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章酒宴起争执、谍报露马脚
    “主公!那宋朝来使已经来到太原城,正在府衙之内等待接见。”

    正当一行人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李莲却走到萧凤身前禀报道。

    萧凤立时皱眉,暗想道:“宋朝来使?他到这里作甚?”心中思绪翻涌,面部却是平静如水,她旋即说道:“即使如此,你且回去好好招待,我待会儿就过去。”相较于宋朝援助的事情,她更在乎的是眼前的炮船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完成。

    毕竟那宋朝什么时候将援助送来尚未确定,但是若是这炮船能够制作完成,那么赤凤军的战力就可以提升数筹,至少在面对史天泽大军时候,也有了基本的反抗能力。

    李莲当机告退,思考着究竟应该如何才能够让那江万里就此安心,而萧凤也在这造船厂之内忙碌起来,若是因为操作失误导致船体受损的,她就会运起自己的能力将那损坏之处重新修好,如此一来这炮船完成的时间就可以大大提前,而估计在过完这个冬天之后,估摸着就可以投入战争之中了。

    待到完成之后,亦是傍晚时分。

    萧凤这才离开造船厂,待到回到府衙之内时候,她撇过那客厅之内尚且亮着的光亮,这才恍悟于今日时候乃是接见宋朝来使的时候。

    虽是感觉抱歉,但萧凤却不以为意,以宋朝那些士大夫的高傲自重,若是自己一如刘备招揽诸葛亮一样三顾茅庐,反而会被这群人给看轻了,沉住气她推开门扉,立时就见于案桌两边,那张邦益和江万里、还有忠勇四将以及中华教诸人正于酒桌之上彼此劝酒,当真是好不热闹,就连萧星也参与在这里面。

    扫过众人一眼,萧凤脚步微动,只一动就坐在上首之处,沉声问道:“列位喝的是否尽兴?”

    “禀告主公!因为许久未曾见你回来,属下未免让宋朝来使失望,故此下令厨房之内准备了这些酒席,并且将王践行、李太痕、孙武吉以及严卫几人找来,和对方商量合作一事!”萧星顿时紧张,当机开口说道。

    不管如何,那江万里毕竟是宋朝来人,萧凤或许可以以地仙乃至于赤凤军的威势不予理会,但是他们这群属下却未必能够怠慢,假如能够得到宋朝的帮助,那么对改变整个赤凤军的恶劣环境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正是因此,在萧凤不在的情况下,她主持了这场酒席。

    “原来是这样吗?那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捻起桌前一杯水酒,萧凤却有些好奇。

    对于合作一事,萧凤并不反对,然而对究竟合作到什么地步,两者之间又该如何结合,这一点却让人甚是头疼,作为一个新生的势力,赤凤军和宋朝实在是存在着太多的不同,若是因为什么事情而产生矛盾,那么对双方都是一个伤害。

    所谓合则两利、分则两败的寓言式话语,终究还是太过简单了。

    “正所谓舟车劳顿,这一路前来甚是艰辛,在下先行谢过萧统领款待之恩。”

    江万里立时站起来,他那目光于中华教诸人脸上扫了一下,当即就察觉到于这些人身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畏缩,旋即笑道:“而关于日后作战问题,尔等并未得授官身,自然无需奉我朝为尊。只是自江陵到此地足有上千里地,沿途更有蒙军雄踞,若要将大批粮食、布匹以及盐巴运送至此,实在是太过困难。”

    剑眉凝霜,萧凤死死盯着江万里,沉声问道:“你是说,害怕那些东西中途遭遇不测?”

    “没错!毕竟这粮食实在太多,而那蒙军实在是太过厉害,以我宋军之力只怕难以运达。当然,若是阁下意欲南下夺取河南府,占据邓州、唐州、菜粥等地,我等自然会履行承诺,将尔等所需的物资奉上。”江万里虽觉身躯之上压力甚重,然而他却依旧沉着冷静,竟是不曾露出半分怯弱。

    萧凤摇摇头:“我大军目前正驻扎于太原府一带,若是轻易调开,只怕那史天泽当机就会趁虚而入,毁我根基。似你这建议,只怕不行!”

