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六章争执且消恩怨了,荒狼出手粮仓空
    “呵呵!你这也算劝解?”

    乍听这话,张弘范连连摇头。天『籁小  『说

    他又不是没有和赤凤军交手过,若是那赤凤军当真如同李元复口中所言那般简单,那他们还至于在这里打生打死,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灭掉赤凤军?

    李元复继续解释道:“我知道是有些虚假。但是这也是一个来路不是?自古以来,因敌就粮便是上策。那潞州城近在咫尺,届时我等兵临城下,又何惧没有粮食?到时候只需要将此事说与众人,那士兵定然会上下一心,一心夺下整个潞州城。”

    “笑话!”高声喝骂,张弘范却也忍不住滔滔怒焰,张口便斥:“此乃粮食,人若一日不食,则四肢无力、难以战斗。更非望梅止渴所能媲美,便是那三岁小二,也知画饼充饥实不可为。汝说此话,岂非当我无能否?”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

    被这一怼,李元复脸色通红,更是愤恨不止:“此地距离兴庆府少说也有千里之遥,路途之中更有八百里瀚海。若要从兴庆府运送粮食而来,实属困难至极。当初我父只因怜悯此地百姓久受赤贼所苦,更闻尔等饱受火器之难,故此答应尔等派兵出击。历经月余时间抵达此地之后,也不曾考虑士兵疲惫,只为报效可汗赏识之恩,便领兵攻打赤贼。”

    想着当初狼狈逃窜的场景,他越愤怒:“然而未想你等却是逡巡不前,竟让我一军独抗赤贼,以至于一半儿郎全都折损在这荒野之中。不过些许粮食,你反而责怪我无情无义?这又是什么道理?”

    “好!好!好!”

    三声叫好,张弘范一想如今时候这李元复所言,整个人都感觉耳目一新,这才知晓这世间竟然有这等无耻卑劣之徒。

    恼恨之下,他张口怒骂:“非是你这厮贪功妄进,让那赤凤军逃了出去,否则如何会让那本就快要成功的合围之势彻底打破,让这赤贼逃了出去?若以放虎归山而论,你这厮也未必就不是包藏祸心。”

    “你这厮当真无耻,竟然以莫须有之名污蔑于我?呵呵!谁不知晓那赤凤军成军不过一年,若非你等无能、坐视不管,如何能有今日之象?若以通敌而论,你这厮比我还严重。”李明昊只觉心有不甘,也是一样张口回骂起来。

    “您这厮不过一败军之将,如何有脸面在我面前犬吠?”

    “你这家伙坐视**坐大,难不成不过是个赵括之辈?”

    “阴险卑劣、玩弄手段,如你这般小人,当真举世罕见。”

    “坐视困城、四处流窜,似你这般白痴,也是当世无双。”

    “你无耻!”

    “你无能!”

    “……”

    连番辩驳,已然让两人浑如那小学生对骂之外,除却了彼此攻讦,更是毫无丝毫停止之心,而随着话语越演越烈,两人甚至已经起了争斗之心,就差展开拳脚彼此较量一番了。

    “哼哼,你这厮就是一个无能的白痴,只会四处逃窜的废物。”

    “那你呢?还不是一个只会私下弄手段,不敢正面对抗的伪君子?”

    终于,张弘范只见自己被戳中伤疤,一身凝滞真元登时被那旺盛怒火点燃,好似沸腾的蒸汽一样于血管之中不断流动,更是让整个身体都似沸腾一样,赤红虎目冷冷盯着李明昊,便是双手也是握紧起来。

    那李明昊也是不甘示弱,挺直身躯动了动双臂还有双脚,一时间只听其体内传出一阵阵好似爆蚕豆一样的声音,“噼里啪啦”炸的人心底寒,却是也一样运转玄功,就准备开始战斗。

    这一刻,只见两人双目对视,身体浑如塑像,彻底僵立在原地,他们两人已然彻底忘却周遭场景,只剩下眼中彼此。

    风已静,云未动,就待两人展开战斗

    正待两人身形微晃时候,远处却蓦然传来两道声音。

    “都住手!”

    随着声音,更有战马踢踏之声走来。

    而在远处街道之处,无论是此地居民,又或者是那正在休憩的士兵,具是纷纷退开,露出了一条道路出来。

    于道路之上,那张柔、李明昊正骑着战马,一步一步朝着这边走来,目光如鹰、神色凝重,很显然对眼前的场景并不高兴。

    乍见李明昊出现,李元复顿时吓住,连忙收起动作,一个翻身跃到战马之前,随后便掀开长袍双膝猛地跪倒在地,低声说:“孩儿无能,还请父亲恕罪。”

    “你还知道错吗?”

