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战火连绵步步紧,三路大军尽出笼
    午时三刻,祭天已过,赤凤军合计四个作战旅,共计一万一千人的庞大军队立刻挥师南下。天『籁小说Ww』W.『⒉

    借着汾河水运,不过三日,已然抵达交城之地,等到休整之后,那汾州之内便传来讯息。说是李明昊已然率领麾下两万大军,将汾州之城团团围住,目前正沿着汾河北上,就准备和史天泽大军南北交击,将赤凤军拖住,令其无法逃脱。

    而潜伏在太原城境内的探子也传来消息,那史天泽已经抵达太原城,而驻守管州、寿阳两城的驻军也已经开拨,两日之后就会汇合起来,到时候重新汇聚起来的三万大军便可以挟天兵之力,彻底歼灭赤凤军。

    面对如此情形,萧凤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令第四旅绕道祁县自其背后攻击断其粮道,而自己亲率剩余的九千兵马进驻文水,和李明昊两万兵马正面交锋。

    文水距交城不过四十里之遥,只不过半日功夫,赤凤军依然兵临城下。

    而在城墙之头,则是立着一群相貌粗狂、一身皮毛的塞外之人,朝着赤凤军哈哈大笑,很明显这些正是李明昊麾下兵马。他们仗着乃是骑兵原因,故此行军度远寻常步兵,如今时候占据了这文水之后,便开始嚣张起来了。

    且看着那群嚣张家伙,赵志等人立时勃然大怒,立刻组织麾下部众,以克虏炮并集虎蹲炮一阵猛轰,更是派出麾下军士以火炮掩射的方式靠近城墙,当即让这群尚不知晓火器凶猛的骑兵魂飞魄散,只好胆战心惊的躲在城墙之后,若非赤凤军并不着急攻城,只怕这城墙早就被夺了下来。

    虽是如此,赵志回到帐营之后,却不免有些疑惑:“主公,那李明昊两万大军尚未过来,为何我等不将此城夺回?”

    “这文水城虽是重要,但也不过一个孤城,两侧具是山脉并无开垦之地。若是没有外部给及,则断然难以养活一万大军。我若是夺了此城,便会露出有趁之机,被对方团团围住生生困于城中。到时候,他们只需要断掉文水以及粮食补给,我等自然是不攻自破。如此陷阱,我岂能轻易上当?”

    萧凤摇摇头,又是嘱咐道:“你且注意了,若是现那李明昊骑兵立刻禀告,不得有误。”

    “属下知道了。”赵志虽是困惑,也只好依令行事。

    命令即下,赤凤军士兵虽是困惑,也只有原地待命。索性一日奔袭已然疲惫,正好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一下好恢复体力。

    …………

    另一边,那李明昊已然将汾州团团围住。所幸的是,那汾州正处于汾水之中,四周围具是挖出一丈深、三丈宽阔的护城河,再加上那约有两丈高的夯土城墙,仗着军中的一些火器助阵,也能够支撑一些时候。

    当然,若是李明昊强行命令士兵,也还是能够攻下来的。

    只是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也没有下令军中士兵攻城,就只是下令将汾州困住之后,就开始派出麾下骑兵深入农村、乡间,四处搜刮粮食还有牲畜之类的,在跨过了上千里之地来到这里,军中补给早已经匮乏,为了维持住整个军队不至于崩溃,只有采取就地于粮的政策。

    虽是如此,但是有数千士兵四处搜索,然而却只得一小部分粮食,远远无法满足军队粮食所需。

    “我给了你半天时间,你就给我弄来这么一点粮食?”

    指着不远处零散的数十头牛羊还有不到十车的粮食,李明昊恨铁不成钢。

    李元复苦着脸,赶紧解释道:“我已经派遣士兵深入方圆数十里之地,每一个村庄都找过了。奈何那村庄之内聊无人烟,根本就寻不到人影,便是在那些村落之内,也没有现一星半点的粮食。这些粮食,还是我亲自带队,方才在一处山洞之处现了那些人的踪迹,才弄到了这么一点来。”

    “笑话。这晋中之地向来都是膏腴之地,其地肥沃可产诸多庄家,其民亦是辛劳,当年那北宋、金朝两朝便是借着此地所产,方才将我等西夏王朝压在横山之西难以动弹。如今时候,你却和我说这里就这么一点粮食?”李明昊却不相信,依旧低声喝道。

