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汾州境内番民乱,恶像连连围剿城
    正在此时,于太原府街道之上,一骑飞速奔驰已然来到府衙之前,也不曾询问那守卫便径直闯入。○  番茄小说网  `.-com

    待到来到客厅之处,其上那人翻身一跃正好落在客厅之内,将一件信函递上:“禀告主公,纷州传来急令!有北方番民入境劫夺粮食,州内并无守兵,还请主公调集兵马抵御番民侵袭。”

    “你说什么?”

    萧凤听到这话,顿时一惊,连忙舍了座位快步来到这通讯兵之前。

    通讯兵当机将那沾有三根鸡毛的信号递上,又是重复了一遍。得知这消息,在座的包括赵志、杨辉、仇烈等人具是惊讶,显然他们对如今状况也是一头雾水。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些番民竟敢犯我边境?”得此消息,萧凤亦是气急败坏。

    通讯兵微微愣住,旋即回道:“根据当地知州所说,大概是因为温度太过、导致番民粮食减产,正是因此所以他们方才下山劫掠百姓。数百年来,这些番民都是如此。”

    “我道那蒙古大军为何撤退,原来是用了驱狼斗虎的伎俩啊。”萧凤重重叹息,却是为自己居然未曾料道而愧疚。

    那些番民乃是生存于大山之内的少数民族,因为长居居住于山川之中,故此其风俗习惯和山下汉族绝不相似,多以族群聚集在一起。而且更因为其生存之地乃是南宋、金朝、西夏交界之处,为了能够拉拢其中之人,所以官府也不敢派兵剿灭,只能以金钱银两拉拢人心,如此行径更加助长这些番民之气。

    若是寻常时候尚且罢了,但若是番民身陷灾祸之内,则必然挥兵侵略。

    如此事情,于这晋中之内,已然是发生了太多次了。番茄△小說△網`q-x`s`w.com

    赵志听此消息,立时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应该立刻派遣兵马截击番民。否则若是放任他们纵兵劫掠,则治下定然会民心不安。”

    很明显,他们作为目前整个晋中的统治者,只有率军剿灭这些番民,不然任由其破坏的话,那一年的努力就算是彻底白费了。

    “但是此刻正值战斗,大军若是轻易离开,则那蒙军定然会趁虚而入。依我看,不如权且送些粮食给对方,暂时安定对方,好让我们能够腾出机会,到时候大兵一到哪里还有那些番民敢犯事?”只是一边的杨辉却不赞同,毕竟他曾经到过纷州,自然知晓那里的情况多数是汉番杂居,番民会下山劫掠,但是汉民也会聚族而居,也会愤而抵抗,短时间内还损失不了那么多。

    “送粮?莫要忘了,如今时候这些粮食满足我等已然是够呛,若是在送一点给对方,那么我们还吃什么?”赵志赶紧摇头,对于那些敢去劫掠百姓的番民,他有的只是愤怒,对这些敌人可是没有丝毫兴趣仁慈。

    杨辉立时反驳起来:“但如果让对方继续肆掠,只怕我等损失更重。只是付出一些粮食,就换的对方安歇下来,这般手段如何不可?而且你若是要报复,”

    一时间两人又是争执起来,吵的人听的就感觉心烦意乱。

    而在旁边,仇烈连忙劝道:“两位同僚,你们别争了。”

    “既然如此,那仇烈你的看法如何?”萧凤也没兴趣止住两人争吵,事实上她为了鼓励众人踊跃发言,在有的时候还会可以挑起矛盾。

    “依我看,若要安抚番民,需要打,但更需要安抚。☆◇▽☆☆番茄小說網w-w`.com打,是因为他们触动禁令,私自下山夺取粮食、杀害百姓,此乃罪孽需惩。安抚,则是因为他们常年居住于山林之中,所生活的地方甚为偏僻而且陡峭异常,若要彻底剿灭实在不能。故此需要安抚。”

    “很好。”萧凤赞道,旋即就叫了一声:“金蒙。你且出列。”

