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九章伤势重润甫潜修,见旧人隐患重重
    “你是说,那李明昊可能会反叛?”

    另一边,史天泽看着手中的信件,双眉不禁皱起。天籁小说Ww

    “正是!”张宏圣躬身回道:“因为根据我等所知,那赤贼所用的虎蹲炮已然出现在军中。他虽是狡辩乃是俘虏到的,然而赤贼军纪甚严,我等和对方屡次交战数次皆为得到此物,为何他们就能得到?”

    史天泽听罢消息,不免露出几分无奈:“看来被这赤贼一闹,这天下又要不安生了。”目光之内,担忧之色难以遮掩,显然正在为这事而烦恼。

    昔日蒙古夺取这中原之地,所依仗的不过是刀兵之利,所到之处造成的杀戮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如今整个中原大地一副安宁景象,不过是屈服于蒙古淫威之下,故此不愿出头罢了。

    然而今时今日,那萧凤却率众而起,以女子之身攻下两路十七州之地,更以火器之利屡次挫败蒙古大军,可谓是轰动全天下。

    若是他们这次无法顺利歼灭赤凤军,只怕这中原大地之上,就要狼烟四起了。

    届时生灵涂炭,可不知道究竟又要造成多少杀孽。

    想及于此,史天泽对那赤凤军的怨恨更是提高三分,真的是直欲杀之而后快。

    “正是这样,所以家父才令我过来向史元帅通秉情况,好确保到时候我等应该如何动手,才能够彻底歼灭那赤贼,并且慑服天下宵小。要不然灭了一个萧凤,又起来了一个李明昊,那可就了不得了。”张宏圣一脸担心。

    “此事我自会处理,你无需担心。”又是看了一下手中的信件,史天泽登时运起体内雷力,将这纸条焚尽。

    这上面所写的机密事件甚是重要,绝不能泄露给别人知晓,就连如同张宏圣、张弘范这等心腹之人也无从知晓其中究竟是什么内容。

    未免令整个计划彻底失败,史天泽自然将其彻底焚烧殆尽。

    张弘范见到史天泽似是下定了决心,心中也是了然,旋即告辞离开。

    这天下之中所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剿灭赤贼也极为重要,然而寻找和氏璧、抵御南朝侵略的事情也同样重要,他为了确保自己父亲的计划能够成功,自然只有四处奔波操劳,好能够在即将到来的中原巨变之中,让整个家族能够顺利度过劫难。

    史天泽也没理会离开的张宏圣,思虑良久之后却将张德辉、仲威、史挥等人,当然还包括那新近加入的元裕、李治等人召来,准备吩咐事情。

    等到众人齐聚之后,他看着堂中诸人,忽的说道:“今日来连番战争,我军损失惨重,若非尔等操劳,只怕此行断然难以成型。史某再次先敬过各位!”

    取过一边侍卫地上的烈酒,史天泽便对着诸人一一敬去,然后一饮而尽。

    “元帅!你召集我等到此,莫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吩咐?”

    张德辉却觉整个大堂之中尽数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而这般气氛他跟随史天泽多年也未曾见过。

    轻叹一声,史天泽一脸懊恼,本是挺拔的身子也稍稍露出几分疲态:“没错!想必尔等也知晓前日我曾经在夫妻谷之中和那萧凤有过一场鏖战吧。”目光移到元裕、李治之上,他又是拱手道谢:“当时候若非你们两人相助,只怕我也葬生在那里了。”

    “我等自然知晓。”张德辉心中咯噔一下,顿感有些不妙,低声问道:“难道将军你——”

    “没错。在那次战斗之中,我的身体已然被那妖孽所破,虽是勉强将体内的清净琉璃焰尽数逐出,无奈那烈焰着实威力霸道,其制造的伤势直到现在还未消解,以至于我根本无法运转九霄阴阳雷,令身体痊愈。”史天泽缓缓说道:“正是因此,我方才决定暂时将军中之事卸去,准备找个地方潜心修行,以求能够恢复伤势。”

    “暂时将军中之事撤去?”

