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三章做假炮只为离间,设榜单收拢罪军
    “既然如此,那我等如何才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常俊收敛心思,却是不敢再奢谈击败对方。天籁小说Ww『W.⒉

    他们在萧凤的领导之下,尚且无法彻底歼灭李明昊、张柔两人,仅凭目前第一旅的实力就要击败对方,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嗯!你们三人各自下去,将损坏的虎蹲炮全都给我收集起来。”细细思索,宇文威当机吩咐道。

    “虎蹲炮?我等立刻就去。”

    三人顿生疑惑,却也晓得宇文威收集这些虎蹲炮定有用处,便下令军中士兵将损坏的虎蹲炮全都集中在一起。因为这盘水镇多是山路,所以第一旅移驻此地时候并未携带克虏炮,但是作为军中标配的虎蹲炮却过一般标准,足有六百门,确保拥有充足的火力抵御敌军侵略。

    而在经过连绵战争之后,这虎蹲炮也禁不住摧残,早有六十多门炮因为炮膛开裂、形变等等原因而彻底报废。

    如今时候,这些报废的虎蹲炮全部集中起来,等着宇文威的处置。

    “这些虎蹲炮还能修好吗?”俯下身子,宇文威抚摸着虎蹲炮身上的裂痕,这裂痕约有一寸,足以让食指塞进去,

    “不行。”孙义摇摇头:“这些都是结构出现了问题,除非是回炉重造,不然的话是无法使用的。若是强行使用的话,就会炸膛,伤到操作的士兵。”

    另一边,那张彻也回道:“所以我们本来是打算将这批虎蹲炮炸毁的,好确保不被对方所缴获。没办法,这东西甚是先进,若是被对方得到了,少不得让他们知道我们军中机密。”

    在赵晨负伤之后,为了避免整个军队失去指挥官,便由孙义、张彻暂时统辖整个第一旅。

    宇文威问道:“无法在这里维修吗?”

    “这里缺乏很多东西。比如说用来炼铁的高炉,用来锻造的水力锻锤,还有用来打磨炮膛的车床,甚至最重要的用来冶炼用的煤炭和木材这里也没有。所以我们根本无力修复这些虎蹲炮。”孙义无奈说道:“当然,若是最初的虎蹲炮可以。不过那种虎蹲炮威力太差、准头不行,早就被淘汰了。”

    那张彻也是解释道:“当然,如果被对方缴获也万难制造出来。因为若要制造这虎蹲炮,需要很多配套的设施,没有那些工匠们制造出来的很多机械设备,是无法生产出这些火炮的。”

    随着赤凤军的展,虎蹲炮也从最初的泥模筑造,到现在的铁模筑造,威力提升的同时就是对门槛的抬高,而军中铁匠如今全都在襄垣城之中,根本无法锻造。

    “是这样啊。”宇文威又是问道:“那能不能将这些裂痕补上?”

    孙义回道:“这倒可以。只需要在里面塞上打磨好的石柱,然后浇上铁水就可以了,但是你要知道,这样的话整个炮膛会欠缺韧性,依旧无法使用。”

    “不过我们这里没有材料。估计需要融化一部分虎蹲炮作为材料了,这样的话,估计也就只能有五十门左右吧。而且,你打算那这些虎蹲炮做什么?”张彻亦是问道。

    “没关系,反正不是我们使用的。”宇文威立时笑道,却是露出一丝阴阴的笑容来。

    孙义有些疑惑,却搞不懂宇文威打算做什么:“不是我们使用?”

    “难道是给罪军?不过那些人心思诡谲,就怕他们会将这东西给送给蒙古军队,那样的话就麻烦了。”张彻有些紧张,却怕这虎蹲炮被蒙古大军得了去。

    “没错,就是送给蒙古大军”宇文威点点头,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反正那群没见识的乡下货也不认得真正的火炮长什么样子,不如就拿这些东西当作诱饵糊弄糊弄他们。当然,如果能够钓到一头大鱼,那就再好不过了。”

    “钓鱼?你是打算用这批火炮作为诱饵,让对方内讧?”孙义也是恍然大悟,嘴角不禁翘了起来。

    在这一连几天的战斗之中,他早已经熟悉了对方的套路,每一天都会动四次战斗,每一次战斗都截然不同,应当是两路人马,一路休息一路进攻,如此轮番替换,好确保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路军队攻击的强度也在逐渐下降,甚至出现磨洋工的迹象,应当是对方内部出现了矛盾。

    对于这一点,孙义已然是看在眼里,而宇文威所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虽是如此,那张彻却有疑惑:“那你打算如何将这些虎蹲炮‘送’给对方?难道是靠罪军?”

