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三章行路中偶遇李莲,虽和离又起波澜
    定下计划,萧凤当即就让冷锋下去,准备安排诸多事宜。『天  籁小说WwW.⒉

    而她也依着往常的惯例,也没有个目的,就这么在城中散漫的走着,也亏的她一直以来都竭心尽力,所到之处城中百姓莫不是交口称赞。

    只是走到那城隍庙时候,萧凤却见远处正有一人跪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不住的摆着菩萨,神色看来异常的虔诚。

    “这不是李莲吗?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心中疑惑,萧凤信步走上,只见那李莲站起身子就要离开时候,本欲走上前询问,只是一见李莲此刻却面颊含泪、一副愁容,就连自己都在其眼前也未曾注意到,当机安奈心思只是缒在后面,始终保持在一定距离之内,一路尾随而去。

    这李莲乃是自己贴身侍女,也是处理机要的得力助手,然而自己却因为公务繁忙,未曾注意到她的情况。

    萧凤对此深感抱歉,但她更晓得自己若是就这么走上去询问,最多也就得到一个略微搪塞的回答罢了,正是因此方才做次窥探行径,好知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那李莲离开城隍庙之后,就沿着大街一路走去,直到走出城门之后也未曾停止,一直到昔日兴建起来的那漳河水库旁边。

    微风拂过,顿时让那一望无际的漳河水库泛起阵阵浪花,岸边上杨柳飘飘,更是荡起春天的气息,于天空之中不时有天鹅掠过,偶然间振翅落下,却是从河中叼出一条鱼儿来,如此场景更添几分生机。

    在经过一年多的休整之后,这漳河水库已经不复之前的那一个光秃秃的土堆,而是变成了一个美丽而且充满自然气息的湖泊,更是假日时候潞州之人所喜爱的最佳度署之地。

    只是今日,李莲却只是怔怔立在河岸边,憔悴许多的脸蛋更是带着愁容。

    许久之后,终于自远处走来一人,虽是距离此地尚有半里之遥,然而萧凤只是一看便知晓此人正是金蒙,乃是李莲的前夫。

    “这两人又出什么事情了?”

    萧凤顿感恼火,却未急着出去,依旧在远处盯着。

    这一次她打定主意一次性解决问题,故此没有和上次那样怒气冲冲,所以想要在旁观看,彻底知晓其中缘由。

    虽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她既然来了,那就少不得要断上一断。

    很快的,那金蒙就见到了李莲所在之地,似乎有些见乡情怯,他的脚步顿了顿,却是在原地转了几圈,显得十分踟躇,只是左思右想方才打定主意,随后便硬着头皮走到了那李莲身边,柔声问道:“是李莲吗?”

    “是我!”

    乍闻这声,李莲身躯微颤,旋即转过身,目光落在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她不免有些紧张,又低声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迈开脚步,金蒙立时靠了上前,只是这一下却吓得那李莲赶紧后退一步,又重新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金蒙看到李莲这般模样,身子顿时颤抖了一下,不过是一段时间未见,没想到他们两人之间居然生分了这么多。顿了顿,金蒙仿佛想起什么,随后就从身后拿过一捧莲花,却是送到了李莲身前,说道:“对了。我今天走的匆忙,所以没准备什么东西,这是我在路上见到有人卖莲子,就请他将这朵莲花买给我。你喜欢吗?”

    “嗯。那我就接着,放到这里了。”

    眼见这莲花被抵到眼前,李莲整个人都僵住了,也不知道该借还是不该接,只好将那莲花结果,却是放在旁边柳树地下。

    两人曾经是夫妻关系,然而此刻两人却早已经被萧凤判和离了,纯以法律上的条文来说,是两个没有关系的个体。然而一夜夫妻百日恩,李莲毕竟也不是毫无感情的,若是就这么割舍曾经的感情,她也很难做得到。

    被这一弄,两人都尴尬起来,却是漠然站在柳树两侧,任由那柳叶落下,将两人完全隔开。

    似是感觉到这尴尬气氛,两人齐齐问道。

    “对了!你——”

    相同之话,更是让两人倍感折磨。

    李莲不禁垂下头,低声说道:“还是你先说吧。”

    “莲儿。你知道这里原来是什么样子吗?第一次来,我记得距离在那边的山岭之中是一条峡谷。峡谷只有十来丈宽,十分凶险。而在这里,则是分布着很多的湖泊。湖泊很浅,每到夏天的时候就会干涸,而在那个时候会留下很多鱼儿。当时候我们就跑到河床里面比赛抓鱼,好为晚上的饭菜添一些油荤来。这些你还记得吗?”

