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章空营匿影敌踪失,杀气乍现起疑心
    太原城内尚有赤凤军镇压还算是平静,但是城外那蒙古大军却是开始焦躁不安。

    自昨日时候,袁晔就始终遵守着主公的命令,一直监视着蒙古大军的动向。而在近日,他自远处瞧着那了无生息的营帐,却感到有些好奇。毕竟按照时间,在早晨的时候,对方应当开始生火造饭,以免饿坏了肚子。

    但是现在都日上三竿了,对方却始终没有动静,这一点让袁晔甚是奇怪。

    旁边一位士兵戳了戳他,问道:“喂,那里怎么没动静?”

    “不清楚,我们去看看?”袁晔张口说道,自当日他从蒙古大军麾下生还之后,因为在太原保卫战之中英勇表现,所以被提升为小队长,手下也带着好几个人。

    听到这话,其余人顿时愣住,起了疑惑:“但是那可是蒙古大军,若是贸然靠近会不会死?”

    “不过是一帮蛮夷,有啥好怕的?”袁晔有些不耐,抬起手就是几个脑瓜蹦,而为了助长一下自己的威风,他有举了举手中的铳枪,喝道:“而且俺可是刚刚被授予了这铳枪,就算对方十几个人一起冲过来,俺也不怕。再不济,我下令让其他人在后面用虎蹲炮给你们壮威行不?”

    “既然如此,那咱们这就过去?”

    且见那乌黑发亮的铳枪,一行人心中安定下来。

    他们具是见到过这铳枪厉害,只可惜这铳枪产量太少,整个赤凤军之内一个三十人小队之中,也就只有被赋予官职的队长、副队长,还有那些教导士才正式装备铳枪,其余人则是使用缴获过来的板甲、长枪、弓箭之类的冷兵器以为护身,这就是目前赤凤军内部的状况。

    一个标准的作战小队,装备有十条铳枪、三具虎蹲炮,再加上其他长枪、板甲、盾牌还有弓箭,构成了赤凤军整个军队的核心基础。

    而这样的一个小队,完全能够在正面战场,硬撼一支百人的蒙古骑兵小队。

    确定好基本战术形式,立时就有三个汉子手持盾牌、身披坚甲,缓步朝着远处的一个蒙古军营走去。空气有些凝滞,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群狼盯着一样,努力的压制住心头的恐惧,他们只有扣紧身前的盾牌,以免被突然出现的袭击给弄死。

    很快的,三人就踏入了蒙古军营的防守范围之内。

    “还没动静?”

    袁晔顿时愣住,心中更觉困惑。

    想象当中的袭击并不存在,这蒙古人究竟在想着什么?

    不远处,那三个汉子亦是愣在原地,他们害怕在这个时候敌人会出现,早已经将那盾牌竖在身前,只是除却了风吹之声,远处的帐营还是没有动静。被这奇怪场景一通折磨,他们感觉无比困惑,当机对着身后的袁晔一阵比划,那是在寻求下一步应该怎么办。袁晔也是回答起来,让这群家伙继续前进。

    这三人眼见蒙古没有反应,胆子也大了起来,立刻就朝着蒙古军帐继续靠近。

    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营寨之外,只是这一看立刻就呆住了,只是因为在这营寨之内,于每一个军帐之间竟然没有任何人走动,简直就像是这里面的人突然消失了一样。

    见到几人神色古怪,袁晔立刻走上前,他一瞧见这奇怪场景,也整个呆住了:“怎么回事,居然真的消失了?”看着旁边的帐篷,他立刻走上前将帷布一掀,然而其中除却了一些被丢弃的东西之外,并无任何的人类痕迹。

    神色一凛,袁晔当机下令:“立刻给我搜查所有的军营。”

    于是乎,所有人的士兵全部走进来,将那一个个蒙古包给掀开,然而其中除却了那些被吃剩的骨头和破碎的瓷器碗碟外,就没有任何的痕迹了。

    也就是说,这个军营被彻底抛弃了。

    袁晔感觉奇怪,立刻将这件事情启禀自己的主公。

    “撤退了?”

