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三章兄弟情不过云烟,刀枪战纷争不休
    一时间,两人具是沉默下来,彼此对望只是啃着手中的窝窝头。天籁『小说Ww『W.『⒉

    在这个时候,他们吝啬于说话,好节省力气等到接下来的战斗。自从那张秀到来之后,这战斗是一天接着一天,每一次人数也不多,也就只有上千人,以平阳府之内的兵力完全可以挡住,但是也耐不住那张秀以这论战之法消耗兵力。

    持续到今日之后,城中士兵已经是个个带伤,城中粮草亦是消耗大半,只怕破城时候就在今朝。

    “嗡——”

    宏大号角蓦然响起,立刻就令两人惊醒起来。

    “是敌袭!”

    对视一下,张世杰和王允德具是站直身躯,经历数次鏖战之后,他们对这蒙古攻击的号角已然是熟悉的太多。

    不敢迟疑,两人连忙将那放在一边的武器取过来,踏着石阶来到了城墙之处。自望楼之上俯瞰整个大地,立刻便见到在那汾河两侧,近千位士兵正蜂拥而至,尾随其后更有那火炮、投石车开动起来,将装满火药的炮弹以及炸药包朝着城头砸来,只一下就让那夯土筑成的城墙彻底崩溃,露出一个硕大的口子。

    “又是这个家伙。这厮还有完没完?”

    只一眼,张世杰就见到那正在前方的张弘范,五指攥紧手中长刀,脑海里面浮现出诸般场景,有当初翠微峰被构陷下入地牢的场景,有在潞州城阻止对方屠杀的场景,有醉香楼斗法的场景,更有不久前被对方设计陷害场景。

    不待他激动,旁边王允德早就取过铳枪,瞄准对方就是扣动扳机。

    那子弹离膛而出,立刻就朝着张弘范射去,只是这就连寻常铠甲也能一击穿透的子弹,却在对方身躯三尺之外凭空凝滞,随后跌落在地。

    王允德顿时一惊:“这家伙好厉害的罡气。只怕修为不比你差。”

    便是他也无法达到这般境界,整个军队能够以罡气挡住铳枪的,也就只有张世杰一人罢了。便是他们赤凤军的士兵,也需要以专门锻造出来足有拇指厚度的铁盾方能挡住,当然这铁盾也足有二十来斤重,也只有一些力士才能扛起来。

    “那厮父亲乃是张秀,修行的亦是玄门正宗心决,而且身上所穿之铠甲,也是只有怯薛军之中才会配备的玄铁铠,以铳枪之威自然可以轻易抵挡。没想到那张秀当真下狠手,居然让自己的儿子亲自领兵攻打,看来这次对方是势在必得了。”只见对方越来越近,张世杰越焦急,若是让这厮闯入城中,只怕这平阳府就真的要彻底易手了。

    王允德连连扣动扳机,连番射击之后,那铳枪已然快要融化,几近无法使用:“既然如此,那我们该怎么办?”

    “战!只有继续战斗下去。”

    张世杰咬紧牙关,话音落定时候,那士兵已然来到了城墙之处,且看到那些正在把守被火炮轰出来的豁口,只将刀一横立刻将守将士兵尽数杀绝,让本来森严的守备露出一个缺口,尾随而至那些士兵立刻沿着这豁口朝着平阳府之中钻来,企图将那坚守的士兵全数杀绝,彻底占领此城。

    看到这幅场景,张世杰不敢停歇,身形一纵已然来到豁口之处,一柄长刀呼呼作响,当机就将来袭几人拦腰斩断,鲜血直喷。被这一激,那些本被逐走的士兵只感通体一震、精神抖擞,手持兵刃也是一并靠上来,助张世杰守住城墙。

    其余人见到他如此凶悍,具是吓住不敢靠近,以免沦为刀下亡魂。

    “好家伙。上次未曾杀你,今日定然你随着这城池一并丧命。”

    不远处,张弘范也是注意这里场景,登时策马奔来,手中强弓拉开,三只利箭已然脱弦而出。

    “哚跺”数声,立时就有两人额头中箭倒在地上,最后一支劲气蓬、锐响摄人,径取张世杰头颅。这一下,自然唬的张世杰将刀一横,宽厚刀背当机将那长箭挡住,才没有就此成为黄泉一员。

