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二章火枪囚八相,天罡镇法王
    话音未落,史天泽立时冲出。

    那道道雷霆噼啪作响,立刻将几位神机营的战士打的全身颤抖跌倒在地,身躯一片焦黑,根本就是死的不能再死。

    “你这厮,该杀!”

    萧凤恼怒之下,亦是一般化作流光,数道赤红火凤凌空飞舞,就朝着对方打去。另一边,那转轮法王亦是运起万象***这**虽是不复之前威势,然而旋转之中却透着锐利至极的锋锐,当空一划不仅仅将那四周围坚硬巨石整个切开,更将地面也切出一道道裂痕起来。

    若是被这**扫中,非得给切成两半不可!

    萧月立时紧张起来,喝道:“所有人立刻散开!”

    面对这些杀伤力极强的武者,聚在一起根本就是坐以待毙,惟一的方式就是四散开来,以持续不断的攻击消磨对方的力量,令其首尾不能相顾,从而将其彻底歼灭,不然的话反而会被对方欺入坏了众人的性命。

    得到命令,赵志、杨辉两人当即下令,让那神机营每十人为一小队各自散开,每一组具是装备有七具铳枪、两门虎蹲炮,以虎蹲炮作为远程进攻武器,而铳枪作为防御武器,如此以来完全足以在极远的范围之外和一只百人骑兵所对抗。

    如今时候,他们所面对的虽然是远超蒙古骑兵的精通武学格斗之术的强者,但是其基本原理也都是大同小异,在预料到对方的动作之后,也立刻按照炮兵、枪手的训练,展开了进攻。

    漫天弹雨再次飞射,当即将那转轮法王所在位置覆盖住。

    “雕虫小技,也敢再次逞威?”

    那转轮法王眉梢一皱,**以他为中心当空旋转起来,宛如一道钢铁构成的屏障一样,将飞射而来的弹丸、碎片全都挡住,不曾伤到一根汗毛。他望着远处正在射击的众位赤凤军战士,嘴角更是带着嗤笑,宛如那居高临下的佛祖一样,带着所谓的怜悯:“你等若是速速投降,我还可以饶尔等一命!”

    然而除却了无数弹雨,所有的赤凤军战士都未回答。

    似这恶僧面貌,他们实在是看的太多,早就不会因此而丢弃自己众生奋斗的目标,岂会因此人一言而跟随其进入佛门?

    果不其然,当空之中一道道剑气具是弥漫出来,转而间化作一个纯白昙花,自其中分明蕴含着其足以摧毁一切的能量。长剑一挥,萧月且看着眼前这厮,恍惚之中仿佛回到了昔日里兴元府的时候,而他的父亲就是在这群番僧的手下,彻底败亡。

    “灭!”

    一声轻斥,萧月长剑一挥,这能量团凌空射出!

    这一招,她已然运起剑心将那真元完全凝炼起来,其威力比之昔日鏖战学院老人的时候强横数倍有余,如今时候对阵这转轮法王,更不会留情。

    且看着这一团氤氲剑气,萧月只想看到对方鲜血溅射、身体破碎的场景。

    转轮法王眉梢微皱,倒是对这团剑气起了一些惊疑,只是当那剑气来到身前时候,他却不避不退,心思一转那**再次旋转起来,道道银芒凌空射出,将其裹得犹如那蚕茧一样,不露分毫破绽,当即将这剑气整个挡住,令其迅速溃散在空中,不复所存。

    双目圆睁,转轮法王兴致顿起:“你这厮倒也有些手段,不如与我一并参禅如何?”

    当初被萧凤侮辱击败时候的,他未曾摆脱对方钳制,如今时候且看着这萧凤身边最至亲的人,当即就产生一丝觊觎之心,信手一张当即就朝着萧月抓来。

    无远弗届,两人虽是相距数十丈,却依旧被那转轮法王骤然靠近,一对肉掌凌空压来,带着刚烈罡气。

    萧月心中一紧,嫩白玉手死死扣住手中赤心剑,身躯亦是感觉犹如背着两具大山,她虽是竭力想要将那长剑看出,然而附在双臂之上的力量却将其死死锁住,令其根本动弹不得,只见那硕大无比的手掌,她心生绝望。

    “这家伙,好强!”

    转轮法王且看着那被自己气势压住的少女,不免有些得意,正要将其抓住时候,目光之中却撇过旁边篡来的一缕星光。那星光锐利至极,只是一霎那就破开空气,直接朝着转轮法王刺来。

    “是天罡箭!又是那群该死的臭道士!”

