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五章定计划全军出动,争粮食两人争吵
    这李莲和金蒙之事只是一段插曲,而还在潞州之外徘徊的蒙古大军才是重头戏。

    萧凤对此向来担心,自然不敢懈怠,一直都下令部下四处巡逻,好确保对方的行动。这不,很快的就传来了两路大军的消息,正如参谋部所预料的那样,一路沿着武乡水南下,一路自盘秀山横水镇出击,而这两路大军具是在三日之后就会到来。

    得此消息,萧凤甚为担忧,当机着急麾下部众,准备应对此事。

    “列位想必已经知晓事情,所以我便将你们召集过来,商量如何应对此事!”扫过在做各位,萧凤稍显欣慰。

    经历一年历练,眼前的这些部众已然褪去开始的稚嫩,如今时候已然开始焕发出自己的光彩。

    那赵志立时说道:“根据我们之前的讨论。我们决定以第一旅为主干,配合俘虏的李信麾下四千兵马还有李明昊俘虏的三千罪军变成一军,合计兵力一万人,前往横水镇抵御张柔大军。此处地势狭窄,更兼地势险峻,即使是人数远较对方稀少,也足以抵抗对方数日时间。而第二旅、第三旅、第五旅合计九千人前往武乡县抵御史天泽麾下人马,此路兵马虽是远逊于史天泽麾下四万余众大军,但是若是配合新造的克虏炮还有燧发枪,应当能够击败对方。”

    这方案是他和参谋部诸人商量许久才决定的,如今提出来不过是让萧凤知晓,好确定一下其中是否需要修补。

    “如此配合倒也合理!只是不是赵将军以为如何?”

    听完之后,萧凤眼眸却露出一丝担心,掠过不远处正襟危坐的赵晨

    这两路大军貌似人数平衡,但是战力上却并不平衡。

    要知道这第一路大军大多数乃是降军,而这些降军基本上就不曾受过赤凤军正规训练,所使用的武器也基本上是老式的冷兵器,就连最老式的铳枪也装备不了多少,若以战斗力而论,完全不是以新编步兵操典所训练出来的新式步兵的对手,之前那李信所率领的五千兵马被常忍、成风彻底击败,便是如此。

    实话说,这第一路军队之内,除却第一旅之外,就是一群垃圾。

    那赵晨只是点头,一脸平静的说道:“末将愿意接受!”

    “当然,只需要托上七天时间,等到我们彻底击败史天泽大军之后就可以了。”赵志却有些担忧,始终盯着自己的恩师,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却知晓在定下分兵抵抗计划时候,抵御张柔、李明昊大军的任务却是赵晨亲自揽下来的。

    “只需要七天时间?”

    “没错。就是七天时间。根据我们的推算,那史天泽的大军貌似强势,然而因为战线拖长,更兼如今正值干旱状况,晋中一代赤地千里,他们若想要获取粮食,非得从忻州运来。如此长的路途,他们势必无法维持,只需要我们拖至对方粮食耗尽,则对方定然会不攻自破。”

    缓身解释道,赵志心中忐忑不已。

    如今的赵晨已然老迈,更兼之前因和李烈鏖战伤了身体,实力是大大不如从前了,就怕突然旧伤焕发。

    “既然如此,那我拼劲这条老命,也定会把守好横水镇,莫教那鞑子肆无忌惮,欺负我中华无人。”须目皆张,赵晨已是蓄势待发,浑无廉颇老态之色。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老将军了。”

    只看那满头白发,赵志心中更觉忐忑,然而除却了致以敬意之外,他就无能为力。

    毕竟在这赤凤军之内,能够镇住那群投降的罪军之外,除却了高高在上的萧凤之外,也就眼前的赵晨。

    当然,若是往常的时候,或许那王允德、张世杰也能担当此人,只可惜自平阳府一战之后,两人一死一失踪,目前是完全指望不上。

    定下计划,萧凤这才稍稍安定下来,望见一边已然等待许久的萧月,便问:“对了。萧月。我给你的指示,你有没有做好?”

    “依照主公的指示,所有的粮食都已经藏起来了。而负责执行这项任务的那些罪军也被全部处死,决计不会有任何一人知晓我赤凤军粮食所存之地。而那粮食所在之地,也全部记录在这张地图之上,还请主公仔细查看。”萧星自怀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籍,走上前来抵给萧凤。

    萧凤接过书翻了一下,看着那熟悉的场地,立时笑道:“若有此图,则我军当无患矣。”

    军机之事,首重粮草,若无充足粮草供应,则军队不存。

    正是因此,萧凤向来都重视根据地之内粮食生产,之前就是为了确保潞州之内粮食生产的安全,决定攻打太原城,如今刚刚经过夏收,根据地之内粮草充足,已然能够和那蒙古大军对上一阵了。

    另一边,那萧月见到萧凤看向自己,也是说道:“根据主公吩咐。我也下令麾下官员开始动员乡野百姓,好将其组织起来,一起抵抗蒙古鞑子。”