    众人一听,皆是感觉震惊。

    在这之前,若非史天泽一直统领全军,并且针对诸多攻击一一统筹,连消带打卸去那赤凤军的攻击,只怕仅凭初次上阵面临火器的旧式军队,早被如同那李明昊一样被赤凤军彻底击溃。

    “没错。”史天泽微微颌,忽的说道:“张德辉!”

    “属下在!”

    “你随我出征多年,对军中之事甚是熟悉,更兼沉稳持重,于军中也是威望甚重。自我卸职之后,军中之事便有你全权代理。记住了吗?”史天泽缓缓说道。

    “属下明白。”

    应声回道,张德辉虽是感觉有些困惑,然而既然领头上司都已经话了,那他自然也就只有应允下来。

    史天泽这才放心下来,忽的又道。“仲威!史挥!”

    “我等在!”

    听到声音,仲威、史挥两人具是感到惊讶,纷纷俯拜倒在地。

    自跟随史天泽之后,他们也得到了史天泽耳提面命,可谓是得益良久,此时俨然将其当作父亲一般的存在。

    史天泽这才嘱托道:“自我卸职之后,你们两人勿要懈怠,须得谨记兵凶战危,切不可掉以轻心,务必要确保全军安全,不得有轻近侥幸之心,以免中了那赤贼诡计。尔等可知晓。”

    “我等明白,定不会有负元帅重托。”

    两人亦是应了下来,彼此互看一样,却不免有了些许争执之心,皆在心中想着要好好表现一下。

    史天泽只见两人一派和善,稍微感到欣慰,又见那元裕、李治两人束手而立,便道:“当初时候,幸亏两位出手,否则史某可就危险了。只是不知两位有什么需求?”

    元裕、李治两人当机双手拱起、颌拜道:“我等并无多少挂念。只是听闻那赤贼所造火炮甚是厉害,便是我蒙古大汗集中全军之力所铸造的火器也稍有不及,其中应当有着一些奇门之法。既然如此,可否请史将军允诺提供人力物力,若是能够将他们所焚烧摧毁的那些器材重新恢复,兴许能够让我军中火炮在进一步?”

    “自然可以。”

    史天泽登时大喜:“而你们两位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也尽可以向张德辉提,只需要是我军中所能够满足的,也尽可以答应尔等请求。”

    纵使无法完全仿制出赤凤军所装备的火炮,然而他们只需要能够让军中装备的攻城炮、手炮更进一筹,也是大功一件。

    几人吩咐完毕,史天泽又对着其余的几位千户还有万户吩咐起来,并且将自己离去之后的职务还有人选一一安排好之后,便径自从榆社城离去,独自一人深入丛林之中潜心修行。

    而他究竟在什么地方,那是任何人都不知晓。

    …………

    大抵是因为处于战事之后,本来是安宁的沁州城,已然是杀声滚滚、气冲云霄。

    一列列士兵自城门口走过,身姿挺拔、目光如炬,端的是威武雄师,一缕寒芒掠过,更显出背后铳枪锐利,管教那敢前来犯境的敌人屁滚尿流,只能连滚带爬灰溜溜的逃回去。

    这般场景,当真可以说的上是戒备森严了。

    挎着战马,赵志望着眼前之象,这才稍微有些放心。

    外面就是蒙古大军,若是在这个时候全城还不维持警戒,确保城中机密不被敌人所窃取,那岂不是坐以待毙吗?

    “嗯?”

    利目一扫,赵志顿时注意到远处有一人头戴草帽遮住脸色正在附近徘徊,心中顿生疑心。

    依着此刻军中颁布的条例,可是禁止任何人靠近赤凤军军营的。

    此人如此模样,难不成是想要探测军中底细的奸细不成?

    不敢懈怠,赵志立时驱着身下战马走来,低声喝道:“你们是谁?为何在这附近逡巡?”

    “老赵。你莫非不认得我了?”

