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章赤龙肆掠旱灾现,灾民四起危机出
    时间飞逝,寒冬刚过,一场春雨已然开始滋润大地,待到放晴之后,随着那一轮太阳升起,转眼间已是夏季时分。

    只是今日,这夏季却意外的漫长,总是悬在天空的太阳还在释放着自己的热量,就连那汾河都消减太多,只有腰部的水位根本无法支撑起炮船的航行,令新建的水军暂时无法继续攻城略地。

    “还没下雨吗?”

    面露愁苦,萧凤极目远眺。

    萧星摇摇头:“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若是再不下雨的话,那么收成起码会下降一半以上!”

    “一半?”萧凤愣住,低声呢喃道:“这可不是搞笑事情。”目光扫过那万里无云的天空,她越发忧愁起来:“希望这天赶紧下雨吧,不然的话只怕我们真的难以撑过这一次。对了,星星。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去做了吗?”想着如果没有足够粮食的后果,她更是充满担忧。

    萧星立时颌首:“遵照主公的命令,我已经开始调集人马去做了。”扫过脚下干瘪的农田,她的额头亦是布满愁容。

    旱灾是什么,她以前只在史书上见过,自己也因为出身于官宦世家,所以也没有亲身体验过。

    而今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当真是让她惊恐莫名,完全媲美于当初水灾发生几乎要淹没潞州城时候的场景。

    且看远处,在太原城之外绵延的农田已经是彻底干涸,就连旁边刚刚挖掘的沟渠亦是毫无水分,以至于田里面生长的小麦已经开始泛黄了。靠近汾水的农田尚且如此,远离汾水的农田的恶劣情况,自然是有目共睹,而若是让这场景继续下去,那么这一年的收成注定大减。

    为了改变这一场景萧凤已经下令萧星调集民力清理河道以及开挖沟渠,将汾水给引出去灌溉农田,而且还着急专门人士寻找合适的地方挖掘水井,好保障治下百姓的生存问题。

    好在去年开建的漳泽水库已经开始发挥作用,里面储存的水分足以支撑潞州附近农田的灌溉,只是别的地方并未得到及时的处理,所以还是维持着过去的模样,甚至因为旱灾反而更为恶劣。

    “对了,若是这次当真会发生旱灾的话,只怕我治下之内可能会出现各类暴动。为了避免灾民聚众围攻县衙,我于你五百兵马,务必确保境内安定,若是有敢啸聚群众者、立斩不饶!”想着历史之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萧凤的话已然是透着杀气。

    但凡是皇朝覆灭,莫不是从饥荒开始。

    而若是不及时控制住境内状况,那风起云涌的叛乱就会此起彼伏,直到彻底摧毁底层行政机构,然而如同洪水一样席卷整个天下。

    历数王朝,莫不如此!

    萧星身子微颤,充满不可思议:“真的会吗?”她心儿仁慈,向来看不得血腥之事,故此终日俯首于内政,对军事、谍报等等一类血腥争斗之事少有询问。

    “只是以防万一罢了!”双目垂下,萧凤牵过萧星玉手,低声回道。

    若是没有发生这种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她也毫不犹豫会下狠手,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敢动弹整个赤凤军的根基,她都会行霹雳手段,彻底镇压住对方!

    萧星亦是明白,低头回道:“我明白了!”随后骑上快马,领着一批人朝着田野奔去。

    “希望这天能够快点下雨。”

    怅惘望着那几个远去的身影,萧凤五指不由得攥紧。

    若要支撑赤凤军在这太原战斗,则境内必须提供足够的粮草支撑,否则的话她就算是有泼天的功夫,也断然无法在士兵饥饿的状况下战胜对手。

    想着太原城之内状况,萧凤转头回到城中,而在府衙之中萧月已经将一叠卷宗准备好。

    “这是关于南宋的谍报?”翻了翻这些卷宗,萧凤有些惊讶:“没曾想那孟珙居然攻克了襄阳、樊城,看来打通到山西一代的道路也是指日可待了。对了,你可知晓他究竟是利用什么方式,将那襄阳给夺下来的?”

