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六章祸心暗藏为细作,慧眼明辨知真假
    “少主,你的意思是?”

    石云飞浑身一震,却是透着几分不可思议。??壹?  ?看书  W

    “你虽有功,但是毕竟曾陷于敌营当中,若是这么回归被我父帅知晓,少不得要责罚于你。便是有我在旁边说清,也不过是一个功过相抵的处置罢了。”

    李明昊这才回道:“既然如此,你何不继续藏在那赤贼之内,作为我的安插在那横水镇之内的眼线,将那赤凤军城内的情报源源不断的传递出来,这样的话定然会让我军能够尽快的攻占此城。到时候,我定然会启奏父帅,让他封你为千户侯。”

    “千户?”

    石云飞双目炽热,却觉得身体疼痛难忍,又想起那每一次都让他感到火辣辣的皮鞭,以及随时随地都指着自己的铳枪,顿时有些退缩:“但是我手无寸铁,更兼体弱无力,如何能够在敌营之内生存下去?”

    “此事无妨!”

    李明昊却自怀中掏出一粒丹药并及一本书籍,递给了石云飞说道:“此丹唤作龟元丹,一粒便抵常人五年修行,而此书唤作照日心经,乃我国朝皇族不传心法。两者互相使用,便可以在短短数日之内,成就归藏之境。你可拿去自行修炼,如此一来便有了保命之法。”

    说完这话,他又挥了挥手,示意身边侍从将自己在战场之上死去的战士尸身取过来,随手取过一柄利刃,只一划便将这几个属下头颅斩下,却道:“我听闻那赤凤军之内新近颁布了一个名为功勋榜的名单,只需要杀敌超过一定数量便可以自罪军之中脱离。既然如此,那你可带这几颗头颅回去,作为功勋。如此一来,你不仅仅不需要在罪军之内受罪,更可以成为赤凤军一员。这般处置,你觉得可好?”

    “少主之命,属下在所不辞。”

    话都说到这里,便是那曾经困扰石云飞的事也被解决,他又岂会拒绝,立时便跪倒在地,坦然受之。

    李明昊哈哈大笑,脸上尽是诡计得逞之后的得意:“好!到时候攻破这横水镇,你便是最大功臣。”

    商定好诸多细节之后,石云飞便带着那些头颅重新回到赤凤军之内,果不其然刚等到他回到那采石场之后,于采石场之上,便已然有宇文威、张彻、孙义三人到来,一个个神色严肃,死死盯着石云飞。?????一?  看书

    原因无他耳,只是因为这石云飞所杀之人竟然超过十人,如此功勋完全超过罪军之内任何一人,故此让他们全都惊住,前来此地询问究竟是什么原因。

    只见诸人全都缄默,张彻便打破了宁静:“你说你是如何杀了这几个人?”

    “禀告长官。”

    咽了咽口水,石云飞感觉有些紧张:“当初我正在开采石料的时候,因为身体虚弱、体力不止,所以中暑了无法继续干活,甚至差点就此死去。”

    想及当初所遇场景,他更觉庆幸,便继续说道:“幸亏有几个好友见到我中暑,便将我抬到溪水旁边,想要助我脱离险境,等我苏醒过来想要回来的时候,却不料遇到了那鞑子袭击,两位朋友不幸中箭,只有我一个人因为躲在草丛之中所以未曾被对方发现。事后我害怕被鞑子杀了,便在丛林之中不断逃窜,却没料到竟然发现那鞑子正打算围剿完颜烈他们。所幸我还学习了一些箭术,便将那鞑子所遗留的弓箭取过来暗中偷袭,故此才杀了这些家伙。”

    目光忐忑,石云飞却觉得口舌干燥,便四下瞧了瞧眼前几人之后,却落在那茶杯之上,直到那张彻示意之后,他方敢伸手取过这茶杯,稍稍润一润嗓子。

    这一口气将曾经编排的事情说出来之后,石云飞自己也是紧张不已,唯恐在什么地方露了馅。

    宇文威沉吟片刻,忽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看来你的运气还很不错。”

    “嗯!”

    石云飞却倍感紧张,低声应道。

    在眼前的三位,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些害怕这宇文威的眼睛,仅仅是因为每当自己说道一些编排的话时候,对方总是会不禁意的扫过自己的手还有脸。

    这种行径,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看透了?

    正在这时,宇文威忽然问道:“那很好,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双目一凝,已然钉在石云飞身上:“你是哪里人?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为了蒙古大军的一员?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自己的家人?”

