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深夜争吵扰人梦,姻缘破碎镜难圆
    星辰隐现,已是夜半时候。

    虽是处于睡梦之中,萧凤却已是灵眼尽开,四方之地具是存于一心,任是什么动静都无法逃出她的掌握。只是今夜,却于一处偏厢之内,传出阵阵争吵之声,而且这声音越来越大,当真是让她气恼至极。

    将身一动,萧凤已是穿上衣衫,纵身一动就来到庭院之内。

    且看这庭院之内,正有一男一女。那男子正是金蒙,另外一人却是李莲。他们两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目前正争得面红耳赤,而且那李莲衣衫不整、鬓角散乱,至于金蒙却是脸颊通红,显然是被扇了一巴掌。

    不过见到萧凤之后,这两人顿时呆住,没想到自己无意之间争吵,竟然让自家主公都惊起了,心中诧异之下连忙道歉:“惊扰主公休息,还请主公恕罪。”

    “深夜之中不去休息,反而在这争吵,你们也知道恕罪?”萧凤怒容显现:“就为了些许私人再次争吵,若是被别人听见了,你们也不怕被人耻笑?”

    他们两人虽是距离洗心阁足有百来丈,然而萧凤修为何其高深,便是尘起雨落、风吹叶动动静也无法逃脱,那吵闹之事早已经是明鉴于心。

    李莲顿感委屈,几滴清泪自脸颊之上滑落,伏低身子央求起来:“既然如此,那还请主公辨明是非,解除我等之间的婚约。”说罢,她眉目含怒扫过旁边的金蒙,显然是愤怒至极。

    “主公!还请主公莫要插手,我定会处理妥当。”金蒙一听,整个人登时吓住了,赶紧迈步向前恳求道。

    萧凤皱眉,撇过金蒙却是透着几分厌恶:“是因为你所救下的那个女子吗?”

    “没错。那奴儿孤苦无依,我之前将其收留完全是出于一片苦心,不然的话她非给那些鞑子抢去,届时会出现什么状况都不知道。”金蒙赶紧解释起来:“而且她目前年幼,若是将其逐出去,只怕独自一人难以生存。正是因此,在下恳请主公可否允励,让我将那奴儿收下?”

    “奴儿?奴儿?你这厮叫的倒是亲切。”且见金蒙如此行径,李莲却是气炸:“但是你可曾对我如此称呼?我不过是日理万机、故而难以和你相聚。你倒好?居然背着我将那奴儿纳为己有。你这厮到底有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很显然,她之所以生气,便是因为金蒙此人背着她私自将那奴儿收为己有。

    这般行径对于赤凤军之外之人尚算寻常,但是对于久受萧凤影响的李莲来说,却断然容忍不得。

    “那又如何?你与我缔结婚约也有一年有余,岂料你未曾为我诞下后代,反而因此生怨,若是闹了一个一尸两命,那我又该如何?”金蒙且看李莲居然质问起来,想着一年之内两人相交之情,怒火入脑也未曾思考就是斥责道。

    这一下,不仅仅李莲都呆住了,就连萧凤亦是嗔怒起来。

    “闭嘴!”

    一声炸喝,当即让这金蒙整个凝在原地。

    萧凤双目已然冰冷:“你就是这般对待你的妻子吗?”她于占领太原城之初,就已然宣布废除妾侍制度,没曾想自己麾下之中竟然也冒出如同金蒙这等得陇望蜀之辈,如此行径亦是让她惊怒不已。

    “一尸两命?你居然真的背着我和那丫头有了孩子?”

    李莲整个人亦是便是痴傻许多,她透着不可思议望着眼前这一年之内躺在自己身侧枕边之人,竟然生出几分陌生之感。

    金蒙且看两人皆是露出敌意,想着自己之前所说之话,亦是整个愣住,旋即赶紧低头:“属下实在是一时糊涂,没有管住自己,故此做出这等错事。但若是将奴儿赶出去,那她和她肚中的孩子可就真的要遭殃了。”声音颤抖,显然是害怕极了。

    “你也知道做了错事!”

