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六章形势严峻回潞州,各人各心求变化
    回到军帐,萧凤只觉身躯酸软无力,便是内府也是疼痛不已,让人难以忍受。『天籁小说Ww『W.⒉

    若以凶险程度,这一次远远没有当初和史天泽、万象法王激斗凶险,然而因为她本身便是身负内伤,更兼精元损耗甚多,结果在战斗之中反而让身体承受太大压力,以至于牵扯内府伤势更重一重,只怕短时间内是无法在继续战斗下去了。

    明白此处,萧凤就下达命令舍弃洪洞城,全军主力向东移动,准备撤回潞州,借助这最后一片尚未被蒙古大军染指的根据地继续战斗。

    以赵志、成风、常忍三人为的参谋部虽是无奈,但是在三路大军、合计七万多人的庞大军队压阵之下却还是力有未逮,只能无奈遵守命令。

    当然这蒙古大军也并非是全无损失,史天泽如今时候只剩下四万兵马,而那李明昊也只剩下一万残兵若将,就连张柔也损失惨重,只剩下两万多兵马,就连他自己都身负重伤,暂时无法派上用场。

    四日之后,赤凤军已然经由和川走盘秀山横水镇,也就是是昔日李守贤所经之地进入潞州境内的路线,来到了潞州城下。

    饶了一圈又重新回到了原地,如此情形也让人唏嘘不已。

    坐在战马之上,赵志望着那斑驳城墙,不免带着恼怒:“打了一仗又重新回到这里了,这战斗还有啥意义?”

    记忆中,仿佛昨夜时候他还呆在这潞州城之内,而那个时候他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在萧凤的率领下出击,并且给与那些侵入者一次狠狠地痛击,然而如今时候自己却失魂落魄、一脸憔悴的出现在这里。

    一想到这一点,赵志就不免伤心落泪。

    “也不是没有意义,至少因为我们在外面的奋斗,他们现在至少不至于受到那些鞑子们的欺压。你也知晓那鞑子的凶险,所以如果让那些鞑子闯进来的话,应当知晓会生什么事情吧。”拍马过来,自旁边却是传来赵晨的话。

    若以资格而论,赵晨的资历算是赤凤军之中除却萧氏三姐妹之外最深的,只是他却限于年龄以及资质问题没有提升的空间,所以就没有在继续担任第一作战旅的指挥官,而是将此重则转给在太原保卫战之中创造绝佳战机的张彻担任,而他则是负责底层指挥官的培训任务。

    “但是他们很快的就会过来了。而且那个时候,也许他们就会——”

    扫过两侧欢迎的百姓,赵志并未掩饰自己的担忧。

    虽有短暂的和平时光,但是他却更知晓这和平时光多么珍贵,若非赤凤军战士在前线浴血奋战,如何能够有这潞州城之内安宁和谐的生活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主公自然会有办法的。”神色淡然,赵晨继续劝道。

    “主公?”

    摇摇头,赵志想着那目前一直都闭门不出的萧凤,不禁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师傅,你应当知晓若是事事都依靠主公、指望主公,那要完成所谓的目的,是绝技不可能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尝试一下自己的力量,看看能不能找出一条道路来。”

    对于这位年龄并不比自己大的少女他还是极为崇拜的,体恤士兵、置身前线、更兼公正仁慈,可谓是女中英雌、人中之龙,然而一系列的事情更让他明白,即使是主公也不是万能的,在面对很多的天灾异变的时候,也依旧会捉襟见肘,为此才需要自己的力量,好确保整个赤凤军能够继续走下去。

    不然的话,当初萧凤成立参谋部以及中华教,又是为了什么?

    赵晨有些惊讶,却是看着这位自己的义子:“自己的力量?你想做什么?”