    被这一喝,他也是勃然大怒:“你这厮,莫非当我不敢杀你?”且看见那战马奔来,他已然运转体内玄功,无数真元尽数汇于刀刃之上,只将长刀当空一挥,一道刀芒隔空射出,不仅仅自地面上留下一条深深刀痕,更是冲劲十足直接劈向张世杰。

    张世杰一见也是骇然,似这般攻击以他功力根本无法做到,在这段时间之内,这位本家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修为竟有如此进步。

    不敢抵抗,张世杰双足猛地一踢身下战马,整个人腾空而起,立刻避开刀芒。

    虽是如此,他胯下那匹战马却被这刀芒当中截断,自马头一直到马尾,全被整齐的切成两半,无数鲜血自其中喷涌而出,显得凄厉无比。很显然,张世杰若是无法躲开,也会被这刀芒切成两半。

    “好家伙。莫非当真以为修为比我高,就能杀我?”

    怒气冲天,张弘范身在空中,只见当空一枚炮弹凌空袭来,手一抖那长枪凌空射出,正好将这炮弹打开,双足连连踢出,正似那雄鹰一般,竟似雄鹰展翅于空中生生挪移数十丈,待到劲气消减之后已然来到了张世杰面前。

    “出来!”

    尚未落定,张世杰身在空中,只将那长枪凌空一挥,长枪之上劲气纵横,当机将张世杰藏身的城墙整个切开,漫天尘土纷纷洋洋,碎石崩落四处皆是,更显此处浓浓硝烟。

    果不其然,簌的一声,自那烟尘之中,一道刀芒乍然现身,自地面径取张弘范级。

    但是张弘范也不愧是名门世子、沙场宿将,长枪骤然收回凌空一挥,“哐当”一声就连那袭来刀芒整个击碎,抵住一柄古拙长刀,却露出一个古朴身形,仔细一看正是那张世杰。

    一刀、一枪,具是挟着莫大杀气,只想要饱饮对方鲜血。

    只是两人却实力分毫不差,竟然势成僵局,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

    朗声笑道,张弘范眼中杀意腾腾,盯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表哥:“昔日里,你我也算是兄弟。没曾想你这厮居然悖逆忘伦,反而投靠这赤贼麾下。今日既然见了,少不得让你身分离,好向普天之下知晓,我张家的规矩。”

    “哼!总教似你等和那茹毛饮血、腥膻之地的野人混为一居而好得多。”张世杰却更是怒意冲冲:“助纣为孽、屠戮众生。这规矩,不要也罢!”话音落定,只将那长刀猛地一拉,次啦之声应声而起,点点火星亦是冒出,仿佛那轮锯一样,要将那长枪整个截断。

    张弘范晓得对方目的,长枪顺势一转避开锋芒,将身一转手中长枪却是抡了一个圆圈,竟是调转方向又从另一边杀来。呼呼风声挂的人面皮生疼,当机唬的张世杰纵身撤退,好避开这锋芒。张弘范见到对方露怯,当机挺枪直刺,欲要结果对方性命,但他却未曾料到,那张世杰只是退了几步之后,就没曾后退。

    虽是长枪锐利,他却只将那长刀架住长枪,随手顺势一压,便将那柄长枪整个压住,令其整个插在地面中。之后刀随身走,张世杰却是猛地欺身靠近,刀光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着长枪径直朝上,竟是打算将张弘范一刀两断。

    张弘范看着骇然,连将手中枪柄朝天一丢,骤然拔高的长枪当机让那长刀错开。

    张世杰错愕之下,正欲抽刀拦在胸前,却见那张弘范也是一样欺身靠近,右手运足十成力气凌空轰来,不敢懈怠也是一般运足掌劲,左手微微抬起,迎面接下了这一拳。

    且听到一声爆响,两人身形顿时错开,各自纷纷退后数丈有余。

    手握长枪,张弘范只觉右手稍稍作疼,暗想:“这厮实力果然厉害。在经过数十次鏖战之后,居然还是如此掌劲雄浑。”

    十丈之外,张世杰亦是感觉心肺隐隐作疼,手臂之上亦是剧烈抽搐,心想:“糟糕。没想到居然被这一击牵连旧伤,看来得战决了。”那蒙古攻势实在太过猛烈,他能够保全性命已然算是厉害,若要不受伤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心念之下,张世杰知晓自己不能继续拖下去,立时纵身一跃,却是直接跃入数丈高空,战刀之上刀芒陡放,自那长刀之内破出,却是化作一轮丈许长的刀气,好似要划破天际一般,朝着张弘范射去。张弘范不紧不慢,真元灌输之下,那长枪也似萤火虫一般放出枪芒,竟是将这刀气全数抵消,未曾伤到自己半分,随后身形一纵,却是死死跟在张世杰身后,若是不将其斩杀再次,就不肯罢休。

