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五章金刚破灭斗志散,赤凤消散神魂存
    “结束了吗?”

    缓缓站起,张柔抖了抖那庞大身躯。天籁小说

    尘沙自他那庞大的身躯上面落下,更是在地上聚起一个浅浅的土堆,目光扫过周遭场景。

    本来是葱翠无比、披红带绿的小小山峰,已然没有了曾经存在的痕迹,只留下这一片预示着破坏和毁灭的陨石坑,坑壁之上更是布满一层层亮晶晶的绿色琉璃,这些存在于山峰之内因为之前猛烈攻击而融化的石英,如今时候已经因为冷却下来,所以就贴在了岩壁之上,静静的告诉着众人这里曾经生的一切。

    云霞不动、万籁俱静,似乎这一切已经结束了。

    “接下来,只需要灭掉那赤凤军就可以了。”

    扫过远处还在继续战斗的赤凤军,张柔抬起脚步重重的落下,硕大的脚掌踩的那岩壁整个崩塌,却是打算趁着如今气势高涨的时候,彻底解决眼前的对手。

    只是他刚抬起另一只脚,却听“砰”的一声,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重重的砸落下来,一路翻滚不知道撞折了多少树木、打断了多少的山石,“哗啦”一下跌落在山脚之下的一处山涧之中的一汪山泉之中,溅起不知道多少的水花。

    “什么?”

    勉强支起身子,张柔便见于高空之内,那微弱红芒还在闪烁,也就是说萧凤还没死!

    “我还活着,还真对不住了。”

    拭去嘴角一抹鲜红,萧凤缓缓落下来到了这巨人面前,对方虽是身躯庞大、力量惊人,然而只是这点程度的伤害,还无法突破清净琉璃焰的防护,让她彻底败亡。

    想着之前被困在地面任由蹂躏,萧凤便感觉心火甚旺,只想要彻底泄自己愤怒。

    将身一纵,她已然避开对方凌空抓来的巨大手臂,立时来到这金刚罗汉旁边,素手覆在那金石构成的肉壳之上,清净琉璃焰席卷而出,登时让那坚硬肉壳整个融化,层层石头剥落下来,更显出这金刚罗汉的脆弱之处:“不过你以为这样的攻击,也能够杀死我吗?”

    只见这石躯渐显崩溃之像,萧凤又是连连出手,万千赤芒凌空射出,也不需什么柴火、煤炭以及汽油之类的易燃物,就这样覆盖在这金刚罗汉身上,烧得对方膝盖酥软、手臂无力,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在经过之前战斗,张柔已然消耗太多,再也无法维持着庞大的金刚罗汉之身了。

    虽是如此,那张柔却还在挣扎,一挥手硕大手臂已然抬起,然而从前时候足以摹拿天地的金刚法身,如今时候却酸软无力,构成手臂的碎石纷纷掉落,竟然是维持不了之前那光彩夺目、通体金黄的撑天巨人了。

    “妖女!为何还不伏法?”

    恢宏浩大的声音不住响起,然而这声音再配合那仓皇失措的金刚罗汉,那就充满莫大的讽刺。

    当现自己的力量无法彻底击败对方的时候,张柔就已经开始慌张,心中尚存一丝侥幸,企图说服眼前的萧凤。

    “伏法?是你的法?还是蒙古人的法?”

    对此,萧凤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持续不断的以清净琉璃焰灼烧对方的身躯,火焰已经烧开了外面的那层石皮钻入了这金刚罗汉的身躯之内,宛如跗骨之蛆一样,越深入这庞大金身之内,令这具庞大的金刚罗汉更无一丝一毫抵抗之力。

    最终,这金刚罗汉“砰”的一声,双膝猛地跪倒在地,一粒粒碎石从身躯之上落下,溅入那呼啸流过的河流之内,就连双腿也被这山水淹没,渐渐露出融化之象。

    “妖女!难道你就忘了这天下之中的黎明百姓了吗?他们何其辜,竟然要全因你一人之似,遭逢刀兵之灾?”

    虽是如此,张柔却还不肯善罢甘休,自表面一股金色光芒四散开来,当机让那些本该脱落的泥沙全数凝结,双臂猛地撑地,却将整个身躯整个支起,望见不远处那正要奔来的萧凤,抬起手猛地一挥。

    这一挥已然将周围空间整个凝固,令萧凤不得不真元猛提,一身泛起赤红火焰,让自己抵住这猛烈一击。

    只见“砰”的一声,她竟被这拳头整个打入山涧之内,足有一丈有余深的河流将娇躯淹没,却不曾退缩,将那硕大手臂死死抵住,未曾有任何退缩。

    “呵呵!你这种人,就从来不想自己的行为吗?别忘了,如果没有你们的屠城,我会成长到现在吗?”

