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二章神出鬼没灭史辑,兵困粮乏守平阳
    却在这时,于百井镇之内突然有无尽雷声响起,正似那晴天旱雷一般,当即就让史辑吓了一跳。

    定眼望去,只见数十道火线划破天空,霎那间闯入军中,将所到之处全数纳为火狱之地,隆隆炮声更是令所有骑兵都陷入混沌之内,弄不清楚目前状况如何。

    “这是炮击?”

    史辑一脸愕然,经历数次战斗,他对着声音已然是太过熟悉。

    只是为何这百井镇之内,会有这隆隆炮击之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杀——”

    杀声震天,只见那百井镇内,忽然涌出近千人马奔袭而来,而在后方亦是有数量庞大的虎蹲炮不断的开炮,将一枚枚弹丸发射出去,越过大军朝着他们军阵砸来,带出一团团的模糊血肉来。

    “撤退!快撤退!”

    刚刚受到这致命一击,史辑立时慌乱起来,只将战马一勒就要调转方向。被他这一动作一带,所有的将士全都慌乱,纷纷调转马头准备离开这个已经被炮火覆盖的森罗之地。

    炮击太过凌厉,他们实在是禁受不住。

    然而人数多达数千,岂是一时半会儿的能够掉头?

    前头的军阵已然陷入恐慌之内,调转方向想要逃离此地;后面的士兵尚且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循着之前的命令继续前进;这一下正似那齐头对撞的火车一样,霎那间整个军阵就变的一遍混乱。

    史辑的经验还是太少,根本就没有他叔父那般统帅群伦的能力,骤然间见到这般混乱状况,他亦是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遥遥望见这般场景,赵志立刻笑了起来:“传令第二旅马云冬,让他们展开攻击。”

    听到命令,在其身后的几个传令兵立刻将烟花塞入炮膛之内,“砰”的一声直射天空,炸成一片璀璨烟花。

    藏于白井镇两侧,那马云冬且看着那三朵烟火,手中斩马刀对准远处蒙古军阵,轻轻一挥:“诸位,且随我一起出阵!”

    话音落定,紧随其后当机便有上千骑兵策马奔腾,正似两柄利刃一般自两侧狠狠的扎入蒙古军阵之内,转瞬间就将其整个贯穿过去,沿路之上不知有多少蒙古骑兵跌落在地。

    “是埋伏!该死的,快撤退。”

    被这一番打击弄得头晕脑胀,史辑已然是心惊胆战。

    目光之中,那些士兵全都浑身鲜血跌倒在地,或是没了头颅、或是没有手臂、或是只剩半截尸体,就这样横躺在地面之上,让人看着就感觉通体冰寒、眼角直跳,仿佛自己也会变成这般样子。

    他不敢抵抗,只知道赶紧从这里逃离。

    就连自己的主帅都这般样子,那些跟来的列位将士亦是感觉茫然,浑然不知究竟应该如何抵抗,只知道策马奔腾,尽快从这里离开,但是他们这般行径除却让整个军阵更为混乱外,就没有别的效果。

    “本以为是一场血战。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攻自破?”

    赵志遥遥望见这混乱一幕,心中窃喜不已,立刻下令第一旅全军压上。

    接到命令,那向来是由最精锐的士兵、最先进的武器所武装的第一作战旅立刻在克虏炮以及虎蹲炮的掩护之下朝着对方冲去,天空中有漫天的炮弹横飞,地面上有威武雄壮的士兵打击,当即就将整个蒙古军阵彻底撕碎、分割成为数十个碎片,并且被团团围困起来,就等着被彻底歼灭。

    “失败了吗?没想到我就这样失败了?”

    犹自透着不可置信,史辑满是惊慌的看着周围,那些嘶吼的士兵正在朝着他扑来,而那飞窜而来的弹丸正夺取他的士兵的性命,一切都在向他宣布,他那可悲的后果。

    但是他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所以还是驱策身下战马,想要逃离这里。

    只是无数枪声响起,他的身躯一歪当机自战马之上跌落下来,随后便被无数马蹄踩中,待到发现之后已然是只剩下一个看不清人样的尸体。

    且看自己主帅都已经失败了,其余士兵也纷纷丢下兵械,再无战斗的意愿。

    总之,在这白井镇之前的战斗,算是成功了。

    “结束了吗?”

