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火炮连绵锁赤塘,兵出石岭取白井
    军帐之内,一行人早已经坐定,静等着命令。

    萧凤且看着眼前诸位,庄重说道:“列位。尔等应该知晓此时太原城百姓正在撤退,若是这个时候被蒙古侵入,定然会损失惨重。所以我等必须在这里死守七日,好为他们撤退到平阳府争取足够的时间。”

    “我等明白!”

    重重点头,赵志只觉身躯沉重,其余人亦是正襟危坐,静待命令。

    此刻太原城之内,那中华教诸人以及全真教正在安抚百姓,若有愿意跟着的便准许入队,若有想要自行离开进入山林之中避祸的也准许离开,便是打算留在太原城的也是婉言相劝好让其明白危险。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前提是那蒙古大军不会过来打扰。

    “既是如此,那你且带领一千兵马攻打赤塘关。记住,此战并非夺城,目的在于压制对方好为我军争取有利时间。毕竟那史天泽麾下强将无数、带甲上万,若是不将其挡在赤塘关之中,等到对方兵力展开,则我等定然会受其所困,根本无法脱身。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你挥军北上,目的就是为了将对方扼制在这里,以免让对方有机可乘。你知道了吗?”萧凤仔细叮嘱起来,唯恐让对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让军士受到折损。

    “末将明白!”

    赵志径直离开,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事情。

    顿了顿,萧凤且看着其他人,又道:“虽是如此,但是你们也不能就此松懈。必亮那蒙古在其余地方也有动静,若是他们也趁此机会进犯,则我军危矣。”对那曾经险此攻破太原城的史天泽,她一直都带着最大的谨慎,以免让太原城的悲剧再次重演。

    知晓事态严重,列位参谋不敢有丝毫怠慢,全都开始运转起来,好确保整个战争能够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另一边,赵志已然带着麾下兵马来到赤塘关镇之前。

    刚一到这,就闻远处人声鼎沸、群马奔腾,正是名震天下的蒙古骑兵。在数次被赤凤军所战败之后,这些嗜杀成性的蒙古骑兵早已经按耐不住,就想要用自己的马刀,将那些抵抗的家伙一一砍下脑袋,以此宣布蒙古的可怖之处。

    如今时候,这些骑兵在得到史天泽的允许之后,立刻就似那群狼出笼一样,嗷嗷直叫从这赤塘关之内涌出,一时间沙尘翻起、浪潮云涌,好似吞天巨浪,要将那已然布阵而成的赤凤军彻底歼灭。

    “骑兵冲锋吗?这般战法,若是寻常军阵自然不敌,只是他们以为还能够对咱们起作用吗?”

    轻蔑一笑,赵志且看着这漫天骑兵,却是毫不畏惧。

    而在身侧,早已经有三十六门巨炮排列妥当,这巨炮足有一丈有余、口径也是足以塞入拳头,全都微微抬起炮口瞄准远方的骑兵,旁边亦是站着三到五位膀大腰粗的汉子,一摞摞用丝绸包好的黑火药还有那精铁锻造的弹丸也被摆列整齐,就等着一声命令了。

    在全真教加入之后,赤凤军就获得了他们关于天罡箭的制造方式,并且结合自家火药法门,弄出了这克虏炮以及配备的奔雷弹。

    虽是没有了天罡箭随心所欲自有移动的能力,但是却也具备自主控制爆炸的能力。

    一击之下,十丈之内,具是雷狱纵横之处。

    自太原城攻防战之后,萧凤就下令冶铁所倾尽全力铸造这克虏炮,如今时候已然制得克虏炮三十六门、奔雷弹千余发,全都被带到这里,好利用火炮优势抵御对方人数上面的优势。

    “开炮!”

