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摧山裂地金刚现,竭力相抗犹未逮
    陡然间,萧凤双眸猛然睁开,赤目闪现,却是落在远处高峰。』  天籁『小说WwW.⒉

    但见那高峰之内,陡然现生出玄奇变化,片片岩石层层剥开,正似那洋葱一般,不断有巨大岩石从这山峰之上脱落下来,岩石自山峰之上砸落下来,更不知晓究竟撞断了多少树木,亦有浓密烟尘升起,好似烟霞雾霭一样,却是将那高峰罩住,朦脓中看不清内部的变化。

    “嗡——!”

    金光弥漫,洒落于碎石烟尘之上,立时让这斑驳碎石犹如镀上一层金箔,粒粒碎石浑圆如一,譬如摩尼舍利,更似锐利金石,竟是一一横列空中,宛如那排兵布阵的兵士一般,星罗密布护在山峰周遭,让人胆战心惊,不得不臣服于这佛家神通之下。

    “嗯?”

    萧凤凝眉,真元猛提,一身皆为清净琉璃焰护住。

    于那金光弥漫的烟云之中,她却是感觉到一股沛然压力,压得自己气息不稳,便是身躯内患也是隐隐作疼,似乎要作起来。

    果不其然,自那烟云之中,顿起一声怒喝。

    “金刚!”

    两字落定,万千金石顿收敕令,霎那间化作金芒,于天空之中划出一道道曲线来,却是一一朝着萧凤打来。

    “好家伙。看来这汉家七雄之中,没一个是简单货色。”萧凤暗想,已然是身化红光,骤然拔高跃入千丈高空之中,想要挣脱身后金石追击。

    然而这金石度极盛,好似受人控制一般,竟然也是尾随其后紧追不舍。

    更有其余金石划着长长曲线,居然是自别处绕了一个圈子,自左右两侧甚至是前头拦腰撞来,吓得萧凤赶紧几个腾挪,方才避开了这凌厉攻击。

    “好家伙。莫非以为这样就能降服我?”

    撇过前头袭来的一块足有汽车一般大小的碎石,萧凤随手一挥打出一道清净琉璃焰。这清净琉璃焰自然了得,当机就将那大金刚神力彻底烧掉,令碎石之上的金芒消退,随后便在清净琉璃焰返本复原的能力之下,重新恢复了之前的遍布棱角、方正的模样,在这般极之下,没有了大金刚神力加持之后,这方正碎石当机因为那风罡原因整个解体,却是化作漫天碎石。

    萧凤一喜,身形骤变,于分毫之中避开这漫天碎石。

    而那些紧跟其后的金石却来不及变化,登时被这漫天碎石笼罩,“噼里啪啦”一阵脆响,天空之中只余下一片散开烟尘。

    虽是解决了一部分,然而那金石犹在,还不曾彻底终结,它们还在依循着过去的轨道,继续朝着萧凤追来。

    “以碎石牵制我,好借助这个机会汇聚力量,然后在展开最后一击吗?这家伙,当真是有些手段。”

    萧凤撇过远处山峰,心中越焦急。

    而在那山峰之处,亿万烟尘犹似镀上了一层金光,汇成辉煌浩荡之势,于层层响起的梵音之中,这金雾却在缓缓收拢,不知道会孕育出什么古怪的东西来,只是萧凤却明显可以感受到那渐渐升起的浩天之力,仿若神魔临世、佛陀现身,令人只想要取下膝盖,顶礼膜拜献上自己的忠诚。。

    萧凤虽知若让那张柔完成此招,自己只怕危险了。

    然而被身后这些金石所牵制,她竟然丝毫抽不出身躯前去阻止,只能在这些金石的追击之下继续逃跑。

    “不能再继续像这样拖下去。”

    萧凤暗想,却是一个急转弯,竟是从高空之中骤然落到地面之处,虽是及时定住身体,然而她却距离地面仅有一丈有余,稍不注意就会撞到那吐出地面的山石、树木,当真是危险至极。

    果不其然,那万千金石也似飞弹一样,于天空之中骤然落下,欲要将它彻底砸死。

    只是萧凤六感通透,真元贯通周身浑圆如一,于这漫天碎石飞雨之下,正如雨燕一样总是震动翅膀,在分毫之间避开了那凌厉攻击。

    待到碎雨停歇,之前万千碎石也只剩下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一,当然它们也还跟在萧凤后面穷追不休。

