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六章两万精兵已入境,兵锋直指汾州城
    满目黄土,遍地沟壑。』  天籁『小说WwW.⒉

    在这横山境内,正有一支骑兵飞驰,正朝着那太阳升起之处奔去。虽是烈日横空、热浪腾腾,这些骑兵却不敢少有做次,具是埋头于尘沙之中,朝着远方奔去。

    依着元帅的命令,他们必须在七日之内抵达吕梁,并且顺势北上,径取太原一城,如此一来便可以和史天泽一起形成围攻之势,将赤凤军彻底封锁在太原之内,令其尾不能呼应,只能困死一地。

    却在这时,于远处有尘土扬起,定眼一看正是曾经单人深入汾州之内,鼓动此地番民啸聚一起围攻汾州的李元复。

    且看到他来到这里,那些骑兵具是侧开身子,让出了一条道路,让他直接来到了那正处于军阵垓心之处的元帅面前。而在这军阵之中,正有一人高踞那高头大马之上,身躯高大犹如虎豹,一对锐目透着凶狠,满嘴胡子更显粗狂,当真是一代北地狂人。

    李元复见到此人,不复之前张扬,立时俯下去小心翼翼说道:“父亲。您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哦。我知道了!”随口应道,李明昊凝目一看,又是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弄到那赤凤军之内的火器?”话音之内,自然带着不可质疑的呵斥。

    被这话一惊,李元复立时吓住低声问:“请恕孩儿愚钝,未曾办理此事。”

    “没有!即使如此,那我派你去那汾州又是所为何事?”怒容浮现,李明昊立刻呵斥,竟然不管此时乃是当真众人的面,就将腰间皮鞭接下,对着李元复就是一阵鞭打。

    噼里啪啦,每一下全都不曾留情,全都落在了李元复后背之上,令其皮开肉绽、血流满地,虽是如此那李元复却还是咬紧牙关,继续跪在地面之上,低声哀求道:“请恕孩儿无能,未曾为父亲解决问题。只是父亲,之前您吩咐孩儿前去的时候未曾说及此事,为何如今反而有此疑惑?”

    “哼!”

    且听此话,李明昊立时恼怒:“谁知道那天可汗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以火器不足并未将其分拨给我。我这麾下竟然就没有一门攻城炮,一具手炮。我虽是握有两万骑兵,然而若是没有了这火器,那在对方的眼中岂不是和赤手空拳一样吗?”言罢之后,他扫过地面之上哆哆嗦嗦的李元复,更显愤怒:“都叫你这厮无能,竟然将此事也给忘了。”

    他也是军中厮杀出来的悍将,自然知晓当赤凤军以火器歼灭赫和尚拔都之后,这天下之内战争的形式就开始转变了。

    若是没有那譬如虎蹲炮、铳枪一般锐利火器,那就和赤身**对抗一个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一样,只会任人宰割。正是因此,所以他在现自己军中并未配备火器之后,就开始着急起来,企图让自己的孩儿将那赤凤军之内的火器制造秘密也给套出来,好让自己也能够制造出火器。

    李元复这才明白原因,连忙劝道:“父亲莫怕。那汾州之内早被我布下暗线,纵然有火器助阵也不在话下。到时候只消我暗中命令,对方自然会开门投降,届时赤凤军火器的所有秘密,自然会被父亲所知晓。那个时候,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作为对方的儿子,他可实在是晓得这位的性子。

    若是做错了什么违背他的事情,非得给打个半死不成,唯有告诉他一些欢喜的事情,才能够为自己脱罪。

    李明昊这才收住长鞭,笑了起来:“即使如此,那是我错怪你了。”目光凝视远方,那一抹阳光已然渐渐消失,却被无尽黑暗所笼罩,在经历了一整日的行军之后,整个部队也有些疲倦,是时候开始休息了。

    “立刻统领全军原地休息。”

    吩咐身边骑兵传达命令之后,李元复眼中又是浮现出一丝疼爱之意:“而且你也回来了。那么我便给你五千骑兵作为前锋,给我试探敌人的踪迹。记住了,务必确保我军路线安全,知道了吗?”说罢,那眼眸之内早就没了疼惜,只剩下一片冰冷至极的威慑。

    “孩儿明白。”

