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三章苍龙为首舰,炮船初扬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寒冬已过,初春乍现。

    山川之上,那皑皑白雪已然融化,化作一条条细小的清泉,于山石之间叮咚作响,最终汇入汾河之中,倒是让这条养育上百万人的大河抬高了许多,至少那深及一丈有余的河道,已经足以让新造的战船开始运行了。

    而在太原城中,一应工匠正聚在船坞之中,而在这船坞之内那一艘战船已然准备就绪。

    此时此刻,杨志正率领着一众参谋部成员聚集在这战船之上,有的人正在检查那些被装在船头的克虏炮能不能正常运转,有的人正在趴在车轮上检查那用贸隼卯上的铁甲是否坚实,有的人则是深入船舱之内查看内部是不是存在缺陷。

    基本上每一个人都在忙碌,确保这第一艘炮船是否能够正常运转。

    待到晌午时分,萧凤抬起眼看了一下太阳,问道:“可以了吗?”

    “根据检查,目前尚未问题!”赵志张口回道。

    萧凤纵身一跃,徐徐落于楼船之上,且看着那一众正看着自己、脸上透着期待的众人,当机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自提出构想开始,参谋部赵志就和后勤部李明诚一起提出构想,并且和冶铁所陈慎行、秦建、秦栋两兄弟合作,共同开始制造这可能会颠覆未来水战的利器,而在复出数十天的努力之后,今日正是验证其构想的时候了。

    “砰!砰!砰!”

    一连十八个炮声炸响起来,位于炮船之内的士兵一并努力,用力蹬着眼前的摇杆,而那摇杆当机带动着外面的精铁打造的齿轮开始运转,最后将炮船两侧的四个车轮一并开动起来,车轮之上安装的桨叶拍打着水花,当机让这约有十余丈来长的巨大人造物开始运转起来。

    “动了,真的动了!”

    位于两侧,那些工匠具是兴奋的拍打着双手,他们面色通红看着那威武雄壮的炮船,便是连手都拍红了都不知晓。

    听着旁边众人的喊叫声,陈慎行眼中亦是透着几分灼热:“若是这炮船也装备上,那么就算敌人冲过来,我们也不会害怕了吧!”

    “幸幸苦苦这么多天,终于见到它开始运行了,咱们也不亏啊。希望这艘船一路安好,可别有人过来捣乱啊。”另一边,那秦建、秦栋却是一脸忧愁盯着这艘战船,相较于过往的那些战船,这艘战船实在是太过于与众不同了,若是路上出现了什么事情,那可就麻烦了。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树木静谧、毫无动静,以至于炮船之上那张开的船帆懒惰的悬在桅杆之上,并未悬起。

    然而于这汾河之上,那炮船却已然远离众人,而且还越来越远,渐渐的已然从太原城之中走出,开往那大河一路延伸望不见尽头的远方。

    瞧着两侧,杨辉感觉两旁有些熟悉,低声问道:“这不是朝着北方吗?”

    也无怪乎他会感觉惊讶,毕竟在穿越了两侧他们设下的堡垒群之后,这个炮船就开始深入北方,并且渐渐的开始靠近蒙古驻军所在之地。

    “我怎么知晓?不过有主公在这里难道你怕敌人进攻?”赵志摇摇头,又指了指正站在楼船高处的萧凤。

    两人一并看去,当机就见他们的主公正如那中流砥柱傲立于苍穹之下,面色亦是如同那冷冽冰霜,让两人心中稍微安歇了一下。若是他们的主公在这里,就算是那蒙古倾巢而来,他们也是毫不畏惧。

    “可以开始了吗?”

    于船楼之上,萧凤双目已然凝聚。

    而在不远处,大约三余艘战船正朝着这边开来,除却了那四个硕大的车轮之外,还从船舱两侧有三十根桨叶插入江水之中,正是它们一起努力,才让这庞大的战舰开动起来,而在上面则是人影绰绰,他们全都是将手上的武器高高举起,像是正在喝骂。

    它们是蒙古水军,负责整个汾水防线,如今瞧见这艘奇怪战船过来,他们当机就冲了过来。

    瞧见这一幕,赵志顿时吓了一跳:“是敌人?”

