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九章按兵不动藏诡计,心如火焚问计策
    且不提汾州城内诸军之事,另一边那李明昊已然是胸有成竹召来诸位部将。天籁小说Ww

    于深夜之中,那些部将也是不解,更兼身心具疲,只想要安稳睡觉,无奈何摄于主帅凶威,也不敢反抗,只得离开被窝来到了主帐之内。

    几盆烈火腾腾燃烧,照出一片通透光辉。

    李明昊高踞上,目光之内寒芒闪动:“今日召集尔等到此,并非其他事情,全是为了将那赤凤军彻底剿灭。既然如此,尔等可有计策?”

    听到这话,众人哑然,具是不敢应声。

    别看他们足有两万骑兵,比赤凤军全军尚要高上一倍,但在听到了赤凤军和赫和尚拔都以及史天泽之战之后,任谁都了解那赤凤军有火器加成,绝非仅靠熟练优势便可以取胜,更兼他们经过长途跋涉、士卒疲倦不堪,若当真正面对上,便是能够剿灭赤凤军,少不得也得伤筋动骨。

    想及于此,诸人只是专注于眼前吃食,全都没有反应,就等着别人给出反应。

    等了许久,李明昊见众人并未作答,登时嗔怒:“我召你等过来不是看着你们吃饭的,而是要你们给出计策的。若是尔等在不说话,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被这一吓,诸人立刻心惊胆战,彼此对望一下,终于有一人颤颤巍巍站立起来。

    “元帅!依末将所想,那赤凤军严正以待只怕并非短时间内能够轻言胜利的,若是仗势强攻、只怕会落得个两败俱伤。既然如此,我等何不避开那赤凤军,深入此地毁其耕田、断其根本,到时候那赤凤军定然会因为粮食困顿而不攻自破,而且此番计划更可以解决粮食危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吓得还是怎么的,说话时候话语始终颤颤巍巍,不敢露出不敬。

    毕竟这话也存在着相当的问题,若要摧毁耕田少不得和此地百姓相冲突,更会引起一系列的后续麻烦,至少对他们大军日后行动肯定会制造很多负面的影响,并非良策。

    “这事儿倒也有理!”

    然而李明昊却并不在意,吩咐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且下去做自己该做的。记住了,一定要找出对方粮食所在地。”相较于此地百姓,他更担忧自家麾下军队因缺乏粮草而哗变。

    置身于乱世之内,保全自己的实力,实在是一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计划已订,李明昊麾下将帅纷纷派出自家的斥候,深入到了这大山深处,企图搜寻那些躲在深山之内的老农,当然还有传闻之中藏在这里面赤凤军所建设的粮仓。

    此处动静,当然立刻就被藏在这里的赤凤军探子所察觉,很快的就被远在文水的萧凤所得知。

    面对这种情况,她也针锋相对组建了一支铳枪队深入丛林之内,仗着对当地地形的熟知还有百姓们的帮助,不断的射杀那些潜入深山的斥候,不过三日功夫已然击毙了数百余人,也令那李明昊麾下诸军寒蝉若禁,纷纷闭营不出以免麾下将士再受损失,只等着史天泽还有张柔两人的援兵。

    萧凤无奈,见对方久久不曾行动,自己军心也有些动摇。

    那张柔、史天泽两人大军就在近日便会抵达,届时三军联合共计九万兵马,定然并非她一军之力能够抵抗。

    料及如此,萧凤只好舍弃文水,却是移兵祁县,另一边也令仇烈、金蒙两人舍弃汾州,却是经由孝义进入介休,准备在平遥重新汇合,好在那张秀、史天泽两人到来之前完成合流,提高自身的实力。那李明昊眼见赤凤军撤军也是欣喜若狂,当机挥军占据了汾州城,虽是如此却不敢懈怠,连忙让麾下士兵接管城中粮仓,好确保能够及时夺得粮草。

    且看着城中那堆满仓库的粮草,他顿时笑了起来:“那赤凤军当真是糊涂至极,在离开的时候居然没曾将这些粮草烧掉,居然白白的送给我,看来那萧凤当真是要彻底覆灭。”

    李元复不解,问道:“父亲何以有此所言?”

    “自古以来,粮草为重。若是三日无粮,便是百战雄狮,也得饿成病猫任人宰割。那赤凤军任由我占据这汾州之城,岂不是愚蠢至极?”李明昊一脸不屑,却是对之前自己小心谨慎的想法感觉荒谬。

    若是那赤凤军只是这等货色,他又有什么可惧的?

