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二章路遇行窃事,属意为情报
    “你且告诉我,你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苦思良久,江万里只感困惑,先是以赤凤军内部机密将自己引到这里,如今时候更是爆出传国玉玺之事,这般作为究竟有何用意?

    那传国玉玺自然了不得,自秦初开以来直到唐朝覆没,均是皇权象征。

    而他大宋就因为没有这传国玉玺,故此向来为人诟病,不得不借助世家大族的力量,方才巩固自己的地位,当年宋徽宗赵佶便为此着迷。若是能够将这传国玉玺带回去送给官家,那完全就等同于还复旧都、重夺燕赵之功。

    “你想知道?你若想要知道的话,那不如向我跪上一跪如何?”

    赤衣女子却只是笑着,一对明眸却透着冷漠。

    江万里顿时僵住透着犹豫,细想一下那传国玉玺的重要性,他那挺拔身躯顿时弯曲,两条膝盖已然贴在山石之上,恭恭敬敬拜了三拜,问道:“我已经跪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赤衣女子且看着那匍匐着的身躯,口中顿时发出阵阵欢笑来,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当然可以!只是我尘劫阁内自有规定,只有加入阁中之人才能知晓这个秘密。你愿意成为我尘劫阁的人吗?”

    “尘劫阁?”

    “怎么了?你不愿意?”

    “不!只是想要知道究竟怎样才算是加入了尘劫阁!”

    “那么只需要带上此物,你自然就是尘劫阁的人了。”信手一挥,赤衣女子却将一个金属面罩丢出来,这金属面具乃是青铜所铸,其上绘着乃是一个青面獠牙的野兽模样,正好足以遮住一个人的真实相貌。

    江万里一手接住,低声问:“只是戴上这个面具就可以了?”之前他还以为需要什么复杂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简单,简单到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当然,而且你若是想要知晓那传国玉玺的所在位置,那就拿相应的足够价值的情报来换,不然的话是无法得到关于传国玉玺的情报的。”哈哈笑着,这赤衣女子飘然而去,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江万里。

    江万里也没理会那个女子,只是呆愣愣看着手中面具,许久之后方才叹息:“看来,若要找到那传国玉玺的所藏之地,还需要一段时日。”心思复杂,他也没兴趣回到酒楼,于是便在太原城之内胡乱逛着。

    恰逢此刻正是清晨时候,城外百姓正将辛苦种植的瓜果蔬菜运至城中贩卖,街道两侧具是人头攒集,让这曾经被血气所覆盖住的太原城稍微有了一些生气。

    正在这时,于大街之上忽的响起一阵喝声。

    “抓住那个小偷!”

    随后于人群之中,当机就有一个矮瘦小子窜出,此人手上拿着一个兜包,也不管旁边诸人,就这样抱着头朝前冲去,沿路上不知撞到了多少人,企图逃出太原城。而在身后,一个中年妇女神色匆匆,正朝着此人追去。很显然,正是之前的那个小子偷了这位大妈的东西。

    江万里顿时皱眉正欲出手,却见旁边跳出一人,只见此人眉清目秀、一脸正气,年纪约莫只有十六岁的样子,只一下就将之前那个畏畏缩缩的小子撂倒在地,手一拉就将那兜包给取了过来,笑道:“大路不平诱人踩。你这厮当街劫人财物,不怕见官吗?”

    这一说,立刻就让那小偷战战兢兢,不敢动弹,口中连呼:“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正巧那中年妇女也赶了过来,她瞧着那小贼被擒下来,怒气一冲就是几个巴掌,甩的此人双颊通红、口中更是喷出几个牙齿来,当真是力道十足啊。

    旁边小子却忍不住,张口劝道:“大娘。您的东西在这呢。而且我看他衣衫褴褛也怪可怜的,就别打他了。”随手将那兜包递上前,将其解开露出其中的东西,这里面不过是一些弄旧的衣裳、几钿银子还有几串铜钱,又道:“还有,你且看看你的东西有没有丢了?”

