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一章议俘虏罪军成型,战虽败诡计尤存
    待到夕阳落下暗夜笼罩大地,满地尸体已然被尽数丢入挖出的火坑之中,漫天火光出光明,似是在为那些死去的亡魂照亮通往黄泉的道路,让他们早早安歇,不至于还在这充满苦难的世间徘徊留恋。天籁小说Ww』W.』⒉

    正值黑夜,赤凤军士兵早早歇息,战斗了一天,他们早已经疲倦了。

    然而在主帐却依旧是灯火通明,那李明昊虽是败了但却还是逃了,为了确保下一步的计划,总得要提前做好准备。

    不打无把握之仗,向来都被萧凤奉为圭臬。

    此时,在灯光火烛照应之下,不仅仅是参谋部诸人一脸欢喜,就连萧凤还有萧星、萧月也都是笑意盈盈。若论自起事以来所经历的战争,还没有如同今日这般顺畅的,完全是碾压性、于正面对决之中,将过自己一倍的敌人生生打垮。

    直到现在,他们想着之前模样,依旧是仿若梦中。

    拿着手中公文,赵志忍不住心中的欣喜,说话时候都有些颤抖:“此番战争,我等合计歼灭对方七千兵马,其中多数死于彼此践踏、互相仇杀,仅有少部分乃是铳枪所为。而投降者更是多达三千人之多,可以说对方损失过半,完全没有了再战能力。而我方死伤者只有十二人。完全是一场大捷。”

    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梦境。

    若论什么是生死一线、千钧一,他尚且还可以想起曾经太原保卫战时候的场景,然而在今日时候他却更明白了什么是一泄如注、千里流窜的样子。

    原来赤凤军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然有这么强大了!

    “虽是如此,却被那李明昊逃走了,而且汾州城也被对方控制在手中。他手下尚且有一万兵马虽是无法对咱们造成威胁,但是却终究还是一个问题,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如趁着这个时候直接进攻汾州,将其彻底灭掉?”听着那些报告,成风更是期待接下来的行动。

    捱过了足足一年的苦日子,他们可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想法,只想要一鼓作气,将那侵入家乡的家伙彻底打倒。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本就是这些人加入赤凤军的原因,如今因为自身实力薄弱任由那群豺狼虎豹肆掠家乡已是难受,如今现对方不过是纸糊的老虎,自然就要将对方给彻底撕碎。

    “不可!”常忍却道:“那李明昊虽是败了,但麾下尚有一万兵力,虽是并无火器助阵却依旧凶猛异常,更兼此人乃是地仙人物,以我等目前的军阵之法根本没有钳制此人的实力。而且主公也因之前数次干戈动了根本,短时间内难以挥实力,若是和此人对上,少不得被那厮瞧出破绽。如此的话,我怕要歼灭此人,少不得要付上惨重代价。”

    以克虏炮之威,自然能够对地仙一流人物造成极大威胁。

    然而这克虏炮却体积庞大、极为沉重,轻易间难以挪动,更兼前期准备麻烦,一旦被现很容易被地仙摧毁,故此若要歼灭地仙人物,少不得要做好缜密安排,而且还得付出上千人牺牲耗其精元,不然难以成功。

    以赤凤军目前状况,根本就难以承受。

    成风反驳道:“既然是如此,那就任由那些人在这肆掠?”

    “不是。”常忍辩驳道:“只是目前敌人尚且庞大,我等须得小心用兵,切不可陷入对方诡计之内。”

    横眉如刀、声如战鼓,成风却不肯放弃:“小心用兵?那家伙都将刀子横在脖子了,若是在撤退,那咱们还有回旋的余地吗?若是让这帮蛮夷继续肆掠,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还是说,你已经忘了那些鞑子当初在太原城干的事情了吗?在那次战斗之中,不管是你的亲人,还是我的组族人全都死了。是被拴在战马之后,活活的拖死的。现在那些混蛋就在咱们的家里面肆无忌惮、乱打乱杀,你居然让我忍下这口气。你能忍,我可忍不下去。”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强忍悲怆,常忍低声劝道:“但是你也清楚,目前我们只有一万兵马,所储备的火药和弹丸仅够支撑十次战斗。而这一次战斗便消耗了子弹三万,以及火药十万斤,就连奔雷弹也消耗了百余。目前太原已经被对方所占据,城中高炉还有那些锻锤、机床也被彻底摧毁。我等虽然还有潞州可以作为迂回之地,但是那潞州距离此地足有百余里,若要指望能够在那里得到补充,只怕是千难万难。如今时候,咱们这是用一、少一。等到弹药消耗完毕,那就是咱们的末日。”

    “…………”

    虎目相对、目光如刀,两人竟是不顾军帐只需,当着众人之面对峙起来,言辞之中更是充满火药味。

    “安静!”