    红芒乍现,周遭三丈之内水流尽数排开,那萧凤已然是赤红双目,冷冷瞧着那骇然巨物,只是一根手指便和常人一般大小,这张柔所化的金刚罗汉之身自然有摩天拿地的本领。

    望见那一脸凶狠的萧凤,张柔更是惊惧无比,之前只当此人不过是一介野心家,其目的也仅仅是借着这蒙宋交战时候成就自己的霸业。

    然而如今对战时候,他方才知晓这萧凤行事,果然非同一般,若是就这样放着不管,绝技会彻底颠覆一切,心中更是坚定歼灭萧凤的决心。

    “那就死吧!”

    一声暴喝,于金刚罗汉之身上,两条手臂之处泛起氤氲金光,而当这氤氲金光消失之后,本来被清净琉璃焰烧得破破烂烂的身躯也焕然一新,重新恢复往日的金刚不灭之象。

    双手握在一起,宛如重锤一般,猛地朝着地上萧凤砸来。

    且看着扑面而来的沉重拳击,萧凤却是不躲不避,亦是一样出震天咆哮,一身清净琉璃焰尽数纳入身躯之中,身成弓步模样、拳似破天之势,竟是一样正面轰来。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山间之内曾经淹没山谷的山泉顿时消失,四周围弥漫着一股股细密雨珠,悬在空中更是折射出一道道绚烂璀璨的彩虹来,而两侧山崖之上也被层层劲风所吹拂,所有树木全数拔起,不知被山风扫到何处地方。

    “哇!”

    只觉胸口闷闷的,萧凤一张口,立刻呕出大股鲜血。

    以她沉浸清净琉璃焰的修为尚不足以恢复身躯伤势,这战斗余波的强横可见一斑。

    微微抬头,却见那金刚罗汉之身还维持着之前捶击模样,只是身上金光太过昏暗,露出了山石斑驳之色。

    “是输了吗?”

    眼角挑起一抹担忧,萧凤怔怔看着这金刚罗汉之身,心中甚是担心。

    经过这一战,她几乎可以说是油尽灯枯,若是继续战斗下去算是不可能了,而在这个脆弱的时候,对方如果还存有一丝之力的话,那么自己或许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咔咔”作响,那金刚罗汉微微抬起手,似乎想要继续之前的动作,给与下面这脆弱人儿致命一击。

    然而这一动作,却似多骨诺米牌一样,顿时让这具金刚罗汉的身体呈现出崩溃之象,一粒粒碎石散落下来,一阵阵烟尘漂浮起来,从身躯到四肢,乃至于那头颅之处,全都是出现了各种崩溃之象来,并没有各种金光去维持其形体,就这样越来越快的开始崩溃。

    最终,“轰隆”一声,这金刚罗汉之身最终变成一堆尘沙,再无之前神勇威武之象。

    “怎么回事?我居然失败了?”

    于尘沙之内,张柔的身躯重新出现在沙丘之上。

    他一脸愕然看着周围,脸上满是惊惧,在战斗之中被生生耗得金刚罗汉之身崩溃,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出现。

    瞧见远处萧凤颤颤巍巍支撑着身躯,张柔一脸愤恨,正欲腾空而起击杀那还未死亡的罪魁祸,却只觉得身躯算然无比,竟是整个人摔倒在地,口中鼻腔甚至是耳朵、眼睛,全是泛出一道道血丝来。

    在经过这激烈战斗之后,张柔也不是没有丝毫影响,当机就牵动曾经被孟珙所败时候留下的旧伤,让他也是一样丧失了战斗力。

    “呵呵!你这老贼也有今日啊!失败的滋味如何?替天行道?莫非真以为修成了金刚罗汉之身,就能够横行一时?”