    不得不说,这些金石当真就和无人机一样,始终遵循着张秀给与的任务,即使是粉身碎骨也不罢休。

    然而若是仅凭这些手段就想要解决萧凤,那么也未免想得太过轻松了。

    赤眸掠过远处废墟,萧凤赤眸顿生欢喜,这废墟乃是山峰崩溃所形成的,其中不知有多少残破山石,一眼望去简直就和那被炸药爆破拆掉的摩天大楼一样,到处都是插在泥土之上的巨大石块,若论地形复杂自然是远众人想象。

    纳入其中,萧凤沉声喝道:“且看我一口气将你们全部解决。”

    红芒闪现,全数纳入周围石片之内,而于眼前那金石已然破空袭来,毕竟这金石数量庞大,虽是因地形复杂而被消解了一部分,然而漏网之鱼的还是不少。

    此刻,它们早已经冲破空气,带着阵阵呼啸之声,宛如那导弹一样,朝着萧凤刺来。

    “喝!”

    一声沉喝,萧凤面对这上万金石却是不避不闪,只是傲然立于废墟之中,却见红芒骤现,周遭碎石竟是受到莫名牵引,一片片本该是倒塌的碎石全部立起,更有断成数段的巨石也重新恢复,霎那间这漫天碎石竟在清净琉璃焰恢复万物的神威之下,重新汇聚起来化为了一个高有百丈、方圆三十来丈,重逾百万吨的巨大石碑。

    虽是有上万金石撞在上面,然而除却了“砰砰”之响外,便再无丝毫动静。

    以金石之能,可无法凿开这巨大石碑,伤到背后的萧凤,只能徒呼奈何的在石碑之上留下一连深深洞穴,就再无任何生息。

    “呼!”

    这一番动作,虽是消耗不多,然对萧凤的随机应变之法来说,却着实是一个考验。

    稍稍喘口气,萧凤抬起头凝望着那一抹裹在山峰之上的金云,想着之前被追得狼狈逃窜的场景,恶念一声当机腾空而起,却是朝着那云雾冲去。

    只是正当她靠近那金云时候,蓦地一道宏大声音骤然响彻天际,层层金芒朝外推去,却是让萧凤不得不退后数丈。

    “伏魔身!”

    三字已定,只见原本高耸如云的山峰已然化作莲花之象,于莲花之内却有一具十丈之高的高大身躯傲然而立,一身金光眩目而显,已然透着降龙伏虎之神威,于手上更是持着一柄同等之高的降魔杵,虽是和那庙宇之内的降龙罗汉分外类似,然而那面孔却分明就是张柔模样来。

    “孽女,还不伏法!”

    降魔杵应声而动,已然朝着萧凤拦腰砸来。

    “哼!”萧凤冷笑一声,却道:“如同尔等,以玄通之法假作神仙之事,更以暴力欺压黎明百姓。似尔等漠视众生、贪婪自私之辈,我萧凤如何能服?”双臂横挡,只觉那降魔杵似有莫大神威,却是令她忍不住身躯疼痛,张口一吐已然见红。

    这张柔能于中原称霸、横行于世,自然有其莫大能力。

    身如柳絮、溅落烟尘,萧凤重新站起来,对眼前之人已然有了新的认识:“这家伙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远胜于我,若要获胜只怕需要一番计量。”

    心思转动时候,那张柔却不肯善罢甘休,只听“轰”的一声,那金刚罗汉却将自己的脚从莲花峰整个拔出,高高抬起就朝着萧凤所在之地采取,很明显他可不想要就这么放任萧凤逃脱。

    只觉风压越来越高,萧凤又岂会就这么任由对方将自己压住,连忙纵身避开了巨大脚印,又见对方张手朝着自己打来,将身一纵,已然来到了距离此地至少一里之外。

    定住身躯,萧凤望着远处那正张牙舞爪的金刚罗汉,心中翻起诸多想法:“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够变成奥特曼,只可惜我却不能变成妖怪,不然的话这岂不是称特摄片了?虽是如此,我却不能够指望对方如奥特曼一样,会有三分钟的活动限制,若要击败此人看来得另想办法了。”

