要闭关修行,修复被主公打伤的伤势。我担心此人会暗度陈仓,孤身一人潜入潞州之内打死破坏,故而前来禀告主公。“

    被这一提,杨辉登时想起自己所来目的,当即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乍听此事,萧凤轩眉紧蹙:”潜心修行?你是说这不过是对外托词,其目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吗?“

    若是其余人她倒是不担心,因为在铳枪以及虎蹲炮的威力之下,寻常武者绝难对抗。

    但若是地仙的话,那就不一定了!

    地仙之能实在是乎想象,一人灭一军也不过寻常之事,若是这等人物玩起暗中偷袭,那可着实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而且根据我所探知的消息,那张柔目前也一样闭关潜修,军中之事全数交由其子张宏范负责。“杨辉又是说道。

    萧凤且听这等事情,整个人不禁担忧起来:”若是这样,那可着实可虑。“

    只是一人她尚且能够抵抗,若是两人一并出手,那她可就力有未逮了。

    她当日在太原城时候,一人对抗转轮法王和史天泽,也是靠着诸多属下相助,并且靠着克虏炮的威力方才赢得胜利。

    若是在野外单身一人遇见这两人,萧凤也得落荒而逃。

    杨辉正是知晓此事重大,为免让赤凤军军心不稳,乱了方寸方才三缄其口,不曾与其他同事说到此事。

    “我曾经百般探察,想要知晓那史天泽隐居地方。无奈其隐藏太深,就连其亲密下属也未曾告知,甚至我还差点因此遭人怀疑。此番前来禀告主公,正是要提醒主公,务必确保军中安全。莫要被那厮给暗算了。”

    “你做的不错。我若是不曾知晓此事,等到被那厮暗中偷袭毁去一年积蓄,那这战争也不用打了,我们也只有投降认输罢了。”萧凤甚是宽慰看着杨辉,心想之下,又自袖中取出一柄短粗之物:“此乃火枪,射程远不及火铳,但也胜在精巧,你且带去作为防身之用。”

    此物乃是燧式转轮手枪,乃是为了研制新一代燧枪所产生的试验品,同样的采用了撞针式激火药的方式,并且为了增加射而加上了转轮结构。

    当然,这东西也存在着缺陷,射击时候需要以手拨弄转轮,方能持续射击,所以目前也只是小批量制作罢了。

    而萧凤之所以制造出这种武器,就是为了增强器麾下高级将领的防身能力,不至于在战斗之中遭遇对方强横武者劫杀。

    杨辉一见此物,胸中感激如同潮水一般涌出,连忙接过这转轮手枪:“多谢主公恩赐,属下定然不负主公所愿,找出那史天泽的动静。”

    萧凤却是有些担心,张口阻止道:“你只需专注对方军中动静,这些事情莫要去管。毕竟那史天泽乃一代名将,若是毫无防备反而不可能,就怕他刻意设局,专门诱人入局。你若是擅自暴露自己,反而会招惹危险,还是莫要去插手此事。”

    “属下明白!”杨辉一听,也晓得自己势单力薄,只好作罢,随机又想起一事来,便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主公注意。”

    “何事?”

    “根据属下所知。那史天泽麾下曾有一人,据说是是严实之子,叫做严忠济。此人也算是一代英豪,后来在和史天泽会面之后,就神秘失踪不知去向。属下只怕此人已然混入军中,故此提醒主公千万注意。”杨辉立时回道。

    既然他能够潜入史天泽麾下窃听情报,那对方自然也可以派遣麾下精锐士兵潜入赤凤军之内,偷取机密。

    正是因此,杨辉在潜入对方军营之后,就开始密切关注那些年轻有为的强横武者,而在谈话之中便知晓了此人的存在。

    萧凤嘴中念叨,却感觉有些熟悉:“严忠济?你可有他的画像?”

    “有!”

    杨辉自怀中掏出一个画像,递了上来:“只是不知主公可曾认得此人?”

    秀眉蹙起,萧凤摇摇头:“不曾见过。想必那厮也是害怕被人现,故此可能改换了面目吧。”

    易经换骨并非难事,寻常武者既能做到,若以一副画像就想要知晓对方动向,那岂不是太过简单了?

    “既然如此,那还请主公多加注意军中动静,莫要被那些奸细毁掉赤凤军。而属下尚有要事,无法长时间在外逗留,所以还请主公恕我不告而别。”

    望见远处连绵山峰尽头,杨辉看着那已然被染红的天际,又感觉身躯异常冰冷,周遭之处尽是黑暗之地,不免感觉有些怅惘。

    他一直相信赤凤军就和这初生太阳一样,有着光辉的未来,但是在迎来这光明的世界之前,尚且有一条充满黑暗以及冰冷的道路要行走,而什么时候能够迎来光明?

    这一点,就连萧凤都不知晓!

    未免被别人知晓自己身份,杨辉早已经离去,而萧凤也已然离开,重新回到了沁州城之内。

    细细想着那史天泽、张柔两人的诡异行径,萧凤也甚是担忧,只怕这两人会暗度陈仓坏了自己的根本,就算是回到闺阁之中短暂休憩的时候,也似乎在梦境之内窥到了那可怕的一幕场景。

    城墙早已经被彻底摧毁,房屋也被巨大的手臂拍碎,位于潞州城之内,那一个硕大的金刚罗汉正咆哮不止,本是庄严的相貌竟然透着血腥之气,犹如地狱之中爬出的修罗。

    天空之中也被满天的乌云所笼罩,一道道霹雳凌空落下,每一次都正好打中地上奔跑的士兵,让这些颓然躲避的士兵化作焦炭,附近的房屋也被打中,无穷的火焰冲天而起,不仅仅将死去的士兵也吞入其中,便是整个城市也被这漫天火焰给笼罩。

    城中百姓一片哀嚎,到处都是死尸。

    似曾相识的一幕,顿时让萧凤惊起,摸了摸额头方才感觉触手之处尽是冷汗。

    “是梦吗?”