    低声骂道,转轮法王有些留恋扫过萧月那娇柔身躯,只好舍下目标,揉身避开。

    而那星芒却并未就此罢休,它只在空中微晃一下,顿时调转方向,却是有朝着转轮法王冲去,其速度亦是分毫不曾坠落。这一下,当即就让众人瞧出这星芒原样,乃是一见长有七尺有余、通体黑漆漆应该乃是玄铁打造而成,其上牵着七个银色玉石,而那氤氲星辰光辉,正自这银色玉石之内冒出,将整个监视裹住,依旧朝着远处的目标飞射而去。

    “萧姑娘,你没事吧!”

    不远处,那王志坦、祁志诚一步踏前,正好将萧凤挡在身后。

    手捂着胸口,萧凤大口大口的吸入空气,企图平缓下那跳动心脏,刚才那一刻她是真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你们这群臭道士,就会坏人好事!”不远处,那转轮法王高声斥责,却不敢贸然前进。

    他晓得此物乃是全真教研制出来的天罡箭,此物威力虽比烈阳箭、风雷箭稍逊一筹,然而若论其对武者的威胁程度,却远远强过任何一款长箭。

    原因无它,就因为这天罡箭被全真教道士下了咒术,借助于上面镶嵌的七星北斗之术,令它能够如同导弹一样自动锁定并且识别目标的所在位置,而一旦是有操控者锁定目标之后,它就完全可以顺应操控者的心思,对准目标冲去,不死不休!

    若要令其停止,除了将其摧毁,又或者是杀了操控者,否则没有其它办法。

    如此利器,正是全真教傲立至今的原因之一!

    “果然是贼秃驴,惯会颠倒是非。你当我不敢杀你?”听了那话,萧凤立刻咒骂起来,赤心剑应声而动越到她掌心之中,也不管那剑心对身躯的摧残,当即运转起全部力量,打出一道锐利剑气,准备将这转轮法王击杀在此。

    毕竟萧凤被那史天泽缠住,短时间内无法驰援,他们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将眼前的这些拥有莫大力量的武者给灭了!

    王志坦、祁志诚两人当即运起神念,全身力量尽数灌入那天罡箭之内,低声喝道:“没错。而且此人更将我派镇教之宝也夺走了,于情于理也应当击杀此獠,重新夺回派中至宝。”随着心思,那两柄天罡箭又是调转方向,自左右两边一并射出,企图将这重伤状态的转轮法王彻底击杀!

    “仅凭尔等三人,莫非也能灭我?”转轮法王却哈哈大笑,宛如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来。

    就算他再怎么脆弱,也还是一位地仙人物,若是眼前这些人以为仅凭数量就能够和地仙对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不远处,那神机营的人还在持续不断的开枪,然而那些可以钻破铠甲击杀重骑兵的子弹却似撞到墙壁一样整个崩碎之外,就没有任何的影响了。

    “那家伙,可真嚣张!”

    眉头骤起,赵志望着那转轮法王。

    为了击杀此人,他们已经射击了好几轮,打出的子弹也有近千发,然而这些精铁锻造的子弹却毫无作用,除了证明对方防御手段确实了得之外,就没有派上丝毫的用场。

    “不用理会此人,将所有人全都给我困在这里,不得让其中任何一人逃走。”

    正在此刻,天空之中却传来萧凤声音。她虽然一直都和史天泽战斗,但是却并未忽略地面的场景,眼见神机营执着于那转轮法王,当即张口下达了命令。

    “得令!”

    赵志当即俯首,低声回道。

    随后,那群已然散开的神机营成员立刻瞄准自己的敌人扣动扳机,转轮法王有万象**护身自然无所畏惧,至于那紧那罗、摩罗、法乌罗三人乃是金刚不坏之身,亦是难以短时间内战而胜之,但是那迦毗罗、兰毗尼、舍罗桫三人却并非善战人士,当即就被这神机营众人逼得连连逃窜,不敢苦战,以免被那锐利子弹夺走自己性命。

    见到神机营一行人安排妥当之后,萧凤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见自身边那史天泽又是一记重拳轰来,她当即运起玄通一挥手当即将这重拳硬生生接下来,若是以前时候这一拳她断然不敢轻易结下,然而史天泽体力已衰、攻击力比之之前若上数倍有余,而萧凤一直都在蓄积清净琉璃焰、调理身体伤势,所以战斗力也有了短暂的提高。

    一减一增,两人之间倒是拉成了平手!