    一扬草帽,杨辉忽的笑道。

    赵志只见那熟悉的模样,通体一震,声音颤抖着说道:“是你?可是我不是听人说,你死了吗?”话语之中尚且带着不可思议。

    想当初他乍闻杨辉死去,可着实悲伤了太多,甚至险些都无法履行公务了。

    “本以为是死了,只是后来被人救下来了,这才活下来了。”想着自己死后所遇到的一切,杨辉一脸沧桑。

    距离当初他牺牲时候的时光,只不过过去了数月有余,然而这其中经历,对他来说却似沧海桑田,再见面竟然生出恍如隔世的感慨。

    “那就好。要知道我可一直都以为你死了呢。”想着军中那些思念的战友,赵志连忙翻身跃下,一伸手便将杨辉拉住,一边走着他还兴高采烈的笑道:“既然你没死,那不如跟我前去参谋部去和列位叙叙旧,说一说这些日子你的情况。要知道听到你死了,我们好多人可都是哭的脸都花了。而且待会儿聚会的时候,你可少不得要多喝几杯,就当是你这些日子欺骗我们的赔礼如何?”

    絮絮叨叨,赵志此刻的德行就似见到了许久不见的老友一样,只想要大醉一场。

    杨辉正欲跟随,脑中之中乍然闪过自己现身的缘由,脚步不由得停滞下来,摇摇头说道:“不了。我暂时估计还不能路面,所以可能无法和别人见面。所以你说的聚会,估计办不成了。”想着自己的任务,他更觉担忧。

    “怎么回事?”赵志只觉疑惑,也是定住脚步回过头问道。

    “老赵。你知晓我的性格,若是恢复伤势,肯定会早早归队。”双目微阖,杨辉细细思考心中所想,声音甚至沉重,这其中更似带着一丝颤抖:“但是我却没有归队,你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自昔日在汾州城之外被那李太痕、孙武吉两人所救之后,他便跟随两人身后一边探索敌军情报,一边修养生息恢复伤情。

    在平阳府之外救下张世杰之后,他便和孙武吉、李太痕两人分道扬镳,一边有李太痕、孙武吉将关于张柔军情通报赤凤军,他则是继续潜伏下来,暗中潜入史天泽大军之中,探察其中的状况。

    其中凶险自是不用说,但若是因此无法将自己所探察到的关键信息传给萧凤,那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赵志越感困惑:“不清楚。难道说是?”

    “没错。关于我的事情,主公也知晓,只是她却从来不跟你们提及。因为她需要我潜伏下来,暗中侦查对方的一举一动。为了避免暴露,所以一直都没有和你们联系,这一点还请你谅解。”杨辉一脸严肃,说话之声更是庄重无比。

    赵志又问:“那你今日出现又是为何?”

    “很简单,因为我现了敌人有新的举动了。”杨辉低声回道:“为了避免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方才现身准备向主公禀报此事。当然,为了避免让某些人知晓,所以还请你帮我向主公禀告,告诉她我就在距离沁州城三十里之外的卧龙岗等候。到时候我自然会将整个事情一五一十全部说出。”

    听闻此话,赵志更觉严重,低声问道:“就连我都不能说?”

    “没错。为了防止打草惊蛇,我只能如此。”杨辉摇摇头,神色极为严肃。

    “打草惊蛇?你是说我军中也有敌军的奸细?”赵志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显得有些气恼。

    “以我军目前态势,全是依仗着主公威严压下来的,更何况军中多数乃是降军,置身此刻心中存有别样心思的自然是不在少数。”微微颌,杨辉缓声提醒道。

    被这一说,赵志也只能无奈应道:“你这说法,倒也合理。”

    此番说话虽是残酷了,不过赵志也知晓这才是正常现象。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就连多年相处的夫妻都会因为外界压力而分裂,更何况人数多达数万有余、人员构成更是鱼龙混杂、鱼目混珠的赤凤军呢?

    能够在这个时候上下一心,那才是异常状况!

    杨辉这般说辞虽是残酷了,但自然有其合理一面。

    “好吧,我知道了。”赵志虽觉无奈,却也晓得军情重要,旋即告辞之后便走到府衙之中。

    而那杨辉也四下看了一下周围情况,也将那草帽压了压遮住脸上神色,径直从这里离开,更不知晓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