    金蒙抬起眼睛,掠过了那辽阔的湖面,似是想起了当初两人相遇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刚刚听到赤凤军起义消息,当时候赤凤军还没有和赫和尚拔都作战,仅仅是击退了李守贤并且赶走了为祸潞州的蒙古二王子忽睹都,根本就没有击败赫和尚拔都时候的风姿。

    但是他却感觉有些希望,于是就遵循着内心的冲动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潞州,然后就因为当时候赤凤军兴修水库而加入到了赤凤军之内。

    也正是那个时候,他见到了自己的仙女,也是当时候一直带领忧国少女骑士团救助伤员的李莲。

    “我知道!”

    只是李莲却愁眉紧锁,并无丝毫波动。

    金蒙一看,顿时感觉有些气恼,便又是说道:“而在那之后,我就随着主公去抵抗赫和尚拔都。第一次战斗我还记得,而在当时我们根本就没有火器,只能依靠血肉之躯抵抗骑兵。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再次负伤,如果不是你的救援,我恐怕就会死在那里。”

    想着第一次战斗,金蒙不由得摸了一下肚子,在那场战争之中他的肚子就被那些骑兵给划破了,可以说若非萧凤以清净琉璃焰还有战后及时救援,只怕他就彻底死在沁州城了。

    “我也知道!”

    然而李莲却依旧是那么的僵硬,更无任何表情可言。

    怔怔看着那平静如水的面庞,金蒙却只觉得心头理智都要炸了,再也控制不住心头愤怒,一声咆哮:“既然知道。那你为何总是不愿意听我一言?”

    “我们夫妻已经恩断义绝,再说又有何用?”

    扭过头,李莲却不愿意继续看着金蒙那扭曲的相貌。

    既然你一直都记得过去的事情,为何在面对那奴儿时候,却忘却了两人相遇的过去?

    还是说这生死相随的记忆,竟然就比不上那妇人怀中胎儿吗?

    “就算如此,那你也还是我的女人。”猛地抬头,金蒙赤着双目,狠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和我说,你要结婚了?”五指攥紧,他记起当初自己属下挤兑自己的话儿,就倍感恼火。

    只不过是半年功夫,没想到眼前这位自己曾经的妻子,竟然另寻他人,而且听说最近一段时间就会结婚了。

    若是如此,那叫他的面子往哪搁?

    李莲只是冷笑不止,眼中透着几分果决:“我结婚了,与你有何干系?”

    “怎么没干系?要知道你可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碰你。”金蒙大手一挥,就要将李莲整个抓住,无奈那李莲早有准备,只是稍微一退就避开了那张大手。

    李莲就那么站着,眼中透着怜悯看着金蒙:“你的允许?真可笑!我李莲天生地养,父母也早已经卷入战火之中去世了。至于你?不过是只过了不到一年的夫妻,你什么时候能够支配我的生活了?”想着当初自己悲伤时候,主公安慰自己的话儿,她更是高昂着胸。

    她虽是和离了,但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女人,而且若论对赤凤军的贡献,更是不输于任何一人。

    什么时候自己的生活,就可以被眼前这样的一个卑劣无耻之徒所支配?

    然而金蒙只看着李莲那高傲身姿,却不免想起当初他被诋毁的话儿,什么带了绿帽子,什么妻子被抢了,什么没有种的男人,各种意义上的难听话全都冒出来,更是让他怒火中烧,整个人顿时失去了理智,低声喝道:“但是你是我的女人。”将身一动,就要朝着那李莲扑去。

    “没看出来这厮居然如此难缠,还真不愧是这古老中国社会里面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

    一见这场面,萧凤只觉恼火,正欲出手时候教训,却见远处本来三男两女,刚刚迈出的脚步顿时止住,却道:“他们怎么来了?”

    也无怪萧凤惊讶,因为这三男两女皆是自己熟悉之人。

    那三位男子全是参谋部之人,名字唤作段峰、常俊还有严申,而那两位女子分别是濡娘以及叶璇,乃是忧国少女骑士团之中的成员。

    这里面,段峰和濡娘、常俊和叶璇乃是夫妻关系,全都是在彼此相处之中所认识的,因为情投意合所以就结婚了。

    如同他们的例子,在整个赤凤军之内数不胜数,基本上只要是赤凤军中人,莫不是以娶上忧国少女骑士团的成员为荣。

    不过和李莲以及金蒙两人不一样,这两对婚后生活十分恩爱,所以也没有闹出什么矛盾来。

    可见所谓不幸的婚姻多半原因都在自己,和别人并无多大关系。

    只是这五人突然来到这里又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