    只是萧凤却早已经感觉不耐,这般战斗若是继续持续下去,那她麾下军队不仅仅会被硬生生磨掉,而且就连自己只怕也会被这转轮法王以及史天泽以车轮战彻底碾压。

    生怕这种场景发生,萧凤且看着那史天泽正面轰来的拳头,心生顿生一计。

    “砰”的一声,这拳头当即将她打的倒飞而出,朝着地面撞去。这拳头着实凶猛,萧凤虽然是故意装作受伤,仍然是免不了感觉身体剧痛呻吟起来。

    而在地面,那萧月正欲追击转轮法王,却见天空之中自家的师尊掉了下来,她当即就舍了眼前目标,纵身一跃正好将萧凤保住,以免她因为那莫大冲击而受伤了。

    尽管她也明白,那足以令人重伤的攻击,并非自己所能对抗的。

    “全力以赴,运转剑心。”

    正在这时,耳边当即响起一个声音。

    萧月神色一愣,感受到背心之处那纷涌而入的浓浓烈焰,旋即明白过来。

    为了疏通浊漳河而击碎大石的时候,鏖战妙兴、赫和尚拔都的时候,击溃榆社城守军的时候,那个远超过她现在攻击力的场景,直到现在她都异常清楚,然而若要达到那样的破坏力,就不是现在的她所能够达到的。

    但是如果是萧凤的话,如果有那清净琉璃焰所辅助的话,那她就能够做到!

    “哼!莫非以为仅凭一个区区丹鼎境的弱者,就能够逆转整个战局?”

    不远处,那史天泽已然冲到两人面前,“所以你要将此宝交给我?”

    萧凤饶有兴趣看着这铁盒,心中亦是稍有波动。

    毕竟此物乃是那王重阳一身修为凝炼所成,纵使对她并无提升修为的可能,但是其中的玄妙若是好好运用,也足以将赤凤军的战斗力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当然,而且萧统领曾经师承长春真人,算起来也算是我全真教门下。小子见了,也得称呼一声前辈。若是前辈愿意发誓保护我等全真教道统不灭,那此宝也合该给你。”目光垂下,王志坦低声说道。

    他知晓自己并非能够执掌全真教的俊才,正是因此所以才打算将这至宝交出去,至少也能够让他们从那亡命奔波之中挣脱出来。

    “好吧,我答应!”

    一挥手,萧凤当即伸手,欲要将这铁盒接过。

    却见旁边突然间现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自那里面一个苍老无比、毫无生气的枯槁手臂探出,正好将那铁盒抓住,转瞬间黑洞消失。

    王志坦顿时惊怒正要喝骂,然而那萧凤却身形一纵,百丈之遥转眼即逝,却是一掌拍向旁边的一个草丛。草丛纷纷烧尽,立时露出了那藏在此处的舍罗桫,而他手中正好拿着那铁盒。

    “好个贼子,敢在我眼下作那窃取之事。原来尔等佛门,都惯会偷盗他人之物?”

    萧凤只觉气煞至极,手一动数道浓烈火球应声射出,其瞄准方向正是那剩余的其他几人。

    然而空中,一道白光闪过,当即将这火球泯灭。

    不知何时,转轮法王已然睁开双目,盯住萧凤的目光透着恨意:“阁下恶念如此浓厚,岂不知佛海无边,回头是岸?”经过之前一战,他的修为早被废掉大半,而且更无如同萧凤那近乎奇迹一样的清净琉璃焰,是断然无法顺利恢复的。

    “顺佛逆魔,你等释门,不过如此!更何况若是那岸边之处,俱是刀剑横列、炮阵成型,我又岂会调转船头,自取灭亡?”

    萧凤冷哼一声,一缕光火凝聚于掌心之内宛如火凤一样跳跃不止,旋即喝道:“更何况你这恶僧曾经虐我部众,如今时候我如何能饶得了你?”这光火刚要射出,天空中却闪过一道雷霆,正好将其击碎。

    萧凤抬头,当即就见到那悬在空中的史天泽,更是恼怒:“又是你这厮。没想到你今日居然如此阴魂不散!”

    “承蒙萧统领担忧,只是今日你我若是不分个胜负,那估计就永无宁日了。”悬于空中,那史天泽已然平静许多,只不过他的气息也弱了许多,毕竟他曾经和萧凤经过一场惨烈鏖战,其消耗的力量极为巨大,对身体造成的负荷也相当严重,如今时候已经很难在继续维持巅峰水准了。(未完待续。)