    一声叱喝,让两人安静下来。

    萧凤扫过众人,缓缓说道:“我知晓你们各有想法,其中所述也有一定的道理,然而此事关系重大,不如看看别人的说法?”

    “没错。”赵志察觉到那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当机颌回道:“你们两人所述自有缘由,但是战士们刚刚经历过一次战斗,军中消耗甚多,还需要修养一番。而且此次战斗虽是大获成功,但是却被那厮给逃了,由此可见我军之中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所以接下来就需要完善其中的不足,确保下一次彻底歼灭对方。至于你们之间的私怨就暂时收着,别在这里说,知道了吗?愤怒会遮蔽眼光的,所以你们要记住了,切不可被自己的私心所蒙蔽。知道了吗?”

    “我等知晓。”

    两人颌,虽是还带着怨气,却各自坐定不再争执。

    “很好。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事情吗?”萧凤继续问道。

    “禀告主公,那俘虏下来的三千敌军该如何安置?”李明诚立时回道。

    “三千敌军吗?”念叨着,萧凤轩眉拧紧,低头深想着。

    若是以往,所俘虏的敌军大多数都被收押送到矿场之上充当矿工,为赤凤军冶炼虎蹲炮、铳枪、克虏炮等等火器提供足够的煤炭和铁矿。

    但是此刻正值战争,矿场早被关停了,所以也没有合适的处理地方。但是若是就这么收押着,不仅仅会消耗军中不多的储粮,而且还会让赤凤军不得不分出不多的兵力去保护他们,完全是一种拖累。

    座下成风忍耐不住,冷笑道:“依我看,不如将他们全部杀了,一了百了。”

    “不行!”

    萧凤脱口而出,立时让那些本是蠢蠢欲动的将士定住身体。

    扫过诸人疑惑表情,萧凤当机解释道:“我等乃是仁义之师,岂是沦为和鞑子那般率兽食人的蛮夷之徒沦为一流?而且那些人既然投降,那就断然不可做次行径。”

    “既然主公不欲麾下兵士惹上屠杀嫌疑,只需要夺取他们的口粮,收掉他们的兵械,赶到深山老林之内。这些家伙很快的就会消声灭迹,不留任何生机。”成风狰狞一笑,已然透着浓浓杀意。

    “不可。”常忍忍不住,又反驳道:“若是就这样放他们走,只怕这些家伙就会变成匪兵四处流窜,为求生存只怕这些人会祸害百姓,为了百姓着想,决不可让这些人四处流窜。”

    数十年战争,他已经看透了那些匪兵,自然知晓依照那群士兵的尿性,会干出什么缺德的事情。

    “杀又不能杀,放又不能放,难道咱们就这么留着,任由那群混蛋吃糠喝稀、消耗军粮吗?”耸耸肩,成风脸上满是不屑。

    赵志无奈,知晓这两人向来都好斗嘴,只好插嘴道:“依我看,不如将这群士兵打散,就和之前的那些汉军一样冲入军中如何?我相信只需要让底层的教导士进行教导,定然会让他们知晓我赤凤军大义。”

    “不妥!”李明诚却摇摇头:“之前我对那些士兵调查过了。知晓那些投降士兵多是色目、番人,更有党项、契丹之人,甚至还有一些藏人在其中。而他们的语言文明与我汉人具是不同,不似汉军只需要一番说辞,就能够令其明白华夷之辨。若要让这些番夷幡然醒悟,重投我汉家文化怀抱之中,只怕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行。”

    “没想到居然是夷人?这可真是头疼了。”赵志讶然。

    汉人的话,都是沐浴在儒家文化之中成长起来,所以只需要中华教传教士进行一番开导、教授,便能理解诸多事情。

    但若是番民的话,那么别说是开导、教授了,只怕就连对话都显得困难,如此一来谈何开导?

