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忽逢意外身落水,兵出灭匪又一路
    数日之后,那些番民且见纷州城防守严明,只好无奈退去。

    而在城中,金蒙、杨辉、仇烈三人商定好计策之后,也立刻开始了行动。

    此时此刻,杨辉正在纷州城粮仓之处忙碌,在他的呼喝下,那些衙役还有民工正在努力的将那一袋袋粮食搬到停留在汾河之内的漕船上,而在不久这些船就会沿着汾河一路向北,将上面的粮食运到太原城之中,好满足正驻守在太原城的赤凤军粮食所需。

    自清晨时分,至晌午时刻,方才将所需粮食装满。

    检查完毕之后,杨辉且看着那将船舶压得低低的粮食,脸上已然透着志得意满,只待这批粮食运到太原城,那么蒙古大军就无需担心了。

    一声“起航”,数十条漕船立时开拨,载着粮食朝着北方航行。

    位于城头,仇烈且看着这满船粮食,忽的说道:“他们会过来吗?”

    “应该会的。毕竟这里这么多的粮食,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弃?”

    金蒙扫过那一袋袋的麻袋,麻袋之内装的可是沉甸甸的粟米、小麦,足以满足一万大军一个月所需,如此之多的粮食在这乱世之内,完全等同于黄金价格,自然会让那些番民为之疯狂的。

    沉重船头压着河水,荡出一道道波纹,而那杨辉也立在船头之上,且看着远处尘烟滚滚,心中暗道:“那些家伙果然来了。”话音落下,于岸边之处,已然有数百位跨马番民拉弓张箭,瞄准船上诸人射击起来,而在身后更有成百上千的番民好似涓细小流汇入人群之中,一并展开攻击。

    “所有人,立刻反击。”

    杨辉不敢懈怠,当机自背后取过铳枪,“砰”的一声便将当前一人脑袋打碎,随后跟着他一并押解粮船的一行人立时掏出火器,对准那些番民连番开炮。

    虽是一时间受损颇多,然而这些番民却着实勇悍,立刻自河岸边跳入汾河之内,奋起双臂朝着粮船游来。这一下立刻吓得杨辉骇然,心中暗想自己以身为饵是否错了?只是面对那些群涌而来的众人,他只有坚定信念,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拖到约定的时候。

    “看来这帮人当真是勇气十足,居然仅凭百来人就支撑到现在?”

    站立在河岸边上,李元复且看着汾河之中那杨辉奋起反击的模样,不禁赞叹起来,似乎为这样的人才居然投入赤凤军麾下而感觉惋惜。

    仲威冷笑连连:“虽是如此,但是你也知道那人是绝不可能投降的。按我看,是时候履行契约了。”

    “当然!我可是一向都很守信的。”李元复又是笑道,旋即将身后长弓取下,双指带着扳指用力一拉,这硬弓立刻弯若满月,嘀锋所向正是杨辉,“砰”的一声立刻离弦而出,化作流星正好扎在杨辉心窝之上。

    被这一箭刺中,杨辉顿时愣住,于胸前之处只觉气力全数消失,脑海之内依旧布满困惑:“怎么回事?为何那援军还未过来?”想着当初约定时日,他只觉困惑,难道说在围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吗?

    随后,他的意识整个崩散,一头栽倒在汾河之中。

    望着那且浮且沉的身躯,李元复得意洋洋:“这次的主要目标已经完成,看来我们应该撤退了。”

    “撤退?那么这些船的粮食呢?”仲威又是扫过那些粮船,张口问道。

    “粮食?”李元复只是瞄了一眼那些渐渐沉入汾河之内的槽船,而上面装载的袋子早已经散开,让其中添入的泥土全都撒落出去:“为何我只看见一些泥土,不见粮食?”看起样子,他似乎早就知晓这只粮船乃是诱兵之计,故此才没有贸然展开行动。

    听着远处滚滚红尘,李元复知晓那乃是金蒙所率领的一千兵马,而在之前的交战他就已经知晓,仅凭麾下的这些番民根本不足对抗,然而他依旧神色平静:“而且对方援兵已至,若是在不离开,只怕我等可就要被那赤凤军整个打死了。毕竟你也知晓这些番民不足成事,不如就此离开?”撇过旁边的仲威,他似乎已然看穿对方接下来的行动。