    “都在都在!”那妇女见到遗失之物全在这里,赶紧将这兜包裹起来,连连谢道:“若非大兄弟帮忙,俺们这辛苦一年的收成就全没了。唉,谁叫俺倒霉,被那鞑子给杀了自家的顶梁柱。没办法,只好跑到城中靠着一手纺织技术进了那织造厂。也亏得那玄女娘娘仁慈,这才挣了几个钱,正准备买些肉给家中两个娃子添添荤。谁料的半路上跑出了这个混犊子,幸亏你及时帮忙,不然我一家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心中怒意横生,她又对着地上小贼踢了几下。

    那少年当即说了:“大娘。您的东西都换回来了,那就别这么暴力,要是打死人了可就不行了。而且我看这小贼一身褴褛,只怕也是饿坏了才做这种事情,所以不如由我将他押往衙门,交给他们处置?”说着,他就将这地上小贼搀扶起来,准备带走。

    旁边一行人瞧着热闹,也在旁鼓舞了几下,就各自散了。

    毕竟他们还有自己的事情,可没有时间在这参观别人的事情。

    立在远处,江万里将这一切全都瞧在眼中,忽的冷笑一下当即笑道:“这两人倒是有趣!”步伐一迈,却是跟在那两人身后。一路上七拐八绕的,那两人却并没有朝着位于城西的府衙走去,却是在见到无人注意的时候,就转入一个偏僻巷子之内。

    进入了这巷子,那本是一身重伤的小子,忽的将旁边小子推开,喝道:“吴青石,你这小子下手的时候就不能放轻点?疼死我了!”

    一下子撞到墙上,那吴青石“嘶”的一下咬牙切齿,旋即说道:“刘强,这不是为了逼真吗?要不然你可就真的被打死了。”

    “但是你有必要踢得这么重?都快淤青了。”那刘强将裤腿挽起来,露出一节雪白肌肤,低声说道:“要不是为了配合你,我至于这样吗?对了,弄到了多少钱!”

    吴青石立时笑了,却将几个碎银子抛了起来,一上一下笑嘻嘻的说道:“也不多。就这么几个碎银子罢了。”

    “这几个得有三钱了吧。”刘强当机双目放光,问道:“这么多的银子,那我可得去一趟春归楼,好好的潇洒一顿。”

    吴青石却冷哼一声,张口否决道:“哼!你也就这点出息。对不起,不行!”

    “为啥?”刘强顿起疑惑。

    “这些钱我准备攒起来,然后去白云观!”

    “白云观?去哪里干啥?难道你准备当道士?”

    “不是。我是要去学习武功的。”

    一脸骄傲,吴青石面庞之上透着光芒,刘强却有些困惑挠着后脑勺,又问道:“加入赤凤军不就行了吗?还不用钱!”

    吴青石立时解释起来:“太危险了。你也不想想,那赤凤军面对的都是什么人?就凭咱们这小胳膊小腿的,一上战场妥妥的掉脑袋。而且那全真教底蕴深厚,如果这个时候加入进去,肯定会被他们当作门中精英培养的。就算咱们不加入全真教,但是等到学成之后闯荡江湖,说上一个全真教,也管教那些虾兵蟹将腿脚酸软。”

    全真教此刻毕竟财源拮据,所收留的孤儿若非是良才璞玉是断然不会收留的,而其余的孩子则是太原城中豪奢富家子弟,须得缴纳一定的束修才能够进入,所以类似于吴青石和刘强这类无资质的寻常人,是很难进入全真教之内的。

    当然,赤凤军则不同。

    为了招揽大多数人才进入其中,他们采取的一视同仁的态度,基本上每一个志愿加入其中的士兵都会教导读书写字、传授武学奥义,然而相对于这个就是必须遵守近乎严苛的军规,而且少则七年、多则十年不得离开军队,否则一律以叛军处斩。

    这一切都被明确的写入军规,并且告诉每一位士兵的。

    “原来是这样啊!”刘强顿时恍然大悟。

    吴青石亦是壮志满怀:“没错。要不然我刻意设计这玩意是干啥的?还不就是为了摆脱咱们现在混混的身份?毕竟这是乱世,若是没有一些压箱底的本事,咱们就和臭虫一样,随手就会被别人给碾死,知道了吗?”