    毕竟那襄阳城池坚硬、更有重兵把守,和当初城池空虚、守备空虚的太原城截然相反,若要攻取只怕并非易事。

    “据说是因为城中有内应,故而让孟珙得手了。”萧星回道:“而且根据我派出的谍报分子报道,此刻孟珙驻守在襄阳,并且以当初投降他的人为骨干组建忠卫军,好确保襄阳安全。更重要的是,在占据襄阳之后,他频频出击已经和蒙古大军数次交锋,并且均将其击败。目前正和蒙古都元帅达海绀卜和秃雪于夔州一代激战,好确保其川内不被蒙古侵扰。”

    想到这里,萧星目中泛起一些异色。

    自十年之前,她父亲死于蒙古侵宋之战后,这四川年一直都处于蒙军揉虐之下,其境内早已经不复之前繁荣。如今这孟珙横空出世,居然真的要将这蒙古挡在川外,自然让她心生神往,为之崇敬。

    “这一来,这宋朝当延寿三十载。那孟珙果然厉害,居然看出来这襄樊的重要性。但是如果是我的话,那又该如何?”

    萧凤眉梢一皱,虽是对孟珙甚是佩服,却也在细想这般变化,又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能够以一己之力硬抗蒙古大军,这孟珙果然有逆天之能。但是如今蒙宋攻守易势,如果蒙古战略后撤的话,肯定会第一个围剿正处于腹心之地的赤凤军,这样一来只怕她的赤凤军在这里也待不长了。

    想到这里,萧凤又是问道:“对了。既然他们已经攻克襄樊,那么应该也可以履行合约了吧。你且去和南朝联系一下,问问那批粮草还有物资究竟什么时候到?”自江万里离开时候,她就将虎蹲炮的技术资料交给对方,当然关于克虏炮以及铳枪技术并未交易。

    这些更为先进的武器,萧凤可不打算就这么暴露底牌。

    萧月身子顿了顿,面容稍微有些怒容:“根据那南朝官员所说,因为战事阻遏,只怕还需要些时日。”

    “多长时间?”乍然听到这话,萧凤整个人都愣住了。

    萧月暗叹,低下头不敢看自家主公:“少则半个月,多则一年!”

    “这帮混账!还没有打胜仗,就打算过河拆桥了吗?”萧凤顿现怒容,数点火星已然是应声而出。

    此刻,这河东一带一代正处于干旱状况,田中粮食所产不多,根本不足以支撑大军行动。正是因此,萧凤才分外在意,那批允诺的粮食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

    没曾想,那宋朝官员居然如此无耻,达成的正式协议也敢拖欠!

    萧月又是迟疑了片刻,随后低声说道:“而且他们说了。若是我们能够配合他们南下,由平阳府出兵攻取河南府,配合他们一起夺回开封府,定然会将允诺的粮食送达。”

    “借刀杀人,这帮家伙当真是打的精细,真以为别人会乖乖上当?”被这话一刺激,萧凤那脸蛋已然是狰狞无比:“若要攻取河南府,少说也得八千兵马超上。而目前我军满打满算,加上新近扩充进来的,也就只有一万三千余人,守住太原城已然是无比吃力。若是我当真如同那南宋诸臣所说的因病南下,则史天泽立时就可以循着太原府直入我所统辖境内,届时包括潞州境内定然会涂炭生灵、民不聊生。这一下来,不仅仅我赤凤军人心具散,而且还会被对方以粮草要挟,和那蒙军拼到玉石俱焚。敢敬献此计者,当真是心肠歹毒。”

    一点一滴,萧凤想着自己若是撤退之后,其所辖境内的诸多惨状就感觉分外不安。

    那史天泽乃是仁义之人,但是蒙古大军可就未必了!

    “既然如此,那主公我们该怎么办?”萧月甚是担忧,早在听到那南朝之人说出这话时候,她就晓得对方包藏祸心。

    只是他们赤凤军底蕴太薄,但是和蒙古一支偏军对抗就已经竭尽全力,若无宋朝援助的话,那等到蒙古大军回过神后,她们定然会被毫不犹豫彻底消灭掉。

    萧凤虽是恼恨,但是也只有无可奈何的接受下来:“拖!只能拖了。当然,你且注意那些在我统辖范围之内活动的外人,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的话,立刻告诉我。毕竟境内目前正处于旱灾之中,百姓亦是正处于焦急之中,若是在这危机时候被人撩拨的话,定然会对我们造成严重的损失。”

    “我明白了!”