    位于百井镇之内,萧凤靠在了座椅之上闭目养神,此刻的她面容憔悴,俨然一副虚脱模样。

    萧月遥遥一望,只见那蒙古军阵已被完全撕碎,而要彻底歼灭也不过是几个时辰的事情罢了:“对方军阵已被撕碎,应该再过几个时辰就会彻底被歼灭。”

    “那就好。只需要将他们击败,那我们就可以安然撤退,这样的话城中百姓也有足够时间安全撤退了。”萧凤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不免露出疲倦,刚要起身却觉身体一晃,险些跌倒在地,幸亏有萧月搀扶才没跌倒。

    萧月只是一扫那苍白面孔,就倍感疼惜:“师尊!你强运玄阳至心珠挪移整个大军,已然是真元耗尽、內府空虚,还是快些歇息、恢复真元吧。至于军务、内政之事,自有赵志、王践行他们操劳。”

    “这是自然!不过这只军队虽是被彻底击败,但是史天泽大军只怕不日就会过来。以他的经验,断然不会做出这等愚蠢事情来。所以你等还是快些离开,莫要在这里继续停留,知道了吗?只是这样子,估计需要月余时间方能完全恢复,这段时间就劳累你们了。”萧凤稍稍用劲想要在坐直身体,然而昔日里本该轻松做到的事情却异常困难,甚至在萧月帮忙之下方能做到。

    这般后遗症,也是远超想象啊!

    “我知道了,师尊。你吩咐的事情,我这就去跟他们诉说。”

    萧月且看着身边的萧凤的悲戚模样,只觉得心如刀绞,大抵是因为用力过度,她的面孔显得无比的苍白,和当日与万象法王以及史天泽鏖战之后一半模样,应当是已经损己根本了。

    “那就好,那就好!”

    话音之内透着疲惫,萧凤也晓得此刻并非强撑时候,当机闭上眼睛仔细查看体内状况,且感受到体内那空荡荡的真元,也不免感觉懊恼起来,开始打坐练功,恢复真元。

    以玄阳至心珠凭空挪移大军,正是她所定下的策略,而为了防止会事先泄露之外,萧凤甚至就连参谋部诸人也未曾告知,以免这军机要事被敌人窥见。

    只是挪移一人尚属轻松,若是挪移一整只军队,那就实属艰难了,更勿论还要将那数量颇多的辎重也要一起带走。

    正是因此,萧凤直接就被那玄阳至心珠吸干体内真元,变成如今这脆弱模样,不得不倚靠萧月来确保自己的安全。幸亏她根基深厚,更兼有清净琉璃焰护身,倒是未曾损及根本,只需要练功打坐月余时间,便可以让玄功重新恢复到鼎盛时候。

    …………

    “什么?你是说那赤凤军已经消失了?”

    遥远处,史天泽一脸诧异,因为许久不见赤凤军动静,他就下令探子前去查看对方状况,没想到却传来了这个令人惊悚的事情来。

    “没错。消失了!末将曾经派遣士兵四下搜寻,但是都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探子继续说道,只是史天泽却越发感到困惑,迫切想要知晓对方的所在位置:“这么说来是撤退了?既然如此,那你可知晓对方撤退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是消失了!”

    探子只是摇摇头,继续回道。

    “消失了?这该怎么说?”史天泽越发感觉困惑,又是问道。

    若是撤退,总是会留下痕迹的,但是眼前的探子却用了“消失”一词,这实在是令人倍感诧异。

    探子解释了起来:“在下曾经派遣麾下士兵四处搜寻,但是在军营周围都没有找到脚印、车辙还有马蹄印,所以无法判断出对方的转移位置。更何况那帐营之内甚是干净,竟然是没有留下半分东西,想必是早有预谋。即使如此,那就断然不是离开,只能是消失了。”

    “消失?既然如此,你且带我去看看那军营状况,好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史天泽立时从座位之上站立起来,很快的就来到赤塘关之外萧凤曾经驻守的军营之内。

