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三章连环计中计,太原终解围
    双掌交击之下,雷霆火焰纷纷散开。

    而那史天泽愕然望着远去的萧月,惊道一声“糟糕”,随机便身化雷光,欲要劫杀那人。

    只因萧月所去地方正是那佛陀七相所在之地,若是让得了萧凤清净琉璃焰相助的萧月过去,那群家伏可就等于宣判死刑了。

    萧凤冷笑一声,身形一纵当即挡在史天泽身前,道道火焰当空卷去,将其完全裹住,令其分毫动弹不得。

    “你这厮对手是我,怎么反而追击别人?”一脸嘲弄,萧凤已然是胜券在握。

    被这一阻,史天泽立时喝道:“虽是如此,就凭你一人如何能够斗得过我们?”眼见那远去身影,他只好收住心思,全力以赴应对萧凤的攻击。

    而在空中,那萧月己然感觉体内被一团暖融融、热腾腾的气息笼罩,它犹如和煦太阳一样不断的释放出无穷的光与热,让那丹田之内那一颗雪白如霜、晶莹如冰的剑心也似乎被融化了,渐渐的将这赤红的火焰纳入其中,一缕缕红絮在其中渐渐升起,越来越浓、越来越深,直到最后俨然化成一颗晶莹璀璨的红玉宝石。

    这一下,以剑心为中心,那无穷无尽的真元好似被莫名力量牵引起来,一点一滴俱是被那剑心释放出来的一股股莫名波动所影响,于刹那之间化作一缕缕锐利至极的剑气,虽是依旧晶莹若冰,但其中却透着一股樱红之色,似是在感叹生命凋零。

    此时此刻,那萧月周身光芒大方,就连手中赤心剑也铿锵作响,挣脱右手束缚,悬于其头顶之处,自其体内道道剑气从那窍穴之中破空而出,俱是凝聚于身躯之外,最终化作一柄赤红血剑。

    “那女人,是想杀了我们吗?”

    睁大眼睛,紧那罗瞧着那一柄赤剑,自那赤剑之上他分明感到了一股割断天地,斩尽万物的杀机。

    气机锁定,他已然晓得,那赤剑的目标正是自己。

    不敢懈怠,他和身边两位一并催动真元,血管之内一股股浓浆也似的真元宛如大海一样,全数纳入肌肉之中,而在肌肤之上一股股浓稠的金汁自毛孔之中缓缓流出,随后就凝固起来化作坚硬的金石之物,令那好似黄金铸造而成的金刚法体越发坚硬,身躯亦是膨胀数圈有余,宛如那护法金刚一样,威严且庄重。

    然而,悬于空中,萧月已然化身赤剑,空气中阵阵波动四散开来,只传递一个信息。

    “灭!”

    随后,那血剑当即横断百丈之遥,只一刹那已然来到众人面前。

    亿兆光芒陡然释放,耀目光辉遮蔽世界,当即将那聚集起来的七人全数覆盖住。

    待到光辉四散开来,萧月已然落在地上,手持长剑默不作声。

    而在后方,那几人还维持着刚才模样,就连地面亦是没有丝毫动静,像是眼前的一切都被定格了。

    “成功了吗?”带着疑惑,萧月转过身来,神色冷漠盯着几人,微微一动手中的赤心剑,便见那曾经坚硬无匹的利剑已然化作点点滴滴的碎末,全数撒落在草地之上,不留分毫痕迹。

    而在远处,那紧那罗身躯忽的抖动一下,眼珠抖动片刻随后落在萧月之上,这一下当即令他想起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超乎想象,亦是自己目前难以企及的巅峰存在,如今时候就这样真切的出现在了眼前的少女身上,而对方才刚刚十七八岁,正当豆蔻年华啊。

    他的手抖动了一下,大腿亦是微微抬起,似乎是想要跨过去,继续还未结束的战斗。只是这一动作就似那引信一样,“轰”的一声就令身躯整个爆发,满天金光遮住天空,无数烟尘四散开来,那本来坚若磐石、固若金汤,就连铳枪、虎蹲炮也无法奈何的身躯轰然间倒在地上,只留下一丝微若游丝的喘息声。

    受到这影响,那都率天、兰毗尼、加毗罗化作灰烬,不留丝毫痕迹,萧月的攻击实在是太过凌厉,以至于就连血液也不曾留下。

    原地之上,仅剩下四人苟延残喘!

