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章月影朦脓忆亲情,三路大军起烽火
    “主公!”

    一声轻呼,唤起她的沉思。

    “是小星儿吗?”

    眼眸微动,萧凤立时注意到正一脸担忧看着自己的萧星。之前她曾经让这萧星出去办事,算起时日应该也已经完成了吧。

    盈盈一鞠,萧星且看着萧凤那略带哀伤的脸庞,心中亦是被触动一样,带着担忧问道:“姐姐,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随后自袖中取过一张地图,庄重递给萧凤说道:“而那些秘密建造的粮仓全部都在这上面,而且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所有建设的人员都是用那些鞑子的。”

    “完成了吗?那就好!这样的话,就算对方真的打破防御闯入这晋中一带,我们也有回旋的余地。”结果了这地图,萧凤勉强扯了扯面皮,露出一丝笑容来,只是这笑却甚为勉强,完全是近乎于冰冷。

    敲着自己师尊如此模样,萧星更显担忧:“还有,关于杨辉的死亡还请您莫要哀伤,毕竟我们还需要您呢。”

    “我知道!”

    神色稍显苍白,萧凤抬起头望了一下那皎洁月华,面容更显凄苦:“只是一想到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牺牲,所以我才感到悲伤。毕竟就因为我一己之私,他们就这样的去了。而我什么都做不到!”五指紧握,虽是极力挽留,然而那气息依旧自指尖溜走,不存分毫。

    无力感,那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无力感笼罩着她,即使她修为高深、天赋惊人,更是有史以来少数几人能够在弱冠时候抵达地仙境界的天才,但是这无量、浩荡的无力感,却似那三山五岳、九州四海一样,整个压过来,让她倍感痛苦以及无助。

    但是她更不可能表现出来,因为她是赤凤军首领、中华教教主,所以她不能表现出来!

    “姐姐!”

    且看着自家姐姐这般表情,萧星心儿顿时颤抖起来,赶忙跨步走上前。只是刚一靠近,她就感觉腰间之处被整个环住,随后只觉天旋地转,待到反应过来方才察觉到自己已经被萧凤整个抱在怀中。

    五指相扣、衣衫紧贴,便是那芬芳之气亦是交错在一起。

    望着那似是星辰一般深邃目光,萧星嗅着那熟悉的气息,面颊立时变得涨红,低声问:“姐姐,你怎么了?”此刻虽是午夜时分,然而毕竟不是闺阁之中,她虽感觉身体燥热、心脏跳动的厉害,但还是感觉有些羞耻。

    “让我抱一下,可以吗?”

    声音之中透着疲倦,萧凤却并未做其他的动作,只是静静的将萧星抱在怀中。

    两个人儿紧紧贴着,似乎能够听到那彼此跳动的心脏,如潮如海、宛如波涛,让人不禁沉浸在这壮丽的波澜之内。

    仔细听着这跳动声,萧星脸上那一抹不情愿迅速消失,只剩下一片依恋,而在那颇有韵律的跳动声中,她感觉自己那稍显凝滞的真元重新焕发光彩,于血脉经络之中,好似那壮阔秀丽的江河一样不断的奔行着,一次又一下冲刷着细胞、肌肉乃至于经络,令其变得更为坚韧。

    “姐姐!你怎么了?”

    只是几下,萧星立时就感觉体内力量增强数分。

    这乃是双生剑诀之内记载的双修之法,比之寻常修行功法也要快上数倍有余,而正是借着这门功法,她们两人方才从十岁懵懂无知之人修至如今堂堂之道,便是在天下俊杰之中也是佼佼者。

    但是今日这般场景却并非寻常,乃是萧凤不惜损耗内元,方才让萧星修为增进如此迅速,故此萧星方才感觉有些奇怪。

    萧凤一脸苦楚,仔细的看着怀中少女,和往昔时候那稚嫩的脸庞相比,眼前的少女已然成熟的太多,空灵轻灵、宛如仙子,然而却早已经没了年幼时候的天真烂漫。随着时光的流转,她们都已经长大了,萧凤不复往日的自在逍遥,萧星也没有昔日的天真无暇,至于萧月,如今的她已然和当初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女相差太多太多,已经完全化身为一个冰冷至极的复仇女神。