    “我是塞外汉人。因为家中贫寒,并无粮食,为了求活便投入了军中。至于家人?自十年之前,我一家老小便已经全部饿死,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了。”虽是搞不懂宇文威这问题缘由,石云飞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如实回答道。

    “是这样啊。没想到你还是孤儿?”

    宇文威一脸亲切,张口安慰道。

    在这乱世之中,父母双亡、妻离子散这等事情实在是太过寻常,以至于人们对孤儿这种事也司空见惯了。

    “是的!”

    对此,石云飞只有点头应道。

    宇文威却忽然问道:“那你就不感到孤单吗?还有,你在军中就没有关系比较好的战友什么的?”

    “这个?”越发困惑,石云飞却只觉得莫名其妙:“实在没有。”脑中一瞬间闪过杨洋那惫懒的样子,他便将其撇到一边,似这种没有作用、只会拖延自己的朋友,还是趁早滚掉比较好。

    宇文威这才回道:“可以了。我明白了。关于你从罪军之中脱离的事情,我会很快的帮你办好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脱离罪军。这一点,我愿意以我的人格做保证。”

    “可以了?”

    张彻却觉困惑,更搞不清楚之前那些问题有啥意义。

    宇文威随口便道:“没错。该问的都问完了,自然可以结束了。”

    孙义随手撕了一个纸条,在上面笔走如风一样留下一行文字,便将这纸条递给了石云飞:“既然如此,那你就拿着这个纸条,去找常俊。他会帮你安排好一切事宜的。当然,等你入伍之后,切记要遵守军纪,断不可做那违法乱纪的事情,知道了吗?”

    “那多谢几位长官了。”

    石云飞立时欢喜,连连鞠躬,旋即就带着雀跃自这里离开。

    曾经折磨了自己近一个月的罪军,如今时候他终于能够逃脱了,自然是兴高采烈的无以复加,只想要大声的向着所有人宣布,自己的喜悦。

    远处,那宇文威静静的看着石云飞离开之后,却忽的说道:“现在可以确定了,他就是间谍。”

    “间谍?你确定?”张彻、孙义两人一听,顿时骇然。

    不过是寥寥数句话语,再加上一些简单的问题,这宇文威如何可以断定对方就是间谍。

    宇文威信心十足,嘴角更是充满自信:“当然可以确定。因为对方在讲述自己获得功勋的时候,说谎了!”

    “说谎?你怎么看到的?”孙义只觉惊讶,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宇文威冷笑不止,继续解释道:“很简单。因为对方在讲述自己的经时候,瞳孔总是习惯性的缩小,而且还会不禁意的揉搓着手指,偶然间还会舔舐一下嘴唇,甚至会感觉口舌干燥。这些小动作就说明了,在讲述之前的经时候,对方肯定说谎了!”

    “只是瞳孔缩小、揉搓手指,这些动作如何能够确定?”孙义却感觉有些不明白。

    宇文威轻哼一声,须发皆张,便是话语也带着点火气:“人在紧张的时候,就会瞳孔缩小,揉搓手指,这些你们还年轻,自然无法知晓。当然,很多人紧张的时候,尤其是在说谎的时候,都会有小动作,当然因人而异,每个人的小动作都有不同,所以我就问了对方那几个寻常的问题,而在回答那几个问题的时候,对方并没有这些小动作。由此观之,在那段时间内,他说谎了。”

    他自宦海沉浮数十载,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而那石云飞虽然隐藏的巧妙,但是如何能够逃得过一对火眼金睛,自然一早就被看出其目的来了,如今时候被两边年轻人质疑,当即拿起自己的架子,训斥两人。

    张彻立时担忧起来:“既然如此,那对方潜入我军之内,究竟有什么目的?”

    “依我看,不如将这小子给杀了?这样的话,至少能够一绝后患。”孙义亦是充满杀意。

    “不必了。”摆摆手,宇文威却否决道:“那家伙切莫动手,我留着他自有大用。毕竟他的目的就是我们的情报,无论是关于粮食还有火器,又或者是整个横水镇兵力部署这些东西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给他如何?当然,这情报是真是假那就只有我们知道了。”

    说道这里,宇文威又对着两人说道:“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那厮以为自己得到的是真情报,但却不知道这真情报之中到底有多少假情报。而我之所以完全可以通过这些情报进行操作,布下陷阱,将那李明昊给彻底引出来。到时候,该如何处置这人,那就是我们的事了!”

    “也就是说。这次的目的不是他,而是那个家伙?”

    张彻、孙义这才恍悟,张口回道。

    宇文威点点头,微笑道:“没错。毕竟李明昊那厮才是危险最大的家伙,若是不铲除此人,只怕我军难有安稳的时候。”话中冷漠尽数彰显,更透着他那狠辣风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