    萧凤努力的平息自己的呼吸,低声喝道:“然而军中自有固定,你且说你选择谁吧。”

    赤凤军之内,多数皆为年轻男子,可谓是热血方刚、干劲十足,但是也有一个麻烦,那就是那难以抑制的生理需求。

    正是因此,所以萧凤才将一些丧夫、丧子的寡女聚拢起来,成立了忧国少女骑士团,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医疗后勤问题,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借助她们本身女子的身份,让那些精壮汉子有一些念头。

    当然,萧凤作为女子,也不可能如同其他封建军阀那样成立所谓的军妓,所以就在军中实行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若是赤凤军之中的精锐分子看中骑士团之中的少女,两者就会缔结姻缘关系,但是若是双方有任何一人破坏这婚姻制度,就会有严刑峻法惩戒,好确保军中安定和谐。

    只是依旧有一部分人沉浸在古老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始终惦念着能够多纳妻妾,好传承后代。

    听到这话,金蒙整个人顿时愣住:“不选择可以吗?”

    他之所以能够一路飞升,顺利成为第三作战旅旅长,能够随侍在萧凤身边的李莲助力颇多,但是这李莲却因为旧时伤患难以生育无法延续后代,不然的话他岂会如此轻易就被那奴儿所诱惑,做出这等错事?

    “不行!”萧凤摇头,话音冰冷:“你要知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我事先早有规定,你既然触犯那就莫要怪我无情了。”

    金蒙身躯一颤,低声央求:“既然如此,那可否宽限三日?”

    “自然可以!但是三日之后,必须给我答复。要么和离,要么和那所谓的奴儿分开,知道了吗?”

    萧凤不动如山,即使对方曾经是在沁州力挽狂澜击败蒙古第一次进攻的健将,她也不打算就此放弃律法严明。

    人心难测,唯有严明律法、巩固组织秩序,方能让人信服。萧凤自然知晓这一点,故此向来不敢擅自破坏自己所制定的律法,以免让麾下士兵失望。

    更何况此例一开,则军中那些蠢蠢欲动之人定然会出手,而赤凤军之内男多女少,到时候定然是僧多粥少,而那些难以娶妻生子的其他士兵也会心生不满,就此埋下祸根。

    因一人而坏全军根本,萧凤才不会干出这等蠢事呢。

    “我知道了!”

    金蒙低头回道,随后一身疲倦自这花园之内离开,而身边李莲亦是一脸冰冷,根本就没任何兴致去看此人。经过这一夜争吵,她已然看出了对方性子,自然也不愿意继续去做这无用功,只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落的如此境地,却不免透着几分哀伤。

    萧凤叹息:“你也莫要哀伤。而且你如今时候尚且年轻,就算是和对方和离了,也可以另寻他人,又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但是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会有人看上我吗?”李莲却是自嘲起来。

    萧凤摇摇头,旋即笑道:“残花败柳?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不如你且走出去,看看四周围那些人的目光,在他们的眼中你可不是残花败柳。更何况你如此潇洒,若是就这般垂头丧气、彻底沉沦,那才是平白无故坠自己气势!”信手一点,几许雾气凝空聚敛,却是化作一轮圆镜,正好将李莲的模样照在上面。

    眼眸含怨、眉梢微怒,虽是雨落花打,却天然中透着一股高洁,让人一见就心生崇敬。

    李莲瞧着自己模样,嘴角扯动一下:“就算这样又如何?我就连那金蒙都未曾保住,若是另寻佳偶,如何确定此人就是良配?”

    “所以我才制定和离制度,至少可以无论是对方还是你都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婚姻这东西,向来都是冷暖自知,若是觉得合适那就一世幸福,若是觉得无奈,亦可就此和离以免的伤了两人。”萧凤说道。

    李莲此刻只觉身心俱疲,又瞧见萧凤两眼亦是带着疲倦,立时回道:“多谢主公劝解。只是在下惊扰主公,实属抱歉还请海涵。若是无事,可否容许属下就此回房休息?”

    “自然可以!”

