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凶残武者展威能,连绵火器灭凶兽
    “过来了。那家伙过来了。”

    一声惊呼,已然让所有人全都炸裂。

    以李信修为,若是距离足够,他们尚且能够以铳枪抵抗。

    然而若是在这咫尺之内,以双方那相差悬殊的感应以及力量、速度乃至于痊愈能力,仅仅是李信一人,就能够将在场众人尽数杀退。

    地仙强者终究还是太少,如李信这等人阶巅峰修者,方才是军队之中支柱一样的存在。

    常忍正是知晓这一点,所以在见到李信冲来时候便决意逃走,只是现在再也逃不了了。

    无奈之下,他完全出于本能,将那铳枪抬起对准那凌空落下的家伙,枪膛之内的子弹应声射出,然而除却了火花之外,便什么也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团黑影越来越大,直到出现在自己面前。

    “就凭尔等,莫非也想要阻止我?”

    一声暴喝,常忍顿觉耳边如遭雷轰,耳朵轰鸣不止,竟是什么都听不见。

    “这家伙,好心厉害。”

    满心惊惧,常忍正欲抬手,却只觉得自己如坠云端,摇摇晃晃四处无法着力。

    待到“砰”的一声,直到耳鼻之内浸满河水,他方才发现自己竟然跌落河川之内。

    一击之下,几无抵抗之力。

    这李信,当真强横。

    而于小船之上,李信只将手中桨叶轻轻一挥,身侧几位士兵整个身躯顿时裂开,一身鲜血随着尸身尽数纳入河流之内,便被那流水整个冲走消失无踪。

    虽是如此,四周围的士兵依旧是手持铳枪,继续抵抗。

    李信乍听这连绵枪声,不免想起之前被射伤时候的场景,恶念一生当机喝道:“一群蝼蚁,难道你们就不明白就凭你们的力量,是根本无法抵抗我的吗?既然如此,为何还不投降?”手中盾牌一横,当即挡住纵横交错的子弹。

    又见那些正在抵抗的列位战士,他嘴角狞笑,只将手中的铁船桨在河道之中猛地一划,正好冲入不远处的一个小船之上。

    “卡擦”一声,两艘小船登时撞在一起。

    上面的士兵正欲抵抗,却不防当头就是一铁船桨,打的是脑袋瓜整个爆裂,旁边一艘小船想要救援,只可惜也被这李信挥动手中船桨,只是当空一划也被整个切成两半,任由上面的士兵跌落江河之内,随后被翻卷的浪潮吞没,再无丝毫生息。

    “快,快走!”

    甫见统领牺牲,又见牺牲越来越大,其余士兵莫不是心神震惊、瞠目结舌,纷纷摇动船桨,欲要挣脱此地。

    只是李信已然被那腥臭血气激起心中杀气,更不肯就此罢休,竟是一路尾随,欲要将此地士兵尽数格杀。

    一时间,整个浊漳河惨嚎连连,血流不止。

    “开炮!给我开炮!”

    立于岸边,那王动眼眸抽动不止。

    不过刹那,整个负责偷袭的小队便被那李信杀掉上百余人,就连率领此军的常忍也被打落河川之内,生死不明。

    若是被这厮侵入岸边,那他麾下的士兵只怕也会遭逢同样的处境。

    此时军中并无地仙坐镇,而他虽是有些实力,武艺算得上是娴熟,然而和那李信一比,完全就是云泥之别,根本就无法抵抗。

    听到王动命令,那克虏炮当机发威,一发发炮弹落入浊漳河之内,更是溅起十丈之高的浪花,泛起的浪涛于李信旁边不断卷起,令其分毫无法寸进,再也无法如同之前那样,继续肆掠杀戮。

    李信且看着眼前一幕,也晓得暂时无法侵入,不觉冷哼一声:“这赤贼倒也有些本事,居然能够弄出如此利器,看来如今时候只能暂且撤退了。”

    他虽是骁勇,但是也知晓这克虏炮非是铳枪能比、威力极猛,就算是手持盾牌也无法抵抗,若是继续进攻少不得会被一炮轰死。

    心思一转,李信双手一动,当机令整个小船调转方向,准备回归岸边。

    却在这时,只见另一边出,枪声齐鸣。

    于岸边正在助阵的士兵顿时死伤一片,而从山顶之处却是有无数人纷涌而出,一个个具是举起手中铳枪瞄准眼前目标,每一下都让一人倒地不起,身上更是出现鲜红血洞,颓然的倒在地上。

    乍看如此情形,那些士兵顿时慌乱。

    和往常决然相反的战争方式,还有那不知为何忽然死去的方式,更是让他们心中具是忐忑不安,以为对方乃是天兵下凡。心中慌乱之下,整个军阵慌乱一团,更不知道究竟如何应对。

    “投降者不杀!”

