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七章定计划峥嵘初露,诱敌出火炮为饵
    且不是横水镇,单说那沁州城。

    自击退史天泽一部之后,萧凤只见对方坚守利城,始终闭门不战,也知晓短暂时间内难有激烈战事,北方的战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虽是如此,她却难忍这短暂的时间,正准备询问盘秀山横水镇之处的状况,便有那严申带着宇文威的密令来到了这沁州城。

    心急之下,萧凤立时召见,至于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变化自然是一一细表,不敢有丝毫掩藏,等到最后时候,那严申却迟疑起来,说起话来也是吞吞吐吐,很多东西都含糊而过,也不曾细细表明。

    萧凤只觉奇怪,便问道:“你想要说什么?”

    不得已,严申只好低声恳求道:“主公,可否借一步说话。”

    “自然可以。”自府衙之内走出,萧凤便领着那严申走到沁州城附近的一个山头之上。

    这山头孤零零的,四周围并无树丛,绝难藏人。而且山顶风势甚大,话音说出之后便会被这风势所搅乱,绝难被旁人听了去。

    “现在可以说了吧。”神色凝重,萧凤低声问道:“横水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那宇文威究竟在搞什么鬼?”

    只听之前的报告,她就已经知晓七七八八,至于那罪军之事也是事出有因,没有追究的必要,但是军中火炮的屡屡丢失,却着实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泄露军中的机密。

    更重要的是,若是让蒙古大军获得了这新式火器冶炼之法,那整个赤凤军可就真的糟了!

    严申这时有些紧张的,低声回道:“禀告主公。根据宇文先生所言,他的目的是为了引蛇出洞,为主公创造一次彻底歼灭敌方的机会!”

    “歼灭敌人?歼灭谁?”

    “李明昊!”

    “是他?”

    萧凤一时惊住,思索她当初击败对方大军时候的场景,顿时感觉自己有些看不真切那人的意图。

    任由麾下大军遭逢如此巨大的惨重却还是视而不见,这李明昊要么就是毫无人性的恶魔,要么就是心思阴沉的阴谋家,而无论对方究竟是谁,毫无疑问都要比那尚且存在良心,仅仅是为了剿灭赤凤军的史天泽、张柔两人要危险的多。

    重重的点点头,严申说道:“没错,就是他。而为了歼灭此人,宇文先生就派我过来,希望到时候能够得到你的帮助。”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们有必胜的把握吗?”萧凤沉思起来,却是有些担忧:“你要知道,此人阴险狡诈,是会那么容易就上当的人吗?”

    毫无疑问,在这个世界里面,地仙就等同于核武器一样的存在。

    没有地仙的势力会被很快的摧毁掉,有地仙的势力彼此之间就会形成战略威慑、互相牵制,正是因此所以地仙不能随便出手。存在地仙的势力越多,则其掌控的力量也就越强。

    在三位地仙一同围攻下,萧凤早就倍感吃力,如果能够废掉对方一位地仙,那她毫无疑问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所以宇文先生便决定以火炮为诱饵!”严申稍稍抬起眼睛,偷偷的瞥了一下萧凤的脸色。

    不动如山、沉稳依旧,他从这主公脸上,却并未看出丝毫的迹象来,心中不免有些忐忑,生怕萧凤生气。

    “以火炮为诱饵?那家伙倒是有些胆识。”萧凤只是沉吟片刻,旋即就道:“只是我想,单纯是老式的火炮对方应该不会上当。难不成他打算以我在襄垣市之中所建造的那些东西作为代价,从而诱敌深入?但是他知不知道,若是放任这厮进来,那我这根据地之内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目光一冷,立时吓得严申赶紧跪倒在地:“正是因此,所以张彻孙义两人便不敢答应,而是下令让我过来询问您的意见。”

    “是这样啊?总算那厮眼中还记得我,不然的话我这里,岂不是让那厮给彻底毁了?”轻哼一声,萧凤不免有些脾气,随口敲打起来。

    敌人的威胁是一方面问题,但是如何掌握麾下兵马也是另一方面的问题。

    萧凤素来知晓兵权之重,自然不欲让别人插手自己所控制的军队,进而分薄在军中的权利,这一点乃是她的禁忌。

    严申只好视而不见,又是问道:“既然如此,那不知主公是否应允?毕竟若要让那厮进入潞州之内,只怕这潞州百姓就危险了。”

    “军队不行,必须要挡在外面。但如果只是那李明昊的话,我尚且能够接受。”