    “没什么,只是我害怕。害怕哪一天,你会离我而去。”

    想着李志、想着杨辉、想着那些牺牲的众位将士,萧凤越发的害怕,双手紧紧的将萧星抱在怀中,于脸颊之上几行泪水落下,随后溅落在萧星脸上,不由自主她吐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泪,是苦的。

    萧星这才明白,为何在人前总是如此坚强的主公,为何她会变得如此模样。

    对于那些赤凤军的士兵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站在前头抵抗风雪的绝代枭雄,而不是一个多愁善感,会哭泣、会气恼的寻常少女;对于那些支撑他们存在的民众来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庇护自己、荡尽妖邪的九天娘娘,而不是一个会感到迷茫、不知方向的平凡女孩……

    为此,萧凤强迫着自己变成这样的存在,并且将其带在了自己的面容之下,永远的以他们所需要的姿态面对他们。

    但是她知道,身边的女子并非这样的存在。

    她会因为尝到了快乐的食物而欢呼,她会因为看到自己喜欢的评书而鼓舞,她会因为得到好玩的玩具而高兴,她也会因为穿上好看的衣服而快乐……,所有寻常女子会出现的她都有,而且在昔日的时光之中,她更是亲眼看见这一幕,那总是在丛林之中四处乱窜、宛如精灵一样的女孩儿,正是她所憧憬的对象。

    然而这一切,都没了!

    那些她们所喜爱的,留下无数欢歌笑语的场景,全都在那一场灾难之中彻底覆灭,成为了一个仅仅存在于画卷之中的虚妄场景,而这个即使是一点星火,也会将其点燃并且彻底焚毁。

    而这一切,都只存在于十年前的过去,并且永远都无法企及。

    柔臂轻舒,萧星壮着胆子用力的将萧凤抱住,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原来这个貌似高高在上的女子,她的身躯也和一般的少女一样,同样的是那么的柔软、怯弱,让人不免为这少女而感觉疼惜,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一起,不断悦动着旋律,奏响了名为依恋的羁绊。

    “姐姐。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跟在你身边的。”

    且望着那已然闭上眼睛的女孩儿,萧星这才露出一丝微笑来,唯有在睡着的时候,她所仰慕的主公才会变成了从前那个刚刚认识的娇俏少女,而那一段记忆是她们共同的存在。

    月华滑落,正好落在这两个璧人之上,宛如那谪落凡尘的仙子,飘飘然几欲腾空而去。

    月影渐疏,最终几近于无,于东方尽头,一缕赤霞落入凡尘,随后红日跳出,又是新的一条。

    身子微微动了一下,萧凤这才自睡梦之中苏醒过来,她看着怀中少女不免透着几分疼惜,将其抱起来却走入后面的闺阁之中,将其安置在那透着嫣红脂粉气的床铺之上,她又将一个寝被取过来仔细的盖在萧星身上,好确保其不至于受凉了:“昨夜倒是幸苦你了,今天你还是歇息一下吧。”

    萧星嘴中嘀咕了一下,便是那眼皮之下,亦是翻转起来。

    只是她努力片刻,终究还是未曾睁开眼睛,在将萧凤安排的任务处理好之后,她就快马加鞭赶回太原城,又经过了昨夜事情之后,早已经是疲惫不堪、更兼舟车劳顿,实在是太过困乏了,故此一旦是入睡之后就很难醒过来。

    而在府衙议事堂之中,已然传来稀疏声音,而随着太阳越深越高,这声音也越来越多。

    萧凤听了这些话之后,当机缓步走入议事堂之内,问道:“各位,还有什么事情吗?”经过昨夜,她已经消去了因杨辉死亡所带来的悲伤,又重新回到了以前的那个飒爽英姿的赤凤军统帅。

    “启禀主公。根据张世杰、王允德两人报告,那张秀已然从襄阳撤军,正朝河南府方向移动。依照我们之前的推测,只怕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准备一起进攻。以张世杰、王允德驻守在平阳府的不足五千的兵马,只怕挡不住对方那三万兵马。”赵志顿了顿,且看着四周围具是安静不出声的众位,他更是感觉头皮发麻。

