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五章心存怨愤气未消,黄泉错过异心生
    翌日,晨曦未起,天尚阴暗。网

    然而一声枪响,却令罪军之人具是惊醒,虽是脑袋昏昏沉沉,更兼手脚尚且冰寒,他们却不敢懈怠,纷纷自床铺之上爬起,虽朝着那城墙之处奔去,只因为若是迟到了,那便会有枪子射来。

    那般滋味,着实非他们所能忍受的。

    “喂,你这家伙还不赶快起来,找打了不是?”

    不过是稍微晚了一会儿,几个鞭子顿时抽来,便在白皙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来。

    “遵命了,军爷!我立刻就去。”

    悻悻不已,石云飞连连哈腰,赶紧翻身跳下来。

    那士兵这才冷笑回道:“知道就是了,要不然岂不是找打吗?”

    “当然,我当然知道。”石云飞虽是一宿未睡、两眼困顿,但也只好强撑着身躯,跟随着众人朝着自己的目标前去,他们的目标是位于山脚之处的一处采石场,这里所开采的石料都会被运用于建设房屋,修补城墙之类的用途,乃是一个相当关键的地方。

    走在山脚之处,石云飞却现今日队伍有些变化。

    于队伍前方,正有一只赤凤军小队,人数约有百余人,其中一半人都背着一个沉重的铁罐子,而那铁罐子他在这山城之中见了好多次,正是那虎蹲炮。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这支小队之中,他们竟然看到了完颜烈、诺罗布·格道尔吉,赞·阿勒坦呼亚格,阿卜力克木·热合曼,阿不都热依木·阿卜来提等人。

    这些人带着火炮来到这里,究竟是所为何事?

    石云飞瞧着奇怪,便张口问道:“喂,他们是什么人,准备干啥?”

    “不知道。不过我估计可能是准备偷袭的。”杨洋头也不抬,继续赶路。

    石云飞继续追问:“偷袭?偷袭谁?”

    “当然是蒙古大军,除了他们之外,还能有谁?”杨洋随后便道,紧接着似乎见到自己被那士兵注意到了,便闭上嘴什么都没说。

    石云飞见状,为了避免遭到殴打也一样闭起嘴巴,只是出于本能,默默地看着那朝着远处赶路的赤凤军战士,每一个脚步、每一个方向,全都牢记于心。

    很快的,一行人便来到了采石场之上。

    这采石场乃是位于横水镇旁边的一处山腰,山腰之下有一条小河,小河直接流往横水镇。

    利用这条河流,人们可以很轻松的将开采的石头放在木筏之上,借助于水利从而将石料运到横水镇之中,让人能够利用这些石料建造房屋,打造桥梁等等。

    而这里因为常年开采,整个山峰都已经光秃秃了,只剩下一个布满石料的广场,还有那剩下半截的山峰。

    “别抱怨了,我们该工作了。”

    杨洋走到一边搭好的房屋之前,自看守的士兵之处接过属于自己的铁锤和铁钎,便走到了那山峰旁边开始工作。

    石云飞也不免扯了扯面皮,埋怨道:“唉,又要开始了吗?这种活啥时候能结束啊。”

    走到了那山崖边上,他看着那硕大的岩石,不免撇撇嘴,便将铁钎扎入岩缝之中,然后抡起石头便是砸下。

    “叮叮”作响,石云飞一脸怒气抡着手中铁锤还有铁钎不断的砸着眼前的石头,一下又一下仿佛是将其当作了那束缚他的锁链一样,想要将其彻底砸碎,一边砸还一边碎碎念着。

    “有铳枪了不起吗?有功勋了不起吗?赤凤军了不起吗?我就不信了,我就走不出去!”

    这般工作,石云飞已经干了近一个月了,枯燥麻木更是让他感觉未来一片灰暗,更不知道这样的场景还会持续了多长时间,但是唯有一件事情可以明白,那就是若是继续下去,那非得葬身于此不可。

    那赤凤军虽是号称“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在百姓之中更有仁义之师的名号,但这也仅限于赤凤军所庇佑的黎民百姓罢了。

    至于他这种本属于敌军之人,甚至是因为参与到剿灭赤凤军的战斗之中而被抓,那除却了成为罪军之外,便没有别的法子可以逃脱。

    太阳渐升,泼散炽热光现,灼灼热风更吹的人一身燥热。

    置身在这炙热的环境之中,石云飞只觉一身如遭火焚,滴滴汗水滴落地面,眼前一片迷茫,便是手中的动作也越迟缓,直到再也无法举起铁锤和铁钎,“砰”的一声终于还是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早知道,我就不参军了。”

    脑海里面仅存的一丝念头转瞬即逝,石云飞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

    迷迷茫茫,他只觉得身体犹如飘絮,似乎被风吹起来,越来越高、甚至于直到云颠,便是耳朵边上也响起隐隐约约的声音。

    “他死了吗?唉,这是今天第几起了?希望下一个不要是我。”

    “应该是的。你都没看到吗?他的呼吸都停止了。”

    “那我们怎么办?放在这里,他的尸体会腐烂的。”

    “丢掉吧。随便找一个地方丢掉,也省的挖坑埋葬。”

    “……”

    这般话语在耳边不住响起,直到“噗通”一声,顿时让石云飞感觉浑身都被冷水浸透,一个激灵立时站直了身体,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

    “诈尸了?诈尸了!”