    另一边,赤凤军之内也有人对此存有疑虑,于是那赵志便找到萧凤,想要知晓这般作为究竟有何用意。

    “主公。那汾州乃是运河中枢所在之地,甚是关键,城中更是藏有众多粮草,若是就这样拱手让人,岂不可惜?”

    萧凤只是摇摇头,回道:“虽是如此。但我们兵力本就不足,若是继续固守坚城,只怕便会陷入四面楚歌之境,届时四面具是敌人,更是难以突破,正是因此所以我才下令金蒙、仇烈两人撤离汾州,将它拱手相让。而以那蒙古大军的习惯,若是占领了汾州城,非得要大开杀戒才可能彻底镇压,到时候又是一场暴乱。”

    “那就任由对方屠杀吗?”

    眼中一红,赵志登时嗔怒,潞州城内的事情历历在目,他可不希望那屠杀事情再次出现。

    萧凤一脸无奈,只得摇摇头:“没办法!以我等兵力实在难以快击败对方,现在的时候只有忍耐。谁能够忍到最后,谁就能够胜利。”

    这毕竟是战争,战争总是无法避免屠杀的,赤凤军就连保存自己都很困难,若要强求保证每一位的安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想着那百姓安危,萧凤又问道:“对了,那史天泽大军如今状况如何?”

    “目前正在太原集结兵力,预计今日就会整顿完毕,而在两日之后就会抵达清源。”赵志回道。

    萧凤又问:“那张秀呢?”

    “自攻破平阳府之后,那张秀就始终把守着平阳府,只令其麾下八子张弘范率领三千兵马攻城掠寨,目前已经夺下蒲县、霍邑、赵城、洪洞、岳阳、和川诸县。若要抵达汾州城,少说也得六天时间。”赵志一脸担忧。

    那张秀若是率领大军挥师北上,对赤凤军来说,算得上是严重性的灾难,但是也就那样了。

    毕竟李明昊、史天泽本身实力已经够强,仅凭赤凤军自身是绝难能够解决的,便是多增加一支军队也无所谓,充其量敌人更多,将其赶出去所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会付出更多的牺牲,然而张秀却选择固守平阳府那就分外可怕。

    平阳府乃是和宋朝联系的必经之地,若要请求宋朝援兵,那非得要将平阳府控制在自己手中,否则当初萧凤为何要让张世杰、王允德这两位得力干将驻守平阳府呢?

    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候,赤凤军能够和宋朝取得联系,进而里应外合彻底歼灭蒙古大军,为此萧凤甚至拿出了火器这张底牌作为交易手段。

    如今时候张秀驻守此城,就是存了断了赤凤军和宋朝的联系。

    轩眉凝重,萧凤越忧愁:“这么说来,我们算是孤军作战吗?”目光之中怔怔望着眼前地图,她每日每夜都在苦苦思索,想要找出一些可行的方法,然而这破局之法实在是太过渺茫,近乎不可能。

    赵志心情异常沉重,低声说:“我等无能,未能助主公解围。”

    这些日子,他每次经过萧凤帐营,莫不是见到其中灯火通透,即使是深夜时候也俯身于地图之上,苦苦思索破局之法,说真的作为一位领,萧凤为赤凤军所付出的远远过任何一位士兵,完全是一位最为值得信赖的主公,不然的话换一个人来,那整个赤凤军可能就彻底崩溃了。

    只是敌人太过强大,已然过了目前赤凤军所能承受的极限。

    如今时候,无论是萧凤,还是参谋部诸人也不过是苦苦支撑罢了。

    “无妨!尔等所为我也看在眼中,只需要尽力即可。”挥挥手示意赵志退下,萧凤继续凝视地图,日光渐渐隐去,火烛已是点燃,于昏暗光辉之下,只剩下那布满愁容的玉容。

    走进来,萧星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之上放着一碗粥还有几根咸菜,样式看起来甚是简陋。

    在今年干旱的情况下,赤凤军能够维持全军食粥已经算是了不起的了,而作为全军统帅,萧凤自然是以身作则。

    “放在一边吧。我待会儿再吃。”闻到了那清香,萧凤张口说道,目光依旧盯着地图。

    “姐姐!你还是歇息一下,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不然的话,又会和昨天一样,忘了吃了。”萧星却叹声气,且看了看那憔悴许多的俏容,不免疼惜起来,说着就将那托盘放在了地图之上,方才让萧凤回过神来。