    “丢下武器、蹲倒抱头者,不死。”

    乍闻这番话语,剩余之人再无抵抗之心,纷纷丢下手中武器,抱头蹲倒在地,以示投降。

    这些军队不过是寻常农民聚集而成,既不像赤凤军这种由中华教和参谋部交叉管理并且进行培训的现在化军队,更不是史天泽、张柔这等名将带领出来的,所以在赤凤军一冲击之下,就会立刻崩溃,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意识。

    如同赤凤军这等精兵终究还是少数,这中原之地大多数的军队,大多是和李信所带领的这只军队一样,不过是靠着流民、匪兵啸聚而成的乱军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当然,这等军队若是搞起破坏来,却是一等一的。

    正是因此,所以萧凤方才派遣他们过来解决此事,为的就是为了防止这只军队对整个根据地造成严重的破坏。

    “那些家伙,是从何处来的?”

    处于核心之处,李信惊愕无比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眼中犹自带着不可置信。

    他虽是想要阻挡,只是此刻正处于核心之内,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回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被常风所带领的士兵所宰割,并且很快的就被彻底收复镇压。

    愤怒之下,他连连催动身下小船,欲要前往。

    只是正要靠近河岸时候,却见远处虎蹲炮连连开炮,一道道炮弹落于附近,更是炸的小船不住沉浮,浑然无法靠近。

    这一次虽不是克虏炮的神威,但是虎蹲炮的怒火也不是李信单凭一人能够抵御。

    他若是强闯这由虎蹲炮以及火铳所构成的枪阵,少不得变成水中厉鬼。

    “那个家伙,给我灭了他!”

    位于岸边,成风一见整个江流之上具是尸身、破船,更不曾见到那曾与自己斗嘴的常忍,又见李信正处于河心之处,心思一转已然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连命令之下,虎蹲炮所溅起的浪涛也越来越密,已然将李信四周围逃走路径尽数封锁,务求格杀此獠。

    李信眼见周遭具是炮弹,也不敢施展轻功离开这里。

    此地距离两岸少说也有十来丈,以他轻功虽是能够勉强度过,然而在空中时候却无从借力,根本无法躲过枪炮连击。

    而且此刻炮声越来越密,若是继续下去只怕难保没有性命之忧。

    心思一动,李信只将脚猛地一跺,足下小船登时崩碎,只见整个人顿时消失,却是潜入水中。

    瞧着这一幕,成风冷哼一声:“水遁吗?就算你想要借河水遁走,我也要打的你原形毕露。”

    话甫落,只见上百具虎蹲炮一起发威,以李信方圆之地十丈之内,尽是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更让这一片水域犹如煮沸的热汤,不断的溅起足有数丈有余的浪涛。

    待到炮声停歇,于浪涛之中,一个身影且浮且沉,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而这人,不是那李信又是谁?

    上百门虎蹲炮一起发威,威能足以媲美克虏炮的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就算是地仙人物也得退避三舍,以李信的力量如何能够抵挡?

    自然被火炮震晕,失去了抵抗能力。

    “将此人打捞起来,务必确保他的生死。”目光冷冷,成风吩咐道,随后就有几位士兵搭着船,将李信的身体打捞起来。

    且看李信此时场景,浑身上下衣衫尽数润湿,湿漉漉的黏在身上,一头秀发更是散乱,显得异常狼狈,虽是胸膛微微浮动,但是双目两耳还有那口舌之中尽数沾染血渍,分明是被连绵炮弹所引起的冲击震伤了肉体,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力量,哪里还有当初傲笑风云时候的风姿?

    扫过此人,成风忍不住啐了一口吐沫,口中更是冷笑不止:“任你武功盖世,面对火枪的时候,依旧得躺在这里任人宰割。”

    很快的,就有士兵取过铁链,将李信手脚尽数锁住,以防此人苏醒过来对士兵造成威胁。

    虽是赢得了此次胜利,成风却倍觉悲伤,怔怔望着那滔滔江水:“不是说好一起回去的吗?怎么一转眼,你就走了?难道你忘了你当初和我说的那些话了吗?还是说,你就打算就这么抛弃这里不管了?”

    絮絮叨叨的,他此刻竟不复往常时候的张扬,就这么愣愣看着江面,浑似丢了魂一样。

    却在这时,岸边却传来一阵水花声,随着水花声却有那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还没死,还不需要你在这里念悼词呢。”

    成风一转头,登时大喜:“你没死?”脚步连忙走去,却是来到了水岸边上。

    于岸边之处,正有一人挣扎着想要从水中出来,而这人不就是常忍?成风连忙走上前搭把手,方才将常忍从水里拽起来搀扶起来。

    “还好我根基不错,所以只是重伤罢了。”揉了揉胸口,常忍露出一丝痛楚。

    “既然如此,那就快些回道城中治伤吧。”成风不敢等待,连忙搀着常忍朝着城中走去,而在那山中的黎城之内,定然会有足够的草药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