    且看这片军营,内部并无任何动静,地面也没有什么杂乱痕迹,四周围静悄悄的,几乎和鬼城无疑。

    眉宇紧皱,双目如炬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史天泽不敢遗漏丝毫动静,只是缓慢的在这军营之内行走着,一边走着他的脸色也愈发苍白,直到最后简直就和白灰一般。

    恰逢此时,自远处早有数个骑兵一路飞奔而来,灰头土脸、惊慌失措,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变成这般模样。

    瞧着这些人状况,随行的侍从之内当即就有几人走出,喝令这些人安稳下来,然后被带到了史天泽身前。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神色凝重,史天泽冷冷看着几人。

    那几人立时透着惶恐,已是扑倒在地满是惊惧:“是赤凤军。他们出现了,在白井镇!”

    史天泽顿觉心中一紧,低声问:“白井镇?”

    “没错,所有人都死了,史公子也没了。只剩下我们了。”

    直到现在,他们还置身于惊恐之内,既是为那赤凤军突然出现而吃惊,亦是为对方那凌厉进攻而恐惧,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颠覆常识,而这个让他们倍感不适应,只想要从那个奇怪地方彻底逃离。

    史天泽咬牙切齿低声喝道:“果然。是用特殊的手段挪移到那里去了吗?从前没有展现出来,却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看来那家伙已经掌握了玄阳至心珠。既然如此,那的确是超出预料之外的事情。”五指攥紧,顿时便有数道雷霆轰然射出,将地面砸出数个浅坑。

    经此一战,他已然知晓自己的对手并非从前敌人,乃是一个狡黠如狐、坚韧如石的强敌,从前的方法难以战胜对方,除非使用特殊的方式才能战胜。

    这一点,史天泽已然明白。

    “既然对方已经逃了。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待着了。传我命令,所有大军立刻出关,目标太原城。”

    …………

    “终于击退了吗?”

    倍感疲倦,张世杰颓然靠在城墙上,想着之前的战斗,他不由得摸了一下胳膊。

    算起之前的战斗,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对方已经发动了三十余次进攻。

    而就在之前,他因为行险冒进,陷入对方重重包围之内,虽是仗着自己神勇闯了出来,但是他的这支胳膊被对方砍出了一个伤痕,虽是已经愈合了,但是现在还隐隐作疼,令他无法用尽全力抵御对方的进攻。

    那张秀的军队不愧是在和宋朝战斗之中磨砺出来的精兵悍将,并非这仅仅是接受了不到几个月训练的新兵所能够承受的,或许只有一直奋战在最前线的第一旅以及第二旅才能够对抗吧。

    张世杰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不过是靠着有利地形再加上火器辅助,才能够勉强拖住对方十来天。

    他这样想着,对着远处的王允德喝道:“嘿。城中的粮食还能支撑多长时间?”

    “七天,最多只有七天了。超过七天,我们就会陷入困境之内。”王允德摇摇头,随后将一个烘好的窝窝头丢出来。

    张世杰随手借住送入嘴中一咬,顿时感觉下口之处甚是坚韧,好容易才咬下一块来,即使如此这一块也特别磨牙,需要咀嚼好长时间才能够咽下去:“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吃。你都往里面塞入什么东西了?”毕竟手中东西简直就是那掺了碎石的馒头,若是不慎咬下去,非得要搁坏牙齿了。

    “树叶、菜根,还有部分植物的根茎。不然的话,你以为能够支撑到现在?”王允德神色沉着,只是立在望楼之上遥遥看着远处敌人动静,脸庞之上毫无动静,一边就着淡水一边咀嚼着手中的窝窝头,仿佛手中乃是什么山珍海味一样,好补充足够的体力。

    若是到敌人进攻的时候,他们若是没有足够的体力,那可就彻底糟糕了。

    “好吧。只是没想到,你居然就连这种东西都能吃下去。”张世杰只好强忍着头皮,将手中的窝窝头咽入腹中。

    “在干旱没粮食的时候,只能这么做。”王允德摇摇头,微笑着说道:“不然的话,就只能静等着饿死了。”两人就这样守在平阳府,好确保这南大门不被对方打破,彻底闯入根据地之内。

    只是这样子,他们也不知道还能守多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