    兵法之策,最忌两面受敌。

    如今时候,赤凤军单和史天泽麾下大军对抗已然吃力,若是要在抽调兵马攻取实力并不比史天泽差的河南府之地,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江万里无奈摇头,叹息道:“贵军顾虑我也清楚,然而此刻那蒙军正是内部虚弱时候,正是借此机会扩大地盘时候。否则等到那西征蒙军回来、侵宋蒙军回防时候,只怕这繁华之地非得化作瓦砾不成。”

    被这一说,萧凤那一对星眸已是透着冷光:“你这是威胁我?”

    “在下不敢!只是一句忠告罢了。”江万里虽是身躯弯曲,然而玉净面庞却带着几分得意:“若是继续困守这里,不宜于困兽犹斗,并非上上之策。正是因此,若萧统领愿意接受我朝封赏,我朝定会将此地封给尔等,以为根本!到时候南北呼应、一起围攻蒙古大军,届时莫说是些许粮草、布匹,便是重兴汉土亦是执掌之间。”

    他这一路走来,已然将赤凤军治下的空虚全都瞧在眼中,更是知晓如今时候赤凤军所欠缺的究竟是什么,而那个正是足以令整个赤凤军掐死在这里的关键。

    如今时候,他重提封赏一事,分明是打算将赤凤军如今的成就全数吞为己有,直接纳入宋朝体系之内。

    听到这话,那李太痕当机喝道:“你这厮好不猖狂,莫非当我等怕你不成?”

    “若那蒙军当真厉害如斯,又岂会让我等如何做大?你这话也未免太过肯定了吧。”另一边,王践行亦是双目放光,死死盯着江万里。

    另外两人虽未说话,然而目光之中亦是虎视眈眈,透着些许排斥。对面,那忠勇四将虽是知晓此话并不算假,然而他们已然从赤凤军之内脱离出去,目前乃是江万里麾下,百般思虑也不敢贸然插嘴,以免让两人皆有不快。

    受到这满堂情绪影响,萧凤亦是闭嘴不言,只是冷冷瞧着江万里,气氛一时间凝重起来,压的每个人都感觉呼吸不畅。

    “哼!”

    忽的一声炸响,惊得众人具是头晕目眩,等到一行人恢复之后,就见那萧凤已然自座位起身,径直从这里这里离开。那江万里虽无地仙境界,然而此人却身负宋朝重则,其后面所代表的正是宋朝的意志,轻易间杀不得,若是杀了那就代表着和宋朝彻底撕破面皮,想要援助自然也就会泡汤了。

    而今时候,萧凤竟然被这么一宋朝使者如此逼迫,以她那刚烈性情如何能够接受,没有当场发火已然是心胸开阔了。

    萧星看了,对着江万里盈盈一拜,回道:“我晓得阁下宅心仁厚,只是我等乃是乡野村夫,只怕受不了那朝廷之气,所以还请让我等考虑再三吧。”语罢,她亦是一样自宴席之上离开,脚步匆匆忙忙,想要追上那远去的萧凤。

    今日之事太过突然,萧星也没有准备好,但是她也知晓若是合作一事就此作罢,那赤凤军就当真没有任何转圜之地了。

    如今时候最重要的还是令萧凤回心转意,不要意气用事!

    见到两位主事之人一起离开,江万里不免感觉兴致陡减,亦是抱拳在胸,随口找了一个理由:“列位!在下酒量甚浅,浅酌几分已觉身体不适,故此不适若是言语之中冒犯了诸位,还请抱歉。未免闯祸,列位可否允许在下回屋休息?”

    王践行亦是回道:“自然可以。然而祸从口出,江兄日后可要好好注意,莫要如同今日一样,喝酒误事!”

    听到这话,江万里也立刻带着随行四人从这庙堂之内走出,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屋之中。而那王践行等人在众人离去之后,也没兴趣继续停留,也各自从客厅之内离开,准备着自己的事情。

    一夜安好,只是寒风依旧冷冽,吹的人身体发寒,几有冻死可能。

    翌日,萧凤对那江万里已然生疑,能够一语点破赤凤军目前状况,那家伙定然是有备而来,为唯一的关键就是究竟是谁将军中状态透露出去的?

    于是她当机叫来萧月,问道:“你可知晓那江万里究竟从何处得知我军中消息?”

