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硝烟已散去,新年新气象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且不说宋军准备,于太原城外,赤凤军已然是热火朝天。

    经过之前的战斗,那城墙基本上被火炮以及两人争斗彻底毁坏,再也无法回复之前的城防功用。索性如今的赤凤军已经有半数军队火器化,而且在那威力无穷的火炮治下,那城墙也断然无法发挥冷兵器时候的效能。

    所以萧凤就直接以原城墙残骸为防线,开始挖掘战壕、筑造堡垒,以求在下一波蒙军进攻时候降低挡住。

    此时此刻,在这城墙周围,上千名士兵正在埋头苦干、挖掘战壕,并且将那些砖石垒砌起来,中间填入泥土铸成堡垒。

    这堡垒并不大,长三丈、宽一丈、高度也有三丈,三面之处具是开口三尺有余的口子,顶部则是用方木横着并且堆满数十公分厚的泥土,一个堡垒足以容纳三十多位士兵,正好能够让一个队驻扎其中,而在里面亦是储备有诸如火炉、食物以及淡水,足以让士兵能够在这里面得到片刻的休息。

    这样的堡垒,大概每隔百丈距离就有一个,而在堡垒之中,则是挖有六尺深的壕沟,壕沟纵横交错,将每一个堡垒全都连接起来,足以确保士兵在战壕之间快速移动,不至于暴露在外面,被蒙古骑兵所射杀。

    它们星罗密布散布在太原城之外,如同群星拱月一样,将太原城保护在后方。

    远远望着这遍布大地的堡垒,史天泽默不作声,静等着麾下士兵的报告。稍待一会儿,那史辑已然率领一队骑兵垂头丧气回到阵前。

    史天泽看了一下那群灰头土脸、身上布满鲜血的士兵,声音透着无奈:“又失败了吗?”

    “是的!那赤凤军所筑堡垒太过坚硬,仅凭我们手中的手炮根本就无法打破。而且对方仅在战壕之内行动,若是看到有人攻击就会立刻躲入战壕之中,以我们的武器除非闯入十丈之内,否则根本无法对对方造成有效伤害。”低垂着头,史辑感觉自己心中的斗志都被彻底消灭,只剩下一具残躯,静等着众人嘲讽。

    眼神一转,史天泽又是盯住仲威,问道:“攻城炮也不行吗?”

    仲威亦是懊恼无比:“我试过了!但是那攻城炮仅仅摧毁了几个堡垒之后,就被对方发现以同样的火器迅速击毁,若非士兵及时疏散,不然的话就连我也会一并丧命。”

    “是因为那堡垒太过疏散的原因吗?”凝目远视,史天泽倍感无力。

    若说那攻城炮自然威力无穷,十余丈长的城墙只是一炮就会彻底毁灭,以赤凤军如今时候所筑造的这些堡垒自然也无法抵挡。然而在太原城外,这堡垒分布的实在是太过疏远,彼此之间相聚足有百余丈,你摧毁一个就会让别的堡垒发现,进而调集兵力开始对火炮所在之地进行打击。

    而且似这样的堡垒,在太原城之外更是多达上百个,它们层层叠叠互相勾连形成一道纵深足有一里,宽度亦是足有三里的防御体系,将整个太原城完全保护在身后之处。

    若要和之前一样杀进太原城,那势必要冲破这层层叠叠的堡垒群。

    这其中究竟要牺牲多少士兵,史天泽实在是不敢想象。

    他凝视良久,终究化作一声叹息:“看来这赤凤军当真不可小视,断非短时间之内可以击败的对手。”面对这由火器所构成的军队,史天泽第一次体验到挫败感,那和他以前所遇到的对手截然不同的作战风格,甚至于迥异于当今世界任何一支军队的作战方式,已然让他感到无比害怕。

    那萧凤,究竟是何等人物?

    对这少女,史天泽已然升起异样的情绪,想要见一见这位少女究竟什么养的人?