    “莫将在!”金蒙应声走出,只是面容却带着几分疲倦。

    自那日之后,他左思右想终于还是和李莲和离,两人就此断绝婚姻关系,近日之内始终无法从伤悲之中走出。

    萧凤叹息,虽知此人感情受挫,然此刻军情紧张可容不得私情,立时命令道:“先前因你违逆军规,擅自和他人发生关系,其情可允,其罪难诉。故此我夺去你第二旅旅长之职,而旅长暂时由马云冬负责。如今正值危难时候,我便允许你戴罪立功,所以你立刻率领第二旅第三作战团合计一千人前往纷州。毕竟那番民虽然人数颇多,但是毕竟不曾经过训练,亦不曾装备火器,以一千人马足以剿灭叛乱番民。到时候功成时候,我定然让你官复其职。还有杨辉,你作为参谋也带着仇烈一并前往,记住了务必确保我腹心安全。不然的话,被敌人直击腹心、切断汾河,则我赤凤军危险矣。”

    句句吩咐,当即令几人俯首接受,随后便退出府衙,率领麾下一千兵马朝着纷州奔去。

    而在那里,那自山林之中涌出的番民也正在华夏大地肆掠,不断的制造出各种人间灾祸来。

    只是萧凤随后一想感觉有些奇怪,感觉那番民会在此刻出动,只怕其后定然藏着什么阴谋来,于是她又是叫来李太痕、孙武吉两人,让这两人暗中假扮成旅人前往汾州,进而调查其境内的状况,好确保其情况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番△茄小说网  w`w`w`.-f`.`com

    另一边,金蒙、杨辉、仇烈三人在经过数日奔驰之后,已然来到了纷州之前。

    只是一看,三人就是感觉惊讶,因为在纷州之前早已经被数千番人层层围住断掉任何和外界的联系,很显然这背后定然有什么人指示,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蒙古,不然的话以番民那数十个种族如何能够组织起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呢?

    金蒙这一看自然气急,当即喝令赤凤军展开攻击。

    这一战不说赤凤军那如铁一般的纪律,便是那凶猛至极的虎蹲炮还有铳枪,就足以让这些番民为之震惊,纷纷避让不敢直掠其锋,让赤凤军安然闯入城中,而城中百姓在看到那熟悉身形之后,也具是恢复平静下来。

    这些天的相处,他们早已经知晓这赤凤军和别的军队绝不相同,是断然不会伤害自己的仁义之师。

    只是在这番民之中,却有一人远远望着那正在城头之上巡逻的赤凤军,嘴角带着几分有趣:“那就是名闻天下,甚至让史天泽也为之震惊的赤凤军?”

    且看此人高坐在一匹青骢马之上,身上穿着一套乌黑铁甲,且看铁甲之上布满刀伤剑痕,便知道这铁甲有些时日了,而这铁甲之上则伸出数根铁锁纳入胯下战马体内,而随着战马每一次的呼吸,这铁锁之上都会浮现出异光,而且还会收缩起来,将那战马皮肉给扯开,露出那肌理分明的血红肌肉,透着几分可怖场景。

    “且看那赤色凤凰,就知晓对方乃是赤凤军了。☆番茄○小說網w.com”位于其身边,本该是在史天泽麾下的仲威却是出现在这里,他对着李元复说道:“但是你确定真的能够击败对方吗?”

    “这是自然!”

    一脸骄傲,李元复满是信心。

    他的父亲乃是李明昊,乃是党项人士,在蒙古入侵西夏时候就已然加入蒙古大军,如今正执掌数路之地,亦是地方军阀一员。而在接到史天泽的信函之后,他就秘密派遣自己的儿子李元复潜入横山之中聚敛番民,好为自己出兵创造机会。而以其党项人的威风,那些番民自然闻风纳降,很快的就聚集起了六千人之众,并且趁着赤凤军和史天泽鏖战时候一举出兵,彻底将这纷州给封锁住。

    而现在,他只需将这纷州封锁,便可以将赤凤军麾下地盘南北切断,再无联通可能。

    想着这一切,仲威亦是感觉佩服,只是一想那赤凤军凶悍模样,他自然透着担忧:“但是那赤凤军甚是厉害,不仅仅火器厉害,而且军纪严明,乃是当世雄狮,所以你可要小心了。”数次战斗,他具是败在赤凤军手下,正是因此所以他早就已经特别的小心,就怕会阴沟里翻船。

    “那是自然。虽然对方拥有火器,但毕竟人数仅有一千,无论如何都不是我六千兵马的对手。”李元复张口回道:“但是你可要记住盟约,等到我们挥师东进断其根本时候,你等也要一起发兵彻底将这赤凤军给灭了。知道了吗?”