    “没错!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计划进行,而我们只需要等到即可。”嘴角翘起,仲威带着几分得色,随后将身一纵,竟然分毫不管那些正徒然挣扎的番民,纵身朝着远方掠去。

    李元复低头狞笑,地神说道:“没错。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只是这棋盘上的棋子是否能够按照你希望的行动,那就犹未可知了。”且看着四周围围上来正准备质询的几位番民族长,他却将身边长枪拿过,当空一扫当机将其齐腰截断,身下青骢马踏步如风,亦是一般摆脱身后追兵,纳入远方群山之中不见踪迹。

    没了两位的指挥,那些番民立刻乱作一团,只被赤凤军一轮冲锋,就被整个打穿,切割划分成数个区域,令其分毫逃脱不了。虽有人还在继续抵抗,然而在被一轮虎蹲炮轰击之后,剩余之人全都停止反抗,具是依照指令原地抱头,不得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一身铁甲银枪,那金蒙极目远眺,不免有些叹息:“被那两人逃走了吗?”

    这些番民之所以敢在这个时候下山抢粮,很明显和那逃走两人有莫大关系,只是他们为何在煽动之后就立刻逃走,难道仅仅是为了给赤凤军制造麻烦吗?

    “没错。”仇烈摇摇头,脸上却透着几分悲伤:“还有。根据士兵的报告,杨辉他牺牲了!”

    “牺牲了?”带着不可思议,金蒙呵斥起来。

    指了指那奔波的汾河,仇烈双目暗淡:“没错。被人暗中偷袭,直接扎在心脏之上,以至于跌落汾河之内,所以牺牲了。”

    “怎么可能?”

    金蒙立刻驱策战马来到汾河边上,然而滚滚河水曾经的血污早被冲去,稍显浑浊的河水之内已然是没有任何痕迹,哪里还有杨辉的踪迹?

    四下望着,他又是命令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立刻给我搜索,务必将杨辉找到。”眼角眦裂,却有几滴浊泪落下,显得无比悲怆。

    “将军!您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安抚番民,不让他们继续暴动。否则杨前辈他死不瞑目!”

    叹声气,仇烈走上前指了指四周的番民,这些番民还不知晓赤凤军究竟会如何处置他们,所以一个个全都待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静,唯恐一个不小心让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生气,埋葬自己的生命。

    金蒙脸上顿时暗淡许多,低声应着:“我知道了!”似这般事情,他实在是遇到了太多,无论是从沁州城开始的抵抗,榆社城时候的决战,甚至是太原城反击战,都有太多的同僚牺牲,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

    虽是取得胜利,但是一行人知晓自己的同僚就此身死,气氛也凝重许多,并无多少凯旋而归的兴奋。

    而在将这里的情况通报太原城赤凤军之后,他们也就驻扎在这汾州城之内,确保境内的番民不会再一次叛乱,以至于扰乱治下秩序。

    “杨辉死了吗?”

    萧凤且看着手中纸条,五指立时攥紧,将那纸条化作一缕烟尘。烟尘随风且摇且晃,渐渐的朝着天空升起,正似那灵魂一样,要前往另外一个世界。

    目送这烟尘,萧凤默不作声。

    牺牲总是无法避免,她自起事时候就已经知晓并且做好准备,然而如果真的知晓这种事情,却依旧会感觉伤悲。

    “没错!他死了,和李长官一样,就这样死了。”紧抿着嘴唇,赵志呜咽着说着,脑海之中曾经争执场景还在浮现,然而现在他却就连争吵的对象都没有。

    天人相隔、生死永别,这就是战争吗?

    空气越发凝滞,萧凤越发感觉气氛着实凝重,压抑的情绪压在每一个人的心上,让他们全都沉默不语,然而事情总是无法避免,城外的敌人也绝不会允许他们继续停留,为了生存他们只有继续走下去。

    “他的位置,有没有人可以代替?”

    “成风、陆忍可担重任。”

    “好!那就他们两个吧,毕竟若是没有人接任,那是会出大问题的。”

    且看众人没有意见,萧凤立刻任命了两人职位,无论如何赤凤军的机构必须确保正常运转,否则的话他们别说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了,只怕就连生存下去都够呛。

    吩咐下去,萧凤又是问道:“对了,还有问题吗?”

