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聚人心萧星明悟,明斗志祭天开启
    三日一过,整个太原城已然是空荡荡的,再无一人。天』籁小说Ww『W.『⒉

    伫立于城头之上,萧凤满是伤感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墙砖之上密布着的灰褐色斑点,这是她麾下士兵留下的热血,然而伸手去触摸却已经彻底冰凉。于砖石之上,那插在上面的刀枪箭簇都还没有消失,部分的砖石更是破碎露出了里面素白的夯土。昔日里战争的余烬还没有消失,它们依旧在继续,而且在可以遇见的未来,也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

    怔怔着看着这一切,萧凤感觉心中堵得很:“希望,还能够再次回到这里。”稍稍抬头眼,于眼眸之中映出那万千苍茫的山川,于远方之地那史天泽的军队正朝着这边奔来。

    幸好这城中百姓早已撤离,却是让赤凤军压力减小许多。

    “主公!”

    莲足溅起些许尘土,萧月满是担忧瞧着萧凤。

    没有在府衙见到主公,她知道依着萧凤的性情,应该会在这里缅怀手下士兵,所以就来到了这里。

    “什么事情?”

    目光贪婪的扫过城墙,萧凤只想要在这最后的时候,将目光之内的一切都印入记忆之内,很快的他们就要从这里离开了。

    “李太痕还有孙武吉已经回来了。根据他们传来的消息,平阳府已经落入了张秀手中,吕梁城也被李明昊所夺,不日之中就会挥军南下直取汾州城。”张了张口,萧月似要说些什么,只是自口中流出之后却只有这平平的消息。

    几许微风,带起了尘土,撩起了垂下的秀,更让萧凤心中波澜渐起:“王允德呢?”

    当初时候因为那王允德乃是当地人,所以她就令其驻守平阳府,好确保整个晋中大地不受南方战局影响,没曾想转眼间那蒙古和南宋停战之后就调转枪头,开始剿灭赤凤军了。

    以张秀为的三万大军,实在不是王允德、张世杰两人能够抵抗的。

    “他死了。只有张世杰逃了出来。”萧月嗫嚅道,声音甚是微小,唯恐惊到主公。

    萧凤顿感心脏之处似是被这扎了一下,低声问:“那张世杰现在在哪里?”

    “根据李太痕报告,他朝南方去了。”

    “南方?果然!无论中间究竟生什么,最后都只会走向唯一的结局吗?”

    怔了怔,萧凤只觉心中堵塞的很,脸上却依旧平淡如初,细想着历史之上所记载的事情,她只觉自己的痴想是如此荒唐,甚至以为自己所为不过一场幻梦。不管她如何作为,这赤凤军都要在蒙古大军之下狼狈逃窜,而那张世杰也依照历史记载,最终加入宋朝之内,既然如此那自己置身于此究竟所为何事?

    仅仅只是作为历史书之内的一段文字记载吗?

    “辛丑初,潞州女萧凤以‘净火焚世、驱逐鞑虏’反,谓之赤凤军,是夜率众攻潞州,陷之。汾州李守贤兵讨之,败。赫和尚拔都闻之,令兵一万四千自沁州而下。萧凤以弟子萧月、萧星将以千人守潞州,自领麾下七千兵马,战。因其麾下百邪不侵、刀枪不入,拔都遂领军后撤,建城榆次。

    是年,暴雨封山,溺死者甚众,潞州之内半数尽灭。

    次年,萧凤制火器,名曰虎蹲炮,射程逾里、威能不可挡,诸人惊讶难以抵抗,赫和尚拔都自戕而死,麾下兵员全军覆灭,太原陷。大汗怒,以史天泽为主,以攻城炮、手炮诸多火器助阵,然民多愚昧易蛊惑短促难成,遂令李明昊、张秀两人自西南交攻,最终于太原城败赤凤军。”

    关于自己的历史记载,萧凤甚至可以自己就写出来,毕竟眼前一片灰暗,她实在不认为仅凭麾下兵马还有自己的这么一点力量,就能够彻底击败三大地仙连手,并且顺利带领麾下兵马从这兵凶战危之地逃离出去。

    眼底之内满是哀伤,萧凤已然不敢继续去想下去,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底子,更勿论麾下兵马了。

    如今时候,若非她还继续撑着,只怕麾下士兵随时随地都可能分崩解析、陷入不复之地。

    “主公!”

    一个呼声,让萧凤回转神来:“萧星,所有的士兵都准备妥当了吗?”

    于远处,那萧星一张俏脸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明眸之中透着担忧:“禀告主公,依照你的命令,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只需要您一声令下,城中的造船厂,还有那些城墙都会被火药炸毁,定然能够确保不被蒙古夺去。”

    “既然如此,那就传我命令吧。”怔怔望着远处,萧凤吩咐道。

    萧星顿感惊讶:“真的要毁了吗?”