    仅仅是见到对方的出现,他倒是不怕,关键是此时他们脚下的炮船并未接受实际的考验,若是因为他们和对方之间产生的冲突而报废,那么就可能导致身下的炮船受损,而若是发生受损的话,那可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没错。它们是蒙古水军,也是我们脚下这艘战舰的真正敌人。”萧凤跺了跺脚下炮船,却对眼前有些懈怠的士兵感到不满:“而如果不击败它们,如何能够证明这艘战舰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赵志一时间感觉头皮发麻:“可是,我们还没有试验过。是不是试验过之后,再投入实战之内。”若说萧凤有什么坏的习惯,那就是总是喜欢强行摊派任务,而那个任务有的时候还挺不留人情的,所以他才会感觉有点不舒服。

    “不必了。而且对方就是真正的敌人,若是就连这几个都教训不利,那我幸幸苦苦制造这东西又是干什么吃的?”萧凤将头一摇,毫不犹豫的驳斥了赵志的请求。

    面对这种命令,赵志无奈之下只好接受,随后他就并不是很熟练的下达了命令:“调转克虏炮,瞄准眼前的目标。”

    一行士兵立刻忙碌起来,将那盖在克虏炮之上的麻布掀开,露出里面早已经被安装妥当的克虏炮。更有几个士兵将装满火药的火药桶也搬过来,开始朝里面装填火药,并且将准备好的石弹塞进去。

    赤凤军目前技术还不发达,尚且无法制造出合适的炮弹,而且因为缺乏一些铜以及铅之类的资源,所以现在使用的还是寻常的石弹,不过里面填充有火药,若是被发射到对方然后爆炸,一样能够对目标造成严重的损伤。

    “开炮!”

    一声令下,那克虏炮炮口之处,几许硝烟渐渐升起,船上一行人顿时感觉脚下一震,险些就跌倒在地。

    而在远处,那正驶在最前方的战船之前,一个水花突然冒出,足有几丈来高,而在上面的那些敌人全都龇牙咧嘴,像是在嘲讽。

    “没成功?”

    炮船之上,所有人具是感觉有些恼火。

    然而赵志却更为在意炮船是否能够承受这克虏炮后坐力的影响,于是他问道:“船舱之内有没有什么动静?”若是因为这一炮,让整个炮船就此散架,那可就要遭罪了。

    “刚刚有人摔倒在地,结果砸到了头,现在正在处理当中。至于船体尚未出现什么巨大的问题。”位于船舱之内,同样分属于参谋部的邱沉路张口说道。

    赵志顿时松了一口气,打不中目标没关系,若是他脚下这艘船承受不了火炮冲击力,那可就糟糕了!于是他继续下达命令:“目标最前方战船,开炮!”

    听到命令,那些炮手立刻开始忙碌起来,他们将一个长长的上面绑着猪鬃的刷子插入了克虏炮之内一阵猛捅,等到将里面的残渣碎屑全都清理出来之后,又是忙碌着开始往里面填塞火药以及炮弹,等到下一发之后已然过去了约有半分钟了。

    而在远处,那正在前方的战船又是一斜,整个船头全都朝着下方倾倒,无数木屑更是四散开来,当机将那些聚在船上的士兵打的是抱头鼠窜。

    “成功了!”

    这一次,立刻让所有人欢呼起来。

    即使第一次没成功,但是至少第二次成功了,而第二次成功的话,那么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是以后都会成功。

    而只需要他们的火炮能够在如此遥远的距离威胁到对方,那么这次的战斗就是属于他们的了。

    “很好!就这样继续开炮!”

    见到炮击有效,赵志也觉得自己之前实在是太紧张了,他们和对方战船相距起来有两三里远,两者若要靠近到正常的交战距离的话,起码还需要半个钟头,而在这半个钟头之内,他们船上的火炮足以发射数十上百次了,仅凭这些凶猛的火力,依然足以彻底摧毁那些旧时代还依靠着拍杆、弓弩作战的老式战船。

    炮击还在开始,而对方的水军已然溃不成军。

    他们所拥有的几艘巨船已经被火炮整个打沉,坐底在河床之上,顺着河流无数的碎屑、木头飘了过来,甚至河流之中也带着一些血腥味,而上面的士兵也早已经跳下船舱,顺着河流游泳跑到了河岸边上各自散开。

    面对这凶猛的武器,他们实在是无法把握战胜对方。

    “就这样跑了吗?”

