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八章矢志复四川,壮心犹未冷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不其然,正当那小舟靠近,就有几艘快船靠近,将其夹在中间。

    船家见到那些一身铠甲的士兵,当即就被吓得两股战战。只是那斗笠汉子却迎面走上,口中哈哈笑着:“鄙人余玠,特来拜访孟将军!”

    话音之广,远及数里之地,当真是修为精湛。

    战船之上,列位士兵立刻警惕,正要行动时候,于正中央旗舰之上当即窜出一个身影,瞧其模样正是那李庭芝。他听到这话之后,已然是身似鸿雁、飘若柳絮,只在江上点了数点,立时落在那小舟之上,除却点滴波纹这小舟却并未挪动,便是沉了一沉也没有过。

    余玠双目一亮,当即赞道:“好俊的功夫。想必孟兄书信之中所提及的年轻俊杰,便是你了。”

    “不敢当!和余大人那逼退蒙军元帅察罕一比,我这些微末伎俩算的了什么?”李庭芝赶紧作揖,不敢怠慢,随后对着周围的官军说道:“他乃是当今兵部侍郎,接任四川制置使余玠余大人,尔等莫要放肆。”这话一说,当即吓得那些官军赶紧跪下,诚惶诚恐。

    国朝素来优待士大夫,他们不过平民一个,如何敢冒犯这威名赫赫的达官贵人?

    “无妨!”余玠摆摆手,当即止住众人脚步,又是连连摇头:“也是我未曾携带官印,否则如何会造成这般局面?若有惊扰之处,还请列为恕罪!”

    彼时那船夫已然吓呆,他瞠目结舌看着余玠,尚且带着不可思议议:“你就是余大人?那个曾于寿县,以‘皇天无极光’,硬生生挡住那蒙古元帅察罕一击的余玠?”

    彼时萧凤虽于潞州境内,以一己之力击退蒙古赫和尚拔都,然而蒙宋之间亦是战火连连,而在去年时候这余玠就曾于安徽寿县一地和那蒙古元帅察罕打过一战,并且将其逼退。这察罕实力非同凡响,比那赫和尚拔都更甚数倍,就连那可与萧凤相争的史天泽,统领汉军数万余众的张秀,都份属此人麾下,可以说乃是当今天下有数的高手。

    “正是余某!而且既然我来到此地,那就断然容不得那蒙古继续猖狂。”

    哈哈笑着,余玠那声音当真是豪气冲天,瞥见旁边李庭芝那羡慕眼光,他只将手轻轻一挥,一道橙光之光当即将两人裹住,于霎那之间已然从那小舟之上消失无踪。

    这一下,立刻将那李庭芝吓当场。

    似这手在段,分明就是地仙手段!

    待到睁开眼睛之后,他顿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奇怪地方,于这房间中央那孟珙正盘腿坐着,数个武器架分列两侧,上面插满各类刀剑,而余于墙壁之上则是挂着几幅丹青。

    好似是察觉到有人到此,那无数刀剑具是震颤不已,发出一阵阵清越吟声。

    此时,孟珙缓缓睁开双目,且看着眼前两人,他无奈摇头:“你这厮不曾通报便擅入我这品武阁,就不怕触动我那生灭五行刀决?若是受了伤,我可不会赔偿的。”

    “孟将军修为精湛,如何控制不住这些刀剑?”余玠朗声笑着,却不曾当做一回事,随后他神色一凛,却是恭下身子,说道:“家师在我临走之前,曾与我说过,如有不解可询问孟将军。故此前来拜访,如有冒犯还请恕罪!”

    “家师?你是说信庵居士?”孟珙转念一想,立时恍悟:“看起来,南仲兄倒是对你甚是看重啊!”

    两人所说地方乃是赵葵,此人字南仲、号信庵,自幼年时候就跟随其父左右抗金屡立战功,更曾于端平入洛之中为国朝夺下三京之地,而且他不仅仅武艺出众,亦是精通诗画之艺,可以说是博学多艺,甚至被当今官家称之为“朝廷倚之,如长城之势。”,于孟珙并称南宋双雄,号称有此二人,则宋朝不灭。

    余玠张口回道:“不敢!在下只是稍有些本事,不敢和孟将军相比。”

    “也罢!只是你今日所来,究竟所为何事?”

    “在下想问,若要夺回四川,我需注意哪些东西?”

    “蒙古的事不消我说了,有我在这定不会令对方再次得逞。只是你进入四川之后,需得注意一个人。此人乃是利司都统王夔,我曾听闻此人素来残悍,人人称之为号“王夜叉”,不仅仅恃功骄恣、桀骜难驯不受节度,而且若到一地必然会劫掠当地百姓。若非我领兵在外鞭长莫及,不然的话定然擒杀此獠!”