    “没错。我打算利用那些罪军,将这些没用的‘东西’送给对方。如果能够借此让对方产生内讧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而且就算是被对方得了,似这样存在缺陷的火炮,也无法使用,断然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的。”宇文威自信满满的解释道,眼眸中闪过几分雀跃,似是已经看到未来了。

    “那好吧。不过关于罪军人选,你需要谨慎挑选,知道了吗?”虽知这个计划并无多少危险,但是张彻却还是有些紧张,害怕此计会被对方瞧出来。

    那张柔、李明昊并非寻常人,他们能够从乱世之中走出来,定然有其人的能力,岂会就这么简单的因为一个反间计而互相敌视?

    “当然,这一点我向来都有自信,绝不可能认错的。”宇文威随口应道,自宦海之中久经历练的他,若是就连这点识人能力都没有,那早就被对手给斗趴下了。

    如今时候,正是他大展神威的时候,又岂会轻易放弃?

    定下计划,宇文威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当然在这之前还需要选定执行任务的“人选”。

    所以他便对着那孙义说道:“你且去将那罪军召来,我有用处。”

    孙义立时下去,将正在劳作的罪军之人尽数招来,聚于山前广场之上。

    此时,宇文威正站在那距离地面约有三丈有余的一个平台之上,俯瞰着已然立定的诸人,缓声说道:“各位!想必你们都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要杀了我们吗?”

    此话一落,当机让在场诸人全都激动起来,他们对自己行为并非全然不知,只不过是心存侥幸,故此方才苟延残窜,期颐有朝一日能够逃脱升天,眼见周围林立士兵,整个人顿时慌,就要冲出去。

    被这一激,早在旁边安置兵马的张彻一声令下,登时便有数声枪声响起,这枪声立时让在场的诸人吓住了,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这铳枪威力,他们早有体验,岂敢在如今团团包围之下还找死?

    虽是如此,众人却心有疑惑,窃窃私语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要杀死我们吗?但是为何实在今日执行?”

    “要死了吗?可怜我那妻儿,他们还在家里面等着我回去呢。”

    “不过是死罢了!也就碗大的一块疤而已。有啥好怕的!”

    “没错。这遭罪的生活,我早就难以忍受了。还不如死了呢。”

    “……”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嘀咕,四周围的士兵全都毫无动静,除了有人试图离开时候就将其挡住,其他的完全就是视若无睹,便是那宇文威在说出之前的话之后也不知为何,整个人都停住了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罪军。

    这般模样,反而让罪军之人更胜疑惑:“这些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若是施以尖酸咒骂又或者是酷刑折磨,他们并不会害怕,只是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事情,但若是无法理会的话,却是让他们心急难耐,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不知何时,之前的淅淅沥沥的讨论也消失不见,而那些士兵也从本来具是忐忑不安的看着两侧士兵,当然还有那正坐在平台之上悠闲喝着茶水的宇文威。

    待到太阳斜落,天际已然现出红晕之色的时候,那宇文威终于开口。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吗?”

    不过寻常一声,却令诸人全都听得清楚明白,并非什么宇文威玄功了得、会千里传音之法,只是因为整个山峰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到便是一块碎石掉落下来的声音,也足以让所有人听得明白、听得分明。

    “既然都安静下来了。那我就开始宣布接下来制定的策略了。当然,这期间汝等不得有分毫动静,打扰我的话语,否则的话军法伺候。”

    一声令下,只见第一旅诸人齐齐踏步,双手已然握紧身边铳枪,目光如炬始终盯着远方,简直就是身带煞气的修罗使者。

    被这一刺,罪军诸人具是闭上嘴,低声回道:“我等知晓。”

    “那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宣布了。自即日起,我会颁布一名榜单,名曰功勋榜,以人头计数。尔等可携所杀敌军头颅前来登记,只需要是前五十位者,可自罪军之中脱离,便是往常罪行我等也是既往不咎,一并揭去。各位,你们可听清楚了?而这功勋榜的负责人,便交由常俊、段峰、严申你们三人负责。记住,务必确保功勋榜榜单公正,知道吗?”

    悠悠然,宇文威缓缓说着,将自己曾经和赵晨所做出的决定一并说出来,竟是没有丝毫隐藏。

    而常俊、段峰、严申三人也立时回道:“我等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