    萧月晓得此处厉害,当即下定决心,若是当真找到那些暗怀鬼胎的家伙,杀无赦!

    萧凤想了想又感觉不够,又是吩咐道:“还有。立刻通知驻守在平阳府的张世杰和王允德,让他们每日巡逻,务必确保境内安全,并且严格封锁道路,不得让任何流寇逃入我境内。毕竟我们境内粮食也不多,可没有那么多的粮食送给别人。”

    旱灾之大连绵甚广,并不止她山西一地,就连淮北地区以及两湖地区也有波及,若是那些逃荒的百姓流窜到这里来,那她可就为难了。

    就这样,自府衙之内来自萧凤的命令纷纷送出,当机让整个赤凤军上下全都动了起来,全力以赴应对这次的旱灾,而且其重要性丝毫不逊色于之前的太原保卫战。

    …………

    “封锁城池,不让流民进入,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手中纸条,张世杰顿感困惑,一对锐目不觉聚敛于眼前通讯兵身上,只是对方也是一脸懵懂:“在下也不知晓,在下只是传达主公命令的。”

    “好吧,我知道了!”

    挥手令对方退下,张世杰心中满是困惑,对旁边的王允德问道:“你说主公究竟是因为什么,居然让我们暂缓收留流民?毕竟咱们目前兵力不多,若是不广受流民将其训练成兵,那么等到手中的兵马打完之后可就会面对无兵可用的境地了。”

    自从夺下太原城之后,萧凤就顺势而下直接夺取了平阳府一地,由此将整个晋中盆地彻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样的话,整个根据地就会被四周围连绵的太行山脉所保护,敌人若是想要进攻,就只能走北方由太原进入,南方由京北府路河中府入平阳府的道路。

    而赤凤军只需要在关键的关卡布下重兵,自然就能够稳若泰山!

    “在下不知。但是主公既然由此安排,想必定然有自己的理由吧。”王允德张口回道。

    张世杰叹声气,低声问道:“但若是这个理由会让广大百姓受损呢?”若说王允德有什么不好的,那就是心思实在是太过单纯,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

    “这怎么可能?”王允德一脸惊讶,满是不信。

    张世杰摇摇头,指了指府外的百姓,说道:“如何不可?你我具是农户出身,应当知晓这群人所求者,不过是一碗饭、一顿粥。若是我等就连这个都无法满足,那还算什么军队?”

    顺着他的手指,便可以看到在城府之外,正有一群流民汇聚于府衙之前,他们一身破烂、手中拿着缺了一口的瓷碗眼巴巴的盯着府衙,而在府衙大门之处,早已经有一群人支起大锅,里面煮着热气腾腾的粥食,而在旁边亦是堆满一袋袋的粮食,很明显这是正在分粥。

    “这倒也是!”

    王允德看见那些灾民凄惨模样,不免感到有些悲伤。

    自入夏之后,田地干涸、谷粒不收,那些庄稼汉具是抛弃田地,涌入城中之内整日里以乞讨为生。

    正是因此,所以他和张世杰才会心生怜悯,在这府衙之中开辟粥铺,好让这些饥汉勉强度日,不至于因为饥饿而闹出什么事情来。

    张世杰立刻点头说道:“没错。若是我等将这些灾民驱逐出去,固然能够确保城中安全。但是他们只怕就会彻底饿死在乡野之中,我想这般场景就算是主公也不愿意遇见吧。”

    “没错!”

    王允德虽是赞同,但是且看着在这灾民之内,还有一些年轻力壮的青年,当机就起了注意:“但是人如果就让他们这样的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而且府中藏粮也不多了。不如将他们调集起来加强城防?毕竟那蒙宋交战已经接近尾声,如果等到那蒙古大军撤回之后,我等可能就会遇到一场恶战了。”

    “没错。而且我打算从其中遴选士兵,挑选一些加入赤凤军之内,这样的话也好扩充一下军队。毕竟咱们麾下合计也就只有三千兵马,仅凭这些兵马断然不是蒙古大军的对手。若要抵抗他们,唯有从这灾民之内挑选了。”张世杰这才满意的回答道。

    两人这番的一合计,当机就打定了注意,敲定了各种方案,就等着得到准许。

    毕竟扩充军队这件事,按照赤凤军的规定,是必须要得到萧凤准许、参谋部同意才可,就算是他们这两个老资格也必须如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