    听到消息,萧凤也是倍感困惑。

    在这关键时候,蒙古大军若是撤退,她自然是欣喜无比,只是若是这撤退乃是史天泽玩弄的把戏,那就要小心谨慎,以免被对方窥出自己的缺陷,进而导致极其惨烈后果发生。

    “没错。我和属下搜索了附近好几个军营,都发现里面的士兵已经撤退了。而且那篝火之内的温度还没有完全下降,应当是昨天就撤退了。”袁晔立时将自己所收集到的所有情报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萧凤细细琢磨起来,却是看向了参谋部赵志、杨辉等人,这个时候若要猜测对方的动静,那就需要群情策力了。

    赵志立时回道:“依我看,应该是因为对方也支撑不住了。”

    “这又该如何说来?”萧凤眼珠子一动,立刻就盯着赵志。

    “很简单。我军目前正在被旱灾所困扰,田中颗粒不收,就凭现在手中的粮食能否支撑到秋季都属于奇迹。既然如此,那么对方应当和我们一样,也是受到这高温的影响,被逼无奈之下才撤军的。”被萧凤这么一看,赵志亦是张口解释道:“当然也不排除对方的目的在于制造陷阱,好让我们掉入其中。

    “虽是如此,但是若是对方当真撤退,那么缓解我们赤凤军的压力也是一个好消息。”杨辉在一边补充道。

    见到两人对答如流,萧凤稍稍放心下来:“即使如此,那你们觉得应当如何处理?”

    为了将这参谋部在赤凤军推广开来,她可是着实废了不少功夫,不仅仅将最有可能造成威胁的张世杰、王允德两人调走,而且还将所有英杰全都集中起来,并且日日夜夜进行各类的战局推理的同时,还兼具对小队如何应对蒙古骑兵的作战战术的编写,铳枪还有虎蹲炮以及克虏炮的应用方式,乃至于士兵应该如何操练等等,全都被归入参谋部之内,并且交给这些年轻人执行。

    而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这一制度可以说很成功。

    “虽然对方开始撤退,但是我等也不能就此放心。应该谨守堡垒,以防对方趁机偷袭。那史天泽数次设计,贯会使诈,须得防着对方。”

    “而且对方也许会借此机会迷惑我等,所以我觉得应该派遣骑兵,针对附近进行对大规模搜索,好确保对方并没有攻城的意愿。”

    赵志和杨辉齐齐说道,当机就让萧凤安心下来,只是一边却有一人张口说道:“但是对方如果真的是撤退了呢?我们是不是应该趁机进攻?毕竟,这可是我们打破对方封锁的绝好机会,如果就此放弃还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再有机会。”

    此人唤作仇烈,乃是这太原城之中一位豪富之子,因为其家族于太原保卫战之中被蒙古杀绝,故此为了复仇而加入赤凤军。萧凤也正是为了安抚城中的一重豪绅,故此将此人安排在参谋院之中,好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她赤凤军之中。

    “若是这样,那自然应当乘胜追击。毕竟那史天泽尚未铲除,若是他什么时候卷土重来,那可就糟糕了。”杨辉立时回道:“赫和尚拔都一事殷鉴不远,若是不一口气将这厮击败,则我赤凤军永无宁日。”

    他在之前一直都在张世杰、王允德两人身边,辅助两人夺取汾州还有平阳府,因为赫和尚拔都都被彻底歼灭,所以那些遗留下来的将领也没多做抵抗,就顺势投降了,相较来说后续的整编工作反而更为繁琐,故此未曾参与过战况惨烈的太原保护战。

    赵志却摇摇头,透着几分迟疑:“不行!那史天泽向来狡猾,他纵然是撤退也断然不会任凭我等攻击,定然会再沿途之下遍布陷阱,就等着我们进攻。而且我们赤凤军兵力薄弱,若是因此空门大开,让对方窥出我等空虚,则我军定然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自那太原保护战之后,他就知晓自己所面对的敌人并非常人,就连自家主公都有殒命危险,甚至前任总参谋长李志等人也因此牺牲,他实在是不敢小觑那多年宿将,以免阴沟里翻船,彻底葬送赤凤军的未来。

    两人这一番争执,当机让众人开始争论,究竟应不应该追击,整个大堂也充满嘈杂声音,至于这两人更是在早已经从座位之上站起来,彼此互相争执着,唾沫星子乱飞,就差朝着对方吐痰了。

    萧凤在一边听着,瞧见不远处那仇烈一副失神模样,立时问道:“既然如此,那你的意见如何?”