    一声轻喝,三十六门克虏炮齐齐发射。

    火药被那赤晶点燃,随后伴随着隆隆炮声,这奔雷弹当机离膛而出,转瞬间已然来到了蒙古骑兵上空,“轰隆”一声整个弹丸立刻爆裂开来,其中所孕育的无穷力量登时释放出来,一道道雷霆、火焰喷涌而出,立刻将十丈之内的骑兵全都沾染上,令其发出痛苦嚎叫起来,然后“砰”的一声跌倒在地,被尾随而来的众多战马踩成肉泥。

    受到这猛烈攻击,那后续攻击的骑兵顿时止住脚步,不敢闯入这一片雷霆覆盖区域,而在前方散落的士兵亦是心惊胆战,奈何后方有督战队死死盯着,他们只好奋起余力继续冲锋。

    见此情况,赵志不禁翘起嘴角,又是下令:“全军,立刻冲锋。”

    克虏炮立时停歇,毕竟奔雷弹弹丸有限,需要节省着用。

    然而这时虎蹲炮也开始响彻天际,毕竟那些骑兵已经进入了虎蹲炮的射程范围,而在本阵之内更是越出数百人,他们各自分成十几个团队,盾牌手专注抵抗对方的射击,刀斧手则专注格杀冲过来的敌人,枪弩手专注于用铳枪射击对方,一时间十几个方阵就似龙卷一样,相当快速就将那些散落的骑兵纷纷射杀,不留一个活口。

    面对这森严壁垒,蒙古骑兵只好无奈撤退,另寻其他方法。

    虽是如此,赵志却有不甘,抬起头瞧了瞧远方,立时问道:“虽是击退了对方的攻击。但是以我们的力量,还无法夺取这赤塘关吗?”

    “没错!自史天泽退守忻州之后,他就下令调集兵力重修这赤塘关。”

    负责神机营的秦建摇摇头,无奈道:“而在经过维修之后,这赤塘关比之过往大幅提升,光是城墙防御就前后分为三层,每一层相距便有半里之遥,更兼道路狭窄难以形成合围之势。而且对方亦有破城炮所守护,仅凭我们这点兵马实在难以在短时间内将其攻克。”

    在这之前,萧凤早已经派遣成风率领麾下侦查部队探清对方的状况,自然知晓仅凭自己这些兵力,绝难夺取赤塘关。

    “无妨!反正我等所求不过是迟滞对方出兵,不需要着急一时。”赵志回道,只是双眼依旧死死盯着眼前关卡。

    只见远处的那赤塘关,两侧具是高耸山脉,地势甚是陡峭让人难以攀爬,只留中间一个羊肠小道深入山中,而在这里早已以山石、擂木筑成一道城墙,恰巧封住整个道路去路。

    这就是赤塘关,乃是古太原三关之一,因为位于位于阳曲县高村乡河庄村,又名“河庄关”,和三十里之外的石岭关互为犄角,其军事地位至关重要,无论南攻北,北攻南,胜可速进,败可互应,堪称攻守兼得之重关要隘,乃是太原通往代、云、宁、朔的交通要冲,素称太原忻定出入之门户。

    那史天泽之所以退守忻州,固守此关正是想要借助这关卡彻底断绝赤凤军和北方联系,令其只能蜷缩于晋中之内不能动弹。

    如今时候,赵志已然率领麾下大军来到此地,仅仅是为了能够锁住对方,令其无法挥军南下。

    而在赤塘关之内,那史天泽高高立于城头之上眺望远方,而在城墙脚下一个个巨坑遍布其中,就连部分城墙也被彻底轰塌,碎石散落一地。

    这些经过强化的城墙,在克虏炮的炮击之下并未保证其完整性,依旧被彻底摧毁。

    “叔父!那赤凤军果然厉害,我等虽是派遣强兵悍卒,却依旧被对方击败。”史辑一脸紧张,显然是为之前战斗而感觉震惊。

    那绵延火炮的射击,当真是让他感觉吃惊,若非及时调兵回撤,只怕自己也会被那漫天火炮炸死当场。似这般战争方式,已然完全超越了史辑的过往战斗经验,甚至感觉过去自己所学的,根本就没有半分用场。

    因为无论是什么作战方式,在这浓浓炮声之下,都不免变成一堆尸骨。

    “只不过是稍稍被阻,又不是粮草断绝,你不必担心。”

    史天泽却并未着急,反而透着些得意:“只是且看对方的表现,想必那赤凤军是真的着急了。居然真的挥军而来,而且看样子还挺厉害的,居然动用了攻城炮这等杀器。”

    “既然如此,那叔父。我等又该如何?毕竟按照那赤凤军猛烈攻势,只怕这赤塘关也会失守。”史辑低声问道。

    那赤凤军人数虽少,但军纪严明更兼火器众多,他们虽是拥有数倍兵力也不能挡住锋芒,之前若非有史天泽坐镇,只怕这赤塘关就要落入对方手中。

    赫和尚拔都自以为是,在榆社城被萧凤一战击败,也正是这个道理。

    “无妨!”