    “正当如此。”

    盯着那守着城门的军队,仲威咬牙切齿。

    李元复面露笑容,又是说道:“没错。当然那些番民族长也等急了,催我们过去呢?若是让他们变得恐慌了,那就糟糕了。毕竟在这次的战斗中,他们可是主力。虽然是炮灰,不过就算是作为炮灰,我们也应该给与相应的尊重不是?”

    “没错!”

    仲威立刻露出得意来:“不过是以几张纸就骗得对方上钩,那些番民族长也真的是愚昧无知,当真以为那些允诺的东西会真的送上去吗?”越过人群,他死死盯着那城头大旗,又是低声喝道:“当然,等到围剿之势彻底完成之后,我看你这赤贼还如何继续挣扎下去?

    如今时候,史天泽所安排的围剿之势已经完成,北面的准备已经完成,接下来只需要等到那李明昊发动进攻,那赤凤军就会彻底陷入双面迎敌的危险情况,而且蒙宋战争也快要结束了,等到一结束那张秀也会挥兵北上,三方力量一起动手,就凭赤凤军那一点力量如何还能够存活下去?

    此番一战,定要彻底剿灭赤凤军。

    怀着恶毒的诅咒,仲威和李元复骑着战马,重新归入军队之内。

    城头之上,那金蒙瞧着眼前的那些番民,黑压压一片一片,就像是那被撕碎的碎纸一样,各自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块块来,根本就不符合任何扎营的规范要求。

    然而金蒙看着这一幕,却带着踌躇:“这番民果然棘手,只怕就凭我们手中的力量很难击退。”想着当初斗志满满,现在的他却有些犹豫,一千已经装备火器的军队固然厉害,但是在对抗着多达六倍以上的力量的时候是否能够发挥力量,他还是存疑。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固然在现代社会是需要进行限定的,但是在中古时代却还是有着其根本的问题的。

    “也不尽然。依照之前我们和对方交战状况,他们固然数量庞大,但是却太过散漫、并无纪律可言。其中多数人更是听到火炮之声就整个吓住,甚至丢下兵器直接逃走,旁边的人也没有章法,只知道四处乱窜,可以看出来这就是一群根本未曾经过训练的乌合之众。仅凭我们的实力,只需要在进行战斗,就可以将其歼灭了。”仇烈想着第一次和对方战斗场景,却不是很赞同。

    依照他的想法,在第一次战斗时候,就应该全力以赴彻底歼灭对方,而不是在这汾州之内悠哉悠哉的。

    “击溃容易,然而歼灭一事实属困难。”

    金蒙摇摇头,解释起来:“你要知晓。这些番民各有所属,虽是只有数十上百,彼此之间互不统属,故此显得散漫。我等虽是能够一击致命,但对方却可以四处逃散,潜入田野、山林之中,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处置?而且若是让对方散于乡野之内,则定然会令乡间百姓遭殃,这可不是我们赤凤军应该做的。”

    那番军毫无纪律、互不同属,既是优点也是缺点。

    战斗意志薄弱,难以抵抗赤凤军一次冲锋,这便是番军缺点;但熟悉地形,善于逃窜却着实让人头疼,自然是其优点所在。

    仇烈立刻明白了其中缘由:“所以你打算聚而歼之?”

    “没错。”

    另一边,那杨辉亦是透着得意,说出自己的计划:“而且观其样子,很显然那领兵之人威望不高,并无雷霆手段整顿这些番军。届时我们只需要击破那为首之人,那么其他的番军定然会失去斗志、难以再战。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宣布投降者不杀,并且愿意为他们提供粮食,那么他们为了求生存定然会投降。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和我们赤凤军一样,知晓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而战斗。缴抚并重,以缴为主、安抚为辅,则番民定然可以安然无事,而且还会为我们所用,如此一来岂不美哉?”

    “这倒也是。只是我们应该如何进行?”

    仇烈立时了然,旋即就张口问道。

    杨辉和金蒙彼此对视了一下,当机就打定了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