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法相寺外诉缘由,三军矢治共复仇
    踏入城中,袁晔正要朝军营奔去,转眼间就感觉身体被拉住,耳边传来一声呵斥。

    “你这小子不知道现在正是紧急时候吗?居然还擅自离营?”不远处,他的连长正一副怒容。

    而在连长身后,那一连数十人正纷纷从远处聚集起来,神色之中透着茫然无知,且看他们模样似乎也不知晓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晔不敢怠慢,连忙道歉:“我这不是去看看我那些伙伴吗。所以回来的迟了一点。”说话中,他已经归入军中,抬头挺胸、昂首阔步跟着部队朝着远处走去。

    “那就好,你快跟上,不能再走丢了。”

    抬起脚对着袁晔屁股踢了几下,连长旋即就带着一行人朝着远处走去。

    “看他们的样子,难道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吗?”

    瞧着那一个个威武雄壮的士兵匆匆忙忙自大街之上走过,那些正在忙碌的百姓具是感觉忐忑不安,他们虽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知晓这般异状可不多见。

    上一次还是去年冬天,而那一次太原城曾险些被蒙古夺去。

    袁晔还有那些士兵也一样茫然不懂,只不过在平日军纪的威慑还有列位长官的呵斥下,他们也只有遵照指示来到了法相寺广场之前,一个个具是在属于自己的位置静立不动、望着台上早已经来到这里的主公。

    而在这法相寺之前,早已经被支起一个约有三丈高的祭台,祭台之上三牲五畜已然准备好了,就等着开始祭礼。祭台之下、众人目光所视之地,那萧凤正傲然而立,随侍两侧的正是萧月、萧星,而一列中华教常务委员会诸人以及参谋部等人亦是分列两侧,一众人面色似是蒙上一层乌云,显得暗沉无比。

    他心中暗想:“难道说真的如石娃他们所说,会从这太原府之内撤退吗?”

    四周围,士兵具是紧闭嘴唇、双目如炬,抬起头望着这一切,一时间整个广场万籁俱静,只剩下呼呼作响的狂风声,便是那知了也似乎被这气势吓住,不敢鸣叫。

    “列位!”

    缓步走上前,萧凤俯视着下方诸人,黑压压的一片全是抬起头,目光直直看着自己。

    这一下,萧凤陡觉双肩似是驮着泰山、须弥二山,脚步也不觉沉重起来,脚步轻动踏上那祭台之上,木板咯吱作响,更是让她感觉自己这一踏一不小心就会踏空,想到这里动作也不免缓慢许多,然而步履依旧坚定。

    待到走到了祭台之上,萧凤扫视了眼前的列位军士,高声道:“尔等乃是我赤凤军的战士。无论是在沁州、还是在榆社,又或者是在这太原之内,你们的力量、你们的信念、你们的意志都彻底的展现出来,让那些曾经高踞头顶的蒙古鞑子知晓了我们汉人的血气。告诉他们,我们不会屈服、更不会放弃,而每一次的战斗都会浴火重生,直到将他们彻底击败。对于这一点,我很高兴。因为正是你们的存在,所以我们才能够站在这里,并且能够说我们所说的、做我们所做的,而不必哪一天会因为什么莫须有的原因身首异地。”

    清澈的声音在整个广场传播开来,立时让那些持戈而立的士兵眼泪盈眶。

    在别人的眼中,他们或许是杀人盈野的流匪;是毁人全家的刽子手;是破家灭族的吸血虫,是所有人憎恶的对象!

    但是在这里,只需要自己恪守赤凤军的军规,坚决履行长官给予的任务,那么就可以堂堂正正如同一个人一样生活,并且却可以感受到来自于自己的主公、来自于那被保护的百姓们出自内心的尊重,以及由衷的赞美。

    士为知己者死!

    他们虽然只是乡野村夫、愚民百姓,但是这一刻却真实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价值。

    “但是!”

    声音渐渐带着哀伤,萧凤声音带着几分迟疑,本是光辉动人的面庞也不免带着几分哀伤:“虽然经过数次战斗。然那鞑子依旧势力庞大,目前已经以三路大军进逼太原,以求彻底剿灭我等。合计九万人马,远超我等兵力。”

    乍然听到这话,列位士兵立刻惊呆了。

    九万兵马?

