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一章道观有学堂,暗中有谋算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安排好诸多事情,萧凤却自袖中取过那“纯阳铁盒”,指尖之处一点赤焰转瞬即逝,旋即被这铁盒吸摄其中。【www.AiQuXs.coM

    “咔嚓”一声,这纯阳铁盒顿时裂成四瓣,露出里面那安置其中的玄阳至心珠,而这明珠之中一道光辉射出,正好照在铁盒之上,被这光辉一照铁盒之上无数符文尽数浮现,却是汇聚一起形成一片茫茫大地,而在这茫茫大地之上,几个红点异常显眼。

    “若要对抗那间谍之人,仅凭参谋部之人只怕不行。看来还得我亲自走一趟全真教了!”

    微微叹息,萧凤只将神念纳入这珠子之内,只见“咻”的一声她整个人立时从原地消失。

    待到现身之后,她却出现在白云观之处,此地距离她休息的府衙约有三十里之遥,若是平日以遁光挪移也需要一盏茶功夫,如今借助这玄阳至心珠的力量,不过霎那就能来回移动,倒是方便了许多。

    萧凤一步踏入观门之中,早有道童禀报王志坦。

    不过数分钟,那王志坦已然走出,拱手作揖说道:“不知萧统领今日有何事情,为何来我这里?”

    “只是心绪不宁,更兼公务繁忙,故此前来此地养身安心罢了。”萧凤摆摆手,微微侧耳却听到一阵朗诵声音,当即一指远处的书堂:“对了,他们是谁?为何在此诵经?”听那声音甚是稚嫩,显然乃是一群不足七岁的年幼小童。

    王志坦颌首回道:“他们乃是此地孤儿,因之前战乱失去父母,因为可怜他们孤苦伶仃,故此在这开了一间学舍,凡来投者分文不取,更是赠以粥食。故此,附近的小孩全都聚集在这里,也算是我等为引来那佛陀八相而赔罪吧。”眼眸看着远处书堂,他一脸的爱护,完全将那里的儿童视若自己的孩子。

    “这倒是大功一件。只是不知你等传授的都是些什么?”看着那书堂,萧凤起了兴致,脚步一动已然来到书堂门前。

    隔着窗户,她已然瞧见于那课堂之内,数十个儿童正端坐其中,最大的仅有十一二岁、最小的只有五六岁。此刻正值寒冬时候,然而他们身上的衣服却破破烂烂,露出那糊着泥巴的肌肤,为了抵御寒冷,也只能够通过这些粗陋的方式来保暖了。

    王志坦眼中一酸,声音略带苦楚:“目前先传授的乃是百家姓、千字文,等到他们年纪渐长、智慧初开之后,就会教授四书五经之类的。”

    他们一路仓皇逃来,身上所携财物仅能保证自己不受饿,但若要购置诸多衣裳、布匹,却是力有未逮。

    “是这样啊!”萧凤若有所思,却忽然问道:“那等到他们长大之后呢?将他们全都纳入全真教吗?”

    虽说令这些孩童能够在这里安然生活,甚至能够习文学武,已经是全真教一件大功了。但是萧凤毕竟是心思深重,更兼整日里思考诸多事情,不免会因为某些事情产生联想。

    咯噔一下,王志坦嘴角抖动,赶紧解释:“也不尽然。需要知晓,每个人天赋不尽相同,若是其中有人堪破虚妄、遁入空门,我等自然欢迎,若是别人不愿投入道门之内,我等也不强求。毕竟万物随缘,我等岂可违背?”听到那话,他几乎以为这萧统领想要将这些小孩全都赶走,故此才放低态度,以免惹了萧凤生气。

    “那就好!只是若是仅仅让他们学习这四书五经也未免太过无聊了,不如也将我中华教教典也加进去,好让他们也知晓什么是民族大义、什么是华夏正嗣。不然的话,若是缔造了如同那史天泽一般人物,那还得了?”却见这时,萧凤却目光灼灼,透着几分狂热。

    “这个……”

    听得这话,王志坦顿时呆住。

    他虽知萧凤定然会对这书堂下手,却没曾想居然是以这种方式。

    而在耳边,萧凤又是谆谆劝道:“而且你不觉得若是依照往常宗派之法,仅余一门一宗之内,几家几姓之中的传承之道甚为偏狭?试想一下,若是这全天下每一个人从出生时候开始,每一个人都知晓我中华教之恩泽,熟悉我中华教之礼仪,明白我中华教之重要,那么就算是几人陨落、几人牺牲,我中华教又岂有衰落可能?”

