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三章战事危张柔驰援,斗正酣萧凤出手
    李明昊既已被彻底打痛,短时间内无法调兵阻止赤凤军行动。天籁『小说WwW.『⒉

    于是在急行军一日之后,萧凤所率的赤凤军主力便和金蒙、仇烈两人所率领的第四旅合计四千人马汇合起来,合计一万四千兵马聚齐起来,即使是面对任何一支诸侯之军,也有足够的抵抗能力。

    得此时机,萧凤立时下令全军南下,沿着汾水进抵灵石,准备攻取霍邑将张秀击败,重新夺回平阳府,进而能够打通和南宋连接的通道,获取足够的辎重补给。

    张秀得此消息,也立刻传令诸军,令曾经派遣出去的诸军纷纷后撤,让出霍邑诸地,以免被赤凤军以众欺寡,平白无故损失兵力。

    转瞬间,两军兵力全数集中于赵城、洪洞、岳阳三城之间,并且在这里进行了激烈的对抗。

    如今时候距离交战时候已经过去了三日了,而赤凤军针对洪洞的攻击也越显频繁,而这洪洞乃是通往平阳府关键之地,若是被赤凤军彻底攻取,则赵城、岳阳两城就会被彻底分割,无法互相救援,届时萧凤就可以全军南下,重新将平阳府占领。

    只见那越显猛烈的火炮,张弘范踏入府衙,低声问道:“父亲。那赤贼攻击日渐频繁,昨天已经占据了城墙之地,若是继续坚守下去,只怕士兵们损失惨重,会重蹈当日李明昊的惨状。若是爹爹再不出手,只怕这洪洞城就当真要被对方占去了。”

    “那萧凤有没有出手?”张秀不曾理会,却始终在意萧凤的行动。

    以他的修为若是参与战斗,定然能够一改军中颓废之色,但是那萧凤此刻却尚未出手,若是此人藏在暗中一如当初对阵万轮法王时候一样,以诡计之法蒙骗自己,那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张弘范仔细一想,摇摇头回道:“没有!”

    “没有露头?”张秀顿生疑惑,却觉得有些诡异。

    “没错。我在阵前屡次击杀那赤贼,未曾有过一次见到那凤女现身,只有他的部下奋勇杀敌。”张弘范不断摇头,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张秀想了想继续问道:“那他的部下呢?”

    以地仙之能,若是加入军队、甚至成为军方高层,那么他们的能力就能够成为一件克敌制胜的强**宝,足以令一支寻常军队蜕变成当时雄狮。

    从另一面来说,若非这赤凤军一开始就有萧凤这个地仙存在,那赤凤军决计无法达到如今的程度。

    而在这个决定胜负的时候,萧凤作为一军领,很难想像任由自己的军队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部下?”

    “没错,就是部下!你有没有现那些赤凤军的士兵有什么异状?”

    “异状?如果说起来,那就是每次进攻的时候,我们都现那些士兵悍不畏死,简直就似饿狼一样,让人心惊胆颤。而且我们对俘虏的尸体进行检查的时候也现,那些尸体身上的伤痕很少,简直就和没受过伤一样。最关键的是,甚至有人因为见到‘死去’士兵重新出现而崩溃。所以现在很多人都认为那赤凤军乃是什么‘不死军团’!”

    “‘不死军团’?这个倒是有趣了。”

    沉吟着,张柔不觉感到了一丝惊讶。

    就连地仙都有寿命终结时候,什么不死很显然只不过是别人的一种程度罢了,不能够当作真理。

    但是赤凤军既然被称之为“不死军团”,那就甚是可疑了,或者说借由某中手段,赤凤军让自己的士兵达到了某种“不死”的程度?

