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四章旧情已了新人笑,恩恩怨怨终有末
    果不其然,只见金蒙正要施暴。

    那严申登时怒喝:“金蒙,还不给我住手!”话音落定,已然是一个纵身就扑到金蒙身前,扬起一拳就朝着对方打来。

    金蒙一时不察,立时就被在眼角之处揍了一拳,只是一回头见到严申,整个人立时火冒三天:“好啊。我本来想要去找你,没想到你这厮居然主动跳出来了。既然如此,那就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敢碰我的女人,你这家伙是活腻味了不是?”

    他自投军时候就自带武功,如今久经战阵磨练,更是厉害无比,只是一张手就将严申的拳头整个捏住,随后一个膝撞登时撞在严申小腹之处,令其痛苦无比。

    这一下是动力真力,自然让严申眼角都扭曲起来,“哇”的一声整个吐了出来。

    那李莲在旁瞧着这一幕,本是冷淡的表情立时愤怒起来,手指颤抖着对着金蒙喝道:“金蒙,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不过是教训这个偷我女人的混蛋罢了。”自两人身上不断浮动,金蒙瞧见李莲那担忧的神色,怒火更是旺盛,只见那对准自己的手指,他横尸恼羞成怒,一挥手登时扣住严申脖子,将其整个举起来:“你们两个背着我勾搭,真当我不知道吗?放心吧,等解决了这个奸夫之后,我也会解决你的!”

    “放下他!”

    被这一说,李莲长吸一口气,强行压住心头怒气,低声呵斥道:“我和你的事,和他无关。不要再枉杀无辜了!”

    “枉杀无辜?”满是不可置信,金蒙高声笑着:“如果不是他的勾引,你如何会和我和离?而现在,难道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两个结婚,而我什么都做不到吗?”

    “我再说一次,我和他结婚是我的事,和你无关。”被这一说,李莲更是气炸。

    要知道她也是在和离之后方才遇见严申的,而且在那之后也曾经考虑过是否应该如同主公一样,一直孤身一人。

    只是她却耐不住严申的热情,并且在屡次说明自己的问题之后,却还是无法让严申放弃想法,之后若非那严申曾经在和史天泽大军交战时候救过自己一条命,她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思。

    然而这种经历,却只被称之为勾引?

    奸夫******这说法,当真是荒唐至极。

    虽是如此,金蒙只见李莲那一脸不屑,更觉心头似是被戳破,狠声喝道:“既然如此,那我帮你决定吧。”并指如刀,豪芒微闪,竟然是径直朝着那严申砍去。

    以金蒙的修为而论,这一下非死即伤!

    “金蒙,你这厮究竟在做什么事情?”

    李莲一见,登时愕然,连忙纵身前扑,欲要将那手掌格开,只是她毕竟相距有段距离,若要救下严申只怕是有些困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手刀朝着严申脖子砍去。

    却在这时,不远处“咻咻咻”飞来数粒石子,正好打在金蒙背心之处。

    这石子力道不算很高,却正好打在穴道之上,立时让金蒙气息一凝,那手刀立时消失,便是拿着严申的手也整个松开。

    李莲心中一喜,立时飞身靠近,却是将那严申整个抱住,只是等到她想要离开时候,却觉得背后顿时生出莫大力量,打的她朝前一扑跌落在地,便是口中也是呕出数点鲜血。

    那金蒙毕竟是含怒一击,纵然被干扰气息以至于威力大减,但还是孕有莫大力量,自然是打的李莲口吐鲜血。

    勉强站起身子,李莲露出几分苦笑:“这一掌,就当做是偿还你的恩请吧。至于你欠我的,我也不会追究,咱们就此一刀两断,如何?”

    望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样子,李莲忽然生出几分可笑来。

    她除了因为流浪时候所造成的无法生育因素外,自问在婚姻之中也算是遵守妇道,更不曾勾引别人,然而眼前这人却背信弃在先,如今时候更是依仗武功仗势欺人,真不知道当初她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看上了这等货色。

    “一刀两断?”

    整个人登时呆住,金蒙喃喃说道。

    李莲拭去嘴角鲜血,冷冷说道:“没错。一刀两断,你我日后也不必见面了。”

    直到这时,她方才醒悟过来眼前这人究竟是何等人物,过往所编制的所谓英雄豪杰的光景也随着之前那一掌彻底崩裂,既然如此哪里还有再续前缘的可能?

    “但是这人——”

    “有什么好但是的。你还不明白吗?你和李参谋已经彻底玩完了,知道不?”却在这时,那濡娘、叶璇还有段峰、常俊四人已然赶来,只见到金蒙如此嚣张模样,更将自己的兄弟打的吐血,恼怒之下张口便骂。

    金蒙戾气横生,更显愤怒:“你这厮又是谁?怎么敢插手我的事情?”