    并非他不相信,实在是因为这里的粮食和自己之前探察到的情报相差太大了。

    “父帅。实不相瞒,并非孩儿无能,实在是那些刁民太过狡猾,居然藏于深山之中,故此我等难以找到。”李元复继续解释道。

    想着之前的场景,他也是气炸至极。

    本以为天兵一到,那些农民百姓自然就会赢粮而影从,岂料等到他军队到来之后,却劈面就是一顿刀剑,四周围更有利箭穿梭之声,若非自己反映及时,只怕早就折在这陷阱之内。

    不过也幸亏如此,却被他找到了一个藏在大山里面的宗族,所以才弄到了这么一些粮食来。

    但是若要寻到更多的粮食,那却是难上加难。

    李明昊却感觉自己像是被羞辱一样,高喝道:“藏于深山?既然如此,那么此地生产的粮食都在哪里?我这一地过来,所见到的沿路农田全都刚刚经过收割,地中麦茬尚未撅掉,可以说此地在之前时候应当有过一场丰收。那么你告诉我,那些粮食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仅凭他治下州所,实在无法满足两万大军粮食所求,故此才迫切需要粮食。

    若是此刻还无法弄到粮食,只怕整个军队就要彻底哗变了。到时候,他虽是可以凭借着自身武力还有威望强行弹压,然而那少不免让自己元气大伤、战力不存,若是要面对史天泽、张秀两人,估计就有可能会落得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李明昊可不允许让自己面对这种场景。

    李元复顿起疑心,低声说:“亦我所看,只怕那些粮食是被那赤凤军给收割走了,不然的话不会四处寻找不到那些粮食。”

    “赤凤军?”李明昊念叨了一下。

    点点头,李元复低声说道:“没错。这坚壁清野的手段,想必就是她的策略,不然的话如何会坐视我等围困汾州城,却还不兵攻打。依我想法,只怕那些粮食应当是被赤凤军藏在某个隐秘的地方。”

    “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去找出来?”低声骂道,李明昊却是十分愤慨,似乎眼前的孩儿越优秀,他的愤怒就越大,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我知道了,父帅。”

    李元复神色不动,对他父亲这般行径也是看的太多,以至于都没有了愤怒、哀怨乃是恼火的情感,只剩下一片冷冷的沉默。

    …………

    越过城头,金蒙清晰的看着远处大营,那一望无际连绵无穷的白色小宝,正似花朵一样点缀在汾水河岸两边,而这密密麻麻的蒙古包之内所居住的正是蒙古大军,他们正整装待就等着闯入汾州城,将死亡带进去,当然也将那包含生命的粮食给抢走。

    若是一个人不行那就十个人,若是十个人不行,那就百个人。

    如此叠加,最后形成的就是数万人的军队,为了争夺那能够让自己在这炎炎烈日之下里面生存下去的粮食。

    “这帮家伙,没想到居然如此迅。”

    五指捏着城头,金蒙暗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了这群家伙出现在这里,不得不说这帮子混蛋不愧是蒙古军队,最擅长的就是战略转移还有快袭行了。”目光灼灼望着那些正在巡逻的士兵,他的指头已经在城墙之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爪痕。

    “而且你听说了吗?王允德已经战死,便是张世杰也失踪了。如今时候张秀已经攻陷了平阳府,只怕不日时候便有可能会来到汾州之地。到时候,就凭我们这么一点力量,根本就支撑不住。”仇烈掠过那满是青筋的手臂,嘴角忽然间翘了起来,带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消息已经确实了吗?”

    低沉着声音,金蒙低下头缓缓问道。

    “城中已经有逃亡过来的难民。从他们的口中可以得知,那平阳府确实被攻陷了。目前正朝着霍邑进军,想必在十日之后他们就会率领大军来到这汾州之内吧。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弃城吗?还是和王允德、张世杰一样,一起战死沙场?”仇烈双目却死死盯着金蒙,继续逼问道。

    “是这样吗?没想到就连他们两人都败了吗?”