    “没错。而且根据孩儿这些日子侦查,那赤凤军内部人员损失极少,竟然只有我军五分之一。若是在这么耗下去,就算咱们兵力更甚一筹,依旧会被对方给灭了。”张弘范继续说道。

    听着这些话,张柔感慨道:“果不其然,这赤凤军正如史天泽所言,乃是绝世劲旅,并非寻常手段能够解决的。看来这一次,我要亲自出手了。”

    “父亲,那你的伤势?”张弘范眼睛一亮,脑海里却想起之前父亲受伤之事,担忧起来:“毕竟你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怕并不适合上战场。”

    “些许小伤,无甚大碍。”张柔摆摆手,自太师椅之上起身,却道:“你且将我的兵器还有铠甲取来,我这就去助阵,好叫那赤凤军知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铿锵话语掷地出声,已然是下定决心,要在这一战彻底解决赤凤军。

    待到一身赤金铠甲穿上之后,张柔已然走出府衙,高高居于城头之上,望着远处那汹涌而来的淋漓火炮,他只是一声巨喝。

    但闻佛音梵唱响彻寰宇,那些子弹、炮弹竟似撞在铁板之上,具是滞于空中,旋即失去惯性跌落下去。

    “哦?那厮就是大德金刚张柔吗?既然如此,那下一轮的目标就是他了。诸位神机营的同僚们,给我射!”远远望去,赵志心中稍微忐忑,虽是如此处于侥幸,他却想要借此机会于这战阵之上,将眼前的地仙人物彻底杀死。

    经过和李明昊的一战,赵志已然开始膨胀,自以为火炮在手,就连地仙人物也不用怕了。

    话音未落,那神机营之内的三十六门克虏炮一并射,赤红火线划破天际,直戳张柔所在的城头之处,

    然而这时,只见张柔高声一喝:“摄!”

    虚空中,顿时现出一尊六丈高的怒目金刚,虽是虚影虚像,然而那狰狞面孔、粗壮身躯,却透着一股凶威震世的彪悍之气,而在两个如同水缸一般粗细的粗壮手臂之中,却拿着一柄足有十来丈的金色禅杖。

    这禅杖凌空一挥,便见在场的诸人具是疼痛无比,全都捂着耳朵低下身子,于那禅杖杖头之中锐利金芒乍然释放,化作一轮又一轮金色光芒,不仅仅令那满是灰烬的战场之上镀上一层光辉之色,便是因为那些本来力竭的蒙古士兵也精神抖擞,力气竟比之前打了数成有余,而本来正要继续厮杀的赤凤军士兵,也似乎因为这金芒影响,丢掉了手中兵器,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显出这金芒无穷威力。

    借此机会,那蒙古士兵立时掩杀,当机就让赤凤军平白无故损失了更多的性命。

    天空,那金芒却还在继续扩散,并且凡是这金芒覆盖的范围之内,还在继续的改变着整个战场态势,令那些士兵宛如大力士一样,甚至在短时间之内压制了赤凤军。

    但是还没结束,克虏炮还没有威,它们曾经建立了打退史天泽、击退李明昊的丰功伟绩,如今时候还打算挑战这地仙的威能。

    天空中,三十六枚奔雷弹还在飞行,直到最后最终和那光芒正面对抗,只听“砰”的一声,这光环顿时破碎,化作一轮光雨纳入尘土之内,只是自克虏炮之内射出的炮弹却被阻了一阻,随后又撞上了下一道金芒,也是一样“砰”的一声被整个击碎,当然那炮弹受此影响,也不复之前的迅捷度了。

    一连突破七个金芒,这炮弹终于力竭,最后只能无可奈何栽入尘土,成为一个无甚用处的铁疙瘩。

    “火炮被阻止了?”

    一脸惊讶,赵志只觉得不可思议。

    他虽是知晓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有一位地仙坐镇,所以早就准备里预案,只是如今时候乍然见到对方地仙逞威,他竟然一时间呆住了。

    “好家伙。这克虏炮果然非同凡响,竟然能够击破我的大金刚神力?”

    然而远处的张柔更感惊讶,若是往常时候只需要他一使出这般手段,就可以改变整个战场态势,然而如今在面对赤凤军的时候,却被硬生生击破大金刚神力,只留下一片让他惊愕的场景。

    瞧准目标,张柔却不打算就这么罢休,只见一阵金芒闪过,却是于瞬间出现在赵志面前:“既然如此,那就且送你们上天吧。”浓浓金芒尽数聚敛于金刚杵之上,就要将眼前诸人尽数格杀。

    却在此刻,一道红芒乍然现身,正好将那金刚杵挡住。

    赤眸含怒,萧凤望见眼前张柔,冷笑道:“想要我下属的命?问过我了吗?”