    听到这话,王志坦顿时吓了一跳:“你是说……”

    若是他收留这些孩子,只是为了能够从中遴选能够加入全真教的合适人选,那么萧凤话语之中则明显带着更为庞大的野心。将自家教义以及功法主动公布出来,并且为世人所知晓,这是完全迥异于之前任何一个宗派的做法,可以说完全是颠覆性的。

    而这样的教派,很显然会侵犯到那些世家大族、宗教门派的利益的,而且很可能会遭到别的宗派群起围攻,成为世人所唾弃的“魔门”。

    “没错。”

    且看着王志坦这逡巡模样,萧凤不免感觉有些不满,口中之声不免带着蛊惑:“仅凭你全真教目前这不过二三十人,又能够维持多长时间?不如加入我们中华教,然后一并努力将整个教义传播出去,让他们知晓我们的存在,我们的目的,当然还有我们的存在!”说话之时,她的眼眸透着光彩,只是看着王志坦却充满鄙夷。

    若说抱残守缺、被动消极,那么这道门一脉向来如此,就拿她时空之中那个道教,明明占据着本土优势,然而却被那外来宗教,比如说那佛教乃至于之后的基督教,再到号称文明之癌的某三星教,给打压的基本上就抬不起头来,根本就没有发挥半分用处。

    正是因此,萧凤才打定主意,打算借着这昔日中华第一教派的牌匾,重新塑造出一个崭新的中华教。

    而作为一个新生的宗教,中华教可是吸收了基督教之中的济世为怀的教旨,明确规定教内人士须得做善事、行善恩、传播知识等要求,更是在其中采纳了罗马议事会制度设计了一套以教士为主导的社会组织,而关于道德方面则是采纳了儒教的三纲五常,如此一来则整个中华教定然能够扎入华夏大地之内,并且茁壮成长。

    想着这些东西,王志坦冷汗淋漓:“但是萧统领,你可知晓若是这样,那我们将会面临多么强大的敌人?也许所有的世家都会反对,而那些宗教门派也会群起围攻,斥责我们是邪门歪道。更何况这般行为,于我教内教规也大有抵触!”

    自道门成立以来,不是没有人做过这种梦想。

    然而在历代皇帝以及士族的打压下,每一次的行动都中道崩殂。

    若是萧凤当真让这中华教重现华夏,那么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无法预料了,而对于那般景象,他只需要稍微想一下都感觉害怕,更无论如同萧凤所说的那样,去当真做这种事情了。

    “唉!”

    一脸无奈,萧凤却是恨铁不成钢:“但是就凭你现在的状况,你以为你能够继续活下去?不改变,不作为,继续守着祖宗的东西,那就等着被别人给灭了。毕竟那蒙古就在太原城外,杀之而后快。至于那宋朝?你以为那正一教会放过你们?任由你们在那里扎根成长吗?”

    听到这咄咄逼人的话,王志坦顿时噎住,眼神有些游离:“这个,能不能容我想想?”

    “好吧。那你就先想想,若是有意随时随地都可以和我谈一谈。”眼见对方心慌失措,萧凤也晓得短时间内急不来,当即作罢,想着之前看到的场景,她又道:“对了。我先前看那些孩童不曾有衣,幸亏军中尚且存有一批破旧衣衫,虽是有些晦气却也可以起到遮风挡雨的用途,不如就送给他们吧。”

    话语说完,她也没兴致继续在这里逗留,转眼化作虹光,只留下王志坦一人呆在原地,脸上充满无奈,不知该如何处置。

    很显然,今日之话萧凤并非临时起意,乃是早有预谋。毕竟他们全真教目前虽是人数微薄、几近崩溃,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基本上每一个剩下来的都堪称一方高手,若是能够被那赤凤军纳为己用,那么很多的事情也就不用和之前那样捉襟见肘了。