    金蒙却觉得眼前一片恍惚,五指猛地一抓,登时将那坚逾镔铁的城墙挂出五个指痕,而那指甲也寸寸崩断、鲜血淋漓,然而他却置若罔闻浑然不知自己情况。

    “兵力差距实在太大。那张柔麾下有三万自战场之上征战下来的精锐士兵,以张世杰、王允德两人之能,能够将其拖延十来天功夫已经算是奇迹了。”仇烈缓缓说道,只是这每一句话都如利剑,刺在了金蒙心脏之上。

    “放心吧。主公已经率领麾下主力南下,以她的力量还有赤凤军的实力,定然能够战胜对方。”扯了扯嘴角,金蒙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笑出来,只是那笑却比哭还难看,简直就是治小儿夜哭的最佳良方。

    仇烈叹息一声,仔细想着赤凤军一路走来的历史,也是感觉不可思议:“的确!以主公的能力,似乎有这个可能。毕竟无论是那李守贤,还是那赫和尚拔都,全都覆没了。在具备优势兵力的情况下,都被其彻底击败,毫无疑问。但是事不过三,你觉得这一次她还能成功吗?”

    若是让任何一人在旁边观看赤凤军还有萧凤这一路行径,当真就和开了挂一样,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但是也正是这种表现,反而让蒙古诸人更是恐惧,恐惧这个正带来不明变化的家伙。

    从那强悍的在一瞬间淘汰弓箭和投石车的虎蹲炮,再到将火器大量使用的战法,再到如今时候的步炮协进,如此存在简直就是一个重磅炸弹,让所有人都位置胆寒,俨然将这个女人当成了怪物,便是其麾下的赤凤军,也被诸多流传所渲染,甚至成为了那不死僵尸、钢铁士兵一样的存在。

    正是因此,所以蒙古才会调集大军,以三路齐进的方式形成绝对的兵力优势,并且从四面八方压缩赤凤军的生存空间,确保能够将其彻底剿灭。

    两人漠然以对,最终归于沉默。

    似这般的问题,他们还是不敢说出口,毕竟他们不比那被欺骗的士兵们,知晓更多的情报的他们更明白此刻赤凤军所面对的险境,也晓得在这前所未有的风险之中,众人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考验,而那考验也足以让任何一个知晓的人为之恐惧,乃至于望而却步。

    不管未来如何,两人都明白,在这条道路注定要以鲜血浇灌。

    烈阳渐升,已然烤的人心烦意乱,似这能够烤化柏油的高温,近些天一直在持续,更令日头下的士兵难以忍受,只好躲在蒙古包又或者树荫之下躲开太阳,以免被晒得渴死。

    旁边的汾水也是越来越浅,相较于从前也只能铺满河床浅浅的一层,一脚踏入也只是达到腰部区域,更无往常汹涌磅礴的场景。

    仇烈也没兴趣继续待着,立在一边问道:“既然如此,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毕竟我们粮草也不多了,充其量也就只能保证一个月时限。一个月一过,只怕就无能为力了。”

    他似乎对城外的蒙古大军并无兴趣,只是双目聚敛钉在仇烈身上,似乎想要知晓这位统领心底里真正的选择。

    “城中粮食只能支撑一个月吗?那之前咱们从此地收上来的粮食呢?”两根眉毛拧在一起,金蒙更觉困顿不已。

    他之前曾经亲自率领麾下兵马助当地百姓收割粮食,自然知晓城中所储藏下来的粮食不可能只有这么多,应当要远远过这么一点,至少也能够支撑个一年半载,但是怎么粮食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了?

    “是杨辉。”仇烈淡淡的说道:“根据军中士兵所言,在这之前杨辉一直都负责将城中粮食运到太原的任务,但是根据账簿之前所写的,那些被输送出去的粮食不可能就这么一点,所以我就奇怪了那些粮食究竟跑到了哪里去了?”

    “莫要再说了!”

    听到这消息,金蒙立刻压低声音,低斥道:“而且仅凭一个月的粮食,应该足以支撑到赤凤军主力赶来。到时候得到他们襄助,定然能够彻底击败那李明昊。让这厮滚出这中华之地。”

    仇烈被这么警惕,立刻收起话语,不再说话:“我知道了。”

    两人哑声,彼此木然无语,只是看着城外那一溜的蒙古包,越感到惆怅。

    似这般庞大的军队,仅凭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击退,如今时候只有静待萧凤过来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