    李明昊立时俯,接受了命令。

    既然对方都这般说了,那他可是没有反抗的余地。

    毕竟作为自己的父亲,这李元复可是绝不许任何人敢于违背自己的命令,便是他的妻子和孩儿,也一样不许。

    黑夜复现,圆月皎洁,又是一天过去了。待到第二日之后,李元复已经召集好麾下兵马,带出一阵风尘,具是被那地面之上裂开的硕大口子所吞没。这些是长久以来被流水所侵蚀形成的,每一处都甚是庞大,大的可以达到上里之阔,小的却是就连马儿都走不了,乃是一个绝佳的藏匿地点。

    若是有人在附近藏匿军队,只怕他们就算是近在咫尺,也绝难现。

    正是因此,所以李明昊才会让李元复担任前锋搜索这地裂塌陷之地,好确保整个大军的安全。

    行于这沟壑之内,李元复却是默不作声,只是冷冷的看着四周围的一切,两侧山壁陡峭近乎垂直,只留头上一缕缝隙让那阳光落下,宛如将整个天空都切成了两半。而他们就这般行在这沟壑之内,不断的深入到每一个地境,好确保在这沟壑之内,并没有敌人的存在。

    赤凤军虽是被史天泽牵制住了,但是在这广阔的大地之上,向来都不缺乏反抗者。

    他们若是一个不小心中了圈套,损兵折将倒是小事,若是因此延误战机让赤凤军逃了出去,那就罪该万死了。

    再和宋朝短暂休战之后,目前整个蒙古的最大目的就是彻底歼灭赤凤军,令其彻底覆灭不留下一丝生机,正是因此所以他们的大汗窝阔台才会调集这人员过十万,加上民夫更是接近百万的庞大军队,就是为了能够将这赤凤军彻底剿灭。

    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赤凤军所在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

    北可威胁漠北一代,南下可以和南宋联络,东去可以径取江淮一代,西走也可夺取河套一代,如此重要之地被赤凤军所操控,无疑等同于被人在蒙古在心脏之处安置了一根长针,只需要猛地一戳便可令这庞然大物轰然倒地、不复往日的气息。

    而他们的父亲李明昊也正是存着这个心思,企图通过东征占据这晋中之地,从而进一步扩张自己的势力,好能够令其变得更为强大、更为厉害,好视线其一生的夙愿。

    细想这些,李元复沉默不语。

    只是他身边依旧有人愤愤不平,低声说道:“少帅。还请原谅末将所言,你这般付出实在不值。”

    “嵬名妹勒,你莫要胡说。我父亲所为乃是为了大计,我乃是他的儿子,自然应当为其尽孝犬马之劳。区区牺牲何足挂齿?”凝目呵斥,李元复低声骂道。

    “但是少帅。你也知晓元帅性情爆狂、无情至极,昔日里曾经坐视自己一族为蒙古所灭,只求自己生存,否则他如何能够换取今日这般辉煌?”那嵬名妹勒却是恼怒,似是对自己的元帅充满不满:“恕我所言,他的那点伎俩是个人都能看出。和那赤贼妖女相较,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李元复只是摇摇头,继续劝道:“若非我父亲忍辱负重号,我等如何能够逃得性命,苟活于世?你莫要说了,否则的话莫要怪我不念同族之情。”

    “我知道了!”被这一吓,嵬名妹勒立刻收嘴,却是不再言辞。

    此番战斗,他们虽有两万骑兵,然而战斗远在横山之外,远兵锋企及之能,更兼劳师远征对粮草还有后勤压力甚大,更无火器一类的武器助阵,若是和那赤凤军对阵,还真不知晓这战斗究竟谁胜谁败呢。

    两人不再言辞,只是带着军队继续前进。

    三日一过,他们已然从那横山之内安然度过,已然来到了吕梁城之前。且看此地,奇峰高耸直插云霄,满地沟壑割裂大地,丘陵起伏更显浩渺,每一处都透着那横亘天地的苍老。

    “那里就是吕梁城吗?”