    李明昊一脸嫌恶,随手便将战马上的马鞭取出来,对准跪在地上的李元复便是一阵鞭打:“不去处理军中之事,反而在这如同小儿一般,与他人生口角?如此行径,你还要脸面吗?”狠声不止,更是连连抽着,直把那轻薄衣衫抽裂,打的肌肤皮开肉绽也不曾罢休。

    “此子毕竟年轻,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他吧。”张柔在一边看着也感觉疼痛,便插嘴劝道:“他也是年轻气盛,所以火气有点多,这一点我是可以理解的。”

    轻哼一声,李明昊这才收起鞭子,冷着脸喝道:“既然张国公都说了,我有何不可?只是你这厮还不快滚回去?免得再在我面前丢脸。”

    被这一喝,李元复这才勉强立起身子,一瘸一拐的在众人围观之中走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帐营之中。

    只在远处看着,张弘范轩眉皱起,却想:“好个家伙,没想到这厮居然如此隐忍?”那鞭子着实凶狠,更勿论是在众人之前,若是他决计无法承受,然而这李元复却始终沉默,竟是不当一回事。

    这般性情,难怪那家伙会如此无耻,做出这种私吞粮食的事情来。

    虽是如此,他见到那李明昊现身于此,也知晓若非自己一一逼问,也不至于如此,便低头到道歉道:“此事虽因粮食而起,然而若非小侄不知叔叔困难,也不至于此。所以还请叔叔原谅小侄。”鞠躬低头,也算是颇有礼节。

    李明昊且见张弘范如此恭敬,心中不免有些快意,随口便道:“侄儿不必多礼。至于我儿?我素来知晓他的性情,定然是在什么地方惹怒你了。待我回去,定然要好好教训他,要他知晓应该如何敬重兄长!”说道李元复,依旧不曾掩饰口中恨意,更让张柔还有张弘范听来甚是惊讶,却不知晓这两父子为何是这般样子来。

    张柔心中感叹,却不愿意擅自插嘴别人的家事,望着远处正在放的粮食,他便问道:“两位小侄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是那粮食又该如何处理?”

    此番争执,乃是为了这粮食而起,而他们也是因为这粮食而来,故此如何处置这粮仓,可以说是一桩大事。

    “粮食?”顿了顿,李明昊念叨了一下,却是落在张弘范脸上,问道:“既然这冀氏乃是小侄攻下,那小侄决定应该如何处置?”

    被这一推,张弘范顿时紧张,只在两人逼视之下,他不由的说道:“我虽是攻下此城,然若非叔叔牵制住赤贼,我何德何能能够攻下此城?不如这城中粮食,便交由叔叔处置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李明昊哈哈大笑,将眼一扫在做的诸位士卒,登时让他们停止搬运粮食的举动,令道:“各位入城也有段时日了,这手上的东西就算是赏你们的,也算是作为随我出征的酬劳。而粮仓之中剩下的粮食,尔等切不可继续染指,否则莫怪我鞭下无情!”

    凌空中,只听“啪啪”作响,当机吓得那些士兵纷纷止步,不敢有丝毫动作,只能带着手中的东西从这粮仓离开。

    听到这话儿,张弘范浓眉倒竖,却觉得心中气恼,这城池乃是他奋战所得,什么时候就属于李明昊了,而如今李明昊这行径,岂不是和那所谓的义盗一样,慷他人之慨罢了。

    只是正当他要争辩时候,却瞥见旁边父亲以目而视,生生让自己低下头不去辩解。

    紧接着,张秀便催动战马来到李明昊身边,却是拱手作揖,询问道:“将军大德,我在这权且替全军将士谢过将军了。而且我听闻此地尚有一处风景,甚是美丽。不如将军且随我一并赏景,顺便喝一杯水酒如何?”

    “张国公赏脸,我又岂有拒绝之礼?不如我们两个这就过去!”李明昊朗声笑道,旋即就踢了一下胯下战马小腹,随着那张秀一步一步朝着城外走去。

    若说是赏景吃酒不过借口,更重要的是借着这个时候好好商议一下两军合流的事情。

    毕竟军无头不行,若是在战争时候生矛盾了,那可就糟糕了。

    而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他们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以确定之后两军奋战时候的诸多事情,进而避免出现今日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情。

    只等两人离开之后,张弘范却不由得止住了脚步,目光自这之前本来是装满粮食的仓库掠过,只见那仓库满地狼藉,到处都是撒落的麦粒,而本该是装满麦粒的谷堆之内却只留下浅浅的一层,比之之前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就连那堆满的秸秆都被整个抽掉,也不知道被拿去干什么了。

    面对这场景,张弘范不禁冷笑连连:“好一个漠北荒狼,好一个父子恩仇!这一次,我算是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