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九章纯阳铁盒启杀机,谷中杀招频频出
    “好个嚣张的妖女!”

    其余人纷纷见到,心中具是惊讶。更新最快

    他们也不是未曾见过这萧凤,只是今日的她和曾经太原城的她相差实在太多,那个时候萧凤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几乎没有招架之力;然而眼前的萧凤却身负赤焰净世之威,掌天下不败之军,两者相比那就是鸡与凤、蚯蚓于龙之间的差别。

    又或者说只有眼前的这个,才算是真正的九天玄女?

    “给我攻击。”

    虽是初见,那张德辉却已然紧张起来,若要这萧凤计继续逞能下去,则史天泽恐有性命之危。

    一声令下,随军带来的攻城炮并集那风雷箭全数射出,具是瞄准萧凤方向,于天空中化出道道银光。这一下,自然逼得萧凤连连纵身,好避开这足堪媲美地仙全力一击的攻击。

    “哼!区区计量,也敢在我面前逞威?”

    待到避开攻击,萧凤望见地上诸人,一声轻哼手上已然凝聚出一只火凤,凌空中尽展翱翔天际之能,朝着一行人撞去。

    “莫要让那人毁掉巨炮。”

    那张德辉只见那火凤径直朝着巨炮扑去,也不管自己生死,已将一身真元提至巅峰状态,且往那火凤撞来,手中所握的云升龙枪勐地一挥,荡起的滚滚烟尘尽数席卷而去,意图将那火凤彻底挡住。

    却只听一声凤鸣,于那火凤之上,一道微芒闪现,立时让这溅起的尘沙纷纷落下,却是丝毫不曾阻住其锋芒。

    张德辉一眼瞥见,心知此乃清净琉璃焰恢复万物的能力让那烟尘无法奏效,心思紧张之下身形扑出,手中长枪径直朝着那火凤刺来:“好一个清净琉璃火。且看我如何挡你。”

    只见枪尖青芒乍现,立时将这火凤抵住。

    似是知晓无法前进,这火凤双翅勐地一阵,却是欲要自那枪尖之上挣脱开来。

    这一挣,立时让张德辉口中吐血,脚步酸软,却险些无法支撑。纵使不过随手一击,但这火凤本就是萧凤所法,绝非张德辉所能抵抗的。

    “我们也来帮你!”

    恰逢此刻,却自两侧各自跃出一人来,一人自身后取出一具铜镜,口中念念有词,便自那铜镜之内射出一动白光,竟是将那火凤牢牢困在其中,另一位却是取出一并铁尺随手一丢,只见这铁尺望着犹如青铜所铸,两只脚成九十度固定在一起,于空中飞旋不止,边缘更有青芒闪现,只一下就将赤凤整个搅碎,化作点滴光粒。

    那背后背着一方铜镜的乃是元裕,最擅长辨识山川、通晓水路之术,此次引导全军越过山路,进军沁州的便是他了。

    另一位身着短打布衫、手上拿着一柄铁尺,背上背着一个牛皮包的却是李治,而这次也幸亏他一路修桥、开路,否则史天泽也不会做次翻山越岭之策。

    尚未等张德辉回道,另一边那仲威已然提醒道:“正是。只是此女凶残成性,更兼狡猾至极,非是寻常人所能敌对。你二人须得小心,莫要中了此女诡计,否则性命难保。”

    “我等知晓!”

    只是在旁观看,两人便知高空之中,那妖女究竟有多厉害,又岂肯轻易送死。

    却在这时,只见电芒忽现,却是直窜云霄,搅动整个天地。

    雷霆散尽,那史天泽一脸紧张看着萧凤,正如看着多年的宿敌:“看来我之前一直都小瞧你了。既然如此你这次可就莫不能留你回去了。”于平生之中,他所遇见之人也算不少,然而如萧凤这般风采卓绝的女性,却着实太少。

    “想留下萧某的命?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更何况你们都已经来了。那么我也就不需要继续隐藏了。出来吧,我的军队。”

    望见地上一行人,萧凤冷笑不止,自怀中掏出一具铁盒,真元尽数纳入这纯阳铁盒之内,只见于两侧山峰之上上千道火光凌空窜出,而原本史天泽以为已经是人影空空的山谷之中,顿时现出上千人马。

    仔细一看,这些人身上所穿衣衫,全是赤凤军样式来。

    “该死。是纯阳铁盒。”

    张德辉只一见,心中已是骇浪滔天。

    如今时候,他如何猜不出之前萧凤所做之事,究竟是什么?

    以纯阳铁盒挪移之法,将数千大军凭空挪移,这手段是也只有如萧凤这地仙人物才能够做到,便是史天泽、张柔两人若要做来,也会显得无比困难。

    这世间也许也就只有那南朝孟珙,才能够做到这般事情。

    “杀!”

    甫一现身,赤凤军立时高声喝道。

    一时间炮声连连,无数弹丸随着阵阵硝烟,将这山谷之内的蒙古大军全数纳入其中,亦是让本是因为萧凤出现而惊慌失措的众人损失惨重。

    被这漫天硝烟一激,仲威高声喝道:“全军,给我反击!”