    “大路不平有人踩。你这厮动手打人,难道还有理了?”段峰却是不怕,张口便是骂道。

    “小峰,你少说几句吧。难道你想和小蛇一样,被那家伙给揍扁吗?”另一边,那常俊已然将严申扶起来,并且依照军中所授的急救之法,将差点被勒死的严申重新救了回来。

    直到这时,严申方才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远远瞥见那一脸怒容的金蒙,又觉喉咙疼痛难忍,不免带着一些怨气来:“莲姐的事什么时候是你的事了?别忘了她可是主公身边的参事,就凭你目前的职位,还指不定谁管谁呢。”

    “你!”

    被这一说,金蒙顿时噎住。

    赤凤军军制不比其他,因为一开始就为了防止军阀分裂,所以萧凤在组建赤凤军的时候,就建立了参谋部还有中华教等制度,上下互相统治之下,置身于其中的指挥官员的权利可以说是被彻底的压制到极限,除却了作战时候的指挥权之外,别的包括军纪以及训练职务,全都被彻底割掉交由中华教和参谋部处置。

    所以说,别看金蒙目前是第五旅旅长,然而只需要萧凤一句话,他根本就无法做任何抵抗,就得灰溜溜的滚下去。

    只见几人一脸不屑望着自己,金蒙大声叫道:“但是她是我女人!”

    “别忘了,你们已经和离了。她现在是自由的。”严申冷哼一声,直击要害:“既然她是自由的,那么和谁结婚就是她的自有,你无权干涉。”

    金芒哑口无言,无奈之下又是叫道:“那是因为你的勾引!不然的话她是不会和我和离的。”

    “哈!我加入赤凤军是在赤凤军撤离太原城的时候,而那个时候莲姐早就和你和离了。”严申耸耸肩,却是将脖子之上挂着的铁牌取出,而在上面属于他的参军日期可是清晰无比,断然是做不得假。

    金蒙只觉黔驴技穷,眼瞅着那铁牌上面的字样,又是喝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加入赤凤军?肯定是为了拆散我和李莲。这定然是你的错。”

    “哼哼!”被这一说,严申更觉恼火,张口便道:“我之所以加入赤凤军,不过是因为志愿打击蒙古鞑子罢了。毕竟那鞑子都打到家乡了,若是在不反抗,岂不是等死吗?就为了你一人?你莫非还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啊。”

    一番话语,登时让金蒙整个呆在原地,完全是一脸痴呆模样。

    想当初,他不过是一念出错想要有一个后代,结果不仅仅未曾挽留住李莲,如今更是被人挤兑到哑口无言,也算是各有缘由了。

    “小严,别说了。”只是看着金蒙此刻这茫然无措表情,李莲也是摇摇头,随口叫住严申便说:“我们走吧。”

    既然当初金蒙选择和离,那么从那个时候他们两人就该彻底划开,如今时候不过是将迟来的还未挣脱绳索砍断罢了,而这个不仅仅对她好,也对金蒙好。

    被这一喝,严申只好闭嘴,悻悻然转过身,跟在李莲的身后朝着远处走去。

    其余几人见到事了,也是一样掉转身准备离开。

    那濡娘只见眼前一幕,也不免想起自己曾经的光景,快步走到李莲身边,却是问道:“莲姐,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过去的就该过去,我们不应该纠察于过去,而是应该看向未来。当初你劝我接受新的感情的时候,不也是这样说的吗?”李莲稍稍抬头,只见那漫天白云,顿觉心中块垒似是消解。

    既然那金蒙已然是这样子,那她又何必拘泥于此,以至于让自己不快呢?

    既然如此,那放弃一段旧的感情,接受一份新的感情,又有什么不妥的呢?

    “这群家伙,莫非当真以为自己这样就算是赢了吗?”只是僵立在原地的金蒙却不肯罢休,听着几人的欢声笑语,已然是更觉恼怒,目光利芒闪现,却见拳头之上布满辉光,竟是动用了真元之力,这般模样很显然是动用了杀机。

    而以他的手段,除却了那李莲尚有抵抗能力,其余诸人皆未炼出真元,更非其一招之敌。

    若是当真对上,那就糟糕了!

    只待那金蒙就要跃出时候,却见一道红芒骤然闪现,一只手只是对着他的面孔,然而自这秀气的玉指之上,却似五指山一样,将他整个人完全困在原地,分毫动弹不得。

    “主公!你……”

    满是惊惧,金蒙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是一脚踏入死亡之地。

    要知道,萧凤生平最恶自相残杀,而如今自己竟然杀出杀机,想要殴打其麾下爱将,如此行径岂有幸免的可能?

    “你该冷静一下了。”

    萧凤冷冷说道,随后素手一挥,这金蒙顿时倒飞而去,却是“砰”的一声落入湖心中央,掠过远处那正在谈论着的六人,她又是笑道:“幸好没有出人命,不然的话就不是这样的了。”话音落定,已然是从这里消失。

    既然她麾下的部众能够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那她就不打算插手。

    毕竟婚姻这事冷暖自知,别人还是少插嘴为好,如果萧凤当日所做出的决定再认真一点,或许也就不会造成今日之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