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七章榆社城旧恨泛起,沁州中战意浓浓
    不说这里,且说另一路人马。天籁『小说WwW.『⒉

    行于苍茫群山之中,史天泽正带着一行人朝着沁州奔来。

    这一路,史天泽率领麾下兵马沿着武乡水一路南下,日前已经来到了榆社城。这榆社城初建没多久,尚未挥其基本功用,就被那赤凤军所占,如今时候也被史天泽纳为管辖之地,作为漕运中心,好确保能够提供充足的粮食供应。

    只是行走于这榆社城之内,史天泽却不免有些怅惘,于城墙之上尚留有火器留下来的炮痕,而地板之上更是留存着未洗尽的血渍来。

    深吸一口气,史天泽置身此间,甚至感觉胸腹之内全都充斥着当日的硝烟来:“这里便是当初乃父战败之地?”

    “是的。”

    跟随其后,仲威张口回道。

    怔怔望着眼前这一切,他似乎还记起当初自己父亲征兆民夫建立此城的场景,只可惜城池尚未完工时候就被那赤凤军打了进来,所以这城市也是半半拉拉的,很多规划好的东西都没有完成。

    伸出手,史天泽抚摸着那厚实沉重的城墙,却是叹声气:“只可惜当日暴雨连绵,以至于大雨封山,让那赤凤军争取到时间,竭尽全力弄出了火器来。不然的话依照乃父之能,当初就能够彻底歼灭那赤凤军,否则何至于此?”

    世事变迁,他却是感叹着命运无常。

    若以战略而论,赫和尚拔都所订方案并无过错,便是这榆社城也建设的相当坚固,无奈当初赤凤军却是祭出火炮,并且以猝不及防的凶猛在一瞬间将整个军队彻底打蒙,不然的话若要夺取此城那就是千难万难了。

    “世事难料,人生无常。我父亲虽是失败,却也为了大汗殉国而死,也算是与有荣焉。只恨时至今日,我尚不能手刃仇敌,师奶平生之憾事。”只见满地刀痕,仲威一想到当初全军被杀又是何等凄凉,立时跪下身请求道:“还请元帅成全,助我等彻底歼灭那赤凤军。”

    似是被周遭场景所激,此刻仲威脑海之中,已然泛起当初全军在火炮之下哀嚎的场景。

    那自天上落下来的凌厉火炮,还有一在空中四处飞窜的锐利炮弹,全都让任何一个初次见识的家伙感觉心惊胆战,几无行动能力,只能任由那欺身靠近的人将刀子横在脖颈之处,带出一溜飘散的血花来。

    这一幕,经常在他的梦境之中出现。

    “你放心。我今日来此,便是要让那赤凤军灰飞烟灭。毕竟那赤凤军实在太过诡谲,若是不将其铲除,只怕这天下又将生灵涂炭了。”史天泽微微颌,心中已然下定决心。

    这一次,不管究竟会遇到什么,他都要将那赤凤军彻底歼灭。

    无论是为了大汗,又或者是为了天下黎明,史天泽都准备全力以赴,一如之前他随大汗覆灭金朝之时的样子。

    不远处,几艘槽船停在岸边的栈道之上,上面的士兵正忙碌着将船中的粮草卸下来,并且有准备好的士兵推着独轮车,将这些辛辛苦苦从大后方运来的粮食送到建设在城中央的挖好的仓库之中,这些仓库全都是在地上挖出来的深三丈、长一丈的深坑,外面铺设有石板从而和引火源隔绝,更外面则是石块砌成的堡垒。

    堡垒极为森严,亦有精兵把守,而在城外也有数量庞大的士兵戒备,足以确保任何人都无法闯入这榆社城之中。

    这些粮食乃是一军的生命线,实在是不能出现任何状况。

    史天泽只见那槽船行来,当机笑道:“看来粮食都已经准备好了,既然的话那么也应该到时间了吧。”说着,他便迈开脚步,缓缓踱到槽船之上,于槽船之上也出现了奇怪的变化,因为在两侧船舷之上,也和萧凤曾经干的事情一样,在上面装了火炮。

    届时袭击武乡、攻取沁州,这些槽船都是必不可少的。

    而这些火炮便是到时候确保自身安全,并且袭击打败对方的最佳武器了。

    仲威眼睛一亮,立时俯赞道:“即使如此,那微臣就在这里恭贺元帅,祝元帅旗开得胜。”

    “当然。”

    史天泽哈哈大笑,只见远处山林高耸、层峦叠嶂,心中豪气顿生,将手一挥那已经准备好的士卒纷纷踏着栈道走到槽船之上。

    这里山高水急,若非水运之利,想要快调集兵力实在困难,所以便借助槽船水运之力,进而视线士兵的快移动。而在战船之上,史天泽看着船上这些整装待的士兵,更是欣悦不已,高声喝道:“毕竟这一次,我定然要让那赤凤军知晓我蒙古大军并非是吃素的。”