    “我?”

    这仇烈顿时愣住,眼中还带着几分惊恐。

    “没错,就是你。”萧凤颌首:“既然这是你提出的,那你也应当提出自己的见解,不是吗?”举起旁边的茶杯,她润了润唇舌,又对着赵志、杨辉两人吩咐道:“而且你们两人这般争执也没给尽头,不如且坐下来好好的喝杯茶吧。”

    赵志、杨辉立刻坐下,没好气的喝着眼前刚刚沏好的茶水。

    “依我看,那史天泽既然为威震天下的名将,那么他纵然是后撤,也定然会布下诸多手段,以防自己被别人攻击。所以我觉得我们应当谨守太原城,不应继续进攻。”被萧凤盯住,仇烈更是紧张不已,说话时候都显得结巴。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传达我的命令,喝令全军谨守堡垒不得放松。还有,赵志杨辉,你们两人率领第一旅第三团出击,记住了一旦遭遇攻击立刻撤退,不得和对方进行鏖战,务必给我将对方的情况摸清楚。知道了吗?”萧凤且看众人全都安静下来,当机就说出了自己的命令。

    “我明白了!”

    虽是充满不满,但是既然是主公的命令,赵志、杨辉两人只好退了下去,准备调兵遣将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而在确定接下来的方针之后,其余人也各自散去,开始负责自己的事情。

    萧凤正要离开,目光撇过那稍微有些孤僻的仇烈,立刻将其叫住:“对了,刚才你为何会如此紧张?”

    “在下只是第一次见到主公,所以有些胆怯,以至于无法控制住身体。”这仇烈身形又是一抖,旋即就低下声回答起来。

    萧凤双目透着几分审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家伙:“是这样吗?”

    于参谋部之中,绝大多数都是自起事时候就跟着她出来的,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完全是值得信任,唯有眼前之人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非老人一样的存在,而萧凤若非是军中人才实在不够,根本就不愿意让类似于仇烈这样的人加入进来。

    “没,没错。”

    仇烈唯唯诺诺,继续回道,似乎是因为萧凤的气场太过强大,他甚至害怕的弯下了腰,不敢看萧凤。

    萧凤点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就迈开步伐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且看着这一幕,那仇烈也稍微缓了一口气,正准备踏出脚步的时候,自后面那熟悉的声音又是响起。

    “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为何你之前会有杀气?”

    整个人呆愣在原地,仇烈眼中透着几分愕然,随后他低声说道:“是因为父亲!我父亲,被那些闯入城中的鞑子给杀了,所以我要为他报仇。”言及父亲,他五指攥紧,指甲立时嵌入肌肉之内,几滴鲜血溅落在地,透着不祥的嫣红。

    “父亲?”

    “没错!”

    听到这话,萧凤立刻了然,叹声气说道:“唉。没想到你也是一个苦心人。只是你可莫要沉浸于复仇之中,以至于遗忘了自己的身份。毕竟你除了是你父亲的孩子外,还是赤凤军的参谋,可不要被仇恨心迷惑了自己的双眼。”

    “主公良言,在下定然谨记于心。”

    转过身,仇烈的腰依旧是垂下来,让人看不清楚他面目的模样,只是那一滴滴泪珠却溅落在地上,唯有话音依旧是颇为寻常,并未因此受到多少影响。

    且看着这一幕,萧凤哀叹一声:“既然如此,那你就此撤下去吧。”

    听到这话,仇烈立刻转身离开,步履匆匆、似乎还未从之前的悲伤之中走出。对于他这种情况,萧凤也没有办法,毕竟在她赤凤军之内,似这般的存在不在少数,若是仅仅就因为对方的身份还有偶然露出的杀气而以为对方便是间谍,那就未免太过荒谬了。

    “没想到我也开始疑神疑鬼了,这是疑心病犯了吗?”

    萧凤摇摇头,忽然感觉自己甚是疲倦,大抵是因为之前太过紧张的原因,她总是不自觉的怀疑四周围是不是就潜藏着敌人,这种行径甚至令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了,居然会对属下产生这种联想。

    回道闺阁之中,萧凤只想要好好休息一样,缓解自己的疲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