    不远处,萧凤一脸轻蔑,身躯伤势已然太重,就连行动都不可能,所以趁着这个时候击杀对方也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情。

    只是一想到之前被张柔一口一个妖孽称呼,萧凤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是骂道,当然在这个时候她可以开始全力恢复身躯伤势,好争取活动的可能。

    张柔嘴角抽搐,只得默然不语,阖目调养生息,好压制住身体内伤。

    身为成名已久的地仙强者,更是占据兵力优势,然而在面对萧凤还有他麾下的赤凤军之后,张柔和他麾下军队却被打的如此凄惨,甚至就连自己都差点挂了,当真是人生之耻。

    却在这时,于山峰之上,却是传来一人声音。

    “是父亲吗?”

    随着声音,一行士兵自山林之中钻出,全都是携带强弓劲弩的精锐甲士,为之人正是那张弘范。

    萧凤一听,暗道一声:“糟糕!”

    而那张弘范瞧见萧凤所在,心中一喜立刻喝道:“是那孽女,快些将她杀了,不能让她继续活着!”话音落定,那些士卒纷纷取出背上背着的强弓劲弩,对准萧凤就是射来。

    张柔听到这个消息,脸上顿时现出几分欢喜来,一身金光越显明亮,正是要快些恢复力量,好趁着这个关键时候擒杀萧凤。

    “休伤我姐姐!”

    却在这时,一声娇喝乍然现身,几道剑光凌空射出,当机让那漫天箭雨纷纷摧折。

    张弘范定眼一看,大吸一口气:“是那冷面修罗女。”

    于不远处山石之上,那一个一身月白衣衫、手持利刃的女子,不是萧月又是谁?

    在瞧见两人战斗时候,无论是张弘范还是萧月,全都心怀挂碍,然而碍于两人惊天动地的战斗场景,他们却不敢擅闯其中,以免被卷入其中平白无故送了性命,但是却也在远处远远跟着,如今时候见到两人战斗方歇,立时就跑了过来,准备查看这里的情况。

    那张弘范如此,萧月也如此。

    只不过因为张弘范兵多将广,故此能够派遣出更多人手搜寻,而萧月只有一人,所以只能尾随张弘范其后,好寻到自己所要找的人。

    “杀,立刻给我杀!”

    一脸惊惧,张弘范立时喝道,应着声那无数士兵纷纷攒射,欲要将萧月射杀再次。

    数次争锋,张弘范已然知晓这萧月之强,自然不敢任由这修罗女近身,所以只在远处以弓弩攒射,将其挡在外面。

    “哼!总有一天,定然要让你们付出代价来。”瞧见萧凤如此凄惨模样,萧月也不欲恋战,几个剑光凌空射出截断箭只之后,她只在山腰之处踩了两下,霎那间便出现在萧凤身边,只一手就将萧凤搂住腰部,低声说道:“让姐姐如此凄惨,还请原谅弟子无能。”

    “无妨,快些离开这里吧。毕竟战争尚未结束,我可不会就这样倒下来的。”

    被这一搂,萧凤本来的警惕心顿时松懈,只是想着洪洞城战事,就不免有些挂碍,想要尽快知道那战争进展如何。

    “我知道了,姐姐。”萧月柔声说着,眼光掠过远处的张柔却透着恼怒,暗道:“只是可惜了那家伙,竟然没有趁此机会杀了那厮。”

    那张弘范已经带着军士将其保护起来,以萧月一人之力自然不可能闯破战阵,伤到那一位地仙。

    当日萧月能够一剑枭严实不过是机缘巧合,而且还是趁着对方被和氏璧打成重伤,身躯残废行动不力的情况下,才能够得手。

    但如今时候在对方已经有了准备,并且还有源源不断的敌军过来的情况,萧月自然不会做这个无用功,立时带着萧凤迅离开这里。

    那张柔伤势惨重,萧凤又何尝不是?

    “放心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低声呢喃,萧凤阖上双目,心神纳入身躯之内,开始感应那存于丹田之中的那一缕细弱游丝的清净琉璃焰,一点点光辉纳入身体之内,让这火焰渐渐壮大,便是位于上丹田泥丸宫之内,那一株玄种亦是悄然芽,生出片片枝杈。

    带到这玄种长成,花朵绽放的时候,那萧凤就可以成就让这玄通更进一步,凝结出那足以操控天地伟力的法相了。

    当然,现在的她距离这个境界还是差的太多太多,至少现在看来,还需要更多的积累才行。

    位于身边,萧月满是爱怜的看着这沉浸于修行之中的姐姐,即使是在睡梦之中也未曾放松继续修行,只是因为他们的目的实在是太重、太遥远,以至于可望而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