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章野外遭遇逞凶威,火炮神威镇骑兵
    翌日,曜日当空,更显干燥;尘土不起,越显荒芜。天『籁小说Ww』W.『⒉

    举目望去,只见那上下起伏的丘陵之上,早无半分绿色,全是枯黄、败落的野草,偶然间有一株两株枯树耸立,然而那一身绿色也似乎是被撸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在没有了水分的滋润,就连这些素来以生命力旺盛著称的野草也难以生存了。

    这该死的天气,当真是折磨人。

    行于道路之上,赤凤军之中那些士兵也是怅惘无比,他们离开了太原城,现在又从平遥城离开了,现在更不清楚自己所前进的方向究竟在哪,只知道若是继续呆在原来地方,终究是死路一条。

    “萧星,士兵的情绪如何?”

    骑在战马之上,萧凤眼眸已然散开,视线之中那些士兵一脸茫然无助,更是令她心酸不已。

    萧星眼眸一算,已是垂下几滴泪珠,这滴泪不只是因为自己主公,还是因为那正在前进的士卒:“我已经吩咐中华教诸人开导士兵,令他们知晓我们的目的。只是这种情况若是继续下去,只怕对士兵影响不好。”

    “唉!”

    萧凤神色一凝,心情稍显失落:“还是我太小瞧那些家伙了。若是当时候在缜密一些,或许会更好。只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目前我们只能撑下去了。”

    若非那鞑子欺压太盛、杀戮太多,她岂会效仿陈胜吴广坐着九死一生之法?

    但是此刻既然起事,那么她断然不会行那抛弃之举,哪怕前方就是万丈悬崖,也要带着麾下众人一并前行,杀出一条血路。

    萧星扫过在场诸人,也是叹道:“希望这一路顺风,能够安然和金蒙他们汇合。”目光远眺,至于漫天苍茫,行走于这片天空之中,更觉自身渺小。

    在那蒙古大军欺压之下,他们真的能够顺利走出去吗?

    这一点谁也不能确定。

    但是参谋部诸人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需要保持最基本的警惕。

    此刻,赤凤军麾下的一万兵马在这丘陵之上已经完全散开,化作十路纵队沿着山路朝着远处走去,而在周遭十里之地,更有斥候不断巡逻,以免陷入敌人陷阱之内。

    因为已经进入李明昊大军攻击之地,所以赤凤军之内每位士兵全都带甲携兵,以便能够随时随地展开战斗。

    须臾时候,却自远处有一骑飞纵而来。

    萧凤顿时紧张,连忙问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那斥候赶紧说道:“是骑兵。我们在前方十里之外现敌人骑兵踪迹。目前他们正一路北上,预计再过半个时辰便会进入作战范围之内。”

    听到这消息,萧凤嘴角立时翘了起来。

    赵志亦喜,张口问道:“那对方究竟有多少人马,又是沿着什么路径过来?”

    “初步估计有一万五千人,全都是骑兵,并未携带火器之物,看起样子应当是李明昊麾下骑兵。”斥候赶紧回道。

    成风冷笑一声,却道:“李明昊?这家伙莫不是看着我们撤退,就以为我们好欺负吗?”

    “估计他们以为咱们是被史天泽击败,只会仓皇逃窜的败军之将。”常忍亦是透着鄙夷:“毕竟咱们将那太原城拱手相让,是谁都会认为咱们已经弹尽粮绝了。”

    其余参谋也是一起冷笑不止,很显然对那李明昊麾下一万五千兵马丝毫不在乎。便是那赤凤军士兵亦是双目赤红,具是握紧身后背着的铳枪,已然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既然如此,那咱们若是不应战岂不是让那厮感到失望?不过是得了汾州城就如此猖狂,那家伙莫非真以为咱们赤凤军是南朝那些软脚兵吗?”萧凤冷然一笑,当机喝令:“传我命令,全军立刻进入作战准备,这一次管教那厮有来无回。”

    若论士兵强弱,历经数次和蒙古精兵强将恶战,更是被以祭天之法锤炼过的赤凤军战士,毫无疑问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而在经历了迁离故土、抛却家乡等事情之后,他们心中更是充斥着对这些鞑子、汉奸的愤怒,如今时候眼见那罪魁祸前来此地,自然是士气高涨时候,欲要一逞心中杀意。