    张世杰无奈之下,只好揉身后退避开锋芒,且看那尾随而来的张弘范,他扫过旁边摆放的几个巨石,刀芒一挥当机将其切成几块,掌劲一拍当机朝着对方砸去。

    当然,这碎石也没起到多大用处,被那张弘范几个枪花,就凌空点爆。

    虽是如此,然而这碎石却化作阵阵烟尘,立刻将周遭全部笼罩起来,着眼望去不见分毫。

    “糟糕。那厮竟然设计我!”

    张弘范心头一惊,当机稳住脚步,莫运玄功且观四面八方,骤然间且听数道迅疾风声呼啸而过,长枪应声而动当机就将数个弹丸打落在地,弹丸整个破碎、不复之前枪型模样,分明就是赤凤军之中独有的铳枪所射的子弹。

    果不其然,随后数十道风声响起,吓得张弘范将那长枪轮为风车,方才将这致命子弹全数挡住。

    “该死的混蛋,打不过就想逃吗?”

    心中气炸,张弘范只觉眼前一片雾霾,遮住了他的视线,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心中气恼之下长枪猛地一挥,带起一阵狂风当机将这遍布的沙尘尽数扫开,几许阳光落下照亮一切,让眼前一片澄清,再无丝毫阻挡。

    只是这时,自眼前却有一道银亮刀芒骤然暴涨,璀璨光辉一瞬间几乎压住天上太阳,让张弘范眼中只留下那一柄顺势而来的利刃。

    张弘范心中大惊,连将长枪使出,只是仓促之下难尽全力,虽是将这长刀挡住,但是那四溢刀气却破开刀芒,整个撞在铠甲之上,让他只觉得胸口仿佛被那攻城缒给轰了一下,气息凝滞、几乎差点儿就窒息了,虽是如此幸亏有那玄铁铠挡住大多数劲气,却未曾造成致命伤势。

    很显然,这刀芒正是张世杰所为。

    而他之前分明是存心以烟尘遮住对方视线,再以铳枪阻住对方的动作,随后自己蓄势待,以这致命一击斩杀此人。只可惜张弘范实力非凡,更兼一身都是珍宝,远寻常铠甲,方才从这致命一击之下逃得性命。

    “好家伙,这厮当真是有些本事。居然反应过来了?”

    张世杰心中虽是惊讶,却并未就此罢休,反倒欺身靠近,手中除却自己那柄长刀之外,还有另外一柄自牺牲士兵之处得来的长刀,两柄长刀正似那风火轮一样,持续不断的朝着对方砍去。

    “喝!”

    低喝一声,张弘范双手紧握长枪,目光直直盯着那长刀,不住挥舞企图挡住这淋漓杀招。

    虽是勉强抵住,但他之前受了刚才那一击以至于气息凝滞,便是真元运转也稍感迟滞,完全无法将招数全部挥出来,只能且战且退好为自己争取恢复气息的时间。

    “砰砰砰”连番作响,张世杰也没理会别的,就这样不断的踏步上前,不住挥砍。每一次都势大力沉,令对方无法完全抗住,就连那本来打算递出的杀招,也被这连绵长刀生生压制,难以挥兵中之王的风范。

    连番数十次,张世杰也感觉有些疲倦,遂是将另一柄长刀朝天一丢,腰部带动全身力量转动,左手长刀顺势而出,“轰”的一声正好打在那长枪之上,“喀嚓”作响那长刀竟然吃不住这一击,节节断裂化作一片片碎片。

    张弘范心中一喜,正要递出长枪,岂料那长枪竟然也到了极限,也是一样“咔嚓”作响,自整个枪头再到那白桦木制成的枪杆,全都碎成粉末,不复之前雄伟,仅余一截只有三尺有余的枪柄握在手中。

    “糟糕!”

    蓦然想起之前动作,张弘范抬起头就见那张世杰已然一跃而起,正好将之前抛出的长刀握在双手之中

    不过是一式寻常的“力劈华山”,然而这一招给他的压力却比之前任何一招都要大,简直就要将他所有的生机全都封锁,彻底的吞入黑暗之中。

    “吾命休矣!”

    身躯冷,张弘范只能直愣愣待在原地,静等长刀落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