    “怎么可能?我的法体居然被破了?”

    一脸惊愕,紧那罗惊愕无比看着自己的躯体已然不复之前的金光闪闪,如今时候所存在的不过是一具褪去佛光的肉体凡胎,毫无半分的力量可言。

    耳边传来脚步之声,他抬起头当即就看到那信步走来的萧月,而她手上正握着一并锐利长剑,剑上铭文正是赤凤军样式,应当是从附近士兵的身躯之上所摄来的。

    居高临下,萧凤冷冷说道:“将那纯阳铁盒交出来吧!”

    紧那罗默不作声,即使是身负重伤,他感觉自己还可以继续战斗,更重要的是对方和自己一样承受了刚才那强大的剑气,想必已经气息衰竭了,而且这个愚蠢的女人更是走到了自己的身前,那么只需要运起最后的力量,他一样可以给于对方致命的打击。

    莫名的鼓动,他的身躯骤然拔高,紧随其后那摩罗、法乌罗亦是一样挺身而出,三个庞大身影骤然靠近,而那硕大拳头亦是轰然打出。

    只是,“砰砰”几下,枪声响起。

    随着这枪声,紧那罗那庞大躯体顿时倒地,双目圆睁透着不可思议,而在身躯以及脑门之上,已然出现数个血洞,这般伤口很显然正是神机营所制造出来的。

    而在三具尸身之后,那舍罗桫已然是双目垂下、毫无气息,整个人就这样坐化在这里,唯有双掌之中捧着一个漆黑铁盒,显然是想要将这铁盒传送出去。

    只可惜在被萧月以强力手段的打断之后,他就因为经脉错乱、真元暴走而死,只能抱憾终身了。

    萧月也没理会几人尸体,当即将那铁盒摄来,只是无论她使用何种方式,都无法将这坚硬铁盒打开,无奈之下只好收下来,等着去询问那全真教道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远处,那转轮法王瞧见自己手下在一瞬间被杀死,当即惊怒:“妖孽敢而?”话音一落,他也不在继续闪躲,玉轮当即自其身后腾空而出,化作一轮飞旋银盘,边缘之处锐利无比,只看空中一转,立刻将那两支凌空射来的天罡箭当空砍断,令其分毫发挥不出作用。

    受到天罡箭断裂影响,王志坦以及祁志诚具是身形一顿、口吐鲜血,显然也是被那余波伤到元神。

    虽是如此,两人且看着那正朝萧凤奔去的转轮法王,神念一动当即向着那萧月传递信息:“快,将那纯阳铁盒交予我等。”他两人和这法王纠缠甚久,自然知晓这法王实力实在太强,根本不是人数堆砌所能够对抗的,但凭现在的萧凤根本就不是此人对手,即使此时此刻这法王正处于重伤状态。

    萧月听见脑中之声,当即晓得此乃玄门之中神念传声之法,以真元震颤传递神念,其速度比之隔空传声更为迅速以及保密,她曾经修行过全真教玄功金莲丹元册,自然也通晓这般法门。

    不敢懈怠,她当即将那纯阳铁盒凌空一掷,便朝着王志坦丢去。

    毕竟这纯阳铁盒实在坚硬,只怕不是全真教之人,是断然无法将其打开的,

    却不妨那转轮法王忽的纵身越到空中,只是一刹那已然出现在这纯阳铁盒之前,一双肉掌透着得意,就要将这纯阳铁盒纳入掌心之中,口中更是连连称赞:“似这等宝物,岂是尔等庸碌之徒所能窥见?”他本来目的就是为了夺取此物,如今时候且看着这东西被丢去,自然就运起气功,想要将这东西抢走。

    至于那些死去的属下?

    他们密宗之内人才济济,又岂会在意这些就连地阶都突破不了的废物?

    毕竟按照密宗之内的规矩,那其余的七位不过是等同奴仆,而他们的生死根本就不值得在意!