    细细想着梦境之中的一切,萧凤双眼迷茫,却有时光倒错之感。

    那在她十年之前生的一切,也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走出的梦魇,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彻底摧毁、一点不剩,就连曾经被世人传唱的英雄,也在这庞大的力量之下被摧残、被毁灭,直到任何人都忘缺了这一切。

    躺在身边,萧月顿时惊醒,却是翻身起来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过去的事情。”清减的容颜,萧凤那双黑眸却似黑洞,联系着过去。

    一幅幅画面闪过,一个个人物掠过,始终不曾忘却的场景,终究还是在这个时候浮现出来。

    当然,也更让萧凤感觉胸中甚是堵塞,难道在付出如此努力,牺牲如此多的人之后,她还是无法和那个时候一样,扭转乾坤吗?

    被这话一惊,萧月身躯一颤,立时抓住萧凤手臂,低声问:“是那一天吗?”

    那一日改变的不止是萧凤,也让她的人生轨迹彻底变了一个样子。

    “没错!”神色有些悲伤,萧凤轻舒玉臂,却将萧月抱在怀中,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兴元府的一切再次生的。”

    这话语,不仅仅是安慰萧月,更是安慰自己。

    若是必须要铁石心肠方能度过劫难,萧凤毫不介意自己成为一个杀人狂魔,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曾经不会重演。

    那些人既然打算彻底毁灭这一切,那她也不会客气,只会以同样的霹雳手段,彻底灭掉对方。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萧凤早就已然明白这个世界的真理!

    “嗯!姐姐一定会做到的。”肌肤相贴,萧月将自己的那稍显瘦削的身躯蜷缩起来,任由萧凤抱在怀中。

    对她来说,这双手臂就是最安全的港湾,也是她始终依恋的一切。

    声音越轻柔,萧凤低声呢喃道:“没错。我们定然能够度过此劫的。”

    短暂休憩眨眼就逝,很快的就是又一日的到来。

    想着昨夜时候杨辉所告知的一切,萧凤心思有些杂乱,若要对抗那两人她少不得要前去对抗,而且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肯定不能够大张旗鼓,至少是不能率领麾下士兵出征了。

    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萧凤就要孤身一人单独行动。

    而没有了她护持,赤凤军是否能够按照预定计划将史天泽大军抵抗在沁州城外,也是又未可知。

    分叉的未来,各自通向不可知的一切。

    对于眼前这一切,萧凤知晓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改变整个赤凤军,而无论这一切会带来多少变化,都需要去做出决定。

    走到府衙之内,萧凤又一次坐在了座位之上。

    这座位她做过了不少次,然而并没有别人所说的那种掌握一切的快感,更多的反而是压在肩上的沉重负担。

    众多性命全都取决于她的一举一动,而她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会改变很多人的人生,当然那或是崇敬、或是愤怒又或是指责也只有她一人承担。

    但无论如何,既然坐在了这座位之上,那就只有做出决定了。

    缓缓抬起头,萧凤凝视着在做的列位,沉声说道:“列位,我之所以召集尔等,是为了宣布一件事情。”

    “不知主公有何事情需要宣布?”

    赵志感觉有些不妙,从萧凤那近乎平静的神色,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萧凤深吸一口气,方才令那一颗跳动的心脏重新安宁:“是关于在我卸职之后,究竟谁掌管赤凤军的事情。”

    “卸职?”

    诸人皆是惊讶,更不知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并非其他,实在是因为我屡次战斗,身体旧伤尚未完全痊愈,故此需要好好修行一番,以求能够祛除旧患、固本培元,以求修为能够继续精进。”

    清晰分明的话语并不是很响,却在诸人的耳边久久回荡,也让他们全都倍感惶恐。

    自起事之后,他们就一直置身于萧凤的庇佑之下,而今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更不知晓应该如何处置。

    整个赤凤军之后应该如何行动,又或者应当如何行事,这一切的一切他们都知晓若非有萧凤在,否则这一切都不会如此顺利的。

    如今时候,萧凤却说自己准备卸职了?

    “若是主公准备卸职潜修,那不知者赤凤军该谁来指挥?”王践行低声问道。

    “以参谋部诸人为主。而你们负责城中秩序问题,务求确保城中安全不会有失。”

    此刻正值战事危机时刻,自然得以军事为重。

    赵志有些忐忑,低声问道:“可是,若有什么意外事件呢?”

    “可由你和参谋部诸人表决。”

    “那若是对方大举进犯,我等实在难以抵抗呢?”马云冬亦是感觉有些忐忑不安。

    若是那蒙古大军当真进犯,少了萧凤的存在,只怕难以抵抗那史天泽的神威,皆是又会如何?

    萧凤微微一叹,却为自己属下感到无奈。

    为了保存赤凤军延续下来,她实在是付出了太多的心力,然而这一份照顾却也是以剥夺麾下士兵不会自主思考的为代价。

    以至于如今这些人都养成了只要遇到事情,都会询问萧凤的习惯。

    这个毛病,日后估计要好好修改一下才行。

    “皆是你等可以选择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