    …………

    冬日的气候向来冷酷,几日之前连绵的白雪将整个大地全都覆盖,然而在连续的阳光治下,那遮天蔽日的茫茫雪原已然开始消融,融化的雪水化作潺潺清泉,顺着山势、沿着沟渠,开始汇聚在田野之中。

    在这冬春交接之时,于荒野之上,那些农民正忙碌于田野之中。

    秋季时候种植的小麦已然长成,而为了它们能够顺利度过冬天,是需要对这些小麦进行盖土保温的。若是盖得过早,小麦就会被捂黄,若是盖得过迟,则容易让叶片受冻,导致粮食产量减少。而且为了确保小麦得到足够的水分,还需要对其进行冬灌。这冬灌也需要仔细,一个处理不好,同样会让苗子被冻伤。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皆文章。

    似这农桑之事,向来都是社会根本,萧凤自然不敢懈怠,等到完成太原城守备之后,就开始澄清吏治、整治农桑。

    而在这一望无际的田园之中,那些农民们正佝偻着背,大概是因为驮着江山社稷,他们的背总是弯着,无论如何都直不起来,只好专注于眼前的一切,挥动着手中的竹耙将那些泥土搂起盖在麦苗之上,每一下都仔仔细细,唯恐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以至于小麦减产。

    另一边,更有其他人正扛着冶铁所打制的铁锹,在田埂之处挖掘农田、整修沟渠。

    小麦的浇灌需要水,水稻的种植需要水,为了保证庄家的正常生长也需要大量的水,为了确保在冬天过去、春天将近的时候小麦的顺利成长,他们正在这里努力着挖掘引水渠,进而确保来年能够收获更多的粮食。

    四下看着这一切,江万里恍惚之中,感觉自己似乎重新回到了江南一代。

    一样的安详、一样的宁静,让人几乎忘却,在月余之前,这里曾经发生的那场战争。

    而横贯整个平原的汾水之下,一艘十余丈长的商船正在上面航行,而在上面正立着五人,其中一人正是那江万里。

    他瞧着眼前场景,不禁生疑,张口问道:“这里就是太原?”前来之前,他曾经幻想过这里的场景,旌旗蔽空、战火连绵,然而眼前的一切却打破了自己的遐想,反而带着几分田园的闲适。

    “没错,远处的那个城市就是太原城了!”

    江离指了指远处都城缓声回道,而那武清、铁辛、薛冷三人,亦是挺拔身躯,分立四方将这来自南朝的江大人护在中央。

    他们本是宋朝将领,之前因为受到孟珙之命护送贾涉前来此地,之后因为各种原因暂且留在赤凤军之中以为助力,如今时候这江万里带着新的命令过来,他们无可奈何只好自赤凤军之内脱离,重新归入宋军之内。

    如今时候,几人正好履行那守卫之责。

    极目远眺,江万里指了指那些正在农田劳作的农民:“蒙古就在太原城之外,他们就不怕吗?”只是粗略估摸一下,他就知晓在眼前的这片农田之内,足有数千人在劳作。

    而且眼前这连绵农田,更是足有数万顷,若是其中庄家顺利长成,那么满足太原城粮食所需,应当是不在话下。

    江离介绍道:“据说那蒙古大军已经被赤凤军赶出去了,驻扎在距离太原城一百二十里之外的忻州,虽然他们日夜侵袭但是有赤凤军抵抗自然不怕,而且就算是有零星骑兵闯入这里,他们也不怕。因为赤凤军治下百姓携带弓弩、兵器,并且每当休息时候就会集中起来接受训练,说是保家卫土有功,人人守土有责!故此若有人侵入此处,不用赤凤军前来,他们自己就能对抗。”

    似是在回应他说的话,在不远处的山脉之上,一列约莫有十数人的骑兵也不知道从何地方闯入这里,而他们且看到这里的人民,当机策马准备厮杀。然而那些农民却早早丢下手中铁锹,却从旁边取过弓弩,攒集箭雨之下当即让这些骑兵栽倒在地,不复之前凶悍。

    见到这一幕,江万里不禁赞叹:“好!好一个人人守土有责。若是我大宋人人皆有此心,那蒙古又岂能欺辱我等?”想起朝中混乱之象,他不免倍感无奈。

    偌大宋朝幅员辽阔、统辖民众数千万,然而在蒙古侵袭之下,却连守土之责都办不到,对比之下他又如何能够顺心?

    几人说话之中,已然来到了太原城之前。

    且看着眼前场景,江万里又是生疑:“没有城墙?”