    站在一处高地,李明昊眺望着远方的一座古老城池。

    依着文水,一圈城墙靠着山势连绵起伏,最终环成了一个圈,而在这城墙之内,世世代代生存于此的百姓们正依着往日的起居开始了一日的工作,挑水的挑水、做饭的做饭、纺织的纺织,于不远处的山坡之上,更有一些猪羊在上面悠闲自得的啃食着植物,旁边待着几个牧民,在旁边照看着。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闲适无比,只可惜他们还不知道在距离此地数里之外,一支骑兵正张牙舞爪朝着这边扑来。

    李明昊对着远处的李元复招了招手,说道:“李元复。你且率领麾下兵马将这吕梁城给我夺下来。还有,军中大军奔驰数日,粮草已经快要耗尽,所以务必自此城之中收集充足的粮食好确保整个军队的需求。知道了吗?”

    “我知晓了。”

    李元复立时依令行事,带着麾下兵马冲入这吕梁城中。

    赤凤军的实力实在是太薄弱了,只能够将仅有的兵力布置在诸如太原府、汾州城、平阳府这一类的兵家重地之上,至于这吕梁城根本就无法分出足够的兵力确保安全,只有靠着其城中的世家豪族自己组织起来抵抗敌人侵袭。

    然而仅凭这些土绅,如何能够和李元复那精锐骑兵对阵?

    不一会儿,那城墙就被整个攻破,蒙古骑兵也踏着马蹄闯入这古老城市之中大肆杀戮,并且将那些见到的粮食、牛羊牲畜等等全都拉走冲入军中,此地距离银川实在是太过遥远,之中更有八百里瀚海阻隔,为了满足大军的需求,只有就地抢粮了。

    凡抵抗者,杀无赦!

    这就是蒙古军的一向做法,那赤凤军如今祸乱晋中之地,搅得蒙古治下可以说是人心惶惶,起义之事此起彼伏,实在是让人头疼不已。正是因此,所以那窝阔台也不打算玩什么仁义之举,根本就不会控制麾下军队行径,所谓屠城一事他们干得太多了,根本就不会在意的。

    以威慑震慑群雄,如今时候那些起义之事也被压服,只需要将赤凤军也剿灭了,那整个北地就彻底安稳了。

    窝阔台向来杀伐决断,自然不会在意什么名声。

    而这李明昊更是丝毫不在乎,他这种事情也见得多了,自然也是没有什么阻碍,相当顺利的就将整个城市纳入麾下,而接下来的目标,自然就是距离此地三百里的汾州,只需要占领汾州便可以直接断绝赤凤军的后勤补给,更可以以此地直接威胁到潞州城和太原城。

    到时候,他只需要在一边静观赤凤军和史天泽两虎相争,届时为了剿灭赤凤军,史天泽定然会付出惨烈代价,而到时候自己便可以趁势一击,在顺利歼灭赤凤军的时候,还可以将那些火器以及其铸造方法彻底纳为己有,甚至可以借机翦除那向来对自己威胁甚重的史天泽,如此一箭三雕之事,自然是让李明昊兴奋不已,甚至以为自己计划已然有了成功的可能,只需要再踏出一步便可以握在掌心之内。

    这番不说,吕梁城覆灭一事很快的就传递到汾州金蒙、仇烈耳中。

    “没想到那李明昊居然如此迅,不过四日竟然就来到了这里?”一脸忐忑,金蒙只觉压力倍增。

    这差距悬殊的战争,他也是第一次开始解除,以前都是置身于萧凤的护佑所以才没曾体验,如今真的全都压在自己的肩上,当真是重于泰山。

    仇烈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那厮虽是夺了吕梁城,但是这吕梁城附近全是大山,山路难行无法逾越,单人或许可以行动,但若是率领数万大军的话,则断然难以过来。所以此人若要剿灭我赤凤军,当走汾阳然后自此城踏入汾水,之后便可以借此地威胁我军粮草运输线,朝北可以威胁太原城,朝南可以威胁汾州城,故此我等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够令其困在汾阳,不至于造成严重后果。”仇烈扫过在做各位,立时喝道。

    席中所有军官还有教导士全都应声回道:“我等知晓。”随后离席,开始准备一应事物。

    他们都没想到那李明昊行动如此迅,虽是如此幸好之前早有准备,所以也不用多做准备便可以行动了,虽是只有六千兵马,但是仗着坚城、火器以及炮船,应当能够在对方的兵锋之下支撑一段时间,到时候只需要支撑到萧凤率领的赤凤军主力到来,那么自然可以解除此次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