    然而正在其身后,却又一人素手微伸正要印在其背后之处,而那透着冷漠的声音已然传递过来:“所以你这厮就被这东西遮住目光,以至于未曾发选自己的存在?”伴随着浓烈火焰,那转轮法王当即就感觉身躯之内烈焰灼灼,宛如那被绑起来放在火炉之中烧烤的烤鸭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痛苦。

    这灼热无比的烈焰,除却那名震天下的萧凤,又会有谁?

    即是如此,那转轮法王依旧死死扣着铁盒,不曾动摇。

    “此物并非你所有,你却仗着实力抢夺而去,如此行径也算是佛门之徒?”且看着眼前的这哀嚎不止的转轮法王,萧凤神念一动当即将那铁盒凌空摄来,口中更是讥诮不止:“所以这东西,还是还给我吧。”掌心之内,烈焰翻卷不止,全数纳入这法王身躯之内,欲要借此机会将此人一并击杀。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伴随着一阵雷霆,那史天泽又是落下。

    屡经战斗,他的身体已然出现一些损耗,再也难以和开始一样负荷那强大的雷力,所以这攻击自然被萧凤轻易抵住,只是可惜未曾将那转轮法王击杀当场,自然被其挣脱开来,虽是如此在体内被那清净琉璃焰一阵摧毁,他的力量早就已经十不存一,诸多玄通更是无法运用,根本无力反抗那全真教和神机营围剿,只能在那一重重宛如波浪一样的战斗之中苦苦挣扎。

    “好个妖女,果然惯会使用手段。居然在此设下围魏救赵的手段。”

    看着地面上那一身伤痕的转轮法王,史天泽瞧着萧凤已然是忌惮至极。

    之前他瞧见萧凤将那清净琉璃焰纳入萧月体内时候,还以为此人是打算接着萧月那锐利剑气,彻底击败自己。没想到却是将其作为一张王牌,直接将那佛陀八相整个废掉,随后更是以此为饵将那转轮法王掉出,然后自己舍下身段直接自背后偷袭,这才一锤定音直接将他们军中最大的王牌——转轮法王更生生废掉。

    如此心机,怪不得能够执掌一军之力!

    萧凤亦是得意万分:“两军对垒,本就是尔虞我诈,你既然无法窥探出我的计划,那就合该失败。还是说,你以为就凭现在的你,还能够和我对抗吗?”随着火焰再次恢复,她的脸色又是红润几分。

    这便是清净琉璃焰的厉害之处,纯以破坏力以及速度,比不上九霄阴阳雷;纯以变化手段、临阵败敌手段,比不上万象***但是那足以令万物恢复原状的力量,却足以令萧凤面临如何强大的力量都可以快速痊愈,并且借助着超常的战斗时间硬生生拖到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候,而那个时候就是她使出致命手段的时刻。

    “好!很好!”

    胸膛剧烈的浮动着,史天泽虽觉心中怒气冲天,但是也晓得此时此刻他蒙古大军已然失去了大势,垂目扫过满城状况,当即喝道:“既然如此,那这太原城权且让你住上几天,只是希望你日后还能够继续安稳的住下去。所有人,立刻撤军!”手臂一挥,数十道雷球凌空射出,随后在空中整个爆裂开来,化作一团浓郁光球。

    而见到这等场景,原本闯入了太原城之内的蒙军当即醒转,旋即就开始尊从号令,撤离太原城。

    随后,他亦是化作一道雷光,消逝在远方之处。

    萧凤顿时松了一口气,当即落在地面之上,目光就见那神机营正将那转轮法王围在垓心之处。

    虽然那无数子弹还有炮弹都被那转轮法王以玉轮击碎,但是他们还在持续不断的射击,虎蹲炮的炮膛开始变得炙热起来,铳枪的枪膛亦是变得脆弱,在持续了数十上百次的发射之后,它们已经开始接近材料的极限,即将来到自己寿命的尽头。

    而那转轮法王,虽然是披头散发、一身血污,却还在坚持下去。

    很显然,仅凭这铳枪以及虎蹲炮,是断然无法对地仙人物造成威胁的,或许歼灭这等存在还需要更为强力以及有效地武器。

    萧凤暗暗想着,已然对这连绵不断的战斗感觉不耐烦了,只将手凌空一挥那转轮法王全身窍穴顿时冒出无数火焰,旋即就让这曾经叱咤风云的一代英豪,化作漫天飞舞的烟尘。

    于此,太原守卫战,终于迎来了结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