    袖手一挥,萧凤只留下这句话,便径直离开。

    这沁州城之内事情繁忙,她可断然无法离开,至于之后那宇文威打算如何策划,那就是他的事情了,当然如果对方真的入阖的话,那自己也不妨出手,绝了对方的后路。

    严申无奈,也知晓这便是萧凤所能够允诺的最大范围。

    宇文威只需要考虑到铲除对方,但萧凤所需要考虑的还有自己在根据地之中的民心,还有其他的各种放对方进入潞州的后果,两者之间自然存在着相当的矛盾。

    至于这个矛盾,也只有靠彼此之间相互讨论才能够得出结论的。

    带着萧凤的答复,严申旋即就回到了横水镇之中。

    居于横水镇之中,那宇文威听了严申的回答之后,不禁喃喃自语道:“不能让军队入关,但是可以让那李明昊进入吗?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能成功吗?”

    孙义有些担心,因为他不是能确定,这计划是否能够成功。

    宇文威笑道:“当然可以。因为我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只让那厮入关罢了。若是让他平白无故多了一些军队,那岂不是横生掣肘吗?到时候变数再增,只怕这计划就很难成功。”

    “那你为何还要在后面附加一个军队呢?”张彻有些弄不清楚为何如此。

    “只不过是讨价还价罢了。”宇文威随口解释道:“如果你想要获得一件东西,那你最好提两件,这样的话你才有转圜的余地。不然的话,你就会看到自己只能够得到半件,而且这半件还是克斤少两的。知道了吗?”

    被这一说,两人耳边立时红彤彤的,感觉有些羞赧。

    在这官场历练、人事相处之中,他们两人的经验岂能够和宇文威相提并论?

    “既然如此,那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目前我们所遗弃的那些虎蹲炮全都被对方夺去,并且被派到攻城之中。而根据预定,故此这批炮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等到这批虎蹲炮彻底报废之后,我们又该如何行动?”虽是得到确定的消息了,孙义却对前线战线更为关心,想要知晓接下来的计划。

    那“旧炮计划”甚是顺利,所有赤凤军即将报废的火炮都经过各式各样的“途径”被蒙古大军所夺取。

    而那蒙古大军得到这批火炮之后,自然也是更为欢喜,攻势越来越强烈了,若非这横水镇地势险要、更兼仗着火器凶猛,赤凤军早就该被彻底击败,让那蒙古大军侵入城中了。

    当然,在经过连绵三天的战斗之后,横水镇之内的赤凤军也消耗甚大,莫说是个个带伤,但是库中的火器储量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换句话说,再过三天时间,等到横水镇守军消耗完毕,那就是蒙古大军攻入城中的时候。

    而在面对这种险恶环境,他们还准备制定计划,想要彻底歼灭那李明昊,也算是异想天开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否能够顺利进行,而那李明昊是否就当真如宇文威预测的那样展开行动。

    …………

    于横水镇之前,一个小小的军阵之中。

    只闻“砰”的一声,猛烈爆炸的火药登时炸碎整个虎蹲炮,一片片碎片四处飞溅,更令周围的士兵哀嚎不止。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炸了一个?”扫过那满地硝烟,李明昊张口骂道。

    李元复赶紧低头说道:“根据军中工匠所言,大概是因为火药填塞的量太多了,结果导致了火药炮膛难以承受这火药力量,故此产生这炸膛现象。”

    “那有没有方法,让这些火炮不在炸膛?”拧紧眉梢,李明昊又是问道。

    “只需要降低火药填充量就可以了。但是如果降低火药量,那么这火器就会存在射程不足的问题,那样的话我们就会暴露在对方的火炮覆盖范围之下。而且我也下令军中工匠复制了,但是就算是依着这模样复制出来,但是无论是射程还是威力,都远远及不上这火器。”摇摇头,李元复一脸无奈。

    他也不是不想解决问题,然而这虎蹲炮终究并非他们所制造出来的,根本就不知晓为何是这个样子,又该如何去改进其中的结构,所以只能够胡乱使用,根本就不得要领。

    仅凭一个两个缴获而来的火器,终究还是无法弄清楚这火器为何会是这般样子。

    李明昊不禁皱眉,骂道:“也就是说,仅仅依靠这缴获的火器,是无法弄到真正的火器制造手段吗?”想着那张秀还有史天泽麾下已然装备的诸多火器,他更是紧张起来。

    若是这火器再不弄到手,那等到赤凤军彻底覆灭之后,那他只怕别说是喝汤了,只怕自己都会被人给宰了熬成汤。

    “没错。”

    李元复低声回道,更是让李明昊越发恼怒起来。

    李明昊用力一拉身下战马,立时牵着此马调转方向,心想:“那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都不可信,既然如此那只有我一个人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