    史天泽轻轻一挥,立时让众人安下心来:“那赤凤军虽是来势凶猛,但兵力薄弱断然无法分兵。既是如此,你且带领麾下兵马自石岭关入境攻其后翼。这般如此,则对方为了避免被围剿,定然会率军撤退,如此一来就可以解开赤塘关危机。”

    “小子明白!”

    受了此令,史辑立刻自领五千兵马离开,准备自石岭关南下,进而威胁到赤凤军后翼。

    如此情形,自然被位于官帽山之上的成风所知晓,并且将消息传递给赤凤军参谋部诸人。听到这个消息,赵志立刻紧张起来。他们目前仅有七千人,仅仅是抵抗史天泽四万兵马已然吃力,若要在分兵把手,只怕便有倾覆可能。

    面对如此情形,赵志当即找到萧凤,询问道:“目前成风已然发现蒙古大军正由石岭关出兵,我等若是继续围攻赤塘关,只恐会陷入对方包围圈之内。到时候若要逃走,也是困难。”

    “不!给我继续维持针对赤塘关的进攻。”

    萧凤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这些日子她一直苦思冥想对方方略,自然对此状况早有预料。

    “继续攻击?”赵志一时间感觉惊讶。

    萧凤沉声说道:“没错。继续攻击。那蒙军此刻蓄势待发,若是我等轻易泄气,只恐对方会就会趁机进攻,届时我等定然难以抵抗对方。”

    “但是若那军队自后方攻打我军,届时又该如何?”

    赵志却有疑惑,在军力本就处于下方,若是还置身于两面受敌的状况,岂不是很寻死无疑?

    萧凤却神色不动,继续命令道:“到时候我自有方法,而你依令行事就是了。”目光流转,却是落在了那纯阳铁盒之内,手指放在上面不住摩挲,脸庞之上依旧带着自信。

    赵志虽不知状况,但是他知晓自家主公向来不做毫无把握的事情,而且那萨迦寺主持八思巴更是派出强夺这纯阳铁盒,很显然这铁盒之内定然藏着什么秘密来,正是因此自家主公才会如此自信即使是身陷陷入对方重重包围之内,还能够逃脱升天。

    “属下明白!”

    赵志自然遵令退去。

    而萧凤却只将手指在这纯阳铁盒之中一点,令其自动打开露出其中的玄阳至心珠,其中光辉闪现,已然将周遭三十里地尽数展现出来。

    且看着远处不动如山的赤塘关,萧凤暗道:“决胜时候正在今日。到时候只怕要看一下你的能力了!”话音落下,她立时将手一拂,纯阳铁盒立时重新封锁,将玄阳至心珠护在中央,然后朝着帐外走去。

    以她目前修为挪移自己自然轻松,但若是在一瞬间挪移千军万马,只怕就难上加难了。

    …………

    三日之后,天朗气清,于大道之上那史辑已然是带领麾下兵马势如破竹,一路朝着白井镇奔去。

    “那里就是白井镇吗?”

    勒住身下战马,史辑将枪指着远处小镇。

    而在身边,早有探子回道:“没错,那里就是白井镇。而根据我等侦查,这白井镇之内守备空虚,仅有百余人。而赤凤军此刻正在三十里之外赤塘关之处,若要赶回此地至少也要半天时间。”

    “既然如此,那覆灭赤凤军岂不是正在此刻?”

    听到这个消息,史辑已是哈哈大笑。

    便是身后众位骑兵,亦是难以抑制身下战马兴奋,马蹄轻轻抬起,溅起一阵烟尘,就等着命令。

    那赤凤军主力正在赤塘关和史天泽众人鏖战,而他只需要将这白井镇控制住,就可以断绝粮草,到时候就算那赤凤军拥有天大的能耐,在没有粮草供应的情况下,也得全军覆没。

    “既然如此,那尔等且随我一起出征!”

    满心欢喜,史辑高挥手中长枪,一马当先便朝着远处白井镇冲去,而在身后那蒙古大军亦是杀意重重,宛如波涛浪潮一般,气势汹汹尾随而来,想要将眼前的小镇彻底淹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