    呵呵笑着,成风颇为挑衅的瞪着常忍,已然一副炫耀姿态:“所以说,还是全杀了比较好。至少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既然如此,那不知道主公准备如何处置?”常忍无奈,只好望向萧凤祈求道。

    “招降还是要招降的。毕竟我们目前兵力不足,急需补充所需要的兵员。但是也不能够让这群人就这么进入我军,所以还需要设置一个考核指标,针对这些俘虏进行筛选,找出其中心慕汉家文化的人,并且让其在军中底层接受历练。只有经过考核之后的人,才能够加入赤凤军。”

    冥想许久,萧凤缓缓说道:“至于剩下的人,就将其组织起来,编为罪军。令其从事挖掘壕沟、筑造工事、修路筑桥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当然为了避免其反叛,其待遇降低一级,仅能够满足生存所需,并且和其他军中分割开来不得交流。而他们就由成风你来负责,记住了务必确保这群家伙不得出现反抗迹象。”

    她毕竟是出身于现代社会,对屠杀无抵抗之人向来抵触,而且若是让士兵放手屠戮,也会对士兵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很有可能会出现战场综合征,进而影响军中纪律。

    所以萧凤从一开始就否决了屠杀一事,当然她也不是什么圣母,自然不可能让这帮曾经造下杀孽的混蛋混吃混喝,所以就将军中最繁重、最危险的事情交由这帮俘虏去处置,如此一来也会消减军中负担,让士兵有更多的精力去磨砺自己的素养。

    “我明白了,主公!”双目放光,常风已然是雀跃不已。

    很显然,以他对那些鞑子恨之入骨的性格显然不会让那些家伙好受,也许等待那些家伙的便是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狱。

    然而萧凤和赤凤军诸人会在意吗?

    让他们苟活于此,已经算是仁德了,而且若是表现优越,也可以自其中走出来,不受那些折磨。

    这一点,已经远远过这个时代任何一支军队了!

    …………

    夕阳之下,荒丘之上,李明昊气喘吁吁,一身戎袍破破烂烂,布满着被火焰烧出的焦痕,便是漆黑铠甲之上,也满是凹痕,俨然一副狼狈之相。

    目中依旧带着惊惧扫过后方,他问道:“他们追过来了吗?”

    “禀告父帅。那些赤凤军没有追来!”李元复低声回道,却不敢稍有抬高,以免触怒自己的父亲。

    “那就好,那就好。”安抚跳动的心脏,李明昊满布侥幸,然而余光撇过李元复那平静面孔,心中恶气登时爆,随手就是一个巴掌:“都是你这厮没做好,竟然没告诉我那赤凤军如此厉害,以至于我险些被那赤凤军给困死,甚至差点儿就被那克虏炮给轰死了。”

    这一下,当机让李元复脸颊通红,虽是如此却依旧平静回道:“孩儿知晓。”仿佛那一个响亮巴掌,就不曾响起。

    李明昊更是愤怒:“既然如此,那你之前布下的暗棋究竟在干什么?居然还不将那克虏炮的冶炼之法给我弄出来?”言罢,他的眼中却蕴含无穷野心,低声道:“若是得了那火器冶炼之法,莫说是称霸西北一地,就算是那蒙古大军也得跪下称臣。”

    毕竟克虏炮的厉害,李明昊可是记忆犹新。

    数十门火炮一阵炮轰,满天都是锐利雷芒,于百丈之内已然化作一片雷狱,将李明昊一瞬间困在其中,而那充满破坏性的雷芒亦是威力无穷,不仅仅窜入身体之内,令他自己元气大伤、十成功力难以挥一成,也一样让整个军阵犹如惊弓之鸟,瞬间就完全崩溃,再也难以在赤凤军的冲锋之下维持阵型。

    若非如此,他又何至于狼狈逃窜?

    但若是得了这克虏炮冶炼之法,那么他李明昊莫说是扩展疆土,就算是封土成王也不在话下。

    终于歇了一口气,什么都不说,这就为各位献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