    “那就好。这一次对方既然都已经闯进来了,那我们也不用客气,所以这一次就让他们知晓什么是全民皆战!”秀手一拍案桌,萧凤立时站起,眼眸望着门外,越过了府衙、穿过了山川,而在那连绵的大山之中,那一只只军队已经开动正朝着这边走来。

    他们来自塞外,并且一直在散播着生死,所到之处不管是谁,全都臣服在其弯刀和马蹄之下。

    而这一次,他们却发现自己的治下并不安全,依旧还有人在继续抵抗,这一点让他们甚是恐惧,唯恐自己建立在杀戮之上的统治彻底覆灭。

    对汉人的力量,早在推翻金朝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见识到了。

    所以这一次,他们打算展现出彻底的威慑力,让这群始终不肯罢休的家伙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而在那遥远的冀氏城内,却不死赤凤军一样上下一心,与之相反如今时候在这城中唯一的一个庙宇之内,那李元复却和张弘范争的是不可开交。

    一脸懊恼,张弘范望着李元复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就感觉特别恶心:“你那士兵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擅取进入城中府库,将其中剩余的粮食全部拿走?”

    “只是为了避免被乱民劫走,所以暂且将其控制起来罢了。这有什么问题吗?”李元复却充耳不闻,只是板着脸解释着。

    张弘范却是气炸至极,高声喝道:“控制?既然如此,那为何将我派出的士兵也给赶出去了?”

    若只是控制府库,收缴粮食也就罢了,他张家还不缺少这么一点粮食,但不顾分毫就将自己士兵逐出去,这口气他可咽不下去。

    李元复顿露尴尬,连忙解释道:“我那士兵实在是无知,竟不曾认出那群流民是你的部众。你若是及早通知我,我何至于伤到友军?只是你也不是不知道,虽然那赤凤军走了,但是这城中百姓多受其影响,竟然说什么‘净火焚世、驱逐鞑靼’,我那士兵也是怕了这赤凤军,故此只要见到有流民过来就忍不住,想要抵抗。”

    虽是解释,然而他却不曾带着一丝抱歉,便是笑容也是皮笑肉不笑的。

    “不过寻常百姓,能有什么危险?我就问你,那一批粮食,你打算如何处置。”张弘范冷笑连连。

    如今时候军中粮食供应短缺,为了确保能有足够粮食供应,他便将注意打向了这附近所有的府衙,想要从其中找出足够的粮食来。

    可是没想到,刚找到一个就被眼前这家伙给抢走了。

    “如何处置?自然是分给大家用。”

    被这一问,李元复的话不免含糊起来。

    张弘范声音顿时高涨:“大家?你这是啥意思?”

    “就是分给士兵啊。这个你不说了吗?军队目前口粮不够,不然的话我为啥要去四处找吃的东西?还不就是为了能够找到食物吗?”声音越发含糊起来,李明昊双目滴溜溜的转着,显然是有些心虚?

    “分给士兵?糟糕!”

    乍闻这消息,张弘范立刻愕然,身形一晃却是落在十丈之外的楼房之上,望着远处众人正在排队,气就不打一处来。而那李明昊也快步跟来,望着眼前的场景,却是松了一口气。

    虽是相通场景,两人却表情各异,显然是大有文章。

    果不其然,张弘范只等恢复气息之后,立时喝道:“你这厮究竟是什么意思?”

    “分粮啊!你看不懂吗?”李明昊略显轻松,嘴角甚至带着一丝笑意来。

    张弘范更是恼怒,手指对准那排成一队的士兵,厉声喝道:“但是为何都是你军中之人,却不是我军中之人?”

    就在刚才他四下看了,这排队的部众全都是陌生面孔,而且清一色都是脸色粗狂的西北汉子模样,其中更有高鼻梁、深眼窝外加瞳孔异色的蛮夷之徒,很显然并非他麾下的中原人士。

    而粮草就那么一点粮食,若是都被李元复抢走了,那他部下所需要的粮食又该如何?

    然而这李元复却不愧厚脸皮之人,随后辩解道:“什么你军我军。大家都是为天可汗做事,何必分的那么清楚?”

    “你……”

    被这一说,张弘范只觉心头堵堵的。

    为了对抗那赤凤军,他不仅仅亲自上阵,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都身负重伤、至今未曾痊愈,然而眼前这人却上下一嘴皮一哆嗦,就要抢走自己辛苦弄到的粮食。

    如此行径,和强盗有何区别?

    李元复却不在意,立即就走上前,拍着张弘范的肩膀劝解道:“而且那赤凤军目前正盘踞在潞州境内。据闻今年这晋中之地虽是遭逢干旱并无收成,然而那潞州之内却并非如此。因那赤凤军聚集民力,于山间旷野之中建了一个水库,足有三丈有余,不知蓄了多少水。正是借着这水库,其地收成比之过往少数提高了三成有余。到时候只需要打下潞州城,难道你还怕没有粮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