    在那里,有他们幸幸苦苦了好几个月才建造出来的造船厂,而能够冶炼出大量钢铁的高炉也安置在那里,诸如铸炮所需的水力锻锤,以及各类的工具也全都摆放在这里,从而方便能够利用这太原城中庞大的资源近距离生产出赤凤军所需要的火器。

    只可惜这些东西体积太过庞大,根本就难以携带,所以只有摧毁一途。

    “当然。”萧凤沉声说道。

    “我明白了。”神色透着哀伤,萧星也明白事态眼中,立刻就出命令。

    接收到命令之后,远处顿时升起数十道烟尘,烟尘直冲云霄足有数十丈之高,而且还在朝着四周围蔓延。

    那里是他们曾经制造“苍龙”号炮船的造船厂,也曾经是制造虎蹲炮的重要军事工厂。当初时候正是借着这城中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有汾水便利的水运运输煤铁矿石,方才令萧凤完成全军火器化!

    如今时候,她手下的一万主力已经全部火器化,合计三千具虎蹲炮,一万四千挺铳枪以及三十六门克虏炮,再加上历经数次战争而成长起来的参谋部指挥体系以及中华教对军队基层的强力控制,萧凤自信面对任何一支军队都能够战而胜之。

    但若是对方以庞大军队正面碾压,却依旧远赤凤军所能够承受的。

    没办法,目前赤凤军底蕴太薄,而面对的敌人太过强横,再有潜力的婴儿若是无法成长起来,终究还是无法对一个体格强壮的巨人造成威胁。

    在确保所有的东西都被彻底摧毁并且没有被复原的可能后,萧星也重新回来:“禀告主公,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摧毁了。”

    “那就好!毕竟那些东西甚是重要,若是被蒙古人得了,只怕会酿成大患。”

    五指攥紧,萧凤神色已然收敛,自城头之处缓步走下,秀随风而起,长袍呼呼作响,当来到众位士兵面前,她已然是褪去哀伤,重新成为之前的那一个潇洒自如、自信满满的赤凤军统领。

    萧星跟在后面,且看着重新焕精神的萧凤,越感觉害怕,却低声询问身边萧月:“姐姐。难道事情真的严重到这种程度吗?”

    历次战争,她都看着自己主公力挽狂澜,所以也只以为这一次也会安然度过,但是萧凤这近乎严肃的表情却实在是太过沉重,甚至让她惴惴不安,以为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错。”

    萧月点点头,回道:“三位地仙,还有九万大军。而且战争还生在这里,你应当知晓若是生战争之后,地里的庄家就算是全毁了,根本就不能指望来年的收成了。我们虽是有了一年储备,但就算是击败对方,只怕整个州府也会彻底崩溃,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

    “是这样吗?”

    萧星这才恍悟,对远处萧凤为何如此而感到理解。

    民以食为天,这是她主持内政时候的经验,自然知晓若是没有足够粮食,究竟会生什么事情,望着远处的萧凤,也更明白这选择究竟有多沉重,沉重到只有她一个人去推行这个注定坎坷的道路。

    “诸位!”

    秀目掠过众人,萧凤的声音甚是低沉,也让在座的士兵倍感悲伤,因为他们全都知道接下来即将面临的事情。

    “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离开。因为在这里,有我们的根,也有我们的血脉,更有我们的灵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离开。但是你们别忘了,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只有活下去才有未来。”

    风声还在呼啸,然而却不曾掩住萧凤的话音,她还在继续的诉说,而且不会停止。

    “所以我们只有撤离,从这里撤退,撤退到那连绵的群山之中,撤退到更遥远的地方,撤退到能够让我们实现我们梦想的地方。唯有如此,我们只有继承死难者的遗志,才能够继续活下去,而不是在这里坐以待毙,最终变成鞑靼人弯刀之下的亡魂。”

    此时虽是日上三竿,更兼烈阳当空,但是众人在听到了那鞑靼人的时候,还是不禁感觉背后汗、通体冰寒。

    那几近绝望的场景,他们已经体验了好几次!

    目光盈盈、溅起灰尘少许,呜咽响起,最终练成一片,这是在哀悼那曾经逝去的战友吗?

    他们曾经为了自己、为了战友也为了百姓而埋骨于此,而现在自己却必须要落荒而逃,舍弃这一片栖居一生的地方?