    无奈之下,萧凤只好捻起勺子,一点一点将那浓粥纳入口中,只是轩眉中依旧苦苦思索。

    “姐姐。你还在想着接下来的战况吗?”心儿一颤,萧星却觉得心脏甚是疼痛,连续十数日不歇息,寻常人早就累趴了,也就萧凤这般地仙人物才能够支撑这么长时间。

    虽是如此,在经过赤塘关全军挪移到白井镇,还有太原城以身真元祭天这两件事情,纵使是以萧凤之能,也依旧是精疲力竭,比之巅峰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能挥之前十分之一的能力,已然是值得庆幸了。

    “嗯!毕竟三路围军,合计九万大军。若是一个不小心,咱们可就要全军覆没了。”应声回道,萧凤声音已然微弱许多,不复之前中气,大抵是因为天气寒冷原因,她甚至咳嗽了几下。

    这一下,当机唬的萧星甚是担心,赶紧挪移到萧凤伸手,五指隔着纱衣摁住那身躯穴道,或轻或重、偶然更是将真元凝为气团纳入其中,这却是她正在以特殊手法按摩穴道,好让那凝涩穴道重新恢复起来,不至于阻挡气血运转。

    一边按摩,萧星一边问道:“面对这些强敌,我们纵然是放弃了太原城甚至是汾州城也无法逃走吗?”

    “这不是十几二十人,而是一万大军,而且每个人都有父母孩儿,可以说是拖家带口的。如此庞大的数量,仅凭山中所产根本支撑不下来,若是失去了根据地之内百姓们的支撑,只怕我们下一刻就有可能分崩解析了。”萧凤连连摇头,她毕竟不是赵括、马谡这等纸上谈兵之徒,自然知晓一万人大军究竟需要多少粮食才能支撑,每日又需要多少淡水才能解渴,就连手中使用的武器还有身上穿着的衣衫,也不知道究竟要耗费多少人力。

    而这些东西,皆是赤凤军所欠缺的。

    可以说若是没有了这晋中百姓们的支撑,赤凤军是根本无法达到如今的地步,如果当真就这么藏于群山、隐于丛林之中,那赤凤军可就是完全自绝于天下了。

    正是因此,萧凤唯有慎重行事,好确保整个赤凤军的安危。

    萧星身子一凝,怔怔问道:“所以姐姐才临阵以祭天之法,助我提升境界、凝聚琴心吗?”指下依旧继续着动作,然而却不免带着几分不情愿,前些天祭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直到现在她都还无法稳定修为,偶然间还会出现一丝的不和谐之感。

    “没错!”

    萧凤叹声气,轻轻的拍了拍肩膀之上的玉手,抚慰道:“你修为相较于同龄人已然算是佼佼者,然而面对我们的敌人的话,却还是力有未逮,为了让你在面对那些强敌时候不至于落入下风,我才会以祭天之法凝聚万民之志,助你提升境界、凝聚琴心,达到丹鼎境的程度,希望这一点你能够理解。”

    话音潺潺犹如一汪清泉,滋润着萧星心间,亦让她稍觉恬谧。

    “所幸你这琴心甚是平和,更有摒除邪魅、安抚心境、提振士气之能,比我当年所凝聚而成的丹火还要柔和三分,可谓是上佳的助阵之法。只需要稍稍修炼一下就可以掌握起来,不至于和萧月一般反噬己身。如此一来,除非是地仙亲临,寻常武者绝难伤到你。”

    似是回想起过去种种,萧凤双眸透着几分怀念,她对自己珍视之人向来重视,自然是不顾代价,也要让萧星实力尽快提升,以免在接下来的连绵战争之中遭受劫难。

    “可是姐姐,我能掌握吗?”心思忐忑,萧星却有些踟躇。

    她并非不知晓赤凤军如今状况,只是自己性子向来怯弱,故此不敢踏出脚步,和别人一样

    “自然可以。只要你愿意的话,肯定能够办到的。”

    看了看天色,萧凤这才恍悟已然是深夜时候,脑中倦意翻滚更是催促着自己的身体,她将手一揽立时将萧星带入怀中,长袖一拂几个灯烛立时熄灭,纳入那被窝之内一并踏入睡梦之中。

    明日时候尚需战斗,若是带着疲倦之姿,可就不像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