    他们自占领太原城之后,百般招揽人马、制造兵器,目前这太原城之内也仅仅才有一万一千兵马。纵然配备了克虏炮、虎蹲炮以及铳枪,但若是要击败对方,那当真是难上加难。

    毕竟对方也可以装备火器,而且麾下也是百战精锐,统领将领更是战争经验丰富,岂会如此轻易就被战败?

    料及这里,列位军士具是窃窃私语,小声讨论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五万大军就够我们受的了,若是九万大军那还怎么打?”

    “而且张柔、李明昊亦是地仙一流。若是他们两人和史天泽连手,我等又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们难道要和他们一起作战吗?这样岂不是和找死一样?”

    萧凤听着这些冷言碎语也不震怒,这些话她早已经预料到了,只是深吸一口气提起真元,声似洪钟大吕轰然间于每个人耳边响起来:“所以我和列位参谋商量了一下,准备就此撤军。从这太原城之内撤退,以避免陷入三面围剿之势。”

    “撤退!真的是撤退!”

    乍然听到这话,袁晔立刻蒙住,他虽是曾经听到过别人所言,但毕竟不是其本人所说所以还带有一些期待,但是如今时候真的提及此事,他立刻就感觉困顿无比,弄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而那些士兵也全都满目惊讶,且望着那略显萧索的身影,他们立刻就激动起来:“我等愿意誓死追随主公,只恳求主公收回成命。”

    这太原城乃是他们幸苦夺下,如今时候岂容轻易抛却,将其丢给那蛮夷之徒?

    “不行,必须撤军!”

    唇齿咬破、掌心滴血,萧凤虽是万般无奈,也不愿意将这好容易夺回的城市丢给对方,但形势逼人急,她若是不及时撤退,那等到对方合围一成,则赤凤军就当真没有生还之理。

    被这话惊住,那些士兵具是感觉通体一寒,心脏亦是抽搐起来。

    只是这锥心刺骨的痛楚,他们却丝毫不愿接受:“若是主公所愿,我等便是战死沙场也是甘心。然若是让这千年龙城重回鞑子手中,那日后如何能够再次夺回?而这满城百姓又该如何处置?”

    “未知生、焉能死?若是尔等就此消亡,我便是一人独存,又能如何坚持?撤军一事已然确定,若有反抗者,逐出赤凤军。”

    狂风呼啸,却不曾掩住萧凤那悲怆之声,她也想要护住这龙城,然实力不够若是强留此地,则断无生机可言,正是因此她方才一意孤行,意图令整个大军撤出太原,好避免陷入对方合围之势。

    立在一边,那赵志终于说了开来:“列位,我也知晓尔等担心。所以我等早已经拟定方案,先有第一旅、第二旅前出牵制敌人主力,然后由第三旅护住城中百姓撤离此地。而且在南朝那边,宇文先生已然和对方联系好了,只需要将百姓送到境内,他们自然会接纳的。”

    他们赤凤军终究并非残忍之辈,断然不可能让这太原城中的百姓沦为鞑子刀刃亡魂,故此定下这等策略,好确保整个境内百姓安然离开。

    至于不愿离开的,他们也会给与足够粮食,确保其能够生存下来。

    见赵志已然站出,其余人等具是走出来,一个个开始劝说起来,这才让这广场之上诸位将士信服下来,开始着手准备撤军一事。

    定下计划,整个赤凤军立刻开始运转起来。驻扎太原城的第一旅第三旅合计七千人开始朝北移动,以佯攻之策好为第四旅三千人争取时间,护送城中数十万百姓疏散开来,而位于纷州境内由仇烈、金蒙率领第五旅合计五千兵马也开始向西移动,准备将李明昊麾下两万骑兵挡在横山之内,以免其威胁到疏散的群众,至于那由张世杰、王允德率领的第二旅合计四千人也开始固守平阳府,以免被那张柔欺入境内,坏了整个计划。

    于此,一场遍布整个中原之内的大战就此开启。

    …………

    “禀告叔父,那赤凤军目前正朝忻州奔来,根据探子回报起码有七千人左右。”位于忻州之内,史辑正单膝跪在地上,向着自己的叔父汇报道。

    史天泽听闻此言,立时笑了起来:“哦?看样子,那赤凤军当真是如我们所料,想要撤军了吗?”