    正所以可一可二不可三,萧凤更是明白此刻军中所想,自然也不会阻挡,而且她也迫切需要一场战争,重新奠定自己的威望。

    磨了这么长的刀,如今时候终于到了赤凤军开锋的时候。

    烈日渐斜,热气渐消,此刻已经是申时三刻,在这个时候,天气也重新恢复了一些清爽,并没有在中午时候那几近灼烧窒息的感觉,当然也是动攻击的最佳时候。

    占据了丘陵高地,萧凤已然能够见到远处移动的一个个黑点,这些黑点好似蚂蚁一样,一只又一只的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黑压压的军阵,就等着朝着这边冲来。

    这是蒙古军惯常的战术,以集结起来的庞大骑兵冲锋,进而将对方的军阵彻底粉碎,可谓是冷兵器时代最强大的战术。

    而他们仗着这个战术,一路横扫整个欧亚大6,如今时候也企图以这个阵势,将逆势崛起而赤凤军也一并击溃。只可惜,今日他们所遭遇的敌人,和昔日里其他的对手截然不同了。

    “开火!”

    未等对方集结完毕,萧凤当机下令。

    一瞬间,三十六门克虏炮一阵威,当即就落入那严正以待的军阵之内,浓郁黑烟滚滚而起,立刻就将这军阵整个撕碎,化作一片片碎片,碎片四散开来似乎都在为之前的进攻而吃惊。

    那密集的“蚂蚁”大概也是被这连绵火炮给轰的一脸懵逼,他们想要按照从前的架势继续冲锋,然而持续不断的火炮却打断了这一节奏,迫使着那汇聚起来的“蚂蚁群”继续分散开来,直到溃不成形,再也无法维持起初的模样来。

    另一边,率领麾下士兵驻扎在座椅的赵志露出讥诮:“看样子,对方似乎还是次见识到这克虏炮的威力。”

    若是史天泽麾下大军,在体验了克虏炮的攻击之后,可不会在玩这种人海战术,但是很明显李明昊并没有这个经验,他还遵循着古老的冷兵器时代的战术,而这个注定了他的灭亡。

    于目光之中,已然有零散的骑兵正朝着这边奔来。

    他们似乎还沉浸在之前被火炮所打击的恐惧之中,以至于忘了眼前可能藏着的藏兵,只想要从这个已经被彻底锁定的军阵之中逃出去,逃得越远越好。

    只是一声枪响,那快要逼进战壕的一个骑兵身子一矮,当机从战马之上摔下来跌落尘土之内,再无任何动静。

    别人一见,顿时被吓住了,茫然无措看着周围,浑然不知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立刻给我攻击。”

    宛如号角,这一声枪响当机让所有赤凤军战士展开攻击,连绵的枪声不断响起,当机让那曾经风驰电掣的骑兵纷纷倒地,再无任何生息。

    不过是一霎那功夫,在这连绵数里之长的战线之上,便有数百具尸体躺在尘土之上。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勒住战马,李明昊顿时愕然。

    之前他正准备集结骑兵开始冲锋,然而从天而降的火炮却在一瞬间就彻底撕碎了自己的所有准备,被迫之下只好下令全军各自散开准备突围,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遭受了惨烈的打击。

    “禀告父帅,这种攻击应当就是那赤凤军所制造出来的铳枪所为。此物射程极远,更兼威力十足,丝毫不逊于三弓床弩。我等还是尽快突围,不然等到对方兵力合围时候,就是我等死亡之时。”李明昊纵马前来,脸上冷汗淋漓。

    他虽见过铳枪之威,然而成千只铳枪一并威,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当真是远想象。

    “我自然知晓!”