    “根据金蒙报道,那驻守在延安府的李明昊已经率领两万大军准备自晋宁军入关,攻打我赤凤军。”赵志立时回道。

    萧凤立时皱眉:“李明昊?没想到那史天泽当真有些本事,居然说动这李明昊也一起来打我,看来对方是下定决心,要将我们彻底围剿吧。”目光之中怒焰腾腾,她已然对那史天泽恨之入骨,然而面对这两面围剿、或许会是三面乃至于四面围剿的态势,赤凤军还是招架不住。

    无奈何,她赤凤军底蕴太薄、兵力根本不足,根本难以对抗对方大军。

    这史天泽正是看准这个弱点,方才做出如此战略,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彻底剿灭赤凤军,令其再也无法在这晋中之地继续生存下去。

    赵志当机说道:“所以金蒙祈求,希望能够准许他以粮食为要求,将那些番民纳入军中进行训练,好对抗这李明昊的一万大军。”

    “利用番民?但是这些番民不通汉文、不识汉字,若是轻易纳入军中,只怕他们会倒戈相向。”听到这话,赵晨立时回道。

    那些番民毕竟和汉民有所不同,就在山中逍遥自在,根本就受不了军纪约束,而且言辞风俗皆有不同,若是强制其遵守赤凤军的军纪只怕很难,若是在和平时候尚可以以时间来磨练,但是若是在这战争时候,想要降服这些顽固不化的番民,那就千难万难了。

    赵志叹声气,亦是解释道:“但是如果不收纳这些番民的话,那么我们赤凤军根本就难以对抗对方两万大军。”

    若非无可奈何,他也不想要将这些番民收入帐下,然而此刻急需扩充兵力,他们也是付出相当的努力,才将在太原反击战之中损失的士兵重新补充,恢复到目前拥有四个作战旅,合计一万四千人,拥有铳枪三千、虎蹲炮一千,以及克虏炮三十六门的精锐兵团。

    “我也赞同。当然,为了确保那些番民不会反抗,我建议只为他们配备冷兵器,至于铳枪还有虎蹲炮一律禁止,不得让对方接触。如此一来,就算对方想要反叛,我们也有足够的实力镇压。”成风立时回道。

    既然那杨辉已然牺牲,那么他就要发挥自己的用途,开始为整个赤凤军的安然所着想。

    对抗蒙古大军重要,但维持赤凤军内部的稳定也是同等重要。

    另一边,那陆忍也是答道:“而且目前火器也不过是刚刚产生,就连刚刚装备手炮的史天泽也未曾熟练使用,想必那李明昊麾下对这火器也殊为陌生。以那些蒙古士卒遗留的兵刃装备那些番民,再配合他们对横山地形的熟悉,就算是无法击退李明昊,也足以拖延一段时间,让我们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听到两人谈话,赵志和赵晨具是点头,不仅仅是在这会议之上,他们参谋部内部的成员在私底下也经常交流,故此相当熟悉赤凤军内部的问题以及应该如何去应对。

    这些预案他们早就已经制定好计划,如今时候不过是从中选出最适合的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计划行事吧。”萧凤且看一行人制定好计划,也微微颌首,以示准许。

    她知晓自己虽是玄功高绝、意志坚韧,但是人的精力实在有限,所以在别的方面,尤其是组织安排、人员处理方面着实短板,所以才将这军阵诸事分割出来,全数交由参谋部所处理,而自己只是负责把握大的方向和战略,好确保赤凤军能够顺利成长起来。

    不然的话,按照她那刚烈性子,只怕早就中了那些宿将奸计,以至于全军覆没了。

    确定好方略之后,一行人各自道别之后,就自这议事堂离开,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只是萧凤静坐原地,虽是有诸多侍女随侍左右,但是她却倍感孤独,微风吹拂挑起鬓角秀发,她那一直都是刚毅的脸庞却透着哀伤,皓月渐升、几许月华落下照在身上,越发令其透着清冷,真如那蟾宫之内孤独的嫦娥。

    一个个人儿就这般去了,难道说这就是我的宿命吗?

    抬起头看着那一轮泠月,萧凤倍觉孤独,这战争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