    沧桑还有年幼的脸庞交织下来,他却是想起自己初次收留赵志的场景。

    那是一个秋天,当时候小麦也刚刚成熟,那个时候已经十二岁的赵志正在农田之中干活,农家子弟总是成熟的如此之快,他也毫不例外。只是当时候他因为贪玩所以就在外面多玩了一会儿,然而等到回到家中的时候,却见到曾经的家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包括他的父母亲还有那半大的弟弟妹妹,都一身血泊躺在地上,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停在原地干嚎不已。

    记忆停留在这里,待到以后就是山中日复一日持续不断的训练了。

    而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报仇雪恨。

    “当然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了。”眼中闪过骇然之光,赵志紧捏着拳头,一丝丝鲜血滴落尘土,却是他的指甲划破了皮肤。

    赵晨缓声说道:“你应该知晓,这个目的很困难,近乎不可能。”

    虽是敬佩萧凤这敢于逆势而动的倔强性子,然而赵晨却更明白天下大势,就连南宋都不得不屈服于蒙古铁骑之下,仅凭萧凤一人有能够做些什么呢?

    只不过他早当自己十年前就已经随着庆元府彻底死亡,所以就跟在萧凤后面,且看着这一位少女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而现在,这一系列的成就已经过他的想象了,然而这些成就却还是太小,在蒙古铁骑的蹂躏下,很快的就要彻底熄灭。

    “我会努力的。”

    坚定着声,赵志话语之内,透着不容置疑的果决。

    两侧人群依旧鼎沸,然而他却心冷如冰,开始仔细思考这天下大势。若要突破蒙古围剿之态,究竟需要如何才能够成功?

    沉浸在这思考之中,赵志甚至忘却了外界的一切,就这么在脑海之内推演着未来可能的局势变化。

    “好吧。希望你能够成功。”一声叹息,赵晨只好放弃劝说,静观变化。

    值此大变时候,他亦是知晓军中变化,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如今情况,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后面,那成风以及常忍亦是咬牙切齿,一脸恼怒。

    “搞不懂。明明我们就要击败对方,彻底占据洪洞城,为何临将胜利的时候却反而要撤退?”直到现在,成风依旧对当初洪洞战役耿耿于怀。

    常忍一脸严肃,继续解释道:“没办法。主公身负重伤,而且我们的军火屡经战争,消耗已然过半。若是继续战斗下去,等到火药完全消耗完毕,难道就让我们靠着烧火棍和对方打吗?你也应当知晓若是没有了那火药,那我们所装备的火炮、铳枪就会彻底失效。而失效之后,这些火炮和铳枪不会比对方的弓箭长枪更厉害。”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弃啊。要知道明明就差一点了,就差那么一丁点,咱们就可以将对方全部消灭。”成风咬牙切齿,一脸的恼意。

    常忍一脸无奈,嘲弄道:“如果消灭对方呢?你是不是要再兵进平阳府吗?”

    “没错啊。”成风点点头,眼眸之中闪过几丝懊恼来:“毕竟此次战役,就是旨在夺回平阳府,进而能够和南宋取得联系。届时只需要取得南朝的援助,将蒙古大军彻底赶出定然是不在话下。”

    当时候的一场恶战,萧凤虽是重伤不轻,但张柔也是一样伤重未愈,短暂之中无法恢复元气。

    以他们当时候的实力,就算无法如同击溃李明昊那样轻易,但是也足以彻底重创张秀大军。

    “但是如果南朝不愿意援助呢?”常忍不以为意,冷笑道。

    成风只见自己的建议屡次被诋毁,不免有些不乐意来,说话也有些冲:“不愿意?那之前南朝所派遣的那几位使者又是如何?要知道为了得到对方的支持,主公可是做主将虎蹲炮的冶炼锻造技术交给对方。既然如此,那对方应该会履行合约吧。”

    “履行合约?你想的太好了!别忘了那南朝大臣所允诺的粮食、布匹以及盐巴可都没有依照合约送过来。”悻悻不已,常忍已是充满恼恨。

    被这一说,成风底气有些不足:“你是说对方会撕毁合约?”