    此刻,他已然不顾那漫天炮火,将身边正要逃走的士兵拉扯起来,并且开始建立防线,抵御这来自山峰之上的袭击。

    至于那元裕、李治两人,本是初次见到这火器神威,脸上顿时现出奇异色彩:“究竟是何人,竟然弄出这等奇思妙想来?”这两人却是和别人不一样,一个乃是道门出身向来擅长寻矿之法,另一人乃是工匠出身贯会制造巧妙机械,如今瞧着这火炮之术,自然想起这火药的诸般妙用来。

    至于那杀敌之法,他们却并未看在眼中。

    虽是如此,此地毕竟是战场,危险连连。

    两人也只好暂时打消心头研究之法,各逞手段将这凌厉火炮具是挡在身外,不至于殒命于此。

    史天泽一见,亦是吓了一跳:“好家伙,果然是和全真教同流合污了。”似这般尊贵圣物向来都只存放于机密之处,如今时候却被萧凤所控,那么也就只有一个结局了。

    “不过是弃暗投明,若是你也愿意投降,愿意与我等一起‘净火焚世、驱逐鞑靼’,我坐下的位置便是让与你又有何妨?”萧凤却是朗声笑道,笑声之中更是透着蔑视。

    “妖女休说,且受我一拳!”

    被这一激,史天泽顿时慌乱,只为掩饰心中惊恐,已然是将那九霄阴阳雷运至极限,身形真如雷霆一般,霎那间跃到萧凤身前,抬手便是一拳。

    “砰!”的一声,却见那萧凤不退不避,竟是凝聚无穷真力,硬生生将这一拳生生抵住,竟是半分寸进不得。

    “既然多说无益,那就手底下见真章了。”

    漠然以对,萧凤嘴角现出蔑笑,素手一动火焰已然裹住五指,当空中轻轻一捏,却是捏出一条寸许大笑的火凤,在这火凤环绕之下,她那拳头威力何至增长百倍,莫说是寻常树木石头,便是一栋七层高楼,在这一拳之下也得整个崩碎。

    “轰!”

    又见一声暴击,这一下,却被那史天泽以右腿生生挡住,更见雷霆之力“噼啪”不断,将那欺入体内的清净琉璃焰尽数击散,也是未曾造成多大伤势。

    这史天泽毕竟征战多年,实战惊讶是在老道,并非寻常手段所能战胜。

    “这家伙,果然有些手段。”

    萧凤讶然,却未曾放弃,双手连连出击,更是卷起道道凤影,只想要将眼前这厮彻底压下。

    史天泽不动如山,只将双臂挡在身前,犹如城墙一样,任那火凤连绵他也是毫无惧色,一一将这火凤全数挡下,觑得空隙之地,只将右腿勐地一抬,登时将萧凤整个打出,身形倒飞转瞬间已然穿破云层,跃入那冰冷至极的平流层之内。

    这平流层温度甚低,比水的冰点尚且要冷上数十度,寻常武者置身其中,只一会儿便会彻底冻僵。

    然而萧凤自有清净琉璃焰护体,足以保证自身温度不坠,倒是分毫不惧这冰寒温度,望见低下正欲扑向地面的史天泽,登时嗔怒:“凤引九霄苍冥怒!”

    只见萧凤身躯之上,赤焰暴涨,尽数聚于周遭之处,霎那间已然于身形之外化作一只丈许长的火凤,喙嘴一张已然凝聚出一团凝练至极的赤红火球,凤目之中烈焰闪动,已然锁定远处正要离去的史天泽,旋即整只火球脱体而出,朝着那史天泽射去。

    这火球速度极快,不过转瞬间已然来到史天泽身前。

    乍见这火球临身,史天泽顿时惊讶,低喝一声:“就凭这般手段,也想要灭我?”

    身躯之上雷力不住闪动,他只将双手朝前一推,立时将这庞大火球整个抵住,随后只听一声咆哮,整个身躯骤然膨胀三分,于身躯之下青筋尽数暴涨,登时让那雷力陡然增长数倍,“轰”的一声便将这火球整个打爆。

    望着已然落在身前的萧凤,史天泽嘴角抽搐,低声问道:“看来在不解决你之前,是不可能将你的军队灭掉的。”

    “当然!而且我麾下人马可要比你的部众少一半以上,如此情形你也要担心吗?”冷笑连连,萧凤的话依旧是满是嘲讽。

    以言辞动摇对方心思,萧凤向来不吝啬于些许口舌。

    只可惜以史天泽的性子,却是绝难被这所谓的言辞所动摇,所以他相当干脆的放下了心底对军队的担心,却是在空中展开了架势,一手虚握犹似雄鹰之爪横在身前,另一手五指攥紧收回放在身后,双腿微微张开形成弓步,低声喝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会拿出我全部实力,试一试你的手段究竟如何。”另一边,萧凤亦是绷紧身体,双手张开放在身体两侧,目光沉静望着眼前对手。

    两边战场,两处厮杀,就等着最后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