    萧月当即回道:“根据我派遣出去的间谍,于昨夜时候在江万里睡房之内,似有阴影出现。我想应该是那个黑影告诉他的!”如同江万里这等身份还有任务,萧月一早就安排间谍日夜监视,以免此人暗中行动将赤凤军的机密全都窃取了。

    毕竟赤凤军虽是置身于绝地之中,然而其军中诸如虎蹲炮、破虏炮、铳枪以及炮船之类的武器却极为先进,具是目前南宋所急需的。若是那江万里暗中施展手段,将这宝贵的情报窃取了,那么赤凤军不仅仅失去了唯一能够的王牌,而且还会彻底打破蒙宋之间的战略均衡,直接导致蒙军侵宋失败。

    无论那个,都不是萧凤所希望的!

    “黑影?”萧凤双眉拧紧,问道:“你可知晓那黑影究竟是谁?会不会我军中之人?”一想到军中还有间谍存在,她就倍感恐惧,若是月余之前的太原反击战再来一次,那就当真是整个赤凤军的噩梦了。

    萧月摇摇头,回道:“我曾经在暗中观察过此人,知晓此人身材矮小、身体轻盈,应当是一位女子,而且轻功极高就算是和我相比也不逊色,正是因此所以才没有将她擒下,而在我军中并无实力如此之高的女子。”

    “这样啊!这么说来,也就代表着我们赤凤军已经被别人盯住了吗?”眼神透着几分审视,萧凤忽然感觉有些不满。

    这种被监视的感觉,当真是让人不爽啊!

    萧月点头称是:“应该是这样吧。毕竟经过榆社城一战,所有人都知晓我军中的利器了。而为了最快的获取火器的制作方式,毫无疑问就是潜入咱们军中,暗中窃取关于火器的资料了。”

    “这就是所谓的‘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远乡有近邻’吗?”

    满心无奈,萧凤也知晓若要阻止别人探寻火器奥秘实在是不具备可行性,无奈之下她只好让治下工匠全力以赴改进火器威力,试图保持住领先一步的优势,至少在别的势力大规模使用火器之前,他赤凤军能够从容应对自己的敌人。

    “既然如此,那我应该如何行动?”双目之中寒光露出,萧月已然带着杀机。

    萧凤无奈摇头,眼中忽的闪过一丝光芒,立即露出自信笑容来:“那些探子实在太多,杀了一波又一波。即使如此,不如我们主动‘泄漏’机密如何?”

    “‘泄露’机密?这是什么意思?”萧月感觉奇妙,却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很简单。我们可以挑选一个忠诚的人,让她带着我们军中部分的军事机密混入其中,令其成为我们钉在对方里面的旗子。这样的话,对方的一举一动,我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从而及时的制定对应的策略。当然,这个人不能太过寻常,至少应该具备一定的武力;但是也不能太过显眼,以免会被敌人发现。”仔细想想,萧凤越发觉得这个策略可行。

    事实上她一直都企图发展谍报系统,然而军中人才实在是太过匮乏,勉强建起一个秘密监视麾下之人的安全部依然是费尽心思,若要将间谍网延伸到宋朝乃至于蒙古之内,那就远远超过目前赤凤军的能力范围了。

    “这样可行吗?”

    萧月亦是感觉兴奋,只是她一想,却觉得此法太过奇怪,就怕会失败。

    “就算是失败了,我们所失去的也不过是一份早已经落后的技术资料罢了。但是若是成功,那就可以借此机会侵入对方的谍报系统之内,到时候只需要有人将对方的动静传递出来,那我们赤凤军就有更多的回寰的余地,而不是如同昨夜一样,被区区一个宋朝来使恣意侮辱!”说到这,萧凤已然是捏紧拳头,想着当初被那江万里辩驳场景,她的脸色也是颇为难看。

    若非军中情报泄露,那江万里岂会做出这等行径来?

    萧月颌首回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做。”

    “那就好!记住了,此事甚为重要,你务必挑选一位合格之人,不然的话我等就要前功尽弃了。”带着对未来的担忧,萧凤庄重至极的嘱托道,为了避免整个赤凤军彻底败亡,她每时每刻都在行动。

    无论是制造出超越时代的火炮利器,无论是为了控制手下军队、抑制军阀产生而设置的中华教还有参谋部,无论是歼灭赫和尚拔都的一万四千兵马,还是在这太原城和史天泽进行鏖战,她都是竭尽全力、全力以赴努力的去将这些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完成,就算是如今陷入两难之境,萧凤依旧认为自己能够战胜一切,顺利带领麾下的列位将士踏出一道康庄大道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