    只见眼前,那本该是巍峨耸立的城墙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几个突兀的堡垒,而在堡垒之间数十条开阔大桥直通城中,上面那些百姓正忙忙碌碌,将田地之中收获的东西运入城中,一切都井然有序。

    然而这一幕,却让江万里更为困顿。

    “没错!为了防御蒙军建设防御堡垒,这里的城墙全都被拆了。”江离说道。

    为了建设足以抵抗蒙军的堡垒群,需要大量的砖石,然而在急切之间根本无法筹集如此多的砖石,所以萧凤只得将无需面对蒙古的南面城墙全都拆了,而那砖石则被运到北面建设堡垒,否则的话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

    “拆了?”

    江万里感觉诧异。

    在他的观念之中,这城墙虽有城防之用,但是却多数乃是为了方便官员治理麾下百姓所为,试想一下只需要将派人城门守住,那百姓若要进去就得登记、造册,日后若要寻找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这萧凤却将这城墙拆了?

    那女人的所作所为,他当真是看不明白。

    江离摇摇头,亦是感觉有些奇怪:“没错、拆了!”他自十年之前遇见那萧凤,就已然晓得此女心思向来没有章法,然而每次遵从她的想法之后,都能够达成目标,所以对这事情也没什么在意的。

    “好吧,那你能否告诉我,我究竟在哪里才能够遇见那位统领?”虽是感觉惊讶,不过江万里自嘱是一个很有涵养的士大夫,当即掩住自己的惊讶,张口问道。

    江离当机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我帮你问一问?”

    在这赤凤军带的几个月以来,他就知晓那萧凤并非那等坐以待毙之人,作为一个统帅她素来喜欢搜集各类书籍,诸子百家、史记文书、乡野小说之类的全都有,一有时间就会www.yuehuatai.com,可以说是手不释卷。

    另一方面,萧凤也是喜好四处巡视,或是到一处民居之中体察民情,或是到军营之中查看军备装备,偶然时候更是会突然现身,威慑那些作乱的宵小之徒,正是在这无形无踪的压力之下,那赤凤军才能够维持一开始的民心,不至于如同其他军阀一样开始腐败堕落。

    江万里轻轻摇头,当即自商船之上走下,踏上那桥梁之上,开始朝着太原城走去:“不必了,我们就现在这太原城之内逛一逛吧。”

    其余四人眼见如此,也赶紧跟上,以免被丢下来。

    …………

    于汾河边上,已经被挖出一个约有三十来丈的干船坞,而在这干船坞之内,正立着一个十丈左右的车船,于车船之上正有一些工匠忙忙碌碌,将龙门吊吊起来的诸如火炮之类的东西安装在两侧船舷边上,除此之外他们还将冶铁所锻造出来的足有拇指粗细的铁板钉在明轮之上,好确保这关键性的部位不会因为炮击而损坏。

    自榆社城之战之后,赤凤军就曾今缴获了好几艘蒙古水军的战船,而在占领太原城之后,那烈蛟帮所辖商船亦是一并归入赤凤军麾下。

    可以说目前赤凤军麾下已经有十丈以上、承载力可达千石的大船二十艘,其余各类型的小船一百余艘,算得上是一方势力了。

    正是因此,萧凤就起了注意,想要将这几艘战舰改造一番,令其能够搭载克虏炮这等凶猛利器,从而能够借助于汾河的水利优势快速机动,进而有效的打击那些敢于冒犯他赤凤军的敌人。

    如今时候,在这太原城中,她已经将城中善于木工的工匠全都集中起来,并且成立专门的造船厂,准备建造一艘真正意义上的炮舰。

    而眼前这艘被命名为“苍龙”号的炮船,就装载有两门克虏炮以及三十门虎蹲炮,其上承载人员多达两百余名,配备的铳枪也有上百挺,除非是地仙亲自出手,寻常武者根本就靠近不了。

    望着眼前一幕,萧凤不由呢喃起来:“唉!若是能够将蒸汽机也弄出来就可以了。只可惜就凭现在的技术,根本就无法锻造出合适的钢铁,并且将那能够承受高压的锅炉制造出来啊。算了,能够让火炮上舰已然算是一项创举了。而那些尚未解决的事情就留待以后解决吧。”

    若是有了蒸汽机,那么她就可以彻底利用这炮舰长驱直入直接进攻忻州了,而不是窝在这太原城之内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