    哀伤之情渐渐笼罩整个军队,更令所有的士兵全都倍感痛楚,只觉得心如刀绞,分不清眼前掠过的究竟是自己还是他人。

    “所以我们要离开这里,去前往更广阔的世界,继续自己的意志。他们自以为砸碎了我们的城市,便可以让我们彻底覆没,但是他们注定会失败。因为我们失去的只是枷锁,而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

    一声咆哮,随着数十门巨炮一起响彻云霄,萧凤已然是握住长剑,猛地一拉鲜红血液已然溅入空中,如火一般灼热至极,随即纳入了一个巨鼎之中。被这鲜血一染,那巨鼎之内沸腾的热汤顿时化作嫣红之色,在巨鼎之下浓浓火焰灼烧之下,更是不时溅出巨鼎,似是在愤怒,也是在狂啸。

    在放出体内大量的鲜血之后,萧凤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许多,毕竟这一下她已然是舍弃了体内太多的真元,只能勉强维持清净琉璃焰不灭,若是如同之前对阵史天泽、万象法王一般厉害以及强大,却是不可能了。

    立在一边,萧星甚是心疼,踏出脚步想要劝阻。

    这是古代祭天之法,通过特殊的药汤将地仙真元给化开然后喂给寻常士兵服用,便能够令寻常士兵战力倍增,这虽是能够最大化激战士能力,但对使用者损耗却实在太多,故此即使是创此法的兵家孙子,也并不提倡这般行径。

    萧月却一把拉住她摇摇头,第二个走到了这巨鼎之前,信手一挥也是割开皓腕,任由鲜血流入巨鼎,然后从里面舀出一碗纳入腹中。

    望着眼前的一幕,位于众人之的赵志等人立时走上前,将自那巨鼎之内舀出一碗血水,一口吞没之后犹未尽兴,亦是一般割断手腕,令体内热血纳入这巨鼎之内。如此这般,所有士兵具是走上前,舀了一碗血水饮罢之后,亦是一样效仿赵志行径,滴入自己的鲜血。

    直到在场的所有士兵都结束之后,这巨鼎之内也只剩下最后的鼎内薄薄的一层,然而这最后剩下的却异常鲜红、宛如红宝石,像是已经将一切的精华全都集中在了一起。

    肃立一边,萧星觉得身体在颤抖,她看着那些义无反顾的士兵感觉不解,不明白这些人明知道九死一生却还是跟在自己主公的身边,是为了求的生存,还是为了别的东西?

    萧星不明白,事实上自庆元府之后,她就一直不明白,为何萧凤总是执着于这种事情。

    她害怕死亡、也害怕鲜血,幼年时候的场景总是让她惊醒,并且为之害怕,甚至于直到现在还在害怕,不愿意也不想要去接触那些东西,所以也就一直只是呆在安全地方处理着内政,好确保整个赤凤军能够安然运转,便是武功也因为长期疏于修炼,要比自家的同胞姐姐差的太多了。

    只是因为有萧凤还有萧月顶在前方,所以她还可以安然的过着自己的梦境,以为这安宁和平的场景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然而,梦是会碎的。

    蒙古大军的到来,已经宣告了一切的终结,她再也无法在自己的治下自欺欺人的过下去,只有去直视这一切,去看待眼前的一切,才能够踏出那关键的脚步。

    萧星转过头看着萧凤,眸中闪烁着畏缩:“我真的要这样做吗?”

    虽未开口,然而那话却已经传出。

    萧凤颌算是默认了:“没错。这是关于所有人的安危,没有人可以推辞。无论是你,还是我。”这一次谁都无法逃避,不管是她还是那些士兵,又或者是萧星,全都无法避免。

    “我明白了。”

    咬紧嘴唇,萧星且望着那期许的目光,恍惚间又想起从前的往事,那活泼灵动的女童已然蜕变为今日这般模样,那她又何必继续拘泥于过去呢?

    心念于此,萧星顿感坦然,也是走到了那巨鼎面前,依着众人的法子滴下血液,竭尽全力方才将那剩下的一半鲜血全都纳入腹中。

    这鲜血犹如火炉,却是炙烤着她的身体,也令那真元好似沸腾一样,于丹田之内一丝丝炫音却是渐渐升起,令她不禁张开口,一声声旋律渐渐升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声音渐起,最终令每一位士兵都感觉鲜血沸腾,便是之前饮入的那一碗血水也全都化开,尽数纳入身体之内,令每一个细胞都好似重生一样,焕出无穷的精气,亦是让他们重复之前的壮志。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三声齐呼,响扼九霄云层,荡开一片清澈天地。

    萧凤这才放心,也是走到了那巨鼎之前,信手一挥那最后仅存的鲜血尽数纳于口中,只见她原本苍白脸色顿时消去恢复原本健康,眼眸之内已是透着摄人光辉,一如她往常那般自信而且高傲,手中一动那一杆大旗已然落入手中,猛地一挥已然令那翱翔火凤高悬于空,高呼道:“以枪炮为名,终有一日,我等必将回归此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