    “此话说的倒是在理。”

    正在这时,于巷外却传来一个声音。

    被这声音一惊,吴青石立刻回头,旋即就见于尽头那江万里一脸和煦,信步走到两人面前。

    他看着那吴青石,忽的笑道:“虽是知晓你有自己的原因,但是擅自偷窃别人东西,可不是君子行径。”随着微风一动,于吴青石手上捏着的几个碎银子转眼即逝,再次出现却是落在了江万里手上,而这几块碎银子却似融化了一样,转瞬间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约有小拇指大小的银球。

    见到这般异状,吴青石顿时愣住:“你,你到底是谁?”

    只看这般行径,他已然知晓眼前这人乃是一位修为精湛的武者,捏死自己不比捏死蚂蚁要更费力。且看着对方,他和刘强具是两股战战,险些就跌倒在地,之前得手的喜悦也如遭暴雨一样,被瞬间冲刷洗掉不复存在,整个人直接坠入了无底深渊之内。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我会传授你武功,当然作为代价你需要为我办一些事情。”江万里低下头,一脸和煦瞧着这人。

    能够在戒备森严的赤凤军麾下,还能够想出那等妙计养活自己,不得不说此人还算是有些本事,虽然是被用在了邪门歪道之上,很显然他如果要达成自己的目的,毫无疑问眼前之人乃是最佳的人选。

    吞了吞口水,吴青石有些紧张:“什么事情?”

    如此近的距离,他已然从对方感受到了那股犹如浪潮一样的力量,压得自己就连呼吸都感觉困难。

    江万里且见两人瑟瑟发抖,又是笑道:“放心吧,不会让你有危险的。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若要完成那件事情估计很难,所以我会亲自传你武艺的。而且这门武学绝对不逊于那全真教金关锁玉诀,便是和五星战世诀相比,亦是旗鼓相当。”

    “真的?”脱口而出,吴青石顿时问道,旋即想起身边之人,又指着刘强问道:“那他呢?”

    “患难之中,不忘旧情,这厮倒也算是有些良心。”心中想着,江万里又是点头回道:“也可以。”为了能够让自己的目的更好的实现,他自然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仅仅是传授两人武功的事情,不在话下。

    “那你什么时候会教我们武功?”

    听到这话语,两人顿时生出进入天堂的感觉。

    自前些日子瞧见那两位地仙战斗场景,他们两人已然是影响深刻,对武者那强大力量自然是无比憧憬,否则的话如何会费尽心思筹集钱财,仅仅是为了能够进入白云观成为其中的一位学徒呢?

    “现在还不行。”

    四下瞧了周围,江万里摇摇头又道:“你们两人先回去吧。带到午夜三更时候,我自然会找你们,到时候自然会传授尔等武功。当然,这么功法向来严苛,尔等修习时候起切记要谨守本心,不得有任何插翅。不然真气错乱、冲入脑中,定然会让人神经错乱,不人不鬼。”

    “我们知道了!”

    吴青石和刘强齐齐跪在地上,具是磕起头来。

    江万里也没插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又道:“好吧。你们可以离开了。记住了,不得将我的行踪告诉他人,知道了吗?”声音严厉,立时吓到两人齐齐磕头,不敢有丝毫动作。

    说罢之后,他四下看了一下周围,耳中亦是仔细搜寻附近是否有潜藏的偷听者,等到确定无人之后方才安心下来,随后神色平静缓步自小巷之内走出去。

    至于身后两人?

    他们却是一脸茫然,浑然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如此幸运,竟然被这么一位顶尖武者看重。

    想着晚上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两人也感觉六神无主,只好站直身子准备离开这里。

    正在这时,那正要走出小巷的江万里却扭过头,对着两人说道:“对了。那位中年妇女的银钱我已经替你们两个换回去了,所以你们两个也不用担心受怕了。还有,以后你们两人可——”说到这,他本来是想要劝说两人莫要再继续行窃,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不就是行窃吗?

    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闭嘴,身形一转瞬间纳入人群之中,仿佛江万里这个人之前就没曾踏入这小巷之中。

    而在身后,这两位谁都不会注意到的混混正一脸茫然,还没有从自己的状态中走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