    “没错。毕竟南朝有这个习惯,当年联金攻宋如此,隆兴北伐也如此。若要指望南朝履行合约,让我们安然生存。那当年李璮又何必叛宋降蒙,以至于这大好中原之地,竟是沦为膳腥之地!”满是恼怒,常忍可忘不了在这些年间,南宋曾经做过的诸多事情来。

    可以说,这中原之地之所以会变成这般模样来,虽然大多数都是蒙古恶行所制,然其中南朝也要负上一些责任来。

    “可是他们不是说了吗?因为路途遥远、舟车劳顿所以无法送来。而我们只需要击败张秀、重新夺回平阳府,就和得到那批允诺的粮食来。而且兵力聚于一处,就算是张秀、李明昊、史天泽三人汇聚一处,我等也有足够的抵抗能力。”成风却不甘心,继续辩解道。

    常忍自然是冷笑不止,一点也不顾及对方情面辩驳道:“说的好听。但是若是那南朝暗中搞鬼,以粮食、布匹等诸多物资要挟我等,更在我等背后安置重兵来。到时候我等便要面对蒙古全部压力,更兼身后芒刺在背,这般场景就算是能够生存下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刀枪舌剑、口腹蜜剑,此种事情于史书之上,不曾少见。

    所以常忍才不相信那南朝当真是如此仁德,会做出这种宋襄公之为来。

    “哼!你这厮贯会狡辩。若是继续和你辩论,还不知道你会说出什么歪论来。”言及于此,成风见自己辩解不过,便扭过头不去理会身边常忍来,兀自生着恶气。

    常忍只好摇摇头,低头沉思军中之事,在这个重重围困的困境之中,他们每一个都需要努力,无论是从那始终引领众人的萧凤,还是他们自己,都要为自己的命运而努力,从而能够从这个近乎绝望的困境之中彻底走出。

    更远处,于队列尾部,那金蒙和仇烈也正在对话着。

    “这里就是潞州城吗?”饶有兴致,仇烈瞧着旁边两侧的百姓。

    唢呐不断响起、鼓声阵阵荡开,奏起一场高昂的乐曲来,而两侧旁观的百姓脸上,莫不是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来,让人可以看见那来自心底的信任来。

    金蒙撇过旁边的仇烈,问道:“没错。似乎和你想象之中的有些不一样?”

    “没错。我还以为这里是另一幅场景呢。没想到居然如此繁华以及平和!”淡然的说着,仇烈望着两侧正在欢歌载舞的人儿,心中却更是恼怒起来。

    若是他的对手并非想象之中的残忍暴戾,反而是一个仁慈公正的统治者,那他又该如何呢?

    想着自己的目的,仇烈却觉得眼前的一幕越碍眼,甚至生出毁灭的**。

    “当然。毕竟这是赤凤军起家的地方,也是令其能够在外面持续战斗的大本营。于情于理,都是建设之中的重中之重。”金蒙缓声说道,却是想起自己初次到来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怀抱着理想来到这里,亲眼见到那些热情无比的百姓还有那些遵纪守法的士兵,心中本以为对方乃是威武之师,所以就打定主意加入其中,只是后来变化实在太多,等待现在落魄无比回到这里,却更是让他伤神。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嘴角露出一丝轻笑来,仇烈这才露出一丝自信来。

    金蒙不以为意,神色有些茫然看着那些载歌载舞的人儿,又是问道:“即使如此,那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你很期待吗?”仇烈反问道。

    “说不出来。只是我想告诉你,这里久受赤凤军熏陶,其地百姓更是多蒙真泽宫泽被,否则如何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彻底投入赤凤军麾下?”金蒙叹声气,却是提醒道。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自以为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然而当真正去做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过来,所谓的实际操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仇烈随口说道:“放心吧。这个我自然会处理,无须你的提醒。”

    “那就好。只是希望你小心一点,毕竟你若是出事了,我也逃不了干系。”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金蒙正欲劝解,然而一想到如今赤凤军的形式,他就不由得闭上了嘴巴。

    在这个危险的时候,有的人想要冲破黑暗、走向光明,有的人只想要热血一战、不负所托,但也有人想要抽身离开,逃出生天。

    如今赤凤军虽是暂时击退了三路大军,但是更加黑暗的未来还在后面,并且整个形式还会更加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