    五识俱开、六感通透,以刚才张柔那般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萧凤那明锐感应?自然在这千钧一时候感到,将这足以将神机营并集参谋部诸人的凶猛攻击彻底挡住。

    在经过之前事情之后,萧凤可不允许自己部众随意牺牲了。

    “好个俊俏的姑娘。只可惜却走了邪道,成了祸国妖民的妖孽之徒!既然如此,我岂能容你?”

    乍然见到萧凤现身,张柔高喝一声,随着梵音点点,大金刚神力尽数纳入金刚杵之内,令其好似那撑天之柱,应声落下激起阵阵狂风,就要将萧凤打杀。

    “哼!莫非以为仅凭这些手段,你就能够败我?”萧凤轻蔑一笑,也是一般运起清净琉璃焰,身化十丈有余的烈焰真凤,张口一吐冲天火柱喷涌而出,也是一般将那金刚杵全数挡住,以免伤到身后部众。

    张柔虽见金刚杵被抵住,却毫不气馁,又是一阵暴喝,身后金刚光芒四射,却由之前虚像化为实质,一对手臂将那金刚杵整个抡起,宛如狂风骤雨朝着萧凤所化出的火凤砸去。

    只见光芒四溢,万千红芒顿时散开,狂风骤然射出,宛如十级飓风一样,无形的冲击波应声而出,直接装载了周围赤凤军身躯之上,令其全身咔咔作响,口中鲜血直喷,幸亏随后就有红芒纳入其中,令那本来足以死人的伤势重新恢复,否则这一下整个赤凤军的参谋部还有神机营就全部便当了。

    乍见眼前真凤忽然散开,张柔顿觉惊讶,旋即就觉胸前一阵剧痛,却是被那萧凤趁势欺身,正中胸口之处。

    幸亏他那大金刚神力防御了得,一身金刚法体更是臻于完美,故此将这拳头之上所覆盖住的清净琉璃焰挡在体外,不至于侵入体内,造成伤势。

    虽是如此,张柔受了这一击之后,却似流星一般,被整个踹出数里之外,直接撞在不远处的山头之处。

    “我这军营可不是你放肆的地方。若当真要斗法,不如就在这群山之中,让我瞧瞧你这厮究竟有何本事,能够被这中原诸雄认为是大德金刚?”红芒暴涨,萧凤顿时化作一道流星,转瞬间便已然追了过去,以防这张柔肆意破坏,让赤凤军平白无故遭受莫大伤害。

    虽是相聚十里有余,然而在萧凤那惊人度之下,却不过是短暂一瞬,眨眼中便来到群山之中。

    且看不远处一处高峰,于山腰之处凭空现出一个惊人巨坑,漫长裂痕随着巨坑延展而出,遍布于山峰之上,令其看起来随时随地都会倒塌一般。

    而在这巨坑之中,正是那张柔所在之地。

    “消失了?难道这厮藏起来了,想要偷袭我吗?”

    四下搜索,萧凤只觉那巨坑之内,却并无张柔气息。

    心中一想,她便知晓那张柔究竟打着什么注意来,收敛心神、气息平静,却是仔细辨认起周遭气息,而于脑海之内方圆数里之地,无论是潺潺流水、风吹叶动的声音,就连山间鸟雀腾飞之声,还有那甲壳、蝉虫鸣叫之声,具是浮现于心中,此刻只需要仔细辨认那迥异于寻常的气息,那她就可以彻底锁定张柔的所在地,然后给与其致命一击。

    “是在山中?”

    顺着风声,萧凤恍惚之中,似乎听到了那因为风声吹动而呼啸不止的风穴。

    而风穴那幽深狭窄的裂痕,还在不断的朝着山中连绵,似乎没有一个尽头。而在这裂缝之内,却似通往一个深邃旷远的地方,而在那里似乎就藏着那张柔。

    “是在森林之中?”

    听着流水,萧凤只觉得自己的神识,似乎经过了那树根汲取水分的管道纳入到每一根树叶之内,无论是因微风拂过而产生的变化,又或者是被小动物不禁意触碰引起的损坏,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都在向他揭露这里的一切。

    “又或者是地下里面?”

    经过根须,萧凤最终纳入地下,在这貌似深沉的大地之中,万千昆虫行走其中,在里面挖洞、筑巢、并且收集食物,貌似安静的存在,然而却是如此的热闹,让人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玄奇古怪的世界里面。

    只是这个世界,有那个人的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