    北边尚有史天泽四万兵马没有消灭,而在此刻自西边有李明昊的两万大军,如今时候位于南方的张柔也调集三万兵马准备北上,在这接近十万的大军围剿之中,他们实在是无法保证自己还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三面围攻吗?这史天泽当真是好计策,还真的就看准了我们的缺陷来安排。”萧凤冷哼一声,旋即说道:“但是我若是怕了,就此撤退了?那岂不会让人耻笑?这一次,定让这家伙来的去不得。”即使是面临如此险境,她也未曾流露出任何一丝担忧。

    而众位参谋被这一喝,也具是感觉心神一震,感觉自己的这位主公真的有办法解决这般险境。

    赵志一脸期待,连忙问道:“按照主公意思,难道是要正面对抗?”

    若是正面对抗,他们赤凤军虽然只有一万多人,但是在火器助阵情况下,却依旧可以击败其中任何一只军队,当然损失肯定会提升到一个无奈接受的程度。

    “不可能。”萧凤却直接否决道:“我们兵力实在不足,纵然得到火器助阵,若要击败这其中一个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若要分兵同时对抗三路大军,那我们定然会彻底失败,此计犹如和自投罗网毫无区别,根本就行不通。”

    “那依照主公意思,应当如何去做?”

    “撤军。既然对方想要这太原城,那我们就让给对方!”敲了敲桌子,萧凤说道。

    “让给对方?”赵志顿时惊住,想到曾经为了守城而死的李志,他立时喝道:“若是将这城池送给对方,那我们之前的战斗有什么意义?而那些牺牲的同僚岂不是白白牺牲了?”说到这,他已然发觉眼眶之中噙着泪水,更有数滴泪水溅落在地,打起点滴灰尘。

    “没错。而且此城之中更有数十万生民,若是我们就此撤退,那么对方若是在这城中制造杀戮又该如何?”成风亦是感觉不解。

    而那陆忍亦是说道:“如果我们就此撤退,那么那些百姓又该如何看待我们?这样的话,我们又和那些流兵有什么区别?”

    一时间整个议事厅人声鼎沸,具是为萧凤这近乎大胆的策略而感到惊恐。他们也算是饱读诗书,然而如同萧凤所选择的这种手法,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全都开始质疑这作战方略是否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但若是在这里抵抗,你觉得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可以战胜对方吗?”幽幽说道,萧凤只将柳目扫过众人,当机让这些人全都闭上嘴巴。

    赵志脸上顿时挣扎起来,旋即低声回道:“不能!”

    “没错,不能。在腹心被威胁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无法将那些收获的粮草运过来,因为对方肯定会派兵在这根据地之内肆无忌惮、大肆破坏,好彻底断掉我们的后勤补给。”神色异常严峻,萧凤缓慢的说道:“而在没有足够的粮食补充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无法维持足够的战斗力,而导致无法突破对方的防线。到时候等到三路大军汇合时候,我们就会彻底陷入对方的团团包圆之内,到时候等待所有人就是死了!”

    听到这话,一行人立刻沉默下来。

    仅仅是击退史天泽一路兵马,他们就起码牺牲了数千士兵,若要战胜多一倍的敌人,岂不是要全员牺牲吗?

    “所以我们应该离开,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这样的话就可以避免和对方主力作战,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化整为零,以小队持续不断歼灭对方小股部队,直到具备足够的优势之后就可以直接进行主力决战,彻底歼灭对方。如此这般、积少成多、集腋成裘,以小范围多次作战歼灭对方,不断的积累胜利,虽然中间肯定会有很多的牺牲,但是作战选择却会始终在我们这一边。这样的话,肯定能够彻底击败对方,赢得最后的胜利。”

    萧凤叹息,相较于那些没有历史、军事常识的穿越者,她在中学时代成绩一直优秀,所以对中国近现代史那个传奇军队的事迹相当清楚,否则以她的谋略如何会想出这个策略?

    相较于被历史证明是正确的路线,她可没兴趣去逆着潮流,去做一些不仅仅是无用功,而且还是徒费工夫的事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