    神念一转,她已然将周遭情况尽数计入脑海之内,好为之后的战斗拟定方案来。

    却见此刻,远处那金刚罗汉只见萧凤距离太远,却是将那巨足于地面之上猛地一跺,只觉地面摇晃不已恍如地震,四周围那崩落的山石顿时被震得跃起,只闻“砰”的一声,却是那金刚罗汉以手中的金刚罗汉将这足有三丈有余的山石整个轰出。

    虽然不过是寻常一击,然而那山石却似炮弹一样飞射出,于空气之中已然是浑身通红,大金刚神力早已经令其化作那浑圆如一的金石弹丸,足以抵抗冲破音时候所产生的切向力。

    “好家伙,这厮当真可怖,看来我得小心一点,以免被这厮给打伤了。”

    萧凤一眼望去,便知这一击已然足以媲美那克虏炮之威,即使是以她身负清净琉璃焰的神威,也不敢亲掠其锋。

    心思一转,已然是身化赤芒,避开了这度极快的金石。

    虽是如此,这金石却将狠狠地砸在了身后山峰之上,在那山腰之上留下了一个足有三丈有余的硕大坑洞,整个山峰也是震上一震,不知惊动了多少的鸟雀腾空而起,而那仓换逃窜的小兔、山猫、老鼠之类的,更是不知多少。

    且看并未奏效,那金刚罗汉更是嗔怒,不住的将周围碎裂的山石击出,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在了山峰之上,巨大的撞击声连绵不绝,终于“砰”的一声,令那顶头的山顶“咔嚓”一下拦腰截断,随后一头栽倒在了丛林之内,只留下半截参差不齐的山腰。

    然而在目光之中,那赤芒虽如风中残灯一样渺小无比,却依旧执着的出莹莹光辉。

    “呼~呼~呼~。”

    沉重的喘息着,萧凤只觉得体内隐隐作疼,强运真元早已经牵动过去伤势,以她现在的状况只怕是支撑不下去了。

    抬起头,萧凤看着那渐渐靠近的庞大身躯,就连地面也传来对方的脚步声,每一次都让整个大地震动,当真如同洪荒巨兽重现人间:“那厮,还不肯罢休吗?”

    对方虽是逼近,萧凤却一动不动,争取以清净琉璃焰恢复伤势。

    值此良机,她可不愿意放弃彻底击败张柔,打通和南宋连接的通道。

    重重的一脚带出滚滚灰尘,张柔所化的金刚罗汉俯下身,泥土铸成的目光在地上一扫,当机就看到了那正在调养身躯的萧凤,盘腿坐定、闭目养神,对外界变化浑然无视,一心一意恢复身躯内患。

    在这战场之上,这萧凤依旧是如此淡然,当真是不愧是神采卓然、翩跹若仙的九天玄女。

    “死!”

    一个字,已然道尽张柔之念。

    他不顾自己被孟珙击伤的伤势来到战场,其目的不就是为了彻底铲除眼前这个造成中原一切变化的罪魁祸?

    掠过萧凤渺小身躯,张柔所化的金刚罗汉已然将那降魔杵高高举起,“轰隆”一声那降魔杵已然砸开层层叠叠的厚重空气,猛地一下砸在了那山腰之上。

    一时间,只见于山峰断裂的截面之上,层层山岩尽数崩裂,一道道碎石被那骤然冒出的狂风整个吹拂,朝着四面八方射出。

    但是张秀还没罢休,反而将身一跃整个落在了这山峰之上,当然如今时候这山已经没有山顶了,只剩下了一个仅有百来丈宽的截面,那金刚罗汉就似了疯一样,对准整个山顶不断的挥动,每一次都似陨石撞击一样,让这山峰不住的颤抖。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长时间,等到这金刚罗汉停歇之后,于山峰之上,竟是出现了一个足有三十来丈宽、十来丈深的硕大陨坑,两侧苍莽林原,也被那横扫而过的飓风整个吹到,树根对着山峰、而树冠朝着四面呈现出辐射状,方圆足有数里之遥,当真让人惊心可怖。

    降魔杵微微抬起,张秀却扫过了那凹陷下去的山峰。

    一个深深的凹坑,这曾经直插云霄的山峰,如今时候却凭空矮了只有原来的一半,而在中央之处更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顶湖。

    这张秀所化的金刚罗汉竟然是恐怖于斯,更不知晓究竟有什么手段,能够解决这盘踞天下之上的庞然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