    萧凤点点头,算是承认。

    李莲亦是回敬,旋即就脚步酸软,浑如被抽调力气一样,渐渐的朝着远处走去。

    萧凤叹息:“‘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他们两人尚且幸运,但是那些已经结婚的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以如今赤凤军面临战争,可以说若是有个意外,那些结为婚姻的就会天人永隔、再无相聚可能,正是因此她才修改了关于昔日的婚姻制度,只需要婚姻两人同意,又或者其中一人已然死亡,那就可以宣布和离,彼此不得干扰对方,并且可以另寻婚配之人,自主决定自己的婚配关系。

    当然,类似于小三、妾侍奴婢之类的存在,是完全禁止的。

    李莲遭遇这种事情,也可以说是相当倒霉了!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日萧凤开始工作,那李莲已然恢复常态,就连金蒙亦是没有露出任何风声。而且此刻境内正面临着旱灾,萧凤也没兴趣继续插手两人的事情,就在田野之中为了疏通沟渠、开挖水井而忙的不可开交,连续数日都在田园之内查看情况,并且吩咐属下及时为那些农田提供充足的水分,好保证其产量不会降低。

    就这般一晃眼,已然过去七日有余,而在外面监视蒙古大军动静的赵志和杨辉也已经完成任务,重新回到太原城之内。

    “你是说那蒙古大军当真撤退了?而不是藏在某一处就等着攻击吗?”皱紧眉头,萧凤凝视着眼前的地图,此刻那蒙古大军已经全数撤入忻州之内,就连他们驻守的赤塘关镇以及石岭镇的守军也大多数收回,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

    赵志立时回道:“没错!而且根据探子回报。那史天泽将大军分为三个。一军自寿阳撤退,驻守平定州。另一军则是驻扎在管州境内。这两军均是只有五千兵马,兵力薄弱只能依靠山城抵御侵略,若是攻击只怕是力有未逮。”

    按照这般布置方法,那蒙古大军就自三面将赤凤军彻底困在太原城,若是她决意攻击任何一个地方,则另外两军具可以趁此机会直击太原城,令其分毫动弹不得,可以说目前赤凤军的所有兵力,都被彻底困在这里了。

    “是想要张开袋子,将我们罩进去吗?”

    萧凤用手指按摩着太阳穴,仔细想着对方的计策:“对此情况,你们觉得是因为什么原因?”

    “根据末将猜测,估计是因为粮草原因。毕竟忻州物产薄弱,无法满足五万大军的需求,正是因此史天泽才需要将其余兵马分散开来,好降低对忻州的压力。”杨辉亦是回道,他向来都是对后勤极其重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可是至理名言。

    萧凤沉思起来:“会是这样吗?”

    五万大军消耗粮草实在太重,如今时候山东大地更是遭逢旱灾,她仅仅是靠着两路十四州的力量供应一只一万大军就已经感到精疲力竭,而支撑史天泽五万大军有需要多少粮食,那可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没错。因为在下在探索蒙古大军遗留的军营驻扎地方存在着大量的马骨头,很明显对方已经开始杀马为食了,若是继续撑下去只怕他们会比我们更快倒下去。”赵志赶紧回答起来。

    说实在的,他当初发现那些马骨时候亦是感到惊讶,连绵上千具全都堆在土坑之中,就连掩埋都没有掩埋好,以至于被他们发现了踪迹,将其找出来。就连至关重要的战马都开始杀死充饥,由此可见那蒙古军中究竟会缺粮缺到什么程度!

    “没想到对方虚晃一枪、故布疑阵耍了我一下。”萧凤顿感可惜。

    若是在知晓蒙古真正开始撤退时候,她就此率军进攻,只怕就真的能够击溃蒙古、灭掉史天泽,然而这个机会却被自己的疑心病给害没了,也算是某种因果反复吧。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现在进攻?”

    赵志、杨辉两人心头一喜,立时说道。

    萧凤摇摇头,直接否定道:“不了。毕竟对方已经安然撤退,以那史天泽的个性,也断然不会轻易的露出破绽。而且就算现在我们全军出动,对方也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除却了制造牺牲之外,并无其他的意义。”

    若说这旱灾,固然困扰着赤凤军粮食问题,但是能够逼退蒙古大军撤退,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然而若是不解决旱灾,赤凤军依旧会面临危机,更何况那史天泽更未曾撤退,依旧虎视眈眈盯着赤凤军不曾动摇。对于眼下的情况,萧凤也没有办法,只好让赤凤军继续驻扎在太原城,以防暗中布下什么奸计,坏了自己的根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