    且看着对方远离,赵志感觉无聊。

    他本来以为对方能够冲过来来一场搏斗,然而在火炮的凶猛攻击下,对方却就连靠近都无法靠近,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彻底的轰成碎末,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杨辉亦是回道:“看样子是的。”

    瞧着眼前的状况,他感觉脑海之中蹦出了一个灵光,虽然这个灵光转瞬即逝,但是他却觉得或许水战和陆战存在着本质的差别,而或许就是那个差别导致了眼前的结局。

    水战,究竟应该怎么打?

    杨辉陷入深深的思虑之中!

    “那我们回去吧?”赵志有些奇怪,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这位同伴经常性的陷入沉思之中。

    “虽是如此,但是对方可不会容许我们就这么轻易地离开的。”自天空之中,那萧凤的声音依然落下,而在战船的四周围,上千匹战马正踏着草原,朝着这边冲来,而他们手上则是拿着手炮,这手炮在经过太原攻防战之后就被验证具备奇效,所以也被史天泽大规模装备在军中了。

    “砰砰砰……”

    连番的枪声响起,那些弹丸已经越过汾河,砸在“苍龙”号身上。

    然而这些弹丸,却只在苍龙号身上装着的那些铁甲之上砸出一个浅浅的凹坑,除此之外什么都产生不了。

    赵志瞧着这一幕,心中暗骂一声来的真快,随后就开始着手安排手中人员开始反击,不仅仅那些虎蹲炮开始攻击了,就连克虏炮也被掉转方向,瞄准这些围过来的骑兵发射弹丸,位于船舱之内那些力士也是开动起来,推动着车轮缓缓运转起来,朝着身后的太原城开过去。

    萧凤也没插手,就这么站在船楼之上,静静的看着麾下士兵进行的战斗。

    远处,那些骑兵已经来到了汾河旁边,他们纷纷弃了麾下战马纵身一跃跳入汾河之内,然后朝着战船游过来,很明显这些人是准备通过近距离肉搏战夺取这艘战船。

    “妈的,给我上刺刀,将他们赶下去!”

    自腰间拔出刺刀插在铳枪之上,杨辉瞄准一个正要跃到甲板之上的蒙古鞑子,只将扳机扣动,当机就让这个家伙跌入河中,随后他有看到另外一个人准备闯进来,一个纵身冲了过去,手中铳枪立时扎入此人腹腔之内,令其只能颓然倒在地上。

    虽是如此,但是在敌人连绵的进攻下,那些虎蹲炮还有克虏炮也全都因为缺乏人手而无法操作,以至于这艘新造的炮船也开始出现了多处的损毁,比如说甲板被对方的手炮给轰出了洞来,船舱因为破开的缝隙而有着大量的河水涌入其中,就连那硕大的车轮也被几个人围住,而他们一阵捣毁也将好几个桨叶给捣碎了。

    恰逢此刻,整个炮船忽的猛地一颤,却是整个定住了,丝毫没有动静。

    赵志一震,旋即就感到震怒:“妈的,这群家伙将车轮的齿轮给废了。”那车轮乃是推动“苍龙”号航行的主要动力,若是被这群家伙给废掉,那就等于被废掉两条腿,根本就无法运行了。

    害怕之下,他当机就下令士兵全军出动,务必确保将那蒙古鞑子全都赶出去。

    正在这时,萧凤却冷笑一声:“虽然我明白你们想要摧毁这艘炮船的迫切性,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敌人,我可不会允许你们破坏我的战略的。”随后,她只将脚朝着整个甲板轻轻一跺,一股红光立时以足尖为中心四散开来,凡红光所到之处,那本是破碎的木板、铁块甚至是桨叶具是恢复原状,就连本来重伤倒地的士兵也是精神一振,身躯伤势亦是恢复如初。

    至于那些已经跳到这炮船之上的数十位鞑子,在被这红光一扫之后,具是化作灰烬,不存分毫。

    且见到这一幕场景,两侧还在朝着这边涌来的骑兵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勒马掉头,快速离开这里。若是知晓那萧凤就在这里,他们一早就跑了,岂会白白的葬送性命呢?

    以萧凤那地仙修为,将整个军队彻底屠戮也不在话下。

    看着那些逃走的蒙古骑兵,萧凤也无意继续追赶,今日里她的构想已经得到了验证,这就是最好的果实,而现在则是回去继续巩固成果的时候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