    瞥见几道火线直射而来,李明昊随手一点,数缕劲气一吐,当即将这铁丸凌空击碎。

    且望着远处躲在战壕之下的赤凤军士卒,他心中愤恨,却将身后长弓取下用力一拉,只见本是寻常箭矢的长箭犹如镀上一层金箔,转瞬间便化作一只坚硬金箭。

    “咻”的一声,这金箭刺破长空,登时穿破作为防御用的沙袋,纳入战壕之内。

    金箭整个崩碎,粒粒碎末却蓦地凝聚起来,化作数十道锐利长刺,直接刺穿脑袋,当场便让那战壕之内藏着的士兵尽数牺牲,不留丝毫生机。

    然而这时,天空中忽有数十道红芒闪过,诸人一见立时两股战栗,具是不敢动弹。这红芒乃是那克虏炮炮弹,一击之下不比人阶顶尖武者差,也就只有地仙能够仗着神通之法抵御了。

    李明昊一眼瞥见顿时恼怒:“那妖女,当真是纠缠不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现了吗?”心思一转,他又是拉开长弓,自体内金光暴涨旋即凝成一并金色长箭,抬起头对准那正朝着这边奔来的数十炮弹。

    金箭脱弦而出,只在半空之中却猛地分裂开来,一道道纤细长丝彼此纵横交错,却是凝成了一张巨网,间隙甚小便是麻雀也无法逃脱,就这样悬于空中,将这数十炮弹全数兜住,令其丝毫无法寸进。

    “轰隆”一声巨响,当即让这孕有莫大威力的弹丸彻底爆炸,不至于对麾下士兵造成多少伤害。

    饶是如此,李明昊却也不禁低哼一声,暗想:“这火炮当真有些厉害,竟然让我受了伤势。”想着那还未出手的萧凤,他更觉害怕,仅仅是克虏炮之威已然吃力,若是再加上一个地仙,那他当真是不敢想象自己目前处境。

    那萧凤毕竟是能击杀赫和尚拔都的狠人,就连万象法王和史天泽一齐上阵也未曾取得战果,反被对方击杀的强横存在,以他比史天泽尚且要逊色不少的实力,根本就提不起战意。

    “既然如此,那父帅我等究竟是如何是好?”李元复只觉头皮麻,强撑着心底恐惧低声问道。

    咬紧牙关,李明昊愤恨喝道:“撤退!再不撤退的话,我军死伤会更为惨重。”言罢,他已然驱策身下骏马,自那破开的口子冲出去,其余人眼见与此,也尾随其后一并跟着仓皇而逃。

    如今的场景已然失控,他们保全性命已然算是困难,更不觉得还有什么扭转战局的可能。

    不远处,萧凤只是凝视此处,嘴角微翘:“看这样子似乎并不需要我出手了?”

    无论是那空间挪移之法,还是祭天之法,全都是对精元消耗甚广的手段,纵使自己玄通绝也无法短时间内恢复,目前也只恢复到原来的三成功力,若是贸然上前,只怕会被对方瞧出破绽来。

    “既然如此,那是否继续进攻?”随侍左右,言岳问道。

    “穷寇莫追。那李明昊再怎么胆小如鼠,终究还是地仙人物,若非我出手,仅凭你们是断然无法将他留下来的。”挪开眼睛,萧凤不去看那远去诸人,却是扫过了整个战场。

    除却了那逃走的李明昊诸人,在这战场之上尚且残留着众多的士卒,他们目前正茫然无措的在这战场之上四处流窜,甚至舍弃了坐下战马直接躺在地上,企图充当死尸躲过一劫。

    “至于这些还未逃走的家伙,如果肯投降我自然可以饶过一命,但若是继续抵抗那就格杀勿论了。”

    长袍微动,萧凤已然不屑去理会这战场上的诸人,那些残存的士卒自然有参谋部诸人来处理,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

    这一仗固然打出了威风、打出了实力,但是敌人还没有完全离开,他们还在这晋中大地肆掠,若要将这些家伙彻底击败,仅仅是眼前的胜利还远远不够,萧凤还需要更多的力量。

    满是憧憬看着主公走入帐营之内,言岳看见身边成风、常忍,立时低头恳请到:“主公已然下达命令,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成风,你负责剿灭那些还负隅顽抗的家伙,若是对方抵抗激烈,不用客气直接动用克虏炮即可。常忍、你负责打扫战场,记住了一定要将我军尸体收拢起来,确保他们能够安息。至于那些投降的士卒,我自然会处理。列位,知道了吗?”

    “我等知晓!”

    成风、常忍齐声应道,各自带领麾下士兵前去处理事情。

    在经过如此多的战争,他们早已经熟悉应该如何处理战后的状况了。

    而且如今时候正值夏天,那些尸体若是就这么放在野外,很容易**生蛆,吸引蚊虫叮咬、野兽聚集,若是导致瘟疫肆掠,那才真的是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