    …………

    山风呼啸,奇石耸立。

    于山顶之处,正立着一个娇俏女身,且看此女虽是料峭寒冬却只穿一件赤红绸缎,勉强遮住那曼妙身躯,不至于让人看了去,只是一双星眸带着利芒,玉净面庞透着寒冽。于此女身前,那江万里已然傲然而立,正如出鞘利剑,一身劲气勃然而发,径直对准那位蒙面女子:“昨夜你传我纸条,今日时候又将我引到这里,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素问万里独立轻功无敌,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只是您乃是堂堂君子,却为何始终追着我不放?若是这样,岂不会有失体统?”那女子却是掩嘴笑了起来,一身白纱随着身子轻轻晃动,偶然间自其中露出那雪白肌肤,晃得人两眼迷茫、六神无主。

    只是江万里凝神不动,不以为意:“我自是君子!只是瞧着你这一身穿着,不遮风雨、不避寒暑,于禽兽何异?更兼举止放浪,面有狐媚之气,想必也并非什么良家妇女!”手指一点,数道剑气径直刺出,立时落在此女脚下,留下几个漆黑洞穴。

    若非他手下留情,光是这一手,已然能够取人性命。

    “咯咯”笑着,那女子却是伶牙俐齿,浑然不知自己已然触怒杀机,继续说道:“你当然可以杀了我!但是杀了我,你可就无法知道和氏璧的下落了!”

    江万里身躯一僵,本是抽出的龙泉宝剑重新插回,厉声呵斥道:“和氏璧?你是说传国玉玺?”

    “半年之前,那严老相公一命呜呼你想必知道吧?”这赤衣少女宛然一笑,却又透着几分妩媚:“若非那和氏璧相助,就凭那萧月的微末计量,如何能够杀得了一位地仙人物?”

    江万里立时顿住,低声问:“所以你打算将传国玉玺的下落告诉我?”

    “啧啧!我若是当真告诉你,你觉得我还有命吗?”赤衣少女似是感觉有些害怕,赤足只在山石之上轻轻一点,当即后退数丈,避开对方气劲所及之地。

    她虽是轻功了得,然而之前两人较量已是不分上下,更勿论对方血气十足、气势如虹,长久对峙可对她不利。

    “哈哈!你以为若是以区区和氏璧下落的情报,就能够诓骗我吗?”然而江万里却当空一笑,身形一纵已然正好落在这赤衣女子身前,他满脸嘲讽继续说道:“我曾www.yuehuatai.com过太史阁馆藏,知晓那传国玉玺曾于徽宗元丰时候出现过一次。因为恐惧其中的力量,我朝徽宗曾经费劲心思,集齐当时候列位高手一起出手,将其封入艮丘之内。若是你以为仅凭这点微末计量就能诓骗我等,那岂不是小瞧我南朝诸臣了?”

    话音一落,他将手一抓就要将这赤衣女子整个抓住,好令其再也逃脱不了。

    正当那手袭向面部时候,这红衣女子却笑了起来:“说的不错,但是你知晓艮丘究竟在哪里吗?”

    “你想说什么?”整个人顿时惊住,江万里低声问道。

    “若是那艮丘当真如同史书记载存在于汴京之内,那么当日金朝搜山巡检的时候就应该找到了。然而他们却不曾找到,这一点你们不感觉奇怪吗?要知道,若非那传国玉玺不在金朝手中,仅凭尔等力量如何能够苟延残喘到现在?”红衣少女继续说道:“很明显,当初你们的那位徽宗皇帝为了确保传国玉玺的安全,可是着实费了不少的力气,竟然为其制造了一个可以随时瞬移的台子。若非如此,那传国玉玺如何会消失不见?这一点,你在翻阅史书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记载?”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东西?”

    “很多!包括那徽宗在那机关之中设计,坑杀了八大高手的事情。不然的话,以尔等宋朝根基,如何会被来自偏远之地的蛮夷所击溃呢?当然,那徽宗也是咎由自取,明知自己定力不足居然还去逞能,意图长生不老、寿与天齐?结果不仅仅毁掉了自己一身玄功,临到头来更是成为他国之囚,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自口中,那一个个词儿蹦出来,这红衣女子已然是透着疯狂,她混不在意那脸色越变越差的江万里,还在继续的嘲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