    齐声喝道,船上士兵一起摇动船桨,立刻让此地的数十条槽船一起挪动,朝着深山之中走去。

    而那里,就是昔日赫和尚拔都兵败之地,而现在他们又重新回归,就是为了一雪前耻。

    数万大军一旦开拨,绝难隐藏自己踪迹,早就被赤凤派出的斥候所探知,并且禀明已经来到了沁州的第二路大军。

    一切的一切,都似往常重演,便是那主角也未曾改变,依旧是赤凤军对蒙军,依旧是一个进攻、一个防守,便是曾经再次演绎自己一生的配角也换了很多,当然也有很多人没有变化,至于那沁州在历经一年多的休整之后,也变了许多。

    不仅仅那城墙被推到变成了连绵数里之地的阵地,满地都是挖出来的用来阻断骑兵的壕沟;便是两侧高地之上也被筑起堡垒,在其中安装了诸如虎蹲炮、克虏炮等等诸多火器;所有的一切都让昔日里这个小小的城市武装起来,成为一个扼住蒙古进攻浪潮的顽石,进而确保整个大军的安危。

    行于这山间狂野之中,萧凤抬起头,望着两侧山崖之上垒起的堡垒,便开口问道:“为何将那火炮安置于那出,而不是安置在城中?”

    “此地居高临下,若将克虏炮安置此种,足以覆盖方圆数里之地,而在这山谷两侧,我分别布设了三个阵地,彼此互成三角状,可以互相掩护射击抵抗敌人从山顶之处动的攻击。而且因为位于那山谷高处,所以借着俯瞰之势,将整个山谷尽数纳入射程范围之内。管教那蒙古大军来的去不得。”赵志立时解释起来,脸上更是透着兴奋来。

    凤目含笑,萧凤微微颌:“如此甚好。”

    “而且为了防止对方那骑兵冲锋,我等在这山谷之前挖了七条壕沟。每一条届时深达七尺、宽有一丈,两侧也用垒土堆起,足以令那战马难以逾越。到时候对方若是想要依仗骑兵冲锋,也会被这七条拦马壕沟给挡住,完全挥不了丝毫用途。”又指了指那城墙之下被挖出的壕沟,赵志心中更是得意。

    自太原城一战之后,他在知晓壕沟之用后,便开始研究如何借助壕沟阻断骑兵冲锋,如今时候正好用在这沁州城之前。

    此时,只见一骑飞奔而来,望着那背后熟悉旗帜,诸人纷纷打开寨门,让此骑进入城中。

    “哦?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敌人敌情了?既然如此,不如去看看?”萧凤一见,立时从城头之上飘然而下,落在这侦察兵之前,问道。

    此人一见萧凤现身,立时自战马之上翻身落下,拱手敬礼说道:“目前已经确定敌军动静,合计约有一万人马,当是前锋部队。还有一个时辰,便将抵达城下起攻击。”

    “只有一万人?那厮莫不是存着偷袭的想法?”

    轩眉拧紧,萧凤开始斟酌起来那史天泽目的。

    要知道这史天泽麾下足有四万余人,如今时候却只派出一万人,而仅凭这点兵力若要攻克赤凤军把守的沁州城实在是妄想,这一点萧凤明白,史天泽也明白,既然如此那他手下的另外三万大军又到何处了呢?

    赵志虽是百思不得其解,却也只能是做出这样猜测:“若要偷袭。此地除却了这武乡县一路之外,别处具是丛山峻岭,他们若要越过大山何其困难?或许对方只是存心试探我等力量,故此没有将所有兵力全都派上吧。”

    此地地势狭窄,若是充塞太多人,便会因为空间狭窄而无法活动,反而不妙。

    那史天泽乃是当时名将,自然不可能做出轻掷兵力的事情。

    “会是这样吗?毕竟那史天泽非赫和尚拔都这等庸碌之徒,是断然不可能犯下这等严重的战略失败的。”想着此事,萧凤敛去愁容,却见坐下诸人跃跃欲试,便道:“既然对方已来,那我们也不用客气。你且通知全军,于城头聚集,且跟我去迎战。记住,这一次无比要让那厮知晓我赤凤军的厉害。”

    话音甫落,萧凤已然走上城头之上,城中士兵听此命令,亦是一起走出,齐聚在城头之下静待指示。

    高踞城楼,萧凤稍稍抬头远眺极远之地,于眼眸之内可以清晰无比望见那写着“奉天讨逆”“惩奸除恶”字样的旗帜,这八个大字虽是傲骨嶙峋、刚劲十足,无奈其中却透着几分谄媚、奉承之色,不免让人感觉好笑。

    这字样,想必就是那史天泽所写的吧。

    萧凤想到,只见城头之下诸位将士,意得志满之下,高声喝道:“诸位,此战不求能够击退对方,只求能够有效杀伤这只军队,只需要拖到对方粮草耗尽、兵力疲惫时候,便是我等复仇时候。诸位,可曾知晓?”

    “我等知晓!”

    齐齐应声喝道,于坐下一应参谋部并及中华教诸人具是斗志高昂,只想要将眼前这已然冲到眼前的大军彻底击败。

    战事一触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