    一声惊呼,这两人纷纷逃走。

    本该中暑死亡的人忽然醒来,如此情形自然让他们只感恐惧。

    “妈的。这帮子混蛋,居然想淹死我?”石云飞乍听这消息,整个人顿感全身皆是冷汗。

    若非他被那溪水刺激,否则今日时候岂不是和死了一样?

    石云飞正要迈步追上去,质问对方,却见“咻咻”几声,这两人脑袋之上具是插着几根箭矢,脚步整个僵住,他一脸不可思议望着远处出现的一行人,心中顿起悲凉,暗想:“他们死了?我也会死吗?”

    “你是谁?”

    却见那群人中,一人走出来张口问道。

    石云飞眼神一亮,膝盖一软立时跪在溪水之中,口中连连称道:“是李少主!小的石云飞,见过李少主?”

    “李少主?你认得我?”李明昊顿感迟疑,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一身褴褛、浑身是伤的家伙。

    “以前在拓拔风麾下任职的时候,曾经远远看到过您的风采,故此识得少主。当然,小人以前也不过是一介寻常之人,所以少主不认得也正常。只可惜在前些日子的战争之中,拓拔风将军就此战死,我等却无法逃脱,故而被那赤凤军所擒。少主,还请你快些救救小的吧。”

    想着自己此刻处境,石云飞悲从心来,顿时哭出声音来。

    李明昊这才了悟,心中稍有困惑,便问道:“原来如此!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

    “小的自从被那赤凤军所擒之后,就一直被当作苦力,日夜操劳根本逃不了。而这天气也想来炎热,我体力不止险些晕倒在地,没曾想那赤凤军心思歹毒,竟然要将小的淹死在河中。幸亏得少主搭救,不然小的如何能够逃脱升天?”被李明昊这一宽慰,石云飞只觉得自己处境竟是如此悲凉,幸亏有眼前的这位恩主搭救,否则的话他岂不是要魂归西天?

    李明昊性子倒也沉着,便在一边仔细听完缘由,等到石云飞说完之后,他便说道:“没想到那赤凤军竟然如此可恨,居然如此折辱我军中健儿。”

    “没错。”石云飞一想上午时候所见的军队,立时便道:“而且我之前时候曾见对方有一支小队前往那出,似乎是准备自背后偷袭。所以还请主公多加小心,莫要中了对方的圈套。”

    “偷袭?”李明昊双眸一亮,却问:“那你可记得对方的位置?”

    “自然知晓!”

    石云飞随口答道,旋即就领着一行人朝着远处走去。

    他的记忆甚是厉害,当机就循着当日所记住的路线来到了一个山谷之中,而这个山谷正在蒙古大军进攻横水镇的道路之上。若是在蒙古大军撤退时候横插一刀,绝对会让整个军队损失惨重。

    李明昊一见其中藏着的诸人,立时笑道:“本以为这赤贼也就火气厉害,没想到这暗中偷袭的手段也是不差!”神色一凛,立时对着身后诸人喝道:“诸位,将这只小队给我拿下。”

    话音甫落,他身后跟随的上百位士兵已然沿着山路一路潜行,等到来到了赤凤军的驻扎地时候,所有人一起出动,登时打的赤凤军措手不及,只能落荒而逃,至于那不便携带的虎蹲炮也不得不丢弃在原地。

    藏在远处的石云飞一见这场景,登时欢喜的拍着手掌:“好,打得好!”

    被持续不断的虐待,他已然对着赤凤军愤恨之极,只想要见到这赤凤军倒霉样子。

    “哈哈哈……。石云飞,你果然是我的副将,刚一出场便给我送了这么一个大礼来。”

    朗声笑着,李明昊看着那些被丢弃的虎蹲炮,也是欢喜无比。

    这虎蹲炮威力无穷,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蒙古将士,如今时候他却得到了这么多门,这样就算是回去,也会有无数的荣华富贵到来。

    石云飞亦是一脸期颐问道:“恭喜少主,贺喜少主。只是不知道少主可否让我回来?”

    “回来吗?”李明昊看着那渐渐远离的赤凤军,心中忽然升起一个想法来,便道:“云飞。你想要建立更多的功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