    “撤军?既是撤军,为何赤凤军反而挥师北上?”史辑一听,顿感疑惑。

    史天泽朗声笑道:“自然是为城中百姓争取疏散时间。毕竟那太原城人口多达十数万,短时间内如何能够彻底疏散?若要确保那些百姓安然无恙,那赤凤军定然会挥兵北上,将我等牵制在此好争取时间。不然的话,她就应该率领所有兵马一起出阵,而不是仅仅带领七千人出阵。”

    “既是如此,那这一次岂不是我们的机会?”史辑一听立刻大喜。

    自他兄弟史权死于那赤凤军手里,他就对这赤凤军恨之入骨,只可惜在赤凤军完善堡垒防线之后,就甚难突破防线侵入城中,如今听到对方率军出阵,自然心中窃喜想要借此机会一逞手段,彻底将那赤凤军歼灭。

    史天泽听闻这消息,心中亦是为自己计划成功而高兴,又道:“虽是如此。但那赤凤军上下一心,实乃雄师也,并非短时间内可以速胜。”他向来行事谨慎,自然知道面对赤凤军这等对手,绝不可奢望短时间内速胜,只有以疲军之计方能消磨其斗志,并且将其彻底歼灭。

    “你且传我命令。所有士卒立刻汇合起来,随我自赤塘关镇出兵,自正面出动好将对方主力牵制住,令其不敢东涛。令管州史挥率领麾下兵马沿汾水南下,威胁对方侧翼。令寿阳张德辉盐过水侵入榆次,断其和潞州联系,若是有机会可以侵入其腹心之地,捣毁其根本。诸位将士,尔等可明白了?”

    高声一喝,史天泽已然挺直脊背,虎目横扫诸位将士,令这些具是胆战心惊,不敢有丝毫质疑。

    得到命令,这横行北地一代的百战雄狮也正式开动起来,正如从前所做的一样,将所有敢于反抗的军队、义军以及一切生物全都粉碎,不留丝毫痕迹。

    …………

    尘沙飞卷、狂风肆掠,天空中一轮烈日释放出灼灼热气,炙烤着世间的一切。

    面对这灼热夏天,地面上茵茵绿草也没有了生机,偶有阵阵马蹄掠过就将其践踏成将其一抹绿汁,更有凌厉的炮弹飞来,将那足有合抱粗细的巨大松木也一并摧毁,只留半截焦黑的树桩。

    遍布山丘之上,是大片大片的鲜血,更是布满无数残骸以及断肢。

    “立刻在周围构建防御工事,升起热气球。”

    勒住身下战马,成风且对着麾下诸人喝道,一对锐目扫视周遭,好确定那蒙军不会突然出现。

    自从确定整个作战方略之后,他就开始负责军中巡逻事宜,并且寻找合适的侦察地点,正是因此方才率领麾下人马强攻眼前的高地,并且和在这里巡逻的一个百户长相遇,所以就打了一场。

    以普遍装备了铳枪、虎蹲炮,并且建立基本参谋制度,拥有基本的底层军官培训的赤凤军,很轻易的就将眼前的这只小队给剿灭了。

    只是在这里都遇到了对方的侦察部队,由此可见只怕那史天泽的主力就在附近。

    料及此处,成风不敢迟疑,立刻就令麾下人马将那缝制好的热气球取出并且用木架架起来。

    几个火炉早被点燃,经由铜制的管道将加热的热气导入以丝绸缝制而成、并且以桐油刷过进行密封的气囊之内,令其渐渐的鼓起来,而伴随着火炉热气渐渐加大,这气囊再经过约莫半刻钟之后已然悬浮起来,拉着下方的吊篮朝着天空升至约莫十来丈高的高空之中,只是自吊篮之上垂下来的绳索将其和山岩固定在一起,令其无法逃脱。

    “很好。现在告诉我敌军的情报如何?”成风看着那升起的热气球,方才放下心来。

    只需这热气球悬于空中,则对方的所有动静就全在赤凤军掌握之内,也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