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七章兵进襄阳城,双雄正当世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既是如此,那我等如何是好?”史辑有点不快。【www.AiQuXs.coM

    此番冒进,不仅仅他的兄长史权葬身于此,就连军中将士也是损伤数千人,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若是就这么算了,那他们还如何带兵!

    仲威当即回道:“虽是如此,然而对方兵力终究太过薄弱,这是他们最大的缺陷。”顿了顿,他走到那地图之上,捡起几个黑棋摆在上面,说道:“正是因此,我建议我们后撤,将大军驻扎在忻州,并且以陵井驿镇、赤塘关镇、石岭镇为核心构建防御堡垒。并且派遣大军占据寿阳县。一来可以和忻州互为犄角,将赤凤军牵制在太原一地,另一方面也可以由此南下断其粮道!若有机会,我等更可以通过此地长驱直入,闯入其根基之中乱其根本。”

    史天泽双眉皱紧,凝视着地图之上的战局,却是有些迟疑:“如此一来,只怕战事就得拖长了。”

    此时蒙古大军正在西征,而在南方江淮一代张柔正率领麾下军队和南宋交战,可以说是两线作战。如今时候,他又和赤凤军在这中原一代进行战斗,每一日所消耗的粮食都极为庞大。正是因此,所以史天泽才想要速战速决,尽快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解决掉赤凤军。

    只是他却没料到赤凤军居然如此坚韧,他三番四次设下陷阱均未击败,反而令麾下士兵损失不少。

    “啪”的一声,史辑顿时将身前案桌整个拍碎,身躯陡然直了起来,俯视着仲威怒道:“昔日里,你那父亲也企图以此疲兵之计彻底拖垮赤凤军,然而他又如何呢?依我看,此计大为不妥,若是接纳只怕我等也要和你父亲一样,沦为那赤凤军炮下亡魂。”

    “笑话!”仲威亦是恼怒,“腾”的一下子座位之上立起身子,双目毫不逊色对视过去,口中解释起来:“当日若非连番大雨封住山路,不然的话我父亲早已经将大军分散开来!不然的话,如何能够给对方聚而歼之的可能?”

    想起当初榆社城被那赤凤军强行夺取的场景,他就倍感可怕。

    那数百门一起发射的火炮所制造的场景,实在是他此生的噩梦,直到现在都会常常被这场景所惊醒。可以说,若非那场大雨封住了全军离去的道路,若非赤凤军在那次战斗首次大规模运用火器,依照往常的军事常识那榆社城如何能丢?

    心中不忿自己父亲遭人贬低,仲威当机和史辑争辩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甚至于让别的将军都开始厌烦了。

    “尔等也是帝国良将,却再此处如同泼妇一样指天骂地,算什么体统?你们两人全都给我住嘴,若是再犯小心我掌你们的嘴巴。”史天泽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张口怒气起来,随后那些将军具是将目光盯着他,眼神之中流露出渴求,想要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去做。

    感受到众人盯着他的目光,史天泽当机就开始安排人事:“仲威所说也有些道理。只是仅以我等兵力尚显不足,所以不如书信一封送往驻扎在延安府的李明昊,若能说服此人相助,则赤凤军断无幸存可能。”

    “我等遵令!”

    一行人立刻拜服,不再有丝毫反驳。

    仲威、史辑两人无奈,也只好停下口舌之争,只是两眼交错时候,依旧是带着火花。

    …………

    鼓声阵阵,战船连绵,于汉江之上,正有一只水军在此处巡逻。而在为数众多的舟楫之内,则是众星拱月一般守护着中央三十余艘车船,这车船甚至庞大,足有三十来丈,高也有五丈至高,其上设于拍杆、强弩以及诸多的弓箭手,可谓是武装到牙齿,寻常人根本无法闯入。

    而在船舱之内,一处宽阔的房间之中,数十位将军身披战甲,具是看着其上一位身着儒袍的中年汉子。但见此人身材魁梧,便是那宽大儒袍也不曾遮住身躯,双目如星、眉宇似剑,自然透着英武,与颌下更如关公一般生有三络胡须,更添几分儒雅。