    孟珙重重一拍地板,当即令四周围兵刃具是一阵作响,刀锋剑刃交错之下,亦是让李庭芝、余玠两人身体一冷,险些禁受不住。

    “既是如此,我定然要擒杀此獠,不然的话如何稳定四川?”余玠目中闪过几分红芒,透着狠声。

    “诛杀此獠容易,然而此人手握重兵,若是他死了之后那些骑兵非得叛上作乱,如此一来反而让蜀中百姓遭遇祸害了!”李庭芝哀叹一声,却是感觉无奈至极。

    他自投入孟珙麾下,虽是竭尽全力,然而人心各异,于宋朝之内如王夔这人数不胜数,根本杀之不尽。

    余玠亦是透着坚决:“既是如此,那更要擒杀此獠!”坐以待毙向来不是他的习惯,面对这等无信无耻之徒,自然只有杀之而后快。

    “既然如此,那我且给你一人,此人乃是四川中人,唤作杨成,此人曾经于吴曦麾下担任过将领,对那王夔甚是了解。若得此人,定然能够手到擒来。”孟珙嘴角微抿,若是能够让余玠稳定四川,给他大军一个稳定的后方,那自然是一件功劳了。

    余玠当即拜服,长声道:“孟将军所助,小子无以为报,只有收复四川以报皇恩!”

    孟珙连忙将其搀扶起来,又道:“你一路舟车劳累,身上所携不过寸缕。如此潦倒,又岂能让麾下部众信服?既然如此,我不妨再赠你十万担粟米,以为军备之用。”

    余玠大喜,当即就将这些粮食收了下来。

    他毕竟是孤身一人,于四川之内毫无根基,若是得到了这么多的粮食,那么招揽士兵、打赏麾下也就有了足够的钱粮,不至于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兵无粮,则不行,这可是兵家常识。

    所幸今日天色已晚,而且十万粟米短时间内难以筹满,所以余玠就在这战船之上住了几日,期间更是多次向孟珙请教关于天下大事的方略,至于修行武艺方面,也是多次得到孟珙的指点,让他一身玄通渐转圆润,不复之前的凝滞晦涩。

    不过数日,两人依然成为至交好友,已然视为平生知己。

    等到离开时候,天色已是暗淡,更是下起了朦胧细雨,细雨渐渐飘落,冷的让人倍感寒意。

    高踞在战船瞭望塔之上,余阶已然是精神焕发,就连这阴沉天色,也不曾挡住他那穿破云霄的傲意。

    而于战船两侧,数十条战舰正如那傲霜劲松守在两侧,仅余中间一条水道延伸到远方,而那里正是十年之前就遭到蒙军肆掠的四川之地,于那兵锋之下更不知有多少黎明百姓受苦。

    自承盘之上举起酒杯,孟珙缓步走上前来,目光灼灼看着余阶,似是透着无限担忧:“汝今日一去,定然劫难重重。须得晓得刚强易折,凡遇事情,须知三思而后行。”

    “在下自然晓得。”

    余阶亦是一样,将递上前来的酒杯拿过来,双手捧起庄重一辑,又道:“正所谓十年生聚。十年之内,末将定将那蒙军逐出此地,再兴华夏之礼。”语罢,他将头一扬,立时将酒杯之中的烈酒全数纳入腹中,辛辣之气于口腔之中顿时炸裂开来,立时让他感觉全身上下具是涌出无限光热,便是这冷冽寒雨也是混不在意。

    “那孟某就先行祝贺余兄凯旋归来了。”孟珙亦是一样回敬,随后一饮而尽。

    两人相视,忽的笑了起来,笑声洪亮、响彻天地,更令那些官兵亦是心血澎湃,生出无限向往。

    细雨渐渐减小,最后几近没有,说不准究竟是因为两人笑声,又或者正好就是这个时刻,而那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也开始散开,一道光辉正好钻破云霄落在这战船之上,照亮了两人那宏伟的身躯,尾随其后无数道光似乎将那天空也给戳穿,具是透过乌云洒满整个战船。

    光辉落在身上,当即让那些饱受寒雨侵袭的士兵感觉身躯一暖,且看着远处离去的战船,更是心驰神往。

    在众人目光之中,那几艘战船已然扯开船帆,风势渐起将那帆布吹的呼呼作响,便是那位于两侧的明轮亦是一并开启,将江水不断卷起,更是带动着战船朝着远方驶去,一道声音从这战船之上渐渐升起,最终渐转高亢。

    “一片英雄胆,七尺丈夫,皇天生我,不知此意竟何如?欲展腾空羽翮,曾作宋郊沛蠲,壮志未全舒。长啸一声气,烟雾霭东吴。”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