    此人正是孟珙,在得知蒙古西征、赤凤军起义之后,他就立刻奏请朝廷,轻率数万大军,准备将昔日蒙古所据的襄阳、樊城夺回,好将其掌握在宋朝之中以为藩篱。

    “孟国公,根据我等与蒙军之内的谍报所言,那襄阳目前已被那张柔所据,三万精锐虎视眈眈。而京兆府也可那延亦是亲率骑兵三千,欲经商州取鹘岭关。”帐下一人,早已经是张口问道。

    “哈哈!那张柔我曾经和他于汴京时候见过一面,若是他听闻我的名字定然会闭门不战,尔等不用理会。然而若是那襄阳、樊城为蒙军所控,则对方就可以顺江直下,直接威胁到我临安,而两江岸边便会受到对方火力打击,此处实乃我军中大患,故此尔等务必竭尽全力,夺回两城。”

    孟珙哈哈笑着,笑声之中自然带着自信:“王令,你且率领麾下人马驻扎江陵、若有机会则将那郢州夺下。刘全,你领麾下兵马驻守沙市,还有务必给我备齐十日之粮,以作军中之用。焦进你率千人于江陵、荆门出发直接进逼襄阳。记住了,此番之战乃是为了拱卫国朝、护国安邦,尔等若是丢失寸土,莫要怪我刀下无情!”话语一重,他已然带着森冷杀气。

    “我等知晓!”

    于坐下之中,那王令、刘全、焦进神色一凛,当即俯首领命出去,开始准备之后事情。

    瞧见这一幕,于孟珙副手,却有一人张口问道:“但是那蒙军最近新近添了一门利器,名曰火炮。据说此物甚是厉害,摧城裂地轻而易举,若是那张柔于襄阳之内安置此等利器,我等又该如何?”

    听到这话,诸将顿时顿住,若说最近有什么震惊的消息,那就莫非那赫和尚拔都所统领的一万四千精锐被赤凤军所消灭的事情了。而在这起战斗之中,那火器之利经过残存蒙军传播,已然令所有军阀为之震惊,就连远在临安的朝廷诸公也是坐卧不安。

    “祥甫!我知晓你的担忧。”孟珙微微颌首,却对眼前的这位年轻小子颇为赞赏,笑道:“但是你所说的危险我自有预料,所以我早已派遣江万里前往赤凤军所辖之地,和其商议联盟一事,若是能够就此得到那火器制法自然更好。更何况那工部尚书杜杲也已经开始着手研制,相比不日之内便会成功制作,届时他张柔纵有火炮数百,我等又有何可惧?”

    但见此人面白如玉、一对星眸炯炯有神,眉宇之间英气勃勃,观其年纪不过是双十年华,然而一身修为已然不逊于萧月、萧星,就连那仲威、张世杰两人也是不在话下,当真是年轻俊杰。

    此人换做李庭芝,乃随地人,因出生之时于屋梁之上生有灵芝,故此换做庭芝,年少时候已然能颂诗文、崭露头角,更曾劝言家中叔伯避居德安,方才报下全族之人的性命,其后因战乱以至于乡试停止,他心切之下以一篇策论打动了孟珙,就此被其纳入门下,成为其麾下幕僚,掌机密、文书等事宜。

    听到解释,李庭芝虽是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却觉不妥:“若是如此,自然是好。只是我听闻那赤凤军统领乃是一位女性,此人心坚如铁、好谋善断,能以一女子身份统辖上万兵马,所治之地更有数十万余众,当真是好不气派,若要从此人手中取得那火器之法,只怕不易!”

    “那火器之法虽是玄妙,然而蒙古既然能够于月余时间制的,而我朝人才济济、宝物众多,纵使所制火器比不上他赤凤军,但是也应当能够抗衡一二。当然,若是能够以粮食、布匹、盐等诸物换取火器,亦是大功一件,而且对我宋朝如何研制火器,亦是颇有助益。”

    “即使如此,那将军为何与其交易?不如再等一段时间,不就可以了吗?”

    “非也。获取火器之法乃是其一,更重要的则是那赤凤军所占之地乃中原腹心之地,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他们能够在那太原之处坚持下来,就能够令其如同钉子将中原大部分蒙军之力全都牵住,无法南下。如此一来,我军压力大减,自然能够更好的应对蒙军了。”

    孟珙缓声解释起来,当机就令李庭芝恍然大悟。

    只是他却有些困惑:“若是那萧元凤如同昔日李全一样背信弃义,我等又该如何?”军中之内,南投之人实在太多,其中背信弃义之人也不在少数,比如说萧月所杀的严实昔日时候就是两面三刀之徒,所以李庭芝才有此疑惑。

    “那太原之处乃是四战之地,其地久经战火早已废弛,若要将其开垦实属不易,短时间之内尚属不易,然而若是持续时间一长,则其境内定然会狼烟四起、怨声载道,非久留之地。故此你也不必担心,只需时机一道,若是他们不另寻出路,定然会灰飞烟灭。”摇着头,孟珙虽是对那萧凤敢以一女子之身对抗蒙古的举动甚是佩服,但是只需要稍微想一下就能知道,那太原之地可不是什么好的地方。

    位于蒙宋交战之地,更有番人屡次入侵,于东边亦有各路诸侯虎视眈眈,如此形式那赤凤军岂有存活之理?

    两人停歇之后,却于帷帐之外,有一传令兵走进来。

    原来此刻,那权开州梁栋以缺粮为借口,擅自率领部队离开治所,目前正朝着后方撤退。此番行径,当真与叛国、投诚浑如一同,更是将之前孟珙所下的“寸土不失”的命令视若无睹,当机让列为将军火冒三丈,与杀之而后快。

    李庭芝听了,当机建议:“不如令人将此人擒下?”

    “不可!那人虽是触动禁令,然而若是轻举妄动,只怕此人会投降蒙古对我等不详!”虽是恼怒,但孟珙却忍住怒火,又是令道:“传我命令,允许他弃城。”随后却对李庭芝说道:“你速速感知夔州,告诉高达,等到那梁栋入城之后立刻将其擒下,务必确保我军令如山!”

    诸将听了身躯具是一冷,不敢有丝毫推辞。

    恰逢此刻,于车船之外,却有一个小舟路过,位于其人正有一人,此人一身粗布衣衫、头戴蓑笠,正似那沿江的卖鱼翁,他瞧见那江面之上数面大旗呼呼作响,不禁拍手称赞。

    见到此人欢喜,那渔夫不觉好笑,问道:“不过是瞧着官军,你却为何再次欢喜?”扫过车船之上那一列列持弓士兵,他却是心惊胆战,便是摇船的时候也有些哆嗦。

    毕竟这可是数万大军,若是轻易之间冒犯了里面的人,那他指不定能不能活过今天。

    “你这渔夫当真是没有眼力劲,却没注意到那旌旗之上所写的‘宁武’两字。这两字取自宁武节度使,也就是那孟珙孟将军,既然是他来到这里,你又何必如此担心?”那汉子却摇摇头,手指指着那旌旗之上的两个大字,俨然已是无比高兴:“既然是孟将军到此,我等无忧矣!”

    那渔夫听了,当即欢喜:“原来是孟爷爷!既然如此,那

    余玠宣谕四川,道过珙,珙以重庆积粟少,饷屯田米十万石,遣晋德帅师六千援蜀,之经为策应司都统制。四年,兼知江陵府。珙谓其佐曰:“政府未之思耳,彼若以兵缀我,上下流急,将若之何?珙往则彼捣吾虚,不往则谁实捍患。“识者是之。

    “你此番前往未曾见到赤凤军首领?”

    珙忠君体国之念,可贯金石。在军中与参佐部曲论事,言人人异,珙徐以片语折衷,众志皆惬。谒士游客,老校退卒,壹以恩意抚接。名位虽重,惟建鼓旗、临将吏而色凛然,无敢涕唾者。退则焚香扫地,隐几危坐,若萧然事外。远货色,绝滋味。其学邃于《易》,六十